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前段時間,網路上有流出一張楊振寧出席某活動的照片。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不得不說,雖然楊振寧先生已經97歲了,但時不時的出現在媒體面前,還是保持了良好的精神狀態。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從楊振寧先生的眼睛里。我們也可以看到,他的眼睛里依舊充滿了生氣,活靈活現地,絲毫看不出即將是一個世紀老人了。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而楊振寧先生每次出現的的時候,必定會有一位女士跟著,這位女士不是別人,正是楊振寧先生的太太——翁帆女士。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其實,我們可以發現,自從兩個人在一起之後,只要有兩個人出席的場面,兩個人就一定會手牽著手,畢竟楊振寧先生年事已高,走的久了可能還是會累的。

所以翁帆的出現,不僅僅是因為兩人精神上的契合,還有是因為翁帆能夠照顧到他的起居生活。

當然,這一切都是因為在愛的前提下。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試想,如果不是因為愛,誰又會十幾年如一日的照顧著一個年長自己那麼多的人呢。

01

翁帆與楊振寧先生的初相識還要追溯到1995年。

當時楊振寧和自己的妻子杜致禮一同前往汕頭大學參加物理學家大會,而負責接待兩夫妻的的就是翁帆。

翁帆當時是汕頭大學文學院英文系的一名學生。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雖然在這之後,她和楊振寧夫婦還是會偶爾有書信往來,但是連她自己也不會想到,這個在自己面前德高望重的人,有一天會和自己有情感的鏈接。

但是在這段情感鏈接前,翁帆已經經歷了一段感情。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當時的她,大學本科畢業后就選擇了去深圳發展,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認識了一個香港的普通職員。

年輕人的愛情,來的轟轟烈烈,很快兩個人就在一起了,但是就像夏天傍晚的雷陣雨,噼里啪啦掉了一會兒,然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段感情就像一陣風刮過一樣,很快,兩人離婚宣布分手。

02

不得不說,翁帆是有獨立意識的女性,雖然結了婚又離了婚,但是她感覺到了自身的不足。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於是選擇繼續讀研究生,2002年,她成功考進了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的翻譯系碩士班。

而她在大學上著自己的碩士課程的時候。

另一邊的楊振寧卻在經歷著自己的喪妻之痛。

2003年,楊振寧先生的妻子杜致禮因病去世。

這也讓楊振寧一直處在喪偶的痛苦之中。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有人說,忘記一個人的最好方法就是愛上另一個人。

雖然這句話,好像放在這裡有點不太合適,但沉浸在痛苦之中的楊振寧的確因為和翁帆的交往,變得輕快了許多。

2004年2月,這是他們倆的又一次相逢,楊振寧孤寂的心就如久旱逢甘霖被滋潤了。

就這樣,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接觸著,但是其實兩個人的心裡都已經裝著彼此了,翁帆在外旅遊,他就請他來北京找他。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而翁帆回到家裡,也愈發發現自己對這個男人有著不一樣的情感。

她將自己寫好的英文詩發給楊振寧,楊振寧總是又把詩歌修改了再發回來。

就這樣,兩個人的關係越走越近。

其實,拋去年齡不論,兩個人的愛情和普通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只是因為年齡這一外衣,兩個人的故事註定不簡單。

03

兩人不久之後迎來了自己的第一次旅遊,也是在這次旅遊歸來之後,楊振寧向翁帆表達了自己的心意。

而兩個人也正式在汕頭結婚。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那是2004年,當時這個消息爆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震驚了,82歲的楊振寧為何找了一個28歲的女子,這樣的新聞如果放在今天,可能足以讓微博癱瘓。

網上對於楊老的各種批評、謾罵之聲也不斷傳來。

但是兩個人也沒有著急回應,而是選擇了用時間去回答,如今兩個人的感情已經走過16年。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如今楊振寧也即將100歲了,兩個人並沒有孩子,之前楊振寧接受採訪的時候也表示,兩個人不會要孩子,因為翁帆一個人帶著孩子,那將會是很困難的事。

而且他也表示,他容許翁帆改嫁,因為沒有誰應該成為誰的依附。

而對於財產的分配,他則是決定將自己的大部分財產留給自己和杜致禮的三個子女,而翁帆則可以得到一套房子。

98歲楊振寧:與翁帆結婚16載感情依舊,過世后允許改嫁財產歸子女

可能很多人聽到這裡,會為翁帆感到不值,但是值不值是由人家說了算。

如果兩個人能夠超越年齡在一起,又會在乎這些細枝末節的東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