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是因為不夠努力?富豪真實打臉的經歷,看懂跨越階段有多難


很多人談到要如何改變貧窮的現狀,往往會提到要努力。甚至有人恨鐵不成鋼地控訴「你窮是因為你還不夠努力。」

可是窮真的是因為不夠努力嗎?

十年前,有檔節目專門邀請資產過億,非富即貴的商業大佬或者二代名流,讓他們封存所有的現金和銀行卡,給他們一份底層的工作,真正去體會底層人民的真實生活。

看看這些商業大佬們,是否能憑藉自己的本事,憑藉自己的努力改變底層的生活狀況,創造奇蹟,來證明窮,確實是因為不夠努力。

一次節目邀請了哈佛大學的高材生,一手創辦了700家分店的服裝大王田北辰,他被人稱為田二少,爸爸是一代褲王。

田北辰是一個崇尚拼搏精神的人,骨子裡有著不服輸的精神,最看不起只會抱怨,遇到困難就退縮的弱者。在他眼裡,貧窮的人都是弱者,被市場淘汰的人。

他說:「我始終信奉自由市場,淘汰了很多弱者,但是如果有鬥志,即便是弱者,亦可變成強者。」

在節目中,田北辰要體驗的是清潔工的工作與生活,每小時工資是25元,每天生活費50元。

社區工作人員把田北辰帶到了他接下來幾天要居住的地方。

這是一個只有15平方呎的籠屋,月租1350元,籠屋比田北辰想得要小,但有公共衛生區域,看上去比較乾淨,而這已經是籠屋中的豪華版了。估計也是節目組出於各方面的考慮,沒有把田北辰安排在最差的籠屋中居住。

入住前,田北辰交出了自己的錢包,從工作人員手中拿到了很少的生活費,正式開始了清潔工的生活。

剛進入高檔籠屋的田北辰顯得有點新奇,甚至還有點興奮的感覺,到處爬了看看。和籠屋的一位老人聊天,問問老人的收入來源情況。

老人說自己沒有收入,就靠社會補助過日子,一個月3700元,減去1300元的住宿費,還剩2400元,基本上只夠吃飯,沒辦法,只能過一天算一天了。

田北辰一圈走下來,感覺到完全不同的人生狀態,正如他所說的:「在這裡的生活,就像文件被鎖在櫃子裡,一天天無奈地等待日子就這樣過去,看不到希望,沒任何盼頭。」

田北辰第一次感覺到籠屋不是一個很有人性的居住地,可是依然有很多人每天都居住在這樣的環境中,這就是生活的真相。

根據清潔工的工作安排,田北辰第二天早上6點15分必須趕到自己工作地點灣仔碼頭上班。

平時去哪都有司機接送的田北辰,壓根不知要如何乘坐公共運輸才能準點到達上班地點。

為了不遲到,他只能提前到處打聽公共運輸出行時間,坐地鐵有點來不及,坐通宵巴士的話,一張票要13元,對於一天只有50元生活費的田北辰來說,13元的交通費用實在是太貴了。

從來沒把交通費當一回事的田北辰,不由地發出了感慨,交通費扼殺了窮人的生存空間。

第二天6點15分,田北辰穿上工作服,開啟了新一天的工作。

對於初次做環衛工作的田北辰來說,這個工作完全沒有想像中那樣輕鬆。

按計劃要在8:30前清理十多個垃圾桶,可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田北辰才清理了2個,按這個進度來說,他根本無法完成清掃的第一輪工作任務。

清理完垃圾桶之後,他還要一個人推著滿滿一大桶水上長斜坡,水桶非常沉重,如果沒推穩,失去重心,倒滑下來,後果不堪設想。

認真學習清掃的田北辰不一會就腰酸背痛了,因為他完全不熟悉要如何正確運用掃帚掃地,沒有巧勁,掃起來非常地累。

除了用掃帚掃地,他還得蹲下來把一些縫隙中的垃圾用手摳出來,保證地面整潔。

工作過程中,看到路邊的雪糕攤,田北辰非常想吃上一根雪糕,可是他不敢。一方面是因為吃根雪糕可能會讓他的生活費超支,另一方面,他怕吃了這根雪糕,享受了片刻的放鬆,會喪失繼續奮鬥的意志。

掃地撿垃圾,看到路邊的雪糕他不敢吃,怕失去繼續奮鬥的意志。

8:45分,清掃工作告一段落,田北辰鬆了口氣。他問同事是不是該吃午飯了,同事愣了下,現在才8:45分,吃啥午飯啊,只能是休息一會,喝口水就得繼續工作。

田北辰才反應過來他只剛剛工作了2個小時,他感覺自己已經工作了4個多小時。清潔工的強度,讓田北辰失去了對時間的判斷。

好不容易時間到了11:45分,田北辰終於可以休息吃午飯了。可是因為手裡的錢非常有限,他只能吃十五元以內的東西,到便利店裡左挑右揀,發現能吃的東西一個比一個貴,最後只能選擇其中一個最便宜的盒飯,坐在樓梯上吃了起來。

田北辰第一次發現在便利店裡買不到他想要的東西。

冷靜下來算下帳,他發現扣除交通費、吃飯的費用,時薪要27、28元才勉強夠用。清潔工付出的勞動和得到的回報完成不成正比。

工作了九小時之後,辛苦一天的田北辰終於可以休息了。

可是與他一起工作的同事,為了賺更多的收入,下班後要繼續換班,做夜班清潔工作,相當於一天做兩份工作。

因為一份工作收入僅5000,遠遠不夠生活各項開銷。晚上再做一份工作能增加2、3千塊錢,可以極大緩解經濟壓力,代價就是每天只睡5、6個鐘頭。

親身體會這份工作,感受著身邊同事的辛苦,田北辰開始覺得底層人民這樣的生活不合理。

沒有學歷、沒有什麼特殊勞動技能的人生活得更加辛苦,只能住條件最差的房子,做2到3份工作,勉強維持著生計。

回到屋裡的田北辰洗了個澡,7點都不到,累得直接倒下就睡著了,更別提什麼利用空閒時間去學習提升自己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可能是工作過勞的原因,田北辰覺得自己有點頭疼。

他出了房屋到逛逛,他覺得1300租籠屋有點貴,想讓中介帶他看看附近更便宜的房子。

這次他看到每個月500-600元就能租到的房屋,沒有電熱水,只能自己燒水,甚至有些人在衛生間上方搭了個鐵板,就住在上面,公共衛生區域髒亂。

這樣的居住環境再次刷新了田北辰的認知,有些人為了生存得忍受什麼樣的環境呀。

最後一天,田北辰被安排到了人最多、垃圾最多,最繁華的地段。這樣的地方,讓他覺得垃圾多得誇張,體力有點跟不上了。

他只是體驗工作幾天,無法想像連續做這個工作幾個月、幾年,他根本做不到。

平時的田北辰出門走在路上,特別擔心自己被別人認出來。現在的田北辰穿上清潔工的衣服走在路上,別人見到他遠遠就避開了,他也第一次覺得自己原來會被人如此討厭,大家是這樣看待清潔工的。

到了中午,他又開始找十多元的午飯,結果大部分都超過20元,最便宜的都是22元。他以前基本不吃快餐,因為看不起。現在他也不吃,是因為負擔不起。

田北辰也深刻感受到,對於一些人來說辛苦工作一天想吃頓好的,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體驗結束了,田北辰感觸頗深,以前的他從沒想過清潔工人如何工作生活,也沒想他的這些臨時同事們能把最簡單的工作做得很專業。

這份看似簡單的工作,他做得這麼辛苦,有些人能容易做到,但月薪只有5000多。在這樣的生活狀態下,底層人生活非常困難,想跨越階層也難,只能靠一些政策的傾斜。

田北辰通過這次體驗,覺得自己社會地位越高,責任也越大,他更想為改善人民生活做出努力。

也能看出,哪怕田北辰是很多人眼中的天之驕子,無比聰明的經商大佬,做好這份看似簡單的清潔工作,對他來說都很難,更別說能從中脫穎而出,實現階層跨越。

但是不是我們就因此而絕望,就指望著別人來救助脫貧嗎?

也不盡然,田北辰在體驗中也說過一句話「社會正在狠狠懲罰沒有知識的人。」

我們不可否認從事清潔工種的大多數人是文化水平不高,沒專業技能的人,從這點也能看出,想擺脫貧困,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真正最快捷最方便的途徑還是只有讀書,增長知識。

這種知識可以是學歷知識,也可以是專業技能,甚至是一種對行業、社會經濟發展的敏銳度,一旦成為某個領域的精英,先不說階層是否能跨越,但至少能提高自己與家人的生活質量。

雖然很難,但除此之外,還有其它更好的辦法了嗎?

努力不一定能實現階層跨越,但不努力就只能永遠停留在原地。

有時候階層跨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實現的,正如愚公移山,一代人努力往前走一點,讓下一代站在比父輩高的位置,再往前努力,如此循環,總是有希望的。

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也正是這樣做的,從村到鄉,鄉到縣,縣到市,市到大城市,都在為自己及後代努力著,生生不息。

這也是屬於我們大多數人的希望。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