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2001年,四川小城南充陷入極大的恐怖中。短短20天內,發生多起特大案件,共有13名年輕人遇害。其中10人被殘殺,1人負重傷,剩下2人被輪姦受輕傷。可怕的是,受害者一半是女性,幾乎全部被輪姦后殘殺。一時間,南充大屠殺的謠言充斥小城,老百姓驚恐萬分。聽我說一說吧。

2000年前後,南充非常之亂。

大家有興趣百度一下南充砍人四個字,看看有多少結果。

廢話少說,看正文。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2001年5月13日下午4點,四川省南充市新建鎮南門壩村嘉陵江邊,有幾個小孩子嬉戲玩耍。

這裡距離嘉陵江大橋只有500米,有大片的蘆葦淺灘。

這裡的景色不錯,綠草依依,瓜果飄香,蘆葦叢綿延縱深,是適合遊玩和談戀愛的好地方。

幾個小男孩在蘆葦裡面蹚著水,摸小魚小蝦,笑聲一片。

突然,一個歲數較大的小孩叫了一聲:看,那邊好像有個豬頭!

幾個小孩子圍過來,朝著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距離岸邊不到10米的淺灘里,確實有個血肉模糊的圓形物體,像是什麼頭。

小孩嘰嘰喳喳時,正巧一個鍛煉的大爺路過。

見小孩子傻乎乎的圍成一圈,老頭子過來笑嘻嘻的問:你們幾個幹嘛呢?

小孩子:老爺爺,那邊有個豬頭。

老頭子年紀雖老,眼睛還沒花。

他定睛一看,我的媽呀,這哪裡是豬頭,明明是一個有頭髮的人頭。

老頭子先讓小孩子們趕快回家(怕歹徒還在附近),然後打電話報警。

接到報警以後,南充市刑警急忙趕到現場。

當年的南充,城市人口50多萬人口,警方力量薄弱。

這個公安分局只有3名刑偵技術人員,水平都不高。

刑偵技術人員將人頭打撈上來,也吃了一驚。

老頭子看的沒錯,這是一個男人的頭顱,被人從頸椎處整齊截斷。

根據截斷面分析,這是被刀斧這種利器砍斷的,而不是被船隻的螺旋槳打斷。

這就可以排除是自殺者的屍體。

死者年紀很輕,約20歲左右。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死者是被人殘殺的,歹徒手段極為兇殘。死者頭顱上有五處傷口,是銳利尖刀的刺傷。

其中一處在下巴上,幾乎刺入口腔。

不過,刀傷尚且不致命,這個小夥子的死因不明,疑似是被勒死。

死後,歹徒用菜刀之類的東西,將小夥子的頭顱斬下,扔到嘉陵江內。

這個橫死的小夥子,死前應該極為痛苦。在這顆頭顱上,留下了痛苦不堪的表情。小夥子雙眼睜開,嘴角扭曲,似乎死不瞑目,讓人目不忍視。

根據江水侵泡情況和傷口的腐爛程度,死者死亡時間只有1到2天,是剛剛遇害的。

顯然,這是一起惡性殺人碎屍案。

警方現在要做的是,儘快查清楚死者是誰,還要找到死者的身體。

正常來說,應該用兩個方法尋找屍體。第一是地毯式在周圍排摸一下,第二是使用警犬進行追蹤。

不知道什麼原因,警方並沒有進行排摸,只是簡單搜索了周圍幾十米。

至於警犬,南充的警犬只有一隻。因長期不訓練,這隻狗狗和普通土狗沒有區別,只能看門。

這樣亂搞,自然什麼也沒有找到。

一種說法是,警方先入為主,認為歹徒肯定會將人頭拋在江中。以嘉陵江的水流湍急程度,人頭至少會漂流10公里左右,屍體根本不在附近。於是,警方也就沒有認真搜查周邊了。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萬幸的是,人頭保存比較完好,面目大體可以辨認。

警方立即將人頭拍照,然後在全市進行張貼。

第二天,死者家屬就來到公安局。

14日,高坪區浸水鄉十二村一對老兩口,趕到公安局。

他們認為這個人頭照片,酷似自己失蹤2天的孩子:粟登春。

警方立即將粟登春的父母接來辨認,結果是悲慘的。這個被殘殺的小夥子,就是年僅22歲的粟登春。

因巨大的疼痛,粟登春的母親當場暈死過去。

警方詢問粟登春的父親,關於12日粟登春失蹤情況,結果大吃一驚。

高中畢業后,粟登春一直在順慶區親戚的小吃店幫廚,。

家人說粟登春性格內向,為人老實,別說仇人,就是連朋友也沒幾個。

工作雖不怎麼樣,粟登春卻是一個高大帥氣的小夥子,身高1米78(在四川算大個子了),眉清目秀,稱得上英俊,讓很多女孩心動。加上他性格溫和,對人熱情體貼,口碑一向不錯。

半年多前,粟登春在親戚家遇到了21歲的女孩蒲燕燕。

兩人很投緣,很快就交往起來。

蒲燕燕不是南充本地人,而是一個湖北妹子,湖北天門市人。說起來,蒲燕燕和警方也有些關係。她在天門市衛校法醫專業畢業,是一個法醫。

畢業后,蒲燕燕隨著父母回到祖籍南充老家,曾經在嘉陵區分局刑警大隊法醫崗位實習了8個月。

一具具腐爛的屍體甚至碎屍,讓這20歲女孩驚恐萬分,最終沒有選擇留在刑警大隊,而是在社會上打工。

不管怎麼說,蒲燕燕也做過接近1年的法醫,差一點就成為警察了。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12日晚上下班后,粟登春照例去高坪區的女朋友蒲燕燕家,吃了晚飯。蒲燕燕的2個妹妹回憶,粟登春心疼女友,怕她累著,就主動下廚做飯。

因第二天放假不用上班,2個年輕人想著晚上去哪裡玩一玩。

粟登春和蒲燕燕認識半年,正處於熱戀期。

因家裡地方小人多,小情侶感覺到礙手礙腳。

大概23點多,蒲燕燕提議出去逛逛。兩一起出了門,從此失蹤了。

知道發現粟登春的人頭后,蒲燕燕家屬也趕來公安局詢問。

因女兒畢竟做過法醫,家屬直接找到分局的熟人詢問。

對蒲燕燕家屬的問題,警方卻無法回答,頗為尷尬和緊張。

刑警們自然知道,既然男友死的如此之慘,蒲燕燕也是凶多吉少。

但蒲燕燕在哪裡呢?

沒人知道。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一晃3天過去了,16日13點,發現粟登春人頭下游20公里的青居電站,突然發生堵塞。

工人判斷是進水閘有異物堵塞,急忙進去清理。

萬萬沒有想到,工人竟然掏出一個長發的人頭。人頭麵皮腫脹,面目全非,雙目圓睜,似乎盯著你看。

這個工人嚇得屁滾尿流,險些暈死過去,趕忙報警。

警方非常心驚,立即趕到現場。

和警方估計相同,這個長發女性頭顱,就是蒲燕燕。

和男友粟登春一樣,蒲燕燕死前也經受了極大的痛苦。

在蒲燕燕的人頭上,露出極度痛苦和憤怒的表情。從她雙目圓睜來看,似乎死前怒視兇手,含恨而亡。

情侶雙雙遇難,還被砍下頭顱,這是非常非常嚴重的案件。

死者只有頭顱,屍體在哪裡呢?

不知道。

只有人頭自然無法破案,一定要找到屍體。

萬幸的是,無頭的屍體當天就被發現了。

16日晚上,就在發現粟登春人頭的那段江邊,1個40多歲的前聯防隊員在這裡溜達。

這裡是所謂南充案件高發地區,經常發生強姦案件,時間長達幾年之久。

這裡距離南充市區有2公里左右,相對比較偏僻。因有大片蘆葦灘遮蓋,很適合盜搶歹徒作案和逃走。

這裡白天人流量相對較大,晚上只有夜跑的人和情侶在這裡停留。

在幾年前,這裡頻繁出現強姦輪姦情侶的案件,沒有抓住一人。

各種犯罪分子把這裡當做作案天堂,都到這裡找目標,一個月發生多起惡性輪姦案。

南充市警方無奈,被迫安排1男1女公安幹警,裝扮成談戀愛的男女,守候在蘆葦叢中。

結果呢,3天內就引來了一夥歹徒,當場抓了3個。

這次事件以後,這裡案件才減少了一些。

不過,也僅僅是少了一些而已,每年都有不少搶劫、強姦、盜竊案件在這裡發生。

通過熟人知道這起案件后,這個前聯防隊員就有些懷疑。

他曾經常年在這附近巡邏,對這裡很熟悉。

按照它的經驗判斷,人頭既然就在這片蘆葦中被發現,受害人很有可能是在這裡遇害的。

屍體可能就被扔在附近的蘆葦叢里,而不是在上游幾十公裡外。

可惜,人微言輕,他說服不了大領導,只能自己去找證據了。

根據警方人士的敘述,當時的情景大致是這樣的:

入夜,他沿著江面的瓜果地一路搜尋。蘆葦叢中影影綽綽,引得他的腳步愈發地急促。驟然,一個黏糊糊的物體阻礙了他的腳步,差點將他絆倒。他低下頭,想看個究竟,一股腥臭味撲鼻而來。他強忍著,瞪大眼睛,仔細地瞧,像一截粗短的木頭。他用腳踢了踢,木頭的一端竟然分開。他用手摸了摸。兩條似乎是腿的東西告訴他:可能是死屍。幾分鐘后,他感覺魂飛魄散,真的是死屍,一具無頭屍。旋即,他發現自己站在4具無頭屍體之間,其中一具雙乳聳立,是一具裸體女屍。他失聲大叫,卻吐不出一個字,顫悠悠爬一般地走出蘆葦叢。

這個前聯防隊員報警后,警方迅速趕到。

讓他們吃驚的是,這4具屍體距離發現粟登春人頭的地方,僅有200米!!!

經過檢測,其中2具屍體屬於粟登春和他的女友蒲燕燕。

屍體的慘狀,震驚了現場的每一個民警。

粟登春的無頭屍體上,滿是淤青和傷痕,這是被暴力毆打后的痕迹。粟登春脖子上的勒痕清晰可見,他是被活活勒死的。

粟登春是被歹徒制服后,被毆打的片體鱗傷,然後被勒死的。

死後,歹徒用菜刀斬下他的頭顱,扔進嘉陵江。嘉陵江水流湍急,蒲燕燕的人頭就被江水沖走了20公里。

但不知道什麼原因,也許是冤魂不散,粟登春人頭只漂浮了200米,就被衝上江岸,第二天就被一群小孩發現。

前聯防隊員就是根據這個人頭,迅速找到了粟登春的屍體。

如果不是這個人頭只漂出了200米,想找迅速找到屍體絕非易事。

而另一具全裸女屍,是慘死的蒲燕燕。

相比男友,蒲燕燕的屍體更慘百倍。

蒲燕燕全身都是傷痕,其中左乳下有兩塊大面積皮下出血。這是被反覆重擊毆打導致的(判斷為用皮鞋猛踢),一般男人也經受不了這種打擊,更別說弱女子。

蒲燕燕的兩條大腿內側,有多處皮下出血。

看起來,似乎蒲燕燕大腿內側被人用腳踩住所致。

這種傷痕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蒲燕燕曾被強姦。

在左乳上方,有一處刀傷,深入內臟,足可致命。

以上的傷勢已經夠可怕,真正可怕的還在後面。

蒲燕燕的陰部,被歹徒用菜刀一類兇器砍得稀爛。

歹徒手段兇殘,刀傷深至盆腔,恥骨都被砍斷。同時,蒲燕燕雙手十指都被砍下,不知去向。

南充刑事案件很多,砍人殺人並不罕見,刑警們見過無數慘烈的現場。

見到蒲燕燕的屍體后,刑警們仍然愣住了,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

如此禽獸不如的歹徒,不但從沒看過,甚至聞所未聞。他們根本不能稱作是人。

奇怪的是,根據屍檢,蒲燕燕體內卻沒有發現有男人精液的痕迹。

不過,陰部上發現有男人陰毛,經過鑒定並不是男友粟登春的,看來蒲燕燕還是被強姦過。

吃一見長一智,這次警方在附近進行了地毯式搜索,調動了大量警力。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果然,很快就有了收穫。

在距離現場30米外的一個水塘里,警方發現了匕首、尖刀、菜刀、捆綁勒人的布條、女式短褲和幾個用過的避孕套。

同屍體進行比對,可以證明刀具和布條就是兇器,而短褲屬於蒲燕燕。

看來,歹徒是戴著避孕套對蒲燕燕進行了輪姦,隨後又將它們丟棄在水塘中。

這樣一來,精液就被水沖走,取證非常困難。

現場共有4名死者,除了蒲燕燕和粟登春以外,另外2人是誰呢?

根據屍檢,另外兩個小夥子更年輕,估計還不到16歲。他們死前也都曾被毆打過,再被勒死。其中一人的口袋中,還有一串鑰匙,看起來似乎是家門鑰匙。

沒有多久,這兩名死者身份也搞清楚了,是高坪二中初三學生。

受害者李超、趙波,在12日晚上參加了一個同學的生日會。

23點左右,南充氣溫達到30多度。離開聚會時,李超和趙波表示要去嘉陵江游泳,由此一去不回。

經過家屬辨認,確認2具無頭屍體就是李超和趙波,而那串鑰匙是李超家門鑰匙。

22日前後,李超和趙波的人頭,先後在下游岸邊被發現。

由此,受害者身份都已經搞清,那麼案件性質是什麼呢?

仇殺?

似乎有些道理。

受害者中,蒲燕燕死得最慘。根據屍檢,她是被多次毆打昏死過去后,被人踩住雙腿遭到輪姦,又被活活勒死。

也許歹徒怕她不死,在心臟部位捅了一刀,將她的陰部砍爛,割下十根手指,然後將人頭砍下丟入江內。

如此兇殘的手段,不像是搶劫殺人或者強姦殺人,似乎是情殺。

歹徒和蒲燕燕有什麼刻骨仇恨或者情感糾葛。

不過,很快警方否定了這種觀點。

蒲燕燕的社會關係很簡單,根本就沒有仇人。

從衛校法醫專業畢業后,蒲燕燕從老家湖北天門來到南充市,在刑警大隊實習。因人生地不熟,加上工作性質問題,蒲燕燕社會關係非常簡單。除了親戚以外,蒲燕燕的熟人都是一些民警。

蒲燕燕年僅21歲,單純善良,粟登春就是她的初戀,情殺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為什麼要殺死李超和趙波?

根據反覆調查,李超和趙波同這對情侶沒有任何交集,相互也不認識。

現在看來,似乎是歹徒制服粟登春他們時,正巧被下江游泳的李超和趙波撞見,因此殺人滅口。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不過,案件仍然有很多疑點。

首先,為什麼歹徒斬下蒲燕燕的十根手指?

屍檢表明,蒲燕燕是死亡以後,手指才被斬下,這不是單純的虐待。

合理推論,蒲燕燕死前曾經和輪姦她的歹徒拚死搏鬥,可能多次抓傷歹徒。

而歹徒也頗有反偵察經驗,知道死者指甲可能留下皮屑和血跡,可以通過DNA鑒定鎖定他們。於是,他們就將屍體上的手指斬下。

不是仇殺,也就是歹徒並不認識蒲燕燕,即便警方拿到這些證據又怎麼樣呢?

因不知道嫌疑人是誰,警方根本就不能找到蒲燕燕身邊的男人做DNA對比,這個證據是無意義的,對破案並沒有什麼幫助!

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這伙歹徒是慣犯,之前就有過案底,甚至留下DNA證據。

通過這些證據,警方就可以鎖定他們。

其次,為什麼歹徒強姦會使用避孕套?

沒聽說過哪個歹徒,帶著避孕套強姦的。

唯一的解釋,就和上面相同。

歹徒帶著套,就不會將精液留在受害者體內。

歹徒可能身背重案在逃,害怕精液會暴露自己。

還有,為什麼歹徒會斬下死者頭顱?

毀屍滅跡,不太像。除了蒲燕燕以外,其餘3個男性死者都穿著褲子,甚至還找到了鑰匙。

只要找到屍體,根據衣物可以迅速確定身份,根本談不上毀屍滅跡。

這邊蘆葦灘雖偏僻,但距離嘉陵江大橋僅有數百米,平時經常有人經過。

只要屍體腐爛發臭,用不了多久就會被人發現。

同時,這4人都不像有錢人,尤其2個中學生身上僅有人民幣幾元。

那麼,殺死他們還斬下頭顱,到底是為了什麼?

最後,歹徒數量絕對不會少於3人。

歹徒前後制服4人,顯然只是用匕首、尖刀之類。

一次性制服3名男性並不容易,歹徒不可能少於3人,是一個團伙作案。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這起案件非常嚴重,但更嚴重的並不僅僅是這一點。

2001年,全國開始了第三次嚴打,要求全國範圍打黑除惡。

當年,大量犯罪組織蟄伏起來,銷聲匿跡,不敢犯事。

在這個關頭,這伙歹徒卻敢於頂風作案,還做如此大案,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更關鍵的是,516案件,只是南充當年連續殺人串案的一起而已。

2天後的5月18日,南充市嘉陵區火花鎮西山風景區插旗山上,又發現了驚天大案。

幾個晨練老頭路過一片密林時,聞到一股極為濃重的臭味。其中1個老頭是南充火葬場退休工人,對屍體的臭味很熟悉。他判斷,這不是野生動物腐爛的臭味,似乎是人。

幾個老頭順著臭味走到密林深處,發現了2具高度腐爛的屍體。

警方緊急趕到現場,這又是一對被殘殺的情侶。

2人都是廣安籍,男的叫胡飛,20歲;女的叫朱曉,21歲。

胡飛是川北醫學院的學生,他雙手被反綁,全身傷痕纍纍。胡飛的雙目突出,舌骨骨折,頸部有明顯的勒痕,是被綁起來活活勒死的。

女死者朱曉是南充衛校的年輕女生,同樣也被毆打后勒死。

死前,這名可憐的女孩也遭到毒打和輪姦。

歹徒同樣使用了避孕套,屍體上沒有發現精液。

朱曉死前遭受殘酷折磨,陰部水腫高達2厘米,屍體慘不忍)。

這對情侶是在5月5日中午失蹤的。女孩同學回憶:她告訴我們,「我和他出去耍耍,晚上回來。」我們都曉得那個「他」,川北醫學院的一個很陽光的男生。

更讓人悲哀的是,根據屍檢表明,胡飛死亡時間遲於朱曉。

看來,變態的歹徒是當著胡飛的面,輪姦了他的女友,然後才將兩人殺害的。被捆綁的胡飛下巴有一處刀傷,推測是歹徒用匕首抵著他的下巴。胡飛目睹女友被輪姦,奮力試圖掙脫捆綁保護女友,導致下巴被尖刀刺傷。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更可怕的是,5月5日這起案件並不是孤立的。

4月29日,在距離胡飛和朱曉遇害不到100米的地方,川北醫學院一對戀愛中的男女同學也被人殺死,女孩被殘忍輪姦。

因女孩拚死抵抗,遭到歹徒殘忍毆打。女孩臉部被歹徒連續腳踢幾十下,腫的像豬八戒一樣,一個眼球被踢破,現場極為凄慘。現場附近水塘里,丟棄著兇器和避孕套。男同學的下巴,也有一處被匕首抵住造成的刀傷。

3天前的4月26日,也是在這一帶,有2對學生情侶遇害。不過,這次在受害女生體內,檢查到了精液。

誇張的是,案件不僅僅是這幾起。

5月4日凌晨4點,南充衛校附近,高坪區健康巷某住宅樓二樓,4名蒙面歹徒踢門闖入。

由於學校放假,3名南充衛校女孩正在實習期,就借居在這裡。誰會想到,可憐的女孩們會突然間大禍臨頭呢?

4名歹徒搶走了所有財物,又對其中2人進行了輪姦。

剩下那名女孩因來了月經,僥倖逃過一劫。沒想到,無恥的歹徒心有不甘。離開的時候,其中一個歹徒,對準來月經女孩的下身刺了一刀,導致後者重傷。歹徒操本地口音,也使用了避孕套。

這次,歹徒留下了證據。

在黑暗中,一個歹徒無意中碰到了女孩喝水的玻璃杯,留下了幾個清晰的指紋。

如果這幾個指紋當時就進行對比,案件早就有進展了,甚至不會發生稍後的幾起案件。

因這只是一起強姦案,民警並沒有將指紋錄入電腦。

這麼重要的證據,就這樣隨意的被忽視了。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這樣,等於4月26日到5月16的半個月內,區區50萬人口的小城南充,連續發生多起大案,12人被殘殺,1人重傷,2人被輪姦。

這13人中11人是學生,只有蒲燕燕和粟登春已經工作,但也非常年輕,只有20歲左右。

對於小小的南充,這無異於是一顆原子彈爆炸,驚天動地。

根據傳統,警方和官媒封鎖了一切消息,但仍然擋不住民間消息的迅速傳播。

由此,社會上突然出現了大量的謠言,將這些案件歸結於南充黑老大羅小林。

南充這個地方能夠被稱為十大暴力城市之二,當然不是浪得虛名的。

在四川各地流竄的職業殺手,很多就是南充籍,都是在老家犯了大案后跑路的。

同時,當地流氓惡勢力猖獗。

而就在5月,南充黑老大之一的羅小林就要被宣判死刑。

羅小林仗著自己的兇惡和保護傘,在南充橫行十多年,犯下無數重罪,包括嚴重傷人、強姦、輪姦,還有多起殺人案件。

1997年,在保護傘的照顧下,本來被判處15年徒刑的羅小林,僅僅入獄6年就被保外就醫了。

隨後4年內,羅小林在南充更是囂張跋扈,殺死多人。他還曾和同夥,光天化日之下,在一個公園裡輪姦3名女青年。

由於有人罩著,羅小林在南充幾乎家喻戶曉,卻橫行4年之久。

因羅小林團伙惡行過於囂張,引起了國家公安部的高度重視,要求四川公安廳過問此案。

見公安部出馬,南充本地甚至四川省的保護傘也無能為力了,決定拋棄羅小林保帥。

於是,四川省公安廳將之列入「打黑除惡」中的掛牌督辦案件,最終將羅小林抓獲,並且準備在5月18日判處死刑。

羅小林在南充的黨羽眾多,手段極為兇殘。

於是一個謠言開始散播:羅小林的小弟揚言不放過老大的話,就要連殺100個學生,還要將他們砍頭。

沒多久,這個謠言又升級為要殺600個學生。

這個謠言本來沒有什麼,因為死者中有2人並不是學生。

如果警方當時就公布案件,就不會存在什麼謠言。

可惜,2000年的警方,對於命案通常是不破就不公布,南充主流媒體根本不敢說一個字。

對於官方的沉默,老百姓就更是驚恐,認為這是默認。

一下子,謠言傳遍整個南充市,傳到成都,甚至傳到國外。

南充大中專院校相當多,在四川省排名第三。

一時間,各個學校草木皆兵,到處流傳南充大屠殺的謠言。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並未出事的四川師範學院,組織全校男性教職工,組成多支110服務隊晝夜在校內巡邏。這些巡邏隊24小時在校內巡邏,分為三班,攜帶警棍、電棍甚至紅纓槍等武器。

位於市郊的西南石油學院,乾脆嚴禁學生走出校門,除非是家長來接。

一個南充大學生回憶當年:體育系搞了一個比賽,很多從來不關心體育的女生也都去湊趣,因為:「現在不能出校門,就只能以此豐富業餘生活了。」無語的是,學校中原本火爆的電影院卻一下子沒多少人去了。因為有一種說法是「犯罪分子會在電影院內安定時炸彈」。更誇張的是,有的學校擔心談戀愛的大學生出問題,還專門為情侶做了登記,讓他們互相監督,不要出校門。

不少南充人說:那段時間,一些家長寧願不上班,也要接送孩子上學。晚上七八點之後,一向繁華熱鬧的南充街市人跡罕見,店鋪早早打烊。儘管氣溫驟然竄至35度以上,也沒有路人敢在嘉陵江邊納涼。

南充人有一個習慣,晚上喜歡與親朋好友結伴去喝啤酒。那些日子南充天氣又酷熱難當,出去喝啤酒是很愜意的事。但是這樣一種習慣在這段時間是看不到的,更不用說去卡拉OK廳唱歌了。

當時的報道寫到:糟糕的是,謠言和虛假報道在一些人群中竟然有市場,他們的理由有三:適逢「嚴打」,非黑社會組織不敢頂風作案,非兇殘的慣犯不至於人性滅絕先奸后殺割下頭顱;5月18日,羅小林被判死刑,幾起案件都是判決前後發生的;如果罪犯目的是搶劫,作案對象為何絕大多數都是學生?

謠言之下,南充官方壓力巨大。中國公安部和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此事,要求必須限期破案,制止民間謠言。四川省公安廳一位徐姓副廳長率刑偵局官員,前往南充幫助偵察,隨同的還有從成都市公安局抽調的3條警犬。中共南充市委書記敬中春表示:案子破不了,公安局長引咎辭職。

南充市公安局長陳自立則自言:此案不破,我就下台。

即便如此,一些民眾對官方仍然持不信任態度,根本不相信官方的任何說法。南充街頭一個老頭子說:「警察進駐南充一些大學后,我更不放心了。這不說明謠言有道理嗎。否則,為什麼要派警察進學校?」

警方啞口無言。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面對如此高壓,警方只能不惜一切代價,儘快破案,不然從上到下都不會好受。

客觀來說,這個案件並不難偵破。

線索很快就來了。

5月22日晚9時20分,高坪分局水上派出所報告:距離案發現場僅僅幾公里的一看西瓜的老人,前些時間接待過幾位來路不明的青年人,這夥人形跡可疑。據老人回憶:大概在18日左右,有幾個男青年來到他的瓜棚,要求住些日子,並且主動幫老人收麥子、挑水,還說不要工錢,只要給口飯吃即可。這夥人在西瓜地的瓜棚里住宿四五天,於21日下午離開。23日上午,省公安廳刑偵局副局長劉長朴帶著幾位技術專家,立即前往南門壩西瓜地,根據老人回憶進行人像模擬畫像。

5月23日,專案組梳理以往案件的民警,很快發現了線索。

4月19日晚上23點,個體司機曹敏帶著妻子回家,路過高坪三岔路的一條小路時,突然被3個男人持刀搶劫。

其中1個歹徒用刀頂住曹敏的下巴,讓他交出錢來。曹敏稍有遲疑,歹徒的刀尖就刺破了皮膚。

曹敏見歹徒如此兇惡,只能將現金、手機、小靈通、傳呼機等財物,全部交給他們。

沒想到,3名歹徒搶了錢財以後,又試圖強姦曹敏的妻子,淫笑著將她按倒在草叢中。

曹敏常年跑車,曾經多次遇到過劫匪,經驗豐富,他立即呼救。

正巧,遠處有幾個路人結伴騎自行車。聽到救命聲,他們立即高聲詢問怎麼回事。

見有人來了,3名歹徒知道無法繼續強姦。但歹徒膽大妄為,只是放開曹敏夫妻,不慌不忙的走了。

曹敏知道歹徒不好惹,也不敢追擊,急忙帶著妻子逃走。

這期間中,歹徒用刀頂住曹敏下巴,將他刺傷。

而這系列案件中,有多人也是被尖刀頂住下巴,尤其受害者粟登春最為明顯。

那麼,顯然這3個歹徒有高度的嫌疑。

警方立即將看瓜老人回憶的模擬畫像,交給曹敏夫妻辨認。

曹敏夫妻認為,畫像就是這3名歹徒。

歹徒搶走了曹敏的手機、小靈通和尋呼機,有可能作為贓物變賣,警方就從這裡入手。

經過技術調查,發現曹敏的手機、小靈通,均被賣到南充市人民路的舊通訊器材市場。

這裡幾乎是公開的收贓窩點,店主明知道一些手機是贓物,只要賣價低廉一律照收不誤。

經過警方調查,店主只能記得,賣手機的是「一個帶著口罩的男青年,中等身材,操本地口音」,其他就一概不知道了。

不過,警方奇怪的發現,曹敏的傳呼機並沒有被賣掉,有長達30天的使用記錄。

那麼,這個傳呼機就很有可能被歹徒使用。

警方立即利用技術手段追查,發現30天內共有200多個電話打入。

根據曹敏鑒別,其中絕大部分是曹的生意夥伴和親友。剩下的十幾個號碼經過追查,全部是南充各地的公用電話。

讓警方極為欣喜的是,有個打入的號碼是手機。

經過技術追蹤,這個手機的機主叫做李富榮,外號二蛋蛋。他是南充本地的小混混,曾經因打架和盜竊幾次被勞教。

警方立即追蹤,在二蛋蛋的家裡將他堵住。

二蛋蛋是幾次進出公安局的,這次知道事關重大,根本不敢隱瞞。

警方:你說,手機是不是你打的?

二蛋蛋:不是我,是我一個戰友,哦,是一個獄友打的。

警方:你獄友叫什麼?怎麼回事?

二蛋蛋:我獄友叫做劉天龍,我們一起蹲過勞教所。我打架進去的,他好像是盜竊。我們兩人在裡面關係不錯,出來以後經常喝喝酒。4月20日,劉天龍又約我喝酒。我們兩人喝了一瓶白酒。喝多了的劉天龍,糊裡糊塗的拿起我的手機,打了個傳呼讓人來接他。

警方:然後呢?

二蛋蛋:沒多久,外號趙咪咪的傢伙來了,將劉天龍接走。趙咪咪非常不高興,說:你他媽整天喝多了胡鬧,連累老子。這次你用誰的手機亂打?說了多少次要用公用電話。你怎麼不打給你哥,這不是要害我。你就是故意的。

警方:趙咪咪是誰?

二蛋蛋:趙咪咪也是我們勞教所裡面一個獄友,我們幾個蹲過一個號子。他和劉天龍是好朋友,跟我也算半個朋友。

警方:趙咪咪大名叫什麼?

二蛋蛋:叫趙強。

警方:你現在告訴我們,這夥人到底是幹什麼的?你知道什麼?

二蛋蛋欲言又止:劉天龍和趙強這兩個王八蛋不是好人,他們可能有命案呢?

警方:你為什麼這麼說。?

二蛋蛋:劉天龍同我經常喝酒。有次他喝醉了,跟我大吹牛。他說曾經強姦了幾個女學生,又把她們弄死了,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對了,5月20日,我在街上閑逛,正好遇到劉天龍、他哥劉天斌、趙強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人,一共4個人。我看到趙咪咪手臂上,有一道很長的血痕,順口問怎麼回事。趙咪咪有些緊張的說,是和小姨子鬧著玩,抱了她一下,被她抓的。這他媽胡扯啊!

警方:你怎麼知道是胡扯?

二蛋蛋:那還用問,劉天龍臉上也要一道血痕,一看就是女人抓得。難道劉天龍也去抱趙咪咪的小姨子?5月16日不是出了命案,說是死了4個人,還有個女的被姦殺了嗎?我看,十有八九就是他們乾的。肯定是那個女的,將他們抓成這樣。趙咪咪、劉天龍他們都是沒人性的混蛋。在牢里,他們也經常虐待新來的犯人,逼著他們吃屎喝尿。這夥人什麼做不出來?

二蛋蛋提供的情報,很有價值。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警方對趙強和劉天龍進行追查,發現2人都是劣跡斑斑的在逃人員。

趙強23歲,是南充市順慶區農民。這人有過多次盜竊的前科,還被發現有吸毒的經歷。

而劉天龍22歲,他和25歲的哥哥劉天斌,都是高坪區茅草坪村農民。

兄弟兩人曾經去成都打工。因好吃懶做,沒有手藝,他們混不下去,回到老家以盜竊為生。兄弟兩人多次被拘留勞教,是公安機關的常客。

根據公安局記錄,二蛋蛋不認識的第四個人,很可能是南充市順慶區無業游民廖雄,30多歲,也是有毒癮的盜竊慣犯。

這4個人在勞教所認識,在98年99年先後釋放后,多次一同盜竊電纜線。

2000年開始,3人覺得這樣賺錢太少,開始四處搶劫。

2000年3月28日,他們搶劫了高坪區郵政局外報刊亭,將主人打成重傷。這人恰好認識劉天斌。被搶后,主人立即報案,警方對3人進行抓捕。沒想到劉天斌他們很狡詐,早就跑路到新疆去了。

警方將3人列為逃犯,進行全國追捕,一無所獲。

根據二蛋蛋的介紹,這3人應該在6月就回到南充,租房在外居住,並沒有回家。而那個廖雄應該是6月以後,加入他們團伙的。

看來,他們繼續以搶劫和盜竊為生。

緊急調取4人入獄之前錄下的指紋,果然發現:趙強的指紋,同5月4日輪姦3個衛校女孩案件留下的指紋相同。

這裡忍不住說一句,早幹什麼去了。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而輪姦衛校女孩的歹徒,都是使用避孕套,和其他幾個連續姦殺串案如出一轍。

現在看來,這4個人有高度嫌疑,必須儘快抓捕。

警方做二蛋蛋工作,讓他設法調出劉天龍或者趙咪咪。

二蛋蛋知道連公安部都派人來南充,他不敢不合作,也不能不合作。

於是,二蛋蛋打傳呼給趙咪咪,約他們幾個人喝酒。

沒想到,趙咪咪非常警覺,回電說他們要去成都,沒有時間。

隨後,二蛋蛋再打傳呼,趙咪咪就不回了。

完了,看來趙咪咪已經跑路了。

無奈之下,警方抱著一線希望,立即在南充汽車站和火車站布控,將4個人的照片發給所有民警。專案組要求,民警要特別關注去成都的火車汽車。

要是說,警方運氣真的很好,當天下午,幾個便衣民警在發往成都的候車區里,發現了一個長相很像趙咪咪,也就是趙強的人。

不管是不是,抓住再說。

幾個民警跟著趙強進入了公廁,在他解皮帶的一瞬間,將他按到在地。

要說趙強究竟還是年輕的歹徒,他當場嚇尿了褲子。

被抓走以後,警方立即封鎖了火車站,對所有客人進行排查,並沒有發現其他3人。

這邊,警方立即對趙強進行突審。

從趙強身上搜出了曹敏的尋呼機,加上5月4日案件的指紋,趙顯然是賴不掉的。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趙強也是幾次入獄的傢伙,擁有豐富的反審訊經驗。

被捕后,他避實就虛,只承認了搶劫過曹敏和5月4日夥同劉家兄弟輪姦了衛校女生,不承認殺過人。

好在,趙強是個吸毒的。現在沒有毒品,他支持不了多久。

對付他,連打都不用打,不用24小時就會招的。

果然,不到24小時,趙強就犯了毒癮。

他跪在地上喊辦案刑警為爺爺,要求給他一點白粉,他什麼都招。

給他打了戒毒針以後,趙強不敢硬頂,開始和警方合作。

趙強承認,這一系列案件都是他們做的。

除了警方掌握的幾個案子以外,趙強他們還殺了好幾個人。

趙強說:我是吸毒的,從1999年釋放當天就復吸了。我為了籌集毒資,夥同劉天斌劉天龍兄弟,一起盜竊電纜線,然後送到高坪區2個廢品收購站銷贓。廢品收購站明知道是贓物,仍然照收不誤。到了2000年,我的毒癮越來越大,靠盜竊電纜線已經很難購買到足夠毒品。同時,劉家兄弟也覺得,這樣小打小鬧沒意思。我們3個人裡面,劉天斌歲數最大,就成為頭頭。在劉天斌建議下,我們3人開始持刀攔路搶劫。

警方:你們做了多少搶劫案?

趙強:有個七八起吧,搶了不少錢,但很快就翻船了。2000年3月28日,我們搶劫了高坪區郵政局外報刊亭。書報亭主人抵抗,被我們打成重傷。逃走後,劉天斌想起來剛剛被打傷的人叫做賈勇,是他一個鄰居。自知就要敗露,劉家兄弟自己跑了。日他先人板板,他們把我甩掉了。跑路到新疆后,他們才打電話讓我快走。我無奈之下,也跑路到外地,差點就被你們抓住。但我們沒什麼技能,在外地混不下去。3個月後,我們3個人先後回到南充市,又混在一起。

警方:他們都把你甩掉了,你還和他們一起混?

趙強:沒辦法啊,我是吸毒的,一天沒錢都不行。偷盜搶劫這種事,一個人都做不了,只能和他們一起干。回到南充后,我們不敢回家,就租住了民房居住,繼續以搶劫盜竊為生。因搶劫人手不足,劉天斌讓我再去找一個人入伙。我就將吸毒同夥,30歲的廖雄拉入伙,形成了4人團伙。沒想到,劉天斌對廖雄不滿意,認為他膽小怕事,又有高度近視,不太適合作案。只是搶劫案件二三個人做不了,劉天斌最後默認了廖雄入伙。沒多久,我們就殺人了。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警方:你們殺的是什麼人?

趙強:一個女娃子,估計有個十三四歲吧。10月5日深夜,我和劉天龍背著盜竊的電纜線走夜路。在高坪區茅草坪田埂上,我們無意中撞到了一個女娃子,離家出走的農村小女孩。我和劉天龍本見四周無人,就對這個女娃子進行搶劫。但她身上只有人民幣1元錢!我們見搶不到錢,將她輪姦。期間這個女娃子拚命反抗,大聲呼救。這裡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誰也不會來救她。事後,我和劉天龍短暫商量了一下,如何處置這個女娃。劉天龍認為,這個女娃肯定會去報警。她認識我們的長相,我們現在又負案在逃。一旦女娃子報警,警察就會知道我們回到南充。南充是個小城市,不容易藏身,這樣我們又得跑路。我們當時經濟狀況不佳,也就勉強生活。我和廖雄還都在吸毒,根本就不能離開南充的毒販子。

警方:接著說.

趙強:後來我提議,乾脆將女娃子掐死滅口。劉天龍膽子比較小,猶豫再三也同意了。我們兩人就將少女活活掐死,然後將屍體背到荒山,丟入一處山洞。我怕屍體會很快被人發現,還用石塊將臉部砸爛。

根據趙強的供述,警方在那個山洞中,找到了已經成為一攤白骨的屍體。

分析遇害少女的遺物,警方找到了她的父母。

這個少女蒲某年僅13歲,當天因為瑣事,和父母慪氣后才出走的。父母發現女兒離家后,心急如焚,以為女兒去了成都打工。可憐的父母放棄一切趕到成都,找了整整半年多。哪裡想到,他們的寶貝女兒當天就被惡魔殘殺。

這裡要說一下:有女兒的父母記住,在家怎麼教育孩子都行,千萬不要趕她出門。如果女孩賭氣出門,要第一時間追回來。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趙強又介紹了另一起,警方沒有掌握的案件。

10月10日,趙強他們4人再次去搶劫,在西山風景區洋人灣,發現了一對中年情侶:王效毅和付某。

趙強曾聽一些同夥說,西山那裡深山密林,周邊又有幾所大學,經常有情侶在這裡談戀愛。

關鍵的是,這裡沒有警察,是所謂治安盲點。

很多歹徒在這裡搶劫強姦,很容易得手。

於是,趙強他們4人也敢來這裡作案。

4人持刀將2人劫持。期間,男人王效毅試圖抵抗,但1個人不是4個人的對手,很快被打倒捆綁起來。那個30多歲的女人付某高聲呼救,但這裡非常偏僻,沒有人聽見。

隨後,4人將兩人財物洗劫一空,又將這個中年女人付某輪姦。

此時,所謂的老大劉天斌已經知道在幾天前,弟弟劉天龍和趙強殺人的事情。他認為,廖雄不太可靠,怕他會去報警。

於是,在劉天斌的恐嚇下,廖雄用繩子將中年女人付某勒死。隨後,劉天斌親手將男人王效毅勒死。

至此,這4人都殺了人,綁在一起了。

4個人將兩具屍體拖入密林,用樹枝和泥土簡單掩埋。

2個月後的12月4日,一個遛狗人的狗從密林裡面拖出一根大腿骨,這才發現了屍體。

這就是懸而未破的1204大案。

這起案件后,劉天斌認為風聲緊,讓他們暫時不要作案。這4個人蟄伏了幾個月,又開始繼續搶劫。

2001年4月1日,他們又在西山風景區,搶劫了情侶程旭東、胡鳳蓉。

在制服程旭東期間,聰明的女孩胡鳳蓉偽裝暈倒。趁歹徒不注意她的時候,胡突然爬起逃命,一路呼救。4名歹徒怕有人趕來,搶走程旭東的財物后迅速逃走,沒有來得及殺人。因胡鳳蓉的智慧,不但避免自己被姦殺,也拯救了男友程旭東的生命。

2001年4月19日,他們搶劫了曹敏和他妻子。

在試圖強姦曹敏妻子時,因曹敏呼救和正好有路人經過,他們被迫放棄。

4月28日,4人在西山風景區,將單獨爬山的女學生王某輪姦。因一開始就將王某打暈,4人沒有殺人滅口。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2001年4月29日,4個人再次來到西山風景區。他們發現了那對川北醫學院的情侶,就偽裝是聯防隊員抓嫖,將兩人騙入密林,捆綁、輪姦、勒死。

期間,女學生拚死抵抗,趙強和劉天斌惱羞成怒,對準女孩臉部連踢二十多腳。女孩被他們踢的面目全非,顱骨骨折,負重傷,昏死過去,又被勒死。

僅僅幾天後的5月2日,他們翻入高坪區金泰建築公司6樓盜竊,偷走了很多財物。

5月4日凌晨,4人又闖入民居,輪姦了2名南充衛校的女生。劉天斌試圖強姦剩下那個女孩時,發現她來了月經。無恥的劉天斌氣急敗壞,對準女孩下身猛刺一刀,導致後者重傷。

也許是覺得沒有殺人不過癮,第二天的5月5日,他們又尋找新的獵物。

在光天白日下的西山風景區,4個禽獸偽裝成警察,又輪姦殺害了那對情侶:謝飛和朱曉。

期間,被捆綁起來謝飛,目睹女友被輪姦,拚死掙脫繩索,試圖抵抗。雙拳難敵四手,謝飛很快被匕首刺倒,再次捆綁起來,最後被活活勒死。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5月12日晚上23點,4人帶著兇器從暫住地出發,試圖去高坪二中尋找獵物。

剛剛走了1.5公里,就發現江邊小橋上坐著1對情侶:粟登春、蒲燕燕。

4人裝作是聯防隊員,對粟登春拳打腳踢,說他們是賣淫嫖娼,要去派出所處理。

粟登春猝不及防,被他們捆綁起來。

沒想到,蒲燕燕則很強硬,說自己做過法醫,認識分局的人,你們不能胡來。

見穿幫,4人也將蒲燕燕打倒捆綁。粟登春見情況不對,試圖抵抗,被趙強用匕首頂住下巴。粟再次掙扎,被趙強猛刺一刀,幾乎將下巴刺穿。

剛剛制服了2人後,正巧高坪二中初中生李超和趙波兩人來游泳,同趙強他們打了個照面。

趙強、劉天斌怕李超、趙波去報警,也對他們動手。

趙強自稱是水上派出所的民警,剛抓住2個賊,現在懷疑李超和趙波也是他們同夥。

初中生能有多少見識!

李超和趙波以為他們真的是警察,不敢抵抗,也被制服。

隨後,他們將3個小伙帶入蘆葦深處,毒打一頓后,活活勒死。

勒死了粟登春后,劉天斌發現他的屍體似乎又動了幾下。

兇殘的劉天斌用匕首,對粟登春頭部猛刺數刀!

殺完了男人以後,趙強和劉天斌返回只有1.5公里的出租屋,拿來了菜刀和避孕套。

4人將蒲燕燕拖入蘆葦深處,將她輪姦。

期間,蒲燕燕奮力搏鬥,將劉天龍和趙強身上多處抓傷。4人惱羞成怒之下,拳打腳踩,對蒲燕燕胸部頭部連續重擊,將這個21歲的前女法醫打的昏死過去。

隨後,他們又將陷入昏迷的蒲燕燕勒死。

用布條勒死蒲燕燕時,蒲燕燕突然睜開眼睛,死死盯住動手的趙強。

趙強見蒲燕燕雙目圓睜,一時害怕手軟,鬆開布條。

劉天斌見趙強慫了,一腳將他踢開,接過布條將蒲燕燕勒死。

直到慘死時,蒲燕燕始終睜著眼睛,死死盯住劉天斌。

這次連殺了4個人,劉天斌自知事情不小。為了迷惑警方,他用匕首對準蒲燕燕屍體心臟部位猛刺一刀,又用菜刀將她的陰部砍爛,做出是情殺或者仇殺的假象。

由於蒲燕燕曾經抓傷了他們,劉天斌怕她指甲中的皮屑會暴露自己,兇殘的將十根手指全部砍下。

因蒲燕燕等4人,都是死不瞑目。趙強曾聽老人說過,如果被害者死時眼睛盯著你看,你又看了她,就會被厲鬼纏身,一輩子不得安寧。

趙強心虛,建議將人頭全部砍下,可以擺脫厲鬼纏身。

隨後,4人又輪流上場,將4具屍體的頭顱砍下,拋入嘉陵江中,避孕套和刀甩入水塘。

廖雄是近視眼,砍到半途累了,停下來休息了十來分鐘。

經過趙強的供述,這個團伙的罪行已經很明確,現在關鍵在於如何抓捕。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趙強交代,其他3人都沒有傳呼機或者手機,只有他一個人有傳呼機。

趙強說,他也知道留下贓物傳呼機的危害,但他們的錢都去吸毒了,實在沒錢買新的傳呼機,只能冒險使用。

根據約定,其他人會主動同他聯繫,都必須用公用電話。

於是,警方立即24小時監控這台尋呼機。

下午16點,傳呼機響了,警方技術定位是在高坪區青石路附近的公用電話。

小小的南充,為抓捕提供了便利。

警方的麵包車迅速趕到這個公用電話,將剛剛走出不到1公里的中年男人抓獲,這是廖雄。

30歲的吸毒者廖雄被捕后,證實了趙強的說法。但廖雄認為,自己是被劉家兄弟脅迫才殺人,不是心甘情願。

18點,傳呼機再次響起,這次肯定是劉氏兄弟。果然,電話是劉天斌打的。劉天斌告知趙強,如果還在南充,立即趕到高坪區電力公司宿舍見面。

警方立即派出兩組民警,緊急趕赴電力公司宿舍抓捕。

2輛麵包車開到距離電力公司不遠的川中監獄時,突然發現劉氏兄弟正在路上行走。

專案組民警簡單商討,決定一前一後夾擊。

先是一輛麵包車在劉氏兄弟身後停下,下來3個民警。

同時,另一輛麵包車準備超越劉氏兄弟,在他們前方停下,下來5名民警,讓他們拆翅難逃。

誰知道,劉氏兄弟也非常狡詐。

他們發現身後麵包車上,突然下來3個魁梧的男人後,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

劉家兄弟丟下背包,迅速向電力公司宿舍內逃竄。

兩組民警立即分頭抓捕,在電力公司宿舍樓前,將劉天斌當場抓獲。

但劉天龍已經鑽入宿舍前的大片茅草中,不知去向。

天已經黑了,茅草都是一人高,面積多達數十畝,一時間很難發現劉天龍在哪裡。

根據宿舍工人介紹,茅草附近都有很高的圍牆,劉天龍徒手是翻越不過去的。

於是,警方首先在圍牆附近部署了警力,隨後派出80名民警地毯式搜索。

2小時后,一個民警將蹲在茅草中的劉天龍拖了出來。這個殺人犯已經雙腿發軟,站立不住了。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5月29日,南充警方在市體育館舉行萬人公捕大會,宣布對四名犯罪嫌疑人的逮捕決定。南充城裡萬人空巷,4萬人目擊了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的全過程。

短短1年內,這4人團伙作案11起殺死11人,重傷1人,案件中女受害者都被他們輪姦。

11月20日,4人被押赴刑場,執行槍決。

中國大案紀實——南充劉天斌團伙,姦殺數名學生的特大案件

聰明的讀者應該發現,還有一起4月26日的西山姦殺案,並不在趙強的供述內。

因為,這個案子是另一個團伙所為。

根據被姦殺女生體內精液檢測表明,確實和趙強劉天斌等4人無關。

至於這個團伙究竟是誰,有沒有被抓獲,誰都不知道了。

對於咱們中國老百姓來說,我們所知道的案件,都是已經偵破的案件。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