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年朝鮮停戰談判60分鐘無人說話,李克農三個字安撫人心:坐下去


圖丨李克農舊照

前言

1950年6月,朝鮮半島爆發軍事衝突,毛主席經過反覆衡量,決定派遣志願軍跨過鴨綠江抗美援朝,僅僅半年的時間,朝鮮戰場的局勢就被扭轉,美國人的「聯合國軍」和李承晚的部隊被打回了三八線。

美國人見此情況向中國提出和平談判,這場歷時史兩年零十九天的談判堪稱外交史上的奇觀:談判桌上舉步維艱,談判桌外炮火連天。期間兩次轉移會場,五次被中斷,召開了58次雙方代表團大會,733次小型會談。彭老總曾經對這一次談判評價說:

「朝鮮停戰談判時一場異常尖銳的複雜而長期的軍事與外交交織著的鬥爭。」

「我點你的將,要你去坐鎮」

大家都有所了解,抗美援朝的決策者是毛主席,戰場上的指揮者是彭德懷,但很多人不了解的是,抗美援朝一線的指揮者卻是李克農。新中國成立之後,李克農的身體情況有所下降,1950年哮喘病復發之後,李克農被中央安排到蘇聯養病。

圖丨「龍潭三傑」(左起)胡底、李克農、錢壯飛

在蘇聯期間,李克農每天通過報紙了解朝鮮半島戰局的發展,隨著兩方衝突不斷升級,李克農再也無法安心養病,迫不及待地回到北京,安排情報部門蒐集戰場情報提供給朝鮮軍隊。美國人提出和平談判之後,李克農立刻察覺到自己可能將參與到這一場談判中。

正如李克農所料,毛主席於1951年6月在中南海召見他,一見面毛主席開門見山地說:

「我點你的將,要你去坐鎮開城,外交部組成一個班子,喬冠華也去,軍隊也要有人參加。」

我馬上準備出發!」李克農沒有絲毫猶豫,當即答應下來。

李克農回到家之後冷靜下來,開始擔心自己的身體能否支撐自己完成這一項艱鉅的任務,雖然對於毛主席和組織上的命令義不容辭,但自己的身體情況毛主席並不了解,萬一因為自己的身體出問題而造成不好的影響,有可能對於國家利益將造成巨大的損害。

圖丨李克農、鄧華、喬冠華、解方合影

在經過反覆思慮之後,李克農向中央寫了一份報告,誠實地向組織上說明了自己的身體情況,希望中央準備一套備用方案。毛主席看完報告之後再三考慮,最終還是決定派遣李克農去。為了保密,李克農率領的代表團對外稱為「群眾工作隊」,李克農擔任隊長,喬冠華被稱作指導員。

在離開北京前,李克農的夫人還詢問他是否需要帶上一件棉衣,由於當時正值酷夏,李克農擺了擺手說不用,不到冬天就回來了。誰都沒想到,這一次談判居然僵持了兩年之久。代表團乘坐當年慈禧太后出行時乘坐的車廂,雖然裝修已經陳舊,但仍舊能夠看出原先的非凡氣派。李克農開玩笑地同喬冠華說:

「慈禧太后也沒想到咱們敢坐她的車廂。」

代表團進入朝鮮的第一天就見到了金日成,金日成操著一口流利的中國話,十分熱情地招待了李克農和他的代表團。早在李克農出發前,毛主席就已經給金日成發過電報,第一句話就是「我方是此次談判的主人」,李克農作為談判的實際負責人,自然被金日成奉為貴賓。

李克農和金日成就談判的具體問題進行商討,按照毛主席的安排,雖然談判對外以朝方為主,但背後實際還是由李克農主持,喬冠華協助。出席談判的首席代表為朝鮮人民軍大將南日和少將李相朝,志願軍鄧華將軍和解方將軍。

「臨陣不換將!」

李克農一行人剛到朝鮮便投入了緊張的工作,每次談判前,李克農都要和大家一起熟悉談判材料,模擬練習談判過程。根據一線談判人員匯報的情況,大家一起研究新出現的問題和下一次談判可能遇到的情況,之後李克農將大家的意見歸納制定具體策略,然後上報黨中央,待中央做出指示之後再對下一次談判做出完善。

隨著談判工作不斷深入,工作的強度也日益增大,對於重病纏身的李克農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考驗。在主持談判工作的那一段時間,李克農每天都要經手大量的文件,由於他的視力微弱,每次處理文件的時候眼睛都幾乎貼在桌面上,胸口因此受到積壓而導致呼吸困難。

圖丨1950年初李克農在辦公室

為了緩解病痛帶來的不適,李克農在工作一段時間之後都要起身離開辦公桌,到院子中大口呼吸新鮮空氣。由於疼痛難忍,李克農經常一邊工作一邊往嘴裡送藥,實在喘不上氣的時候才躺在床上休息一下。朝鮮寒冷的冬天令李克農的病情加劇,長期伏案工作又引發了心臟病,在一次開會過程中,李克農因極度疲勞當場暈厥,幸虧得到及時搶救才挽回了生命。

雖然繁重的工作令李克農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但為了不對其他人的情緒造成影響,在休息的時候,李克農還和大家開玩笑調節氣氛,大家經常被逗得樂不可支。很快李克農的身體情況就上報到了中央,毛主席經過反覆考量,決定派伍修權前往朝鮮接替李克農,讓李克農回國治療。

隨後伍修權來到朝鮮接手工作,見到李克農在土炕上頂著病痛堅持工作,作為老戰友的伍修權十分痛心,直截了當地對李克農說:

「你身體不好,中央讓我來替換你一下。」

圖丨伍修權舊照

李克農放下手中的筆喘了一口氣,閉了一會眼睛之後說:

「臨陣不換將!我現在身體不好,但熟悉這裡的全部情況,如果中途換人,對整個工作不利,建議能夠在我還能工作的情況下不換人。」

李克農的堅持讓伍修權左右為難,在上報中央之後,中央同意了李克農的想法,將伍修權留在朝鮮,如果李克農堅持不住,伍修權可以立刻接手工作。就這樣李克農在拖著病重的身體堅持留在朝鮮主持工作。

中朝雙方在一起進行談判工作,難免會出現一些誤解和矛盾。李克農在不到半年的時間中,在中朝雙方樹立起極高的威信,大家都願意聽從他的指示,也使得雙方的工作人員在工作中更加融洽。

當時朝方代表南日將軍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會說一口流利的俄語,剛開始的時候有些看不起中國代表團,喬冠華皮鞥是寫好的稿子是不容許別人輕易修改,而南日年輕氣盛,兩人因此發生了一些爭執。

圖丨南日將軍舊照

在談判最激烈的時候,李克農在處理完公務之後,分別找兩人談心,經過一番說服之後,兩個富有才幹的人握手言和,隨著談判工作的日漸緊張,兩人的關係也更加密切,直到談判結束都相處融洽。

李克農在代表團中樹立起的良好形象,不但贏得了中國人的尊重,就連朝鮮人也經常找他談心,中朝兩方在工作中相互配合,逐漸沒有了國籍的隔閡,相處起來就像一家人一樣。李克農經常說:

「如果我們內部都爭論不休,人家會怎麼說呢?我們不能自相爭鬥,要和睦相處,同舟同濟。」

132分鐘和25秒

談判就是打仗,是打文仗,一定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一定要堅持原則。」在談判期間,李克農經常這樣叮囑大家。朝鮮停戰談判複雜而漫長,雖然美國人在戰場上沒有撈到任何好處,但不甘認輸的他們卻妄圖在談判桌上有所「收穫」。在談判過程中,他們經常向中朝方提出一些無理的要求,最終導致談判不歡而散。對此毛主席曾經指出:

「美帝國主義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講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講理,要是講一點理的話,那也是迫不得已。」

在談判開始之後,中朝方本著解決問題的態度提出建議:以三八線為軍事分界線停戰,雙方各退後10公里建立非軍事區。但美國人卻以要求在陸地上得到「補償」為理由,拒絕了中朝方的建議,無理要求中朝方退出三八線以北12000多平方公里土地,將軍事分界線劃在深入中朝方最遠60公里的地方。

這一無理而荒唐的提議當場遭到了中朝方面代表的駁斥,而美方叫囂著「讓炸彈和機關槍去辯論吧」,以武力相威脅。自此之後,「聯合國軍」一面進行軍事挑釁,不斷轟炸中朝方駐地,導致談判中斷,一面企圖通過大規模攻勢奪取更多的地盤。在「聯合國軍」付出傷亡25萬人代價,局部攻勢被粉碎之後,美方不得不再一次回到談判桌前。

停戰談判中斷63天之後,雙方移至板門店新地址恢復談判。美方代表頻頻使用總統杜魯門賦予他「一次休會三四天」的權利,對於中朝方的質問拒不回答,剛開始就宣布休會。對於美國人這種不合作的無理態度,李克農自有妙招應對。

圖丨中朝談判代表合影

1951年12月28日,在討論到機場建設和交換戰俘這兩項議題時,美方代表再一次拿出「拒不回答」的戰術對中朝方施壓,面對中朝方的據理駁斥,美方代表始終沉默不語。談判一時間陷入了僵局,雙方都在等待對方開口,會場一片寂靜,只能聽到大家粗重的喘息聲。

在靜坐了一個小時之後,參謀席上的柴成文利用自己的身份悄悄走出了會場,來到談判大廳旁邊的帳篷中,李克農正坐在帳篷中沉思,手中的香菸一支接著一支。柴成文來到李克農身後,詢問他應該怎麼辦。李克農一言不發,從筆記本上撕下了一張小紙條,寫下了三個字:

坐下去。

柴成文回到會場之後,將手心裡的小紙條悄悄交給了中朝方的談判代表,短短幾分鐘之後,中朝方的談判代表臉色立刻發生了轉變,從原先的焦躁不安變成了沉穩篤定,代表們一個個靜下心來,穩穩地坐在座位上,猶如一尊尊石像一般。

圖丨朝鮮停戰談判現場

在堅持了132分鐘的沉默之後,美國人再也無法忍受下去,率先敗下陣來,宣布休會離席。當美方代表回到住所的時候,將公文包隨便一扔,叫嚷著:「我以為我麻木的雙腿再也不會復活了,這該死的談判像是一個世紀那樣漫長。

對於美方的頻頻休會,李克農自然也有妙招應對,輪到中朝方主持會議的時候,李克農出其不意想出了以快制勝的「絕招」。在中朝方宣布會談開始,雙方代表剛剛落座,中朝方立刻宣布休會。從開始到結束只用了25秒,令美方代表無奈地搖頭聳肩。

李克農憑藉豐富的經驗,在談判中動靜結合,將談判引導地出神入化,令美方常常措手不及,只能對李克農的談判技巧自愧不如。

兩年長跑終塵埃落定

美國人在談判桌上沒有撈到好處,自然會設下重重阻礙,令談判難以進行下去。當時李克農乘車外出辦事,突然遭到美軍飛機低空掃射,子彈穿透玻璃從李克農身邊劃過,在他的馬靴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記。所幸司機沉著冷靜,在汽車輪胎被打破的情況下,帶著李克農死裡逃生。後來李克農回憶起這件事的時候還和家人打趣地說:

「我差點就要去見馬克思了。」

圖丨雙方代表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

經過10個月的漫長談判,雙方終於達成了一部分共識,在遣返戰俘的問題上,談判再一次陷入了僵局,美國人不顧《日內瓦公約》的要求,荒唐地提出了很多無理要求,遭到中朝方嚴詞拒絕,美國人單方面宣布無限期休會。

不久之後,美軍在上甘嶺戰役中慘敗。艾森豪上任美國總統之後,立刻意識到韓戰既無法打贏,也不能失敗,在這種矛盾的前提下,艾森豪決定儘快讓美軍從這場戰爭中脫身,也正是因為如此,美方在談判中有了鬆動的跡象。

1953年4月26日,在談判中斷6個多月之後再次重啟,經過近兩個月的唇槍舌戰,雙方終於在遣返戰俘的問題上達成一致,至此談判中最複雜的問題得以解決,各項談判議題全部達成協議。週總理得知情況後連夜給李克農打電話表示慰問。

各項議題達成一致之後,李克農全身心投入到協議簽訂之後的實施中,在一些重大的問題上,李克農總是率先一步想到,並制定了嚴密的解決方案。在軍事分界線劃分的問題上,本來中朝方已經確定以三八線為軍事分界線,但美方拒不承認,因為雙方所佔的面積不均。

李克農在和一眾談判代表商量之後,認為不能光從地圖上看面積大小,如果讓出一部分,看似沒有佔據太多的地理面積,但從各方面來看美軍並沒有占到便宜。徵得朝方同意之後,李克農向中方請示,建議以實際接觸線為軍事分界線。毛主席和周總理當即批准了這一建議,促成了協議儘快達成。

在停戰協議簽訂的前一個月,李承晚製造了扣留戰俘事件,彭老總從北京抵達平壤之後和李克農交換了意見,對於李承晚的種種舉動,彭老總在電話中當即表示:

「這個李承晚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不曉得辣子的厲害!」

圖丨李承晚舊照

在抗美援朝的最後一戰金城戰役中,彭老總率軍殲敵近8000人,收復778平方公里土地,給李承晚一個沉重的打擊,迫使他不得不同意在停戰協議上簽字。7月26日,在停戰協議簽字的頭一天,中朝駐地沉浸在一片歡慶的氣氛中,但李克農並沒有因此放鬆下來,思考很長時間之後,立即召開會議,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李承晚接受停戰,是在中朝軍隊的打擊和美國政府的安撫下不得已而為之,他會不會搞破壞誰都不能保證,如果在簽字的時候搞一次敵我雙方不得不打起來的行動,這種事件的後果不堪設想。

李克農的擔憂立刻引起了大家的警覺,對於李克農這種勝利面前還能保持冷靜的作風大家尤為佩服。在反覆研究之後,李克農提出不讓雙方司令員現場簽字的辦法,由雙方代表簽字之後再向各自司令官送簽互換文本。李克農的妙計立刻得到了中央的同意,與此同時,美方對於李承晚也有所顧慮,同意了中朝方的這一提議。

圖丨彭德懷將軍在停戰協定上簽字

7月27日上午,雙方在板門店新修建的大廳中舉行簽字儀式,雙方代表在協議上簽字之後,將協定送到美軍司令官處簽字。同日下午,彭老總受李克農邀請來到板門店,第二天上午,李克農陪同彭老總走進志願軍新修建的辦公室,面對志願軍用血肉換回的停戰協定,彭老總長嘆一句:「可惜」,隨後在協定上籤了字。

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李克農終於能夠安心地躺在土炕上,臨近半夜,李克農在炕上靜靜地聽著周圍的動靜,沒有了硝煙和戰火,只有安寧的蟲鳴聲。來到朝鮮兩年多時間,李克農第一次如此放鬆,那一晚也是他這兩年多來頭一次睡得如此沉穩。

1962年2月李克農去世,張愛萍將軍聽說之後難忍哀思,半夜披衣起床來到書桌前,寫下了《悼念克農同志》:

「鐵虎」原是紙老虎,板門店裡伏山姆。

畢生探囊忘己生,無名英雄足千古。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