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乒乓》許魏洲"改頭換面"之作意料之外的颯!


以“中國”開頭命名的體育傳記電影,《中國乒乓之絕地反擊》應是開了先河。眾所周知,以真實體育運動隊為原型的藝術創作難度相對較大,更何況是被稱為“國球”的中國乒乓球隊,群眾基礎雄厚意味著觀眾對這項運動熟悉了解熱愛,不光會欣賞更是不乏球友高手。近年來,體育題材的影視劇作品佳作頻出,為何是《中國乒乓》這部電影得到超級別待遇,並且“拔得頭籌”?

帶著這樣的疑問,大年初三電影上映的第一天,筆者忐忑地走進電影院,卻收穫了意外的“獎勵”。影片由鄧超、俞白眉導演,鄧超、孫儷、許魏洲等主演,講述了上世紀90年代初期,瑞典男乒連續斬獲世錦賽男團冠軍,中國男乒進入低谷,最終在1995年世乒賽上演精彩的絕地反擊,重新奪得斯韋思林杯的故事。

好的電影必不可少的就是人物形象夠鮮活,劇情是依照人物性格結合時代、經歷,從心選擇的結果。人物塑造是好電影的核心,《中國乒乓之絕地反擊》是一部群像戲,在這部電影中,導演就給觀眾塑造了非常生動的幾個人物形象。

電影開篇就是鄧超飾演的海外歸國教練戴敏佳(原型蔡振華),電影鏡頭跟隨他穿梭在意大利羅馬的街巷,突如其來的搶劫、警察局裡被誤解為偷渡客、體育部官員拿著5年50萬的巨額合同要和他續約……短短幾個場景就交代了這個人物的特點。心系祖國有才華,毫不猶豫拒絕高薪合同毅然回國報效國家;時髦有品味有主見,大油頭金手錶,這套標配在回國執教時依然保持,並不在意旁人眼光。

孫儷再次與鄧超扮演夫妻是影片中一大亮點。孫儷在電影裡飾演戴敏佳妻子王盈,是少有的女性角色之一。她用自己四兩撥千斤的表演,神奇的將人物的美感,演繹的豐富立體,將整部影片的情感線串聯起來。觀眾也從她的視角了解了國家隊主教練的艱難辛勞,軍功章的另一半也離不開家庭的支撐和付出。

許魏洲飾演的白民和,可以說是這部電影一大意外驚喜。電影裡,許魏洲和鄧超是師徒關係,又因為這層特殊的關係,鄧超成為主教練後,許魏洲的一言一行和比賽表現都格外引人注目。他是鄧超整頓隊伍作風紀律時,第一個被拿來開刀的,直接打回了省隊;也是師父最值得信賴的主力“五虎之首”,師母孫儷親自拿著鄧超當年的檢討書追到省隊,這才有了出征漢城邀請賽前,許魏洲雨中攔車,高呼“我的血在沸騰,我的心在燃燒”。可以說,許魏洲飾演的角色,更像是一個難啃的硬骨頭,形象的“弧光”,通過他的兩次思想轉變得到了自然顯現。 “弧光”的閃耀交織著多層次沖突,突出了國家乒乓球隊隊員鮮明的個性特點:勤奮、剛毅、血性、果敢,堅強、不屈。

值得一提的是,在電影中找不到“許魏洲”的身影,可謂是"改頭換面"之作。雖然在看電影前做了些功課,知道他們各自飾演的原型人物是誰,但是電影中出現白民和的第一鏡頭時,我努力回想許魏洲在舞台上的樣子,完全不敢相信。黝黑的皮膚、高挑的身形和支棱的髮型,完全就是一個好勝心爆棚的體育生,和他在另一部影視作品裡出演乒乓高手,又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能做到這一點,不光是造型上盡量貼近原型,最重要的還是精氣神。也許是得益於許魏洲練習十年拉丁舞的經歷,“練舞房裡的淚水是不值錢的”,那種從早到晚、日復一日的刻苦訓練,遇到挫折傷病不言棄不言敗的精神,通過許魏洲的表演展現地淋漓盡致。能做到“形神兼備”是何其不易,可以說是幾位隊員中,最融入角色的演員了。

“中國”兩字用起來不容易,拍出來更不容易。 《中國乒乓》深入人物成長過程,細膩挖掘角色內心情感,讓觀眾感受到人物“弧光”,傳遞著一種不服輸的“抬頭”體育精神並願意比照現實、關照真實的人生。

(蔣熹熹|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