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江紅是成功還是失敗了呢?


第一個是“以身相許,能有幾日好”(李白的《妾薄命》),二個是“河畔猿叫不休,小船已經渡千里”(李白的《早發白帝城》),三個是“若無龍盤之雲,

何能飛天之日”(張籍的《行路難》)。第一個問題是,沈騰扮演的張大與餘皚磊扮演的劉喜相遇之前,兩人都擔心張藝謀導演會不會像《三槍拍案驚奇》那樣失敗。

在09年,張藝謀召集了小瀋陽,丫蛋,程野,趙本山等“趙家班”的當紅演員,再加上《武林外傳》的尚敬和閆妮,再加上孫紅雷和倪大紅這兩個有潛力的演員,本來是打算模仿科恩兄弟的《血迷宮》,但最終卻被改編成了一部冗長的喜劇,在張藝謀的豆瓣得分中,獲得了一個新的最低分,還拿了好幾個“金掃把”。在這個陣容上,有當紅的笑點馬沈騰,有搞笑明星岳雲鵬,有潘斌龍,有魏翔,有張譯,有雷佳音,有易烊千璽,有歐豪。上次有油潑面,二人轉,還有“大西北”,這次有了“開心麻花”,有了德云社,有了小鮮肉,還有了“大紅大紫”。

在2002年度,張藝謀憑藉《英雄》開創了中國電影界的新局面後,他也告別了文藝片的道路,轉而投入了商業化的浪潮之中。從那以後,張藝謀的影片基本上就是“什麼人有人氣就用什麼人”,這就是“以貌取人”的製作流程。直到《長城》這部集合了無數人氣的大電影失敗之後,張藝謀的思維方式發生了變化,他開始放棄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後來,他又導演了《影》、《一秒鐘》、《懸崖之上》、《狙擊手》,口碑都很好,就在他即將走上“第二峰”的時候,如果再來一部《三槍拍案驚奇》,那他就真的要一蹶不振了。特別是看到沈騰一開始就對他眨了眨眼睛,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更是讓他心中奔騰而過。

和劉喜的會面,表明了他並不是一個膽小怕事的烏合之眾,而是一個以集體為代價的巨大陰謀,雖然明知道是以卵擊石,但也要以命搏命,也就是說,他的喜劇故事,不會再是“開心麻花”那種只是一場笑話,而是一場關乎國家利益的大戲。在此基礎上,後面的喜劇片,就變成了一場又一場的較量,滑稽戲的外表,是一場戲的骨架,而滑稽的手法,則是一場認真的工作。好在後面的笑話一句接著一句,在逗人發笑的同時,也在不斷地將故事推向高潮,在小巷中穿行的過程中,故事的節奏變得流暢而舒緩,當主旋律響起的時候,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一往無前的快感。

對於一個喜歡看春晚的人來說,《滿江紅》在他們心中留下的印象,已經蕩然無存了。但那些經常要寫東西,又經常“自找不快”的評論員們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們會下意識地回憶剛才發生的事情。在看《滿江紅》的時候,我也在一次又一次地否定自己的想法,比如原本覺得很完美的劇情,現在一看,我就覺得有很多不足之處。

從宏觀角度來說。張大一處心積慮地想要將自己的“舅舅”從《滿江紅》中救出來,結果為了岳飛的“遺書”而死,在有機會殺死秦檜的情況下,他選擇了放過。至於是讓《滿江紅》流傳,還是讓秦檜死掉,那就不得而知了,但不管是讓《滿江紅》活著,還是讓它出名,這都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秦檜六十六歲的年齡擺在這裡,雖然劇情不符合常理,但也不是沒有辦法,就像他安排了一場高難度的,“舅舅”也在其中,雖然秦檜僥倖逃脫,但為了岳飛的《滿江紅》,他還是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這場戰爭。

故事和細節都很複雜。如果你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自己是叛徒,那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比如,劉喜明明知道自己打不過劉大人,卻執意要拿著那本書送出去送死,難道他就不能以自殺的方式挑撥敵人的關係嗎?為什麼要將自己的愛人和自己從未見過面的女兒一起送到這裡來? “舅舅”沒有選擇秦檜身邊只有一個護衛的時候,而是選擇了兩個護衛一起上來,難道他覺得這樣的戰鬥還不夠激烈嗎?如果這個冒牌貨真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不會為了“做回自己”而屈服於“詩朗誦”的誘惑了。有的時候,故事這種事情,是不能操之過急的,不然只會讓人產生一種“龍蟠泥中沒有云彩,也不會長出一對翅膀”的擔憂。

而《滿江紅》之所以能打破張藝謀的票房紀錄,也是因為這部電影中的幽默因素。元旦檔的幾個主要競爭對手,有《流浪地球2》,也有一些傷感,有《深海》,也有一些陰暗,有一些《無名》,也有一些《交換人生》,但最終以搞笑為主的《滿江紅》,卻成為了元旦檔最大的熱門。不過,過年檔是最懷柔的一個,只要能讓人開心,就不會讓人覺得無聊,所以,《滿江紅》的票房才會比《流浪地球2》高那麼一點點。如果《滿江紅》改天上映,那麼,或許會有更多的觀眾。

從藝術的角度來看,《滿江紅》只是一部“以女換男”的影片中的一部,它的靈感來自於互聯網,也就是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講出一個很有創意的劇情,甚至可以用一場戲來吸引觀眾的注意力,但要知道,能拿出五百萬,而不是五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