《小小姐們》9-10集鏡頭語言、細節隱喻,直到結局都不要相信任何人!


直到最後一周,也不要相信任何一個人!

除了已揭曉的幕後元尚雅、身亡的元代表與朴載相,未揭開的可疑人物中,還是不能掉以輕心的兩個——河宗浩和朴孝璘。

先說孝璘,有幾處明顯奇怪的地方:

1、第5集結尾,孝璘把手機落在家裡,仁惠叫大姐找,於是發現畫。鏡頭特寫床底下,手機的位置之深,很難看作是不小心掉的,像扔進去的,故意讓大姐發現那幅畫。

2、第6集開頭,孝璘自述,花英被害當晚,媽媽匆匆離開的畫面,加上“感覺他們好像不會再回來一樣”,確定那就是她看到的媽媽出門畫面。在她記憶的畫面中,元尚雅沒有穿外套。

然而在第8集結尾,仁惠查監控,發現元尚雅穿著毛皮外套出門,回來時沒外套了,但所穿連衣裙和孝璘記憶中的一致。

監控畫面是可信的,而孝璘的自述就有了矛盾之處。

如果這裡是整天吸蘭花導致的記憶偏差?那麼在9-10集,孝璘演話劇的設定,在飯桌上說莎士比亞《麥克白》的情節,也讓人不免起疑心。

後來仁惠還誇孝璘演技好······也許孝璘演話劇,是遺傳了媽媽愛演戲嗎?

關於麥克白和夫人,百度上有這樣的介紹:“人們慣於將麥克白稱作犧牲品,而麥克白夫人是不可抗拒的外力,促成悲劇的元兇,第四個女巫。事實上麥克白夫人本身其實也是受害者,追求慾望的殉道者。”

編劇真的很愛用典,神話、戲劇、文學都有涉及,就像元代表逃出精神病院是按照《基督山伯爵》越獄橋段來的一樣。

在這裡我們也能很清晰地對應,麥克白是樸載相,麥克白夫人是元尚雅。他們的結局,也正在走向《麥克白》的悲劇······

孝璘這裡借《麥克白》諷刺她的父母,和她以往的乖乖女形像比起來,有反叛的意味。

我猜測,也許孝璘不僅是媽媽的女兒,也是媽媽的“演員”和“玩具”,過著傀儡般的生活,從樸載相車裡找出行車記錄儀、引導仁珠發現畫,很可能都是媽媽的指使。但為何她開始反叛?

因為仁惠。

孝璘和仁惠的感情,如同編劇前作《小姐》中的秀子(金敏喜飾)和淑姬(金泰梨飾)的關係,富家小姐和女僕的愛情。孝璘和仁惠的關係也類似。

電影《小姐》中有這樣的台詞:“她是毀掉我現有生活,拯救我生活的我的救援者,我的玉子,我的淑姬。”

孝璘和仁惠就像秀子和淑姬一樣坐船逃跑了。

比起足智多謀但捉摸不清的“大姐夫”,以及深藏不露的“二姐夫”,似乎只有孝璘仁惠的感情是能確定的。她們始終信任彼此,擔心彼此。

雖然從劇要收尾的角度,她們應該還會回來,但我私心她們能真的逃離這個瘋狂的局面,獲得解放。

接下來再談一下“二姐夫”河宗浩。

在目前的劇情中,他一直以輔助者形像出現,單戀著二姐仁京。

但我從1-2集分析文章中就指出,河宗浩的海報站位、事故現場撿蘭花的奇怪之處,請想一下,到底有多少信息是河宗浩提供或引導二姐去注意的?

這程度,簡直是提供線索的“工具人”,5-6集分析中我有列舉細節,並提出他是蘭花培育者的可能性。

最新兩集中,他也繼續努力提供信息,說出了精神病院院長是“情蘭會”一員的事。

這裡又是編劇說的“韓國現代史50年摘要”了······

河宗浩介紹的這個“先進福利院”,歷史原型就是“兄弟福利院”!

兄弟福利院的樸院長和全斗煥交情甚密,不僅獲得全斗煥親自表彰,還拍攝了“宣傳片”,在1975年至1987年間,在全的庇護下為非作歹。後來,得到確認的死亡受害者多達657名。而樸院長最終只被判刑2年半,罰款0元!

教養類綜藝《環環相扣的老故事3》(E01)非常詳盡地介紹了這樁案件,推薦觀看。這檔節目真的是我的寶藏綜藝~

劇中是福利院改成了精神病院,現實中也是。根據外媒報導:“居住在澳大利亞的樸某一家在悉尼擁有1500萬澳元規模的高爾夫練習場和綜合體育設施。”

現實比電視劇還要荒唐百倍吧?

“如果不能留下歷史教訓,沒有人敢保障,不會再出現那樣的時代。”

我總是很喜歡張恆俊導演的總結語(他是Ending妖精),想來,鄭瑞景編劇是否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態,才把“韓國現代史50年摘要”寫進電視劇的呢?

總之,兄弟福利院、樸院長和全斗煥,跟劇中的這個沈院長是情蘭會一員都能對得上。參見我的7-8集分析中說的,元將軍的原型就是全斗煥,情蘭會的原型就是“一心會”。

繼續河宗浩,這里奇怪的地方是,他說:“你是能戰勝颱風的人,而樸載相就是颱風。”前半句沒有問題,奇怪的是後半句。注意二姐的反應鏡頭。

之前二姐明確表示,對河宗浩沒有心動感覺,如果要描寫二姐有心境轉變,她應該對前半句話心動才對,然而她有反應的是後半句,“樸載相就是颱風”,她的眼神似乎對這句話有所疑問。

觀眾也都知道,樸載相不是颱風,元尚雅才是颱風。目前,仁京一直針對的都是樸,而不是元,那麼從她的立場,河宗浩應該沒說錯,但她為何要用這個眼神看他?

我覺得他這句話可能有錯誤引導的意圖。讓仁京以為樸載相就是颱風,以此掩蓋真正的颱風。

再加上河宗浩真的眼色很快,對於仁珠簽名的事他是先回頭的,比仁京反應更快,隨即應變能力也強。

這部劇中一共就3個主要男性角色,樸載相已下線,崔道日在9-10集是重點敘事對象,金錢至上外表下的複仇動機,加上各種帥氣救人、雙面計謀、不停反轉~

只剩下河宗浩這個角色還沒有詳細展開,也沒有發揮特別大的推動作用,因此我更加傾向在最後的兩集中,河宗浩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反轉敘事。

另外,結尾700億變0元,應該就是崔道日提前和仁珠說過的:“把公司資金私人化、轉變成個人資產。”不是背叛。因為元追查仁珠的空殼公司了,如果警方真的在她名下發現這700億,豈不是人贓俱獲、證據確鑿?

但現在700億不在她名下,就還有迴旋的餘地,才會出現法庭辯解。

接下來要解決的就是如何救出仁珠,對抗元尚雅,如果按照《麥克白》走向,元尚雅最終會精神崩潰。

其實她已經開始走向崩潰了。

元尚雅可是一個會花大把時間佈置“楚門的世界”的人,卻這麼乾脆地殺死樸載相,這種時候一定會露出破綻,因為她不能忍受一個即將壞掉的“玩具”。

電視上說樸載相支持率還是在,當選有望,如果她忍耐,在這玩具徹底壞掉之前還能修,而她也能走向總統夫人的結局,而她放棄了她最擅長扮演的角色。

很喜歡樸載相最後的幾個場面,絕妙地諷刺,充滿隱喻的鏡頭——殺完人回來就像一條失去靈魂的狗一樣伏在主人腿上,只想要得到誇獎。

還有在大眾面前被揭穿時的角度,就像是過去的樸載相拿槍指著現在的自己,向自己扣下扳機。象徵著被巨大的慾望吞噬後自我毀滅的結局。

當他被揭穿殺人魔的面孔,高室長叫工作人員切下個環節,原本為了祝賀的煙花成了巨大的諷刺,更有趣的是,底下的人瞬間都被煙花吸引去了,舉起相機手機開始拍煙花,沒人關心台上的樸載相了。

似乎也有點諷刺人們並不真正關心真相,大眾的注意力是很容易被新的“爆點”所轉移的。

還有一處充滿隱喻意味的段落,趙部長和仁京的對話,當他回憶自己將蘭花掛在爸爸樹上,鏡頭用極致的俯角由上至下拍,俯視著他,光照射下來宛如聖光。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組織的程度,而變成了一種宗教,對父權的絕對信仰。

樹大根深。

蘭花是承載著金錢名利之欲的死亡,給予蘭花生存養分的“爸爸樹”,即象徵著掌控生死的、根深蒂固的父權社會脈絡。

但是編劇借仁京之口明確地反抗父權——“我不需要那種爸爸,我什麼爸爸都不需要。”

這台詞實在太鏗鏘有力了,各種意義上。

對於趙部長和大部分情蘭會成員,蘭花樹給予的“自由”暗中標註著死亡的代價,是帶著威脅的庇護。

無論是元將軍的專制時代,還是元尚雅的財閥時代,共同點都沒有改變過,鄭瑞景編劇如此直白又深刻地直指要害——所有事業的核心,都是權力。

用新聞對抗權勢的敘事雖然在類似的題材中反复上演,但也很符合仁京理想主義的人設,原本《小婦人》也是重點放在二姐“喬”身上的,這個女性角色代表著某種超脫當下時代的突破性和反叛精神。

現在,故事的懸念已經快解完了,看到後面越來越覺得700億、花英的死、情蘭會的秘密沒有那麼重要,只要好好收線就可以了。

而故事的內核,要諷刺、要隱喻的內容已經十分明朗和完整,我現在只是好奇,鄭瑞景編劇會如何為這部“韓國現代史50年摘要”收尾?

大結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