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飆》孟德海與高啟強合作,贏了趙立冬,“輸了”投資商和女兒


自從孟德海從公安局副局長升為了青海區委書記,就一心想與趙立冬鬥法,趙立冬是政法委書記,一心架空孟德海,把左右的官員,不管是警察,還是區長,都囊括他手裡,孟德海幾乎成了光桿司令,項目項目拿不到,政績政績拿不出,青華區窮得叮噹響,孟德海非常的著急,急著找門路。

區長龔開疆是個膽小的,兩邊派,趙立冬說什麼,他就听什麼,但是面對孟德海,他也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反正就是你們鬥你們的,誰讓我做事,我就做。

孟德海沒有辦法,他決定鋌而走險,與高啟強合作,與趙立冬打擂台。

沒想到這一合作,孟德海表面看似贏了趙立冬,但其實他輸得很徹底,不僅與高啟強緊緊綁在一起,還丟了外來的投資商,甚至差點“輸掉”了女兒。

孟德海和趙立冬爭奪莽村

青華區是一塊非常大的地盤,但是這塊地盤很窮,從頭到尾,只有幾棟現代化樓房,其餘的都是老房子。

為了改善青華區的環境,政府決定在青華區來一個試驗點,修一個開發區,建立一條高速公路,這樣讓一部分先富裕起來,然後慢慢改造。

這樣一個項目,可不是一兩年就能修好的,至少十年八年的,這其中有多少油水可撈,讓孟德海和趙立冬都眼紅,於是兩個人開始想盡辦法拿到這塊地盤。

趙立冬扶持莽村村長李有田,讓他修建度假村,這樣到時候拆遷的時候,就可以多賠幾十倍的錢,而孟德海無人可用,最後只能選擇建工集團的高啟強。

高啟強是黑幫,大家都知道,但是建工集團確實是京海市最大的建築公司,具有很強大的能力,要說誰有這個能力打贏這場擂台,非高啟強莫屬。

不過高啟強這個人野心大,又是黑幫組織,與他合作,等於與虎謀皮,高啟強早已與好幾起案件有關,雖然都被他逃過了一劫,可他的嫌疑也沒有抹除,這種人怎麼可能好相處?

孟德海這是趕走了狼,又引進了虎。

高啟強使計讓孟德海丟了投資商

孟德海表面與高啟強合作,其實內心還是希望引進更多的投資商,不讓高啟強一家獨大,到時候就可以相互制衡。

當然,如果有更大的投資商,可以取代建工集團,會更好,就算沒有,只要招商引資成功,他也多了一個選擇的機會。

沒想到,這一切被高啟強給破壞了,程程作為泰叔的助理,為他乾了十年了,還是建工集團的老員工,只是因為程程算計了他一回,高啟強就把人弄走了,對內都這麼狠,更不要說對外人了。

他不喜歡有人動他的蛋糕,而外來的投資商那就是他的敵人,這可不僅僅是分蛋糕的事,還是搶地盤,爭大哥的位置,他可不想有人威脅他的位置。

孟德海找了一群外來的投資商,這群投資商有錢,但是他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治安條件必須過關,或許這群人被“坑”過,很害怕治安不好,孟德海想要邀請公安局的郭局長參加飯局,說明一下青華區的治安問題,沒想到郭局長拒絕了。

郭局長知道,孟德海和趙立冬鬥法,他不想成為這兩個人鬥法的犧牲品,可是又不能明著拒絕,只能說自己約了醫生,去不了。

正在孟德海和一群投資商高興地談論項目問題時,高啟強搞事了。

他找了一群人,跑到莽村正在修建的度假村工地,眾目睽睽強拆了“度假村”,還打了一頓工人,當然就是皮外傷,沒有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說到底,高啟強這樣做,就是要做實“青華區治安不好”這個問題,打退投資商。

高啟強對於莽村這兩個政府的項目,高速路,開發區,是志在必得,如今孟德海明目張膽地招商引資,就是為了這兩個項目,他怎麼可能甘心到嘴的肉飛了?

自從他聽說了這兩個項目後,就一直盯著政府的一舉一動。

聽說了這些商人後,高啟強趕緊讓人打聽,知道他們害怕什麼,他就做什麼,只要這些開發商引走了,其他人也不敢來了。

這些人走了,如果還有人來,他就可以到處宣揚,讓人不敢來這裡,這才是高啟強真正的目的,一勞永逸。

當然了,我相信高啟強不會只做了這一件事,他應該還會做另外的事,高啟強可不是那麼仁慈的人,他一般打擊敵人,絕對是一擊必中,讓人無法翻身,比如程程,比如徐江。

孟德海想要為青華區招商引資,想要找人與建工集團,與高啟強制衡這個計劃,是行不通了,因為高啟強這個人,不許任何人動搖他大哥的地位。

如今的建工集團,是青華區最大的建工集團,而高啟強是集團的老大,裡面的元老幾乎都聽他的話,泰叔都成了傀儡,只能聽命於高啟強。

孟德海想的還是太簡單了,高啟強怎麼可能乖乖聽話。

這樣一來,莽村的項目停止了,不可能再建什麼度假村,只要高啟強在,莽村就不可能在動工,他們動一次,高啟強拆一次,莽村也沒那麼多錢砸,這樣一來,算是幫助了孟德海一次,贏了趙立冬,趙立冬想要橫插一腳的計劃泡湯了。

只要啃下了莽村這個刺頭,其他村就好辦了,高啟強無形之中讓孟德海的拆遷工作變得更加容易,為後來的開發區,高速路的修建,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不過有了這麼一出,從此孟德海只能緊緊抓住高啟強,所有的項目都只能給高啟強,兩個人成了利益共同體,再也分不開。

李宏偉綁架了孟鈺

莽村被拆,村民的錢袋子縮水不說,將來的拆遷款十倍的計劃是行不通了,李宏偉非常的不甘心。

李宏偉知道,孟鈺是孟書記的女兒,只要抓了她,威脅孟德海,那麼莽村的度假村,就可以繼續開下去。

孟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了,她看到李宏偉進了酒吧,她就偷偷跟著進去了,沒想到李宏偉直接綁架了她。

高啟盛知道孟鈺被綁架,他想到孟德海一邊跟哥哥高啟強談合作,一邊招商引資來分哥哥的蛋糕,決定報復孟德海,於是他找人去綁走孟鈺,後來綁架不成,決定殺了她。

高啟強這個人,其實很有原則的。他不殺人,不碰毒,他做一些灰色產業,乾一些不正當的競爭,讓人抓不住把柄,可也沒有致命的把柄留下來,可高啟盛不同,他什麼錢都敢賺,殺人,販毒,什麼都敢干,關鍵是不認為自己有錯,這才是最可怕的。

比起高啟強,高啟盛的狠毒可見一斑。

孟鈺這樣的身份,他想殺就殺,真的是個狠人,從不考慮後果,如果不是高啟強一直給他善後,他不知道被抓了多少次了。

還好,最後關頭,李宏偉被孟鈺說動了,幫助她制服了歹徒,最後逃了出去。

孟鈺這個人太過衝動了,一個女子,既沒有男子的體格,也沒有練過武功,連跑步都跑不動的人,她竟然敢單槍匹馬去追人,還是不夠謹慎,她這樣的身份,在外面活動本身就是很危險的,更不要說這個非常時期了。

孟鈺還是被保護太過了,活得太過天真,平時大家都給孟德海面子,不難為她,可真的遇上了歹徒,孟鈺就是最好的人質,最強的靶子。

最後

從孟德海跟高啟強合作開始,他的家人都不安穩了,他一來得罪了身居高位的趙立冬,趙立冬可不是好人,徐江和曹闖,一個為他提供金錢,一個為他提供線索,兩個人說捨棄就捨棄了,這樣一個人,為了利益不折手段,安欣與他作對,他一次又一次擠兌安欣,打擊報復他,如果不是安局和孟局在,安欣早被趕出警察系統了,孟德海與他作對,結局可以想像。

要么最後妥協與趙立冬與他同流合污,要么最後被趙立冬打擊報復,趕出去。

二來又和高啟強這隻狼合作,高啟強這個人,只有你真心跟他合作,他才會幫你,如果你三心二意的,司機小王就是最好的結局。

孟德海完全是在刀尖上跳舞,危險的很。

孟德海和高啟強這次合作,贏了趙立冬,卻“輸了”女兒和投資商,真正算起來,他是沒有贏的,還虧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