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年江華主動找毛主席談話,並提出三個條件,主席:最後一條很好


前言

「以後經濟上有困難,儘管說。」

毛主席看著眼前的江華,鄭重地囑咐他。雖然毛主席一生中資助過很多人,但要拿錢資助黨內的高級幹部,江華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圖丨江華舊照

江華20歲開始就上井岡山跟著毛主席鬧革命,在毛主席的愛護下,一步步成長為新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在幾十年的革命生涯中,江華和毛主席也結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出院後就到前委來工作吧」

1928年初,江華受組織的委派,前往茶陵縣擔任縣委書記。雖然離開安源江華內心非常不捨,但想到自己即將去往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工作,見到自己仰慕已久的毛主席,江華的內心又感到由衷的高興。

在交通員的帶領下,江華翻過層巒疊嶂的羅霄山脈,整整在大山中攀爬了一整天的時間,終於在傍晚時候抵達了茅坪。當時毛主席剛剛被選為湘贛邊區特委書記,知道江華從安源過來,特地找他來談話,詢問安源當地的革命情況。

圖丨年輕時候的江華與妻子

江華本以為像毛主席這樣的重要領導,可能會架子大難以接近,沒想到見面之後,毛主席的平易近人讓江華的拘謹心態立刻消失。聽完江華的匯報之後,毛主席給江華分析了全國的革命形勢,告誡江華要總結經驗教訓。

聽過毛主席的分析之後,江華對於毛主席更加的佩服,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能將形勢分析的如此具體,將革命道理講的如此透徹。談話結束之後,毛主席希望江華先到部隊看看,之後再到茶陵縣委去報到。

同年7月,由於紅軍的隊伍日益壯大,蔣介石下令對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進行「聯合會剿」。按照原定計劃,毛主席和朱德、陳毅各率隊伍兵分兩路,能夠順利粉碎敵人的陰謀,同時還能擴大根據地。由於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經機械地執行命令,導致二十九團大部分的梭鏢人員思鄉心切,叫嚷著要「殺回湘南」。

圖丨井岡山時期的毛主席、週總理與朱德

毛主席聽說這個消息之後,立刻通知江華到自己的辦公室,將寫好的規勸信交給江華,囑咐他將信件當面交給朱德和陳毅,讓他們按照原計劃攻打茶陵:

「你是茶陵縣委書記,送信規勸名正言順。事關緊急,越快越好。」

江華深知責任重大,帶著毛主席的信件和遊擊大隊,當即出發前去找朱德和陳毅。兩地相隔130多里,多為山路。江華一行人為了防止二十八團、二十九團貿然移兵,顧不上炎熱匆匆趕路。等到傍晚時候他們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往常他們一定會先進城休息一晚再繼續前行,為了不延誤戰機,江華同遊擊大隊啃了幾口乾糧繼續前行。

為了趕時間,江華決定抄近路,雖然他們身處紅色區域,但為了躲避敵對分子,他們不敢打火把,抹黑前進一刻沒有停留,終於在一座大廟中找到了朱德和陳毅,看過毛主席寫下的親筆信,朱德和陳毅按照毛主席的意見返回攻打茶陵,江華不顧疲憊,也帶著遊擊大隊隨軍向茶陵進發。

圖丨老年杜經修(左一)

在部隊行至沔渡時,思鄉心切的二十九團再也不願前行,紛紛撂了槍。為了顧全大局,朱德和陳毅率領二十八團被迫南下,江華見此情形告訴陳毅,如果南下需要報告毛委員。隨後帶著遊擊大隊過河回到寧岡礱市。

杜修經將隊伍帶到湘南之後,遭遇蔣介石隊伍的嚴厲打擊,二十九團全部潰散,另一方面的毛主席孤掌難鳴,無奈撤出井岡山腹地,根據地再次淪為敵佔區,這便是歷史上令人慘痛的「八月失敗」。

茶陵淪為敵佔區之後,江華因身患瘧疾被迫離開遊擊大隊,躲在永新老鄉家中養病。朱德從湘南迴來之後,在開會時未見到江華,便詢問江華的下落。得知江華生病住在群眾家時,朱德趕忙派人用擔架將江華接出來,送到井岡山紅軍醫院接受治療。

紅光醫院是毛主席親手創辦的紅軍醫院,是大家捐款共同籌建的。江華在紅光醫院住了一個多月的時候,突然有一天醫生告訴他有人來看他,只見病房門打開,居然是毛主席專程前來看望自己,江華驚喜地叫了一聲「毛委員」。

圖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全盛時期形勢示意圖

毛主席見江華的病好多了,囑咐他好好養病。江華雖然成功將信送到,但紅二十八團、二十九團畢竟沒有聽取毛主席的意見,貿然南下造成了重大損失。江華慚愧地對毛主席說,自己沒有將任務完成好。毛主席安慰他說:

「你的任務完成得很好,出院後你不用會茶陵縣委了,就到前委工作吧。」

就這樣江華在醫生的精心照顧下,很快康復出院,去到毛主席的身邊工作,擔任毛主席的秘書。

「那你就叫江華吧」

1938年8月,江華接到去前線工作的調令,離開延安前往山東進行敵後工作。在離開前,江華前往棗園,向毛主席告別。當來到毛主席所在的窯洞時,江華看到毛主席正在燈下揮筆疾書,便輕輕地叫了一聲「主席」。

毛主席停下筆抬起頭,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江華,問他組織上安排好他去前線的事情沒有,江華回答說安排好了,今天來就是來道別的。 毛主席遞給他一支煙,自己也點起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說:

「一定要上前線嗎?留在延安工作不行麼?」

江華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笑著對毛主席說,機關工作要會寫會說,這兩項都不是自己的強項,自己還是去前線工作比較好。毛主席雖然不捨得江華離開自己身邊,但戰火硝煙更能夠磨練一個人的意志,再加上江華去意已決,便不再多做挽留,只是對他的生活上做了些叮囑。

「主席。」江華盯著牆上的望遠鏡,想要說些什麼又不好意思說出口。毛主席見他說話吞吞吐吐,便問他還有什麼要求。江華猶豫了一下說:

「我想藉您的望遠鏡帶到山東去。」

圖丨江華(後排右三)與毛主席等人在井岡山合影

「望遠鏡?」毛主席哈哈大笑起來:「你還打我望遠鏡的主意?現在還不能給你,我還要準備在陝北打遊擊用喲!

我去敵後工作,用現在的名字不方便,請主席幫我改個名字吧。」江華本名叫虞上聰,後來參加工作之後,便改名叫黃春圃。毛主席想了想之後問他:

「你的老家是哪裡的?」

「湖南江華縣。」

「那你就叫江華吧!用縣名作人名,永遠不忘家鄉,不忘家鄉人民。」

「還是主席想得好!」江華笑著贊同了毛主席的想法。

圖丨江華(左一)在東北戰場

從此之後,江華就一直使用「江華」這個名字,後來還引起了一段小插曲。 1940年劉少奇在延安主持會議,江華的名字報上去之後,很多人都非常疑惑,不知這個「江華」是什麼人,毛主席故作神秘地對大家說:

「其實我們大家都熟悉他。」

大家急不可待地詢問毛主席這個「江華」的真實身份,毛主席向大家揭開了謎底,將江華名字的由來講述了一次。大家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就是延安城防司令部政委的黃春圃。

「江華,你好大的架子喲!」

1949年8月,江華開始擔任杭州市委書記兼市長等重要職務,全身心地投入到新中國的建設之中。全國解放之後,毛主席每年都要到杭州去,然而江華作為杭州市的最高領導,卻由於一些特殊的原因,不能見毛主席,甚至其他的國家領導人抵達杭州,都不能通知江華。

有一次江華突然接到羅瑞卿打來的電話,問他毛主席都來了杭州好幾天,為什麼都不見他的人影兒。江華疑惑地說自己不知道毛主席到了杭州,沒有人通知他。羅瑞卿催促江華說:

「先別管那些了,趕快來劉莊,主席特地讓我叫你來打麻將。」

江華沒想到毛主席還記得他這位湖南同鄉,趕忙前往劉莊與毛主席見面。當見到多年未見的江華時,毛主席起身幽默地對江華說:

「白居易是『山寺月中尋桂子』,我則是『杭州城裡覓江華』。江華,你好大的架子喲!」

當時江華還不知道對他封鎖消息的原因,自己也感到非常的委屈,對毛主席說:「您是豬……」江華本想說豬八戒倒打一耙,突然感覺有些不妥,趕忙改口說:

「您是主觀主義,冤枉好人。」

圖丨59年江華參加毛主席生日宴

對於麻將這種娛樂,毛主席非常擅長,當初在延安的時候,江華就領教過毛主席的牌技。那一天江華坐在毛主席的上家,他偷偷看了一下毛主席的牌,發現再有一張「紅中」就是混一色的「一條龍」,他手中恰好有一張沒有用的「紅中」,就堅持拿在手裡不出。直到羅瑞卿胡牌之後,毛主席才發覺江華的「鬼把戲」,笑著對江華說:

「好你個江華,活活扼殺了我一條大龍!」

江華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後來江華不能見毛主席的原因弄清楚之後,並不是毛主席故意要求封鎖消息,江華心中的疑慮也隨之消散。 1958年年初中央在南寧召開工作會議,中央領導人和部分省委書記參加了此次會議,江華也在其中。

在參加會議期間,江華一大早便來到毛主席的辦公室,毛主席感到非常突然,問江華一大早來有什麼事,江華站在門口說自己要匯報點工作。毛主席一聽有工作要匯報,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招呼江華進來坐下說。

圖丨江華陪同毛主席會見胡志明

江華直截了當地向毛主席匯報說,浙江省委考慮到主席每年都要到杭州去,為了不影響毛主席的工作和休息,同時也為了保證安全,浙江省委決定從幾個方面約束一下:

第一、為了保密,西湖邊上的劉莊準備夜間也開路燈,改變毛主席在時開路燈、走後一片漆黑的反差;

第二、毛主席叫省委領導誰去,誰才去,如果不叫,誰也不能去。匯報工作的時間不宜過長,避免打擾到毛主席;

第三、凡是中央領導和其他省市領導人到杭州,一律按照毛主席的吩咐,不迎不送,既為了工作方便,也為了保密。

江華將浙江省委列出的三條意見匯報給主席後,詢問毛主席的意見,毛主席當即表示贊同:

「很好嘛,特別是最後一條,好!迎來送往的,討厭!」

圖丨江華陪同周總理宴請金日成

從此之後,浙江省委認真履行這幾條規定,毛主席的工作和安全得到了更好的保障。但一向對毛主席敬重的江華又怎能錯過和毛主席每一次的見面機會。有一次江華得知毛主席的專列即將抵達杭州,他非常希望見毛主席一面,但又礙於先前定下的規矩,自己不能帶頭破壞,便想出了一個好辦法……

這一天江華早早換好運動衣,跑步前往火車站,他早已經將時間算好,恰好到達火車站的時候就能見到毛主席。毛主席見到滿頭大汗的江華,問他怎麼又來接站?江華抹了一把頭上的汗珠,指了指身上的運動服說:

「主席,不是接站,您瞧,我這是早上鍛鍊,恰好跑步經過這裡呀!」

毛主席聽完哈哈大笑,對於江華的「花招」毛主席早已經看了出來,這個敢向自己借望遠鏡,扣著牌不讓自己贏的部下,還有什麼是不敢做呢?毛主席理解這位老部下對自己的一片真情,假裝沒有看出來,就當是恰好碰到的。

當天下午毛主席即將從杭州離去,江華同毛主席告別時非常地不捨,羅瑞卿看出了江華想送毛主席到車站的心思,便對江華說自己代表他送毛主席,毛主席也表示贊成。江華沒有辦法,只能夠站在車窗外同毛主席揮手告別。

「太客氣,可不像你江華喲!」

1958年春節前夕,江華陪同毛主席在杭州視察工作,一路上兩人親切交談,氣氛十分融洽。毛主席看著車窗外的杭州城,突然向江華發問:

「快過年了,給家裡寄錢了沒有?」

江華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毛主席居然如此關心自己的生活,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對於江華湖南老家的艱難處境,毛主席十分了解。當年江華上學的時候,曾經因為沒有錢入學而沒有按時報到,直到他的大哥給他借到錢之後才送他入學。

圖丨鄧小平、彭真、江華(右二)在杭州

當時江華並不知道這筆學費是從哪裡來的,直到寒假回到家的時候江華才得知,二哥在他上學之後,因為沒有錢治病而去世,二嫂為了讓江華順利上學,不得已改嫁到廣西,自己上學的錢就是二嫂改嫁而來的彩禮。

毛主席見江華不吱聲,繼續追問江華是不是沒有錢,自己手裡恰好有些稿費,先拿去給家裡人寄去。當時江華沒有給家裡寄錢,但聽到毛主席要拿稿費資助自己,趕忙推辭說已經寄過了。毛主席不再勉強,對江華囑咐說:

「好吧,以後經濟上有什麼困難,儘管說,我還有些稿費收入。太客氣,可不像你江華喲!」

圖丨建國後江華夫婦合影

雖然江華向來和毛主席直來直去,但毛主席的稿費畢竟是他自己的勞動所得,自己又怎能要主席的資助。毛主席的一生曾經資助過不少人,但拿錢資助黨內的高級幹部還是第一次,同時也是毛主席一生中唯一的一次。

每每回想起這一段經歷,江華都感慨萬千,毛主席對同志們的關懷不僅僅體現在工作上,還表現在生活之中。在建國之後,我們國家經歷了一段特殊的時期,從1966年開始,江華這位深受毛主席照顧的同志,整整八年沒有見到過主席,直到1974年才重新受到毛主席的召見。

當時江華正在等待重新安排工作,接到毛主席召見的電話之後,趕忙前往毛主席的住地。當時毛主席正坐在書房中,江華走上前緊緊握著毛主席的手,說了一句「主席好」,便再也說不下去。毛主席看著幾年未見面的江華,示意他坐到自己的對面。

圖丨江華辦公照

毛主席關切地詢問江華已經快70歲了吧,江華回答說自己今年68了。遙想起當年和江華初次見面的時候,江華還是一個20歲出頭的毛頭小伙子,一轉眼也年入古稀了。毛主席感慨地說:

「昔年種柳, 依依漢南; 今朝搖落, 淒槍江潭。樹猶如此, 人何以堪! 」

主席低沉的聲音令房間裡的氣氛頓時十分凝重,江華聽完更是動情。正當江華想請求毛主席給自己安排工作的時候,毛主席開了口:

「你到法院工作吧!」

「我沒學過法律,也沒在法院工作過,怕擔當不起這個重任啊。」江華一聽主席安排自己到法院工作,趕忙推辭說。

圖丨江華在法庭審判台上

你掌握政策就行了。工作的事就這樣吧!」毛主席見江華還在猶豫,吃力地揮了揮手,不再讓江華說下去。

就這樣經過毛主席的推薦,江華成為我們國家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同時也是繼董必武之後的第五任院長。 1978年經過選舉,江華再次成功連任。在毛主席的愛護下,江華從一個農民家庭一步步成長起來,為新中國的建設貢獻出了巨大的貢獻。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