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的《坑》把人看高潮了,現實的坑誰來填?


今年的春晚沒看,大抵是闔家團圓的節目、家長里短的小品,與歌舞昇平的畫面。

在一片熱鬧歡樂的氛圍中,倒是沈騰、馬麗的小品《坑》頗受關注。

1

坑,用藝術的手法表現出一個不干實事的主任,在得知局長搞“偷襲”後,要從屬下奪功績,卻被所轄區域沒填的坑,“坑”瘸了局長,最後被要求回家“躺平”的小故事。

全長15分鐘,笑點不斷。除了演員們的精彩演繹,還在於內容本身的稀缺性與話題性。

稀缺性,是以前鮮有類似的語言類節目,這不符合和諧的的基調。當然,2015年也有個抨擊溜鬚拍馬的小品《投其所好》,但比起《坑》,後者就要生猛很多!而且,還將“躺平”這個不被主流聲音所接納的詞拿出來,也是一大進步。

話題性,在於敏感與超綱,這是闔家團圓幸福年的禁區。可這個小品,敢於在讚頌的大調性中,將公務人員拉出來踩一踩,並用戲謔的手法演繹一種現象,當然是爆點!

另外,將這類話題搬上春晚,是直面問題、不遮不掩,用高於生活的藝術,將現象包裝起來,讓人們在歡聲笑語中,看到被放大的問題。更是一大步的一大步!

在萬物皆需審核的當下,《坑》破了底線,也讓觀者耳目一新,直呼過癮——甚至將心懷天下的普眾,給看高潮了!

2

然而,笑的有多大聲,事後就會有多失落。

因為引人發笑的,在於被藝術化的現象——藝術高於生活,但並不是架空。

我們看到郝主任,總會想到身邊的那個他,不管在民企還是單位,總有那個奉行“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日常躺平無業績、恐於擔責不作為的中高層。

更可怕的是,這樣的人卻“左右逢源”,平步青雲。

八年前的小品《投其所好》中,郝健還是一名科員,他憑藉高超的拍馬技術成了科長;現在,他搖身一變成了主任——或許這種人物假設在兩個小品中不成立,主任的職位也不高,但比起現實,實乃小巫見大巫!

君不見,今天那個誰被查,明天那個誰誰被拘,後天那個誰誰誰被規。眼見他高樓起,眼見他樓塌了!人人得而誅之,最後由人人買單。

3

那小品看爽了之後,現實中的坑誰來填?

《坑》的最後,沒有交代人們最關心的坑有誰來填,演短了兩分鐘的最後,也不可能交代——不僅齣戲而且累贅,但現實需要,人們也最關心。

現實中,人們永遠是包容、大度的,以最大的氣量海涵各類差錯,錯也不要緊,就害怕沒人改。

可能,新的主任會提上鐵鍬三下五除二把坑填了,至於能不能堅定不移地事事督辦,填上一個又一個坑,這也是百姓最關心、現實中最稀缺的。

百姓最關心實事,官方最關注作風。作風正派,則事事妥當!

一年之計在於春,奮鬥創造奇蹟。廣大干部應多一分“動如脫兔”的機警和敏捷,切實做到“在位善為”,敢干事、願幹事、真幹事、干成事,願混日子、不作為、甘於“躺平”的干部再無立足之地!

上面這段引自官方對《坑》的銳評,下面以百姓的角度套用如下:

一國之計在於臣,務實方得民心!你們要有一個超強的公僕心態和意識,切實做到以人為本,為我們服務,想民生之所需,騎在我們頭上作威作福,就該跌的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