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總理大意出事故,險些暴露潛伏黨員,美國人:差點成了「蔣幹」


前言

我敬重父親,不是因為他有過怎樣的傳奇經歷,怎樣的地位,而是因為他是一個有著真正信仰的人,是把信仰保持到生命重點的共產黨人。」熊向暉的女兒熊蕾說到自己父親在革命時期的潛伏經歷這樣評價。

圖丨熊向暉舊照

熊向暉17歲中學畢業之後考入清華大學讀書,在「一二· 九」運動一周年之際,熊向暉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也造就了他日後成為傳奇情報英雄。毛主席後來評說熊向暉在胡宗南身邊所起的作用時說道:

「當年胡宗南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這是我黨情報工作最成功的的事例。熊向暉一個人能頂幾個師。」

週總理大意出事故

1946年6月,滿面倦容的周總理在南京的辦公室中來回踱步,從不吸菸的他居然也點起了一支香菸,伴隨著陣陣煙霧,週總理陷入了沉思,直到香菸燒到了手指才讓他猛然驚醒。週總理不再猶豫,當即命人將胡宗南的機要秘書熊向暉請來相見。

圖丨1946年周總理在南京

熊向暉在擔任胡宗南機要秘書前,其實已經秘密加入了共產黨,原本在抗日戰爭時期,他是周總理安插在胡宗南身邊的一枚冷閒棋子,由於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熊向暉並沒有發揮出太大的作用。

由於熊向暉談吐不俗,表現出色,很快便引起了胡宗南的重視,1938年2月胡宗南約熊向暉單獨談話,表示要重點培養他,並推薦他進入西安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七分校,成為「黃埔系」的成員之一。同時胡宗南將熊向暉的父母接到先居住,給予生活費,並多次親自探望。

熊向暉軍校學習結束之後,胡宗南指定他在畢業典禮上作為學生代表致辭,並選定他擔任自己的機要秘書,除了處理公文和日常事務之外,熊向暉還要為胡宗南起草講話稿。熊向暉擅長撰寫短小精幹的講話稿,文中多用豪言壯語,十分符合胡宗南的口味,因此深得胡宗南的青睞。

圖丨熊向暉在陸軍學校照

抗戰結束之後,胡宗南跟隨蔣介石站在了共產黨的對立面,熊向暉的作用便發揮出來,成為情報工作中的一名重要人物。解放戰爭時期,正是由於熊向暉及時向中央傳遞大量重要情報,才使得毛主席對待國民黨上做到了「知己知彼」,才能夠在陝戰場上一次次將胡宗南的部隊打得暈頭轉向。

這一次受到週總理的緊急召見,恰好身在南京的熊向暉立刻秘密趕到週總理的住所,剛一進門週總理就拉著他在沙發上坐定,嚴肅地對他說:

「我不小心出了事故。」

原來在6月7日的時候,週總理乘坐馬歇爾的專機返回延安,途中由於不敵睏意,週總理不知不覺便睡著了。等到下飛機的之後,週總理才發現自己裝在襯衣口袋中的小本子不見了,而在本子上恰好記錄著熊向暉在南京的住址。

兩天之後馬歇爾派人給週總理回來一個包裝嚴實的小盒子,說是一份機密文件,週總理打開一看,發現正是自己不慎遺失的小本子。熟悉情報工作的周總理知道,雖然本子送回來了,但馬歇爾很可能已經將本子裡的內容拍了照,這樣熊向暉就有暴露的危險。

聽完週總理的講述,熊向暉心裡一陣緊張,他定了定神,堅定地對週總理說,萬一出了什麼事情自己也不怕,為了黨的事業,自己早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週總理緊握著熊向暉的手說:

「我們想辦法挽回這個損失,你先去上海避一避風頭,找個可靠的人留意家中的動靜,半個月後如果一切正常,你便回南京繼續辦理留美手續。」

圖丨熊向暉與夫人訂婚照

在上海躲了半個月之後,熊向暉接到未婚妻用暗語發來的信件,得知一切正常之後,熊向暉鬆了一口氣,迅速返回南京,將留美手續辦妥,隨後去西安看望了胡宗南。胡宗南對他的態度沒有絲毫的變化,還為他舉行宴會餞行,希望他早日取得學位歸來。

毛主席因何「料敵如神」

在動身前往美國前,熊向暉和未婚妻舉行了盛大的婚禮,還請來了蔣經國為他們徵婚。就在等待日子一到前往美國的時候,國民黨保密局找到了熊向暉,說毛人鳳讓他速去南京面見胡宗南。熊向暉本以為是小本子的事情暴露,沒想到是胡宗南讓他推遲三個月到美國。

胡宗南將兩份秘密文件交到熊向暉的手上,一份是蔣介石批准的進攻延安的方案,一份是陝北解放軍的兵力配置情況。胡宗南要求他根據這兩份文件畫一份軍事草圖,並起草一份施政綱領。熊向暉仔細閱讀方案之後大吃一驚,蔣介石調集了17個旅共計15萬兵力,以及94架飛機,打算一舉將陝甘寧邊區吞掉。

圖丨胡宗南與蔣介石

第二天熊向暉跟隨胡宗南從南京飛往西安,當晚熊向暉化妝找到秘密聯絡人,將這一份重要情報交了出去,委託聯絡人報告給延安。這一份方案當時很多胡宗南手下的高級將領都不知道,胡宗南本想等部隊集結完畢之後再下達作戰命令,故意壓了幾天,沒想到毛主席在延安早已經拿到了熊向暉的報告。

在距離進攻延安的前三天,蔣介石要求胡宗南暫緩三日進攻,等待美軍駐延安的軍事觀察組的撤離,這一份情報同樣很快被送到了毛主席的手上。按照毛主席和周總理的指示,黨中央如期撤離延安,給胡宗南留下了一座空城。週總理在收到熊向暉的情報後稱讚道:

「關鍵時刻熊向暉又一次保衛了黨中央。」

胡宗南軍進入延安之後得意忘形,開始大肆吹噓「國軍收復延安的勝利」,3月24日,胡宗南在熊向暉和警衛的陪同下進駐延安,不但找來中央記者團大肆宣傳,同時還舉行閱兵式,召開慶功會,以彰顯自己的「勝利」。

圖丨胡宗南陪同蔣介石參觀延安

令熊向暉沒想到的是,在自己進駐延安的第二天開始,自己的整編31旅被解放軍消滅,旅長被俘;4月4日整編135旅在羊馬河被消滅,代旅長被俘;一個月之後整編167旅再次被解放軍殲滅,旅長被俘。

一個多月的時間胡宗南軍三次慘敗,胡宗南決定堅守延安,不再分兵出擊,這個重要情報再一次被熊向暉秘密送了出去,轉交給黨中央。針對熊向暉送出的情報,黨中央在5月14日召開慶祝大會,週總理在會上公開露面並宣布黨中央在撤出延安之後一直與邊區軍民共同奮鬥。

熊向暉將這一消息轉告給胡宗南,胡宗南立刻沒有了往日的神氣,他始終不明白為何毛主席能夠神機妙算,處處快自己一步。 5月20日,胡宗南對熊向暉說,自己這邊已經沒什麼事了,讓他還是去美國,第二天一早就走。

早在抗戰勝利之後,胡宗南就決定推薦熊向暉前往美國留學深造,同行的還有自己的十幾名心腹大將。由於期間各種事情耽擱,熊向暉直到胡宗南攻打延安都未能成行。攻占延安之後自己三戰三敗,胡宗南決定還是讓熊向暉繼續去美國深造。

熊向暉臨行前同胡宗南告別,但胡宗南只是簡單地同他握了一下手,沒有多說什麼。毛主席和周總理的「料敵如神」讓胡宗南的心情非常不好,而這一次分別則是兩人在一起十年來的最後一次分別。

熊向暉返回西安之後做了短暫的停留,隨後同家人告別遠走美國,抵達美國之後熊向暉用一年半的時間取得了碩士學位。在解放軍攻占南京之後,熊向暉激動萬分,當即動身回國,經香港順利返回大陸,受到週總理的親切接見。

圖丨熊向暉全家福

早在熊向暉前往美國之後的兩個月,國民黨就破獲了西北中共地下黨組織,熊向暉的身份因此被揭開。胡宗南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後悔萬分,沒想到潛伏在自己身邊最信任的人居然是共產黨,胡宗南礙於面子,決定親自處理涉及他部下的幾個人,對於熊向暉已經身在美國,胡宗南無可奈何,也不敢向蔣介石提起此事。

熊向暉身份大揭秘

熊向暉返回祖國之後便回歸了隊伍,還參加了10月1日的開國大典,11月5日熊向暉收到週總理髮來的請柬,邀請他到中南海勤政殿參加宴請國民黨元老的宴會。由於對路不熟悉,熊向暉遲到了幾分鐘,當國民黨當局原和談代表張治中見到熊向暉的時候頓時愣住了,倒吸一口涼氣「啊」了一聲。週總理笑著問張治中:

「怎麼,你們不認識?」

張治中忙說認識,想不到熊老弟也起義了。週總理感慨地說:

「他不是起義,是歸隊。」

圖丨週總理與張治中等人合影

緊接著週總理向大家揭開了熊向暉的身份之謎,客人們聽完週總理的解釋大為驚訝,原國民黨國防部次長劉裴感慨地說:

「真想不到,難怪胡宗南打敗仗。」

張治中說自己早知道蔣介石在軍事、政治上遠不是共產黨的對手,直到今天才知道,情報上蔣介石也不是共產黨的對手。週總理自豪地說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就已經放到毛主席的辦公桌上了。隨後週總理希望張治中轉告蔣介石,勸他改弦易轍,否則只能自取滅亡。

張治中參加完宴會之後立即給蔣介石寫了信,在信中張治中語氣頗為激憤,大意是說自己原本只知道國民黨在軍事和政治上不是共產黨的對手,沒想到在情報上也遠遠不是共產黨的對手:

「你的特務裡有熊向暉這樣的人才嗎?都用了些什麼人啊!胡宗南怎麼能不打敗仗?國民黨的天下怎麼能不丟?」

圖丨週總理與熊向暉合影

張治中的信件在發出數天之後才送到了蔣介石的手中,當時我軍正在攻占貴陽,開始切斷四川國民黨軍隊主力逃往雲南的退路。而蔣介石還在慶祝「金門大捷」,直到11月中旬才回到重慶全面應對西南局勢。

當時蔣介石已經開始懷疑胡宗南,甚至將自己失敗的責任歸咎於胡宗南,對於胡宗南「進軍緬甸」的計劃也疑慮重重。蔣介石下定決心,為了防止胡宗南陽奉陰違,四次拒絕胡宗南放棄四川的想法,直到我軍徹底切斷了胡宗南的退路,蔣介石才猛然醒悟,同意了胡宗南放棄四川的請求,命令其率軍退守西昌。

但為時已晚,胡宗南生平第一次違抗了蔣介石的命令,丟下了部隊逃到海南,一時間部隊四散而逃,僅僅用了幾天的時間,胡宗南的40萬大軍就被徹底瓦解,西南地區的局勢也達到了我軍的預期目標。

熊向暉未被出賣之謎

讓我們再次回到文章的最初,週總理意外弄丟了隨身攜帶的本子,為何熊向暉沒有因此而暴露呢?其實週總理對馬歇爾估計的沒錯,馬歇爾在得到週總理遺失的小本子之後,立刻拍了照,同時還派遣特工去追查熊向暉的底細。

偵查結果令馬歇爾大吃一驚,這個胡宗南身邊的大紅人的資料,為何會出現在周總理的本子上呢?這件事背後一定隱藏有非常大的秘密。馬歇爾從內心中非常欣賞週總理,但迫於自己的身份,又不得不和國民黨保持一致,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之後,馬歇爾決定還是將這一情報送給蔣介石。

圖丨1946年周總理簽訂停戰協定

隨後馬歇爾前去拜見蔣介石,並詢問蔣介石對國共和談有什麼新思路,蔣介石說準備安排毛澤東擔任省長或者某個部的部長,但毛澤東並不接受這一建議,所以政府準備先禮後兵了。蔣介石還對馬歇爾說,一旦談判破裂,國民黨軍隊完全有把握在半年之內消滅所有的共軍。

對於蔣介石的一番「豪言壯語」馬歇爾並沒有異議,因為他也認為在美國人的幫助下,國民黨軍隊有足夠的優勢擊敗共產黨。馬歇爾隨即對蔣介石說想為他提供一份情報,本以為蔣介石會欣喜若狂地向他討要情報,沒想到蔣介石面無表情地回應說:

「國民黨非常需要美方的經濟和軍事援助,但基本不需要情報方面的幫助,因為國民黨有世界一流的情報系統。當年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時候,如果美方能夠重視戴笠的情報,也不至於被日軍得逞。」

圖丨國共停戰協定三方合影

蔣介石的一番話令馬歇爾很不是滋味,在馬歇爾看來,自己這一份重量級的情報應該平等地交給蔣介石,而不能像巴結人一樣送出去。想到這些,馬歇爾沒有再多說什麼,帶著情報離開了蔣介石的辦公室。

馬歇爾拜訪蔣介石的消息很快傳到了周總理的耳朵裡,根據國民黨的動向分析,週總理猜測馬歇爾還沒有將情報呈遞給蔣介石。週總理靈機一動,派人約好友傅涇波喝咖啡,「順便」送給他幾張戲票,作為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的私人秘書,傅涇波將戲票借花獻佛送給了上司。

三天之後,司徒雷登邀請馬歇爾一同前往南京中央大戲院觀看京劇《群英會》,看到劇中《蔣幹盜書》一幕時,馬歇爾驚出了一身冷汗。對於「蔣幹盜書」的故事,馬歇爾早已經有所了解,聯想到自己前些日子意外獲得的周總理的小本子,馬歇爾猜測自己也是「蔣幹」:

周恩來平常行事謹慎,怎麼可能將機密本遺失在美國人的飛機上?即使周恩來是意外遺失,為何他當天不派人來取,而是由自己派人送去?而且在小本子送去之後,周恩來為何不及時將本子鎖到保險箱中,反而隨手扔在了桌上?

圖丨馬歇爾與蔣介石夫婦

一系列的猜測讓馬歇爾開始懷疑自己最初的判斷,他十分慶幸自己當初沒有冒失地將本子交給蔣介石,否則自己真的就成了現代的「蔣幹」,這件事傳出去之後豈不是貽笑大方?馬歇爾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之後,便將週總理小本子的影印件作了銷毀,這便是馬歇爾沒有出賣熊向暉的原因。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