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狩獵》,盧卡斯雖然被證明清白,但大多數人都不相信他


電影《狩獵》,盧卡斯雖然被證明清白,但大多數人都不相信他

今天我們來聊一聊電影《狩獵》,越看越生氣,真的很心疼盧卡斯,一世英名栽到一個小女孩手上。但是最諷刺的是,當小女孩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影響多麼嚴重後,她第一次和媽媽坦白自己說謊了盧卡斯卻並沒有做過那些事情時,他媽媽卻一本正經的說一切都會好的。她沒有理會女孩說的,只願意相信女兒被猥褻的陰謀倫,做一個受害者。從頭到尾事件從一句話改編成了一整個故事,這不是小女孩的原因,而是大人們心裡願意相信的他人有罪的事實。

總有一個人要替這齣鬧劇買單,比起一個出色的陰謀,大人怎麼會將責任推給小孩。影片中間部分在盧卡斯進局子片段,鏡頭給了他兒子,他兒子一直很支持他,但因此也收到了別人不由分說的嫌棄。在這個片段,沒有一場關於盧卡斯在局子裡面的場景,全部聚焦於外面的世界和兒子的經歷,這樣的處理讓觀眾對於盧卡斯以及他家人的擔心持續著,因為盧卡斯在局子裡可以算是與外界暫時隔離,但片子意在講述外界對於個人的壓迫,自然將鏡頭轉向了他兒子。

很巧妙的處理。盧卡斯出來後雖然被證明清白,但大多數人依然相信這個案底。盧卡斯的情況沒有好轉。當他在聖誕夜看到小女孩依然在台上唱出祝福的歌曲,他轉頭望向小女孩的爸爸,他最好的朋友。這個眼神中有太多的不理解,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掙扎。這不僅是盧卡斯的痛苦,更是事實的審視。關於在片尾盧卡斯受到別人的攻擊,開槍者是誰呢?

導演很有意思,沒有直接告訴我們。首先,劇中給了一個女孩父親的兒子和盧卡斯對視後躲閃的鏡頭,之前盧卡斯抱卡拉過客廳,再加上開槍者的背影極其像一個青少年,所以卡拉父親的兒子是一個懷疑對象,所以劇中的殺狗者也很容易確認了。之前,在卡拉父親知道後,盧卡斯第一時間去她家找他好朋友講清事實,以後打了一架,然後對著盧卡斯說:“要是再靠近我女兒,我就打爆你的頭。”

然後開槍者開槍恰巧就是在盧卡斯抱卡拉之後發生的。看似開槍者的角色設定安排這麼簡單,但是事實上,我們並不需要真正的知道開槍者姓甚名誰,開槍者是一個抽象的角色,代表著一群人,一群對盧卡斯無端充滿惡意的人,就像殺害無辜鹿群的人類一樣,他們站在道德的製高點,孤立冷漠一個無辜的人,不願意承認真正的“事實”,秉著先入為主的愚昧。

一年後,大家表面上與盧卡斯的“過去”和解了,其實也僅僅是看在卡拉父親和盧卡斯和解的份上,影片最後特別給了幾個擁抱鏡頭,和盧卡斯擁抱的幾個都不是很情願,改變一個人根深蒂固的看法是很困難的,同時也揭示了人性醜惡的一面。最後的那一槍看起來沒有必要,但是感覺又很必要,正是因為有了這一槍,才能給我們留下對影片的回憶和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