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之年,我竟成為了一個快樂的老學生


有生以來,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當教師,可是我微信的個性簽名是「老學生」。為什麼?

因為,一來我認為當教師,首先要當好學生;二來,我一向酷愛知識、酷愛學習,愛到有點呆的程度,愛到夢想退休後再當學生,直至終老。不過難如我願,在我退休後的頭十來年,我在家裡幫助撫養孫輩,學校裡也還有點工作要做,學習時間比較少。

直到我步入耄耋之年,才等來機會。三年前,在孩子的推動下,我和老伴買了親和源老年公寓的會員卡,2019年6月初住了進來。

親和源集團的養老事業在全國領先,青島親和源老年公寓的軟硬體堪稱一流。住到這裡,我才體會到,實現當個好學生夢想的時候到了,比我住在美麗的青島大學校園裡條件更好。

好在哪裡?至少兩個方面。

首先,是親和源的養老服務,諸如餐廳供餐,打掃室內衛生,協助購物,基本醫療護理等,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我們,比起原來在家,可以支配的自由時間多了不少。這一條很重要,是基本條件。

其二,是給我們提供了當學生的必要而方便的條件:親和源跟青島市北區合作,在我們大樓內辦起了市北區老年大學分校。分校內設聲樂、舞蹈、瑜伽、太極、形體(操)、書畫、攝影、鋼琴等多個班級,都是適合老年人需要的。親和源提供場地,我們會員則可免費入校學習。有這麼方便的條件多好!我和老伴都報了名,她報了聲樂和繪畫兩個班;我什麼都想學,不過畢竟是八旬翁了,精力有限,所以只報了個鋼琴班。

我為什麼要學鋼琴?這要從我青少年時代說起。我的音樂天賦很一般,但從中學開始,在音樂老師的教導啟發下,對音樂逐漸產生興趣。初中音樂老師姓傅,在他的指導和組織下,我們合唱隊走向全市舞台,多次獲獎。高中音樂課是崔老師教我們的,他是著名音樂家馬思聰的學生,開學典禮上,他用小提琴演奏的《思鄉曲》讓我們如痴如醉。除了音樂課,他每兩週一次在周末舉辦音樂講座,教我們欣賞《春江花月夜》、《黃河大合唱》以及貝多芬等人創作的中外名曲,把我們慢慢引進音樂殿堂。那時我還學會用鋼琴、二胡彈奏簡單曲子。進入大學以後,我們條件很好,雖然是理工科大學,但是有一幢音樂樓,有專職教師指導學習聲樂和各種樂器。我想學鋼琴,但是我沒學過五線譜,不行。經過考試後我被錄取到胡琴班,拉中胡,每週六下午去老師面前演奏、糾錯、請教,並接受新作業。我堅持了三年,參加過一些大型演出(合奏)。

彈指一揮間,過去六十年了!胡琴沒再摸,鋼琴也彈不好一首簡單的曲子了。以前鋼琴所謂會一點,只不過識鍵盤而已,既不識五線譜,指法也沒經過訓練,左手更配不上。現在有了好機會,激起我學習的強烈慾望。

我學鋼琴,是在迎接挑戰。我是鋼琴初級班2019年秋季入學的,是班上年紀最大的一個學生。我們的方老師曾在義大利專修鋼琴,獲得高級音樂學位。她頭上紮著小辮子,像個小孩,充滿活力,講課非常好。我這老頭每次上課都坐前排,桌上攤開手捲鋼琴,規規矩矩聽著,像個好學生。第一學期我比較輕鬆,因為我以前畢竟碰過鋼琴,而且我接受的音樂教育不會少於教室裡的多數人。第二學期(因疫情原因延至去年秋季)我就慢慢感到壓力了。 2021年的這個新學期,覺得不抓緊練就跟不上趟了。

如今,我切實體會到當個鋼琴老學生真不容易。因為彈鋼琴必須眼、耳、手(而且是左右手)同時並用,有時還得用上腳(踏)。我原本不是很靈敏的人,如今老了,更不行了,反應慢,配合協調能力差。但是我不服輸,每首練習曲我都按譜一個一個小節地練,練右手,練左手,再合練,由慢到快地練。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勤練之下當然有成績。心頭的快樂抵消了傻練的枯燥感。

人老了,按現在的新說法是到了「熟年」,思想應當比較成熟,做夢也少了虛幻成分。我雖然藉助親和源的好條件,正在實現當個老學生的夢想,但是我也只是盼望能夠學有進步,以後能夠比較自如地彈奏一些難度不太大的樂曲,在陶冶情操、享受音樂之美的同時,增強自己感官的運行和協調能力,延緩大腦老化進程。我會堅持學完初級班,爭取上中級班繼續學習。

我這個老學生,忙碌而快樂。學鋼琴是我的主業,還有其他副業:玩手機,打撞球和桌球,轉圈走路和曬太陽。身心健康是我的根本目標——自己快樂,儘量不(少)打擾我的親人、朋友和現在樓裡的秘書孩子們。這也是我這老頭能為國家、為社會做的實事了。

親和源青島會員杭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