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瑩憑什麼被奉為女商聖


大型電視劇《那年花開月正圓》是以周瑩為人物原型改編的,該劇以陝西省徑陽縣安吳堡吳氏家族的史實為背景,講述了清末出身民間的陝西女首富週瑩跌宕起伏的勵志傳奇人生。歷史上,週瑩是確有其人。

週瑩出生於陝西省三原縣,據傳天資聰穎,進入徑陽安吳堡大戶吳家,並嫁給吳家少爺吳聘,後其夫吳聘和其公公均因故去世,吳家逐漸家道中落,她歷經坎坷建立起陝西吳氏「商業帝國」,也成為當時唯一把生意做到富可敵國的成功女商人。週瑩終生未再嫁,她的一生都在商海博弈,留下許多傳奇的故事。她廣濟百姓的義舉和遠見卓識的經商理念至今還被當地人們廣為流傳。

週瑩17歲嫁人徑陽縣安吳鎮安吳堡,婚後僅一年,公公遇難,丈夫病逝。她臨危受命掌家面對掌櫃們侵吞資產以及家族內部的明爭暗鬥,她以過人的智慧成功地化解了家族商業危機,將一個行將倒塌的商業大廈建設成為商業帝國,創造了一部盪氣迴腸的「秦商」神話。

臨危受命,執掌家業

秦商也稱陝商,被認為是中國按地域親緣關係最早出現的商幫,歷史上「絲綢之路」「茶馬佔道」「走西口」這些家喻戶曉的詞都是因秦商而來,可以說秦商是中國傳統商業文化的一塊「活化石」。

週瑩就是一代秦商中的傳奇女子。她出生於1869年,時為同治九年,經過兩次鴉片戰爭的清朝政府,已經顯露出末世的破敗和荒涼。時局的動亂,也帶來了思想的變革,以前「重農抑商」的傳統受到挑戰,商人成為社會上活躍的群體。

週瑩的父親名為周海潮,周家在當地也是富商之家17歲時,週瑩嫁給徑陽縣首富吳蔚文的獨生子吳聘,二人可謂是門當戶對。吳蔚文既在朝為官,也是著名鹽商,承辦江蘇、安徽、江西等三省的鹽業專賣,是與胡雪巖同代的紅頂商人。

嫁入吳家本是萬人艷羨的事情,可週瑩並不知情自己的丈夫身患重病。吳蔚文有意隱瞞了兒子的病情,想通過婚慶「紅鶯照命」,來衝散「白虎凶星」。

大婚當日,吳聘向她坦白了病情:「我活在世上18年,喝了18年苦湯,我自知命在踏薄冰踩浮萍,若小姐不願與吳聘結為秦晉,我願打開後花園門送小姐回孟店村逃婚。」

儘管週瑩既驚又怒,多年的家庭教養,令她很快冷靜下來:「我今日既和相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我周瑩就是你吳聘的結髮妻。今日大喜,望相公能以萬利之語戒心猿意馬,與我周瑩同挽命運之車……」

誰知命運喜歡捉弄人,婚後的幸福很快就被打破。不久後,公公遇難,丈夫遭受打擊病逝,吳家也逐漸家道中落。因吳家無男丁子嗣,吳周氏成為吳家唯一繼承人。

在清末那個動亂的社會裡,女人要拋頭露面立足商場需要很大的勇氣。她卻毅然決然地承擔起這份責任。當時吳家仍有不少商號、店鋪和資本。有原始資本做支撐,她身邊圍繞著幾十個能人謀事,其中尤以揚州總管羅天增與楊茂亭、王子緒、王幼農等人著稱,他們個個多謀善斷,經營有方。

她臨危掌家後,為了維持吳氏家族的商號、店鋪、土地、房產等商業資本的運作,她展現了驚人的商業天賦,她的闊斧改革可謂前無古人,很多商業規律至今仍對我們有很大的啟發。

成為秦商的領跑者

她成為掌門人的那一年,才18歲。接手吳氏生意後,她首先開始在全國去巡視自家的商業版圖。

當時支撐吳氏商業半壁江山的成都山貨藥材店「川花總號」主管和揚州「裕隆全」鹽務總號主管想趁老東家去世將商號據為己有,她知道後,對此暗中展開調查,掌握了大量證據,在與兩位總管交鋒的過程中,如山的鐵證和對仁義禮智信的義正詞嚴讓兩位主管敗北。

在與成都「川花總號」總管厲宏圖的鬥爭中,週瑩展現了應對危機的公關能力。首先她擊破了厲宏圖「吳蔚文贈予他川花總號」的謠言;其次,打點了四川成都府各有關官吏衙門;在道德和法律的立場上徹底打敗厲宏圖,使他失去人心。隨後,誠實守信的夥計被她提拔到商號管理層。

劉強東曾說過,公司管理的核心就是管人,管人的核心是怎麼選人,怎麼用人,怎麼留人,怎麼防止「大企業病」,保證信息的通暢,減少部門的扯皮。

古代的經營管理也是一樣,週瑩深諳管人的方法。為了穩定人心,她實行「陽奉陰違」,提高夥計薪酬兩成,增加年終獎。當「裕隆全」全體店員薪傣提高了兩成後,他們的薪酬高出揚州商界最低年薪三成,加上每年分紅,「裕隆全」的員工薪傣在江南同行中算是超群。

這一決定將員工收人與商店利益掛鈎,如今大部分企業自領的收入分配也與之很相似。這種近於現代企業經營中的股權激勵制度極大地調動了店員的積極性,這樣一來,「裕隆全」的生意沒有因掌櫃易主而受損,反而蒸蒸日上。

相關文章  中世紀的歐洲女性的一天是怎樣的?外國網友體驗了一番

週瑩因個性重情重義,所以身邊願意追隨她的能人不少,這也是她能集思廣益,迅速掌握市場運作的前提。她把他們視為兄弟姐妹,把管事夥計們視為手足,對跟隨她始終的丫餐書童,更是知恩以報,不但為他們成家立業,而且為他們教育子女。

如今不少企業重視員工關係,而周瑩無疑是建設員工關係的先行者。

土地問題一直是中國「三農」問題的關鍵,也是農村經濟的核心。週瑩深刻地認識到土地對於農民的重要性後,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還田於佃,減免租金,自負盈虧,20年不變。她將屬於自己管理的土地分給佃農,幾乎無償耕種,因為當時的農業經濟只能做到養家餬口,更有前途的則是商業經濟,從此她贏得了鄉親的擁戴。

讓她真正成為「首富」的秘訣,是對市場經濟規律的應用。在市場經濟的理念還沒有出現在中國時,她便知道要按市場規律出牌。當時吳氏家族的產業涉及棉花、油坊、燒酒坊、糧店、米店、布匹……很多產品的價格會根據市場的規律上下浮動,一年秋天,棉花喜獲豐收。但是關中的棉花行想趁機殺價,引起了棉農的不滿,有的棉農乾脆不賣。

她提出「以豐補歉」,並用高於市場價收購棉花,結果壟斷了棉花行業。西安棉花業的龍頭老大因無法向客戶供貨不得不求助於週瑩,只能高價從週瑩手中買棉花。第二年,棉花歉收,因上一年棉花庫存,週瑩又戰勝了其他人。 7年時間裡,她由每年進出3000來擔棉花到一年購進11萬多擔棉花,由小打小鬧變成為關中地區棉花買賣大戶。

她的身上有太多商人不具備的優點:重誠信、善用人、善於審時度勢、求新求變、甚至跨國意識。她通過學習先進的科學技術,以及購買更先進的機械設備與國內沒有的紡織布料。之後還通過一艘艘郵輪遠銷歐美,吳家的商業版圖在她的運營下延伸至海外!

作為晚清時期的女商人,能夠在動盪混亂的時局中找到一次次商機,足以讓她成為秦商領跑者!

為商人贏得尊重

在周瑩的一生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她與慈禧太后的關係。

1900年,慈禧在西安避難時,週瑩向慈禧提供了10萬兩白銀,慈禧親手題寫「護國夫人」牌匾,並收她為義女。 《辛丑條約》簽訂後,她又向清政府進貢白銀,同赴國難,被封為「一品誥命夫人」。慈禧和她一見如故不僅是因為她捐了錢,也是因為她們同是寡婦,卻同樣在男人權力圈中立足。

她不僅在國家危難關頭慷慨解囊,對鄉裡更是樂善好施,正因為如此,她才在社會、商界和平民百姓中贏得了無與倫比的人氣和名聲。

興水利,辦教育,建文廟、助軍響,這一件件義事,使她成為關中地區遠近聞名的「女商人」。由於戰亂和天災,關中地區湧現出饑民大潮。週瑩決定開倉放糧,設置粥廠,販濟災民。她在關中受災地方開設粥廠,讓徑陽、淳化、三原、蒲城、富平等米糧店開倉放糧,將糧食分給週邊窮苦人家。徑陽、三原兩縣在修縣誌時,特別將她的善舉載人史冊。

其實向當時的政府交銀子,家裡是有不同意見的,但周瑩的家國觀很樸素:「這個朝廷不在了,國家不在了,家也就不存了。」

在離世之前,她將掙來的財產分完後,還留了些日後重修鄭白渠所用資金。只是,後來漫長的戰爭歲月和荒誕的政治鬥爭,重修鄭白渠成了她的未竟之願,那些用於修渠的金銀財寶也隨著她的死不知所終。

週瑩從18歲守寡到42歲去世,24個春秋的短暫時光裡,成功地扭轉了吳家商業衰落的趨勢,贏得了世人的尊重,為自己贏得了舉世無雙的名聲。

百姓因為她做的好事,如建文廟、辦義學、開倉放糧、施粥賑災、捐銀打井、引水修渠,善舉不斷,將她稱為「活菩薩」。

當她走完自己坎坷而傳奇的一生時,不禁讓後人肅然起敬。

「誠信無詐,自律自戒。以智取材,以商事國,以豐補歉,月初一、十五與下人共食……」每一條對於公司管理者都是很大的啟示。

相關文章  珍寶島戰役交惡,蘇聯欲用核武器打擊,毛主席一招把蘇聯嚇得夠嗆

「椎埋去就,與時俯仰,變化有概」。她的成功不只是將一個行將倒閉的商業大廈建成商業帝國,生意遍及全國,更是她在商人趨利的傳統概念裡,以自己的商業智慧為自己也為商人群體贏得了無與倫比的尊重。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