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洪金:實業者撐起民族未來,惟有奮鬥實現共同富裕(附現場採訪)




10月13日上午,2021(第九屆)蘇商發展大會暨淮安經濟高質量發展論壇在淮安舉行。江蘇華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錢洪金出席大會並作主題演講。

錢洪金在演講中表示,做企業,特別是做實業,沒有「工匠精神」不行。他還說,「幸福是奮鬥出來的,奮鬥本身就是一種幸福」。只要想幹事、能幹事,就有用武之地,就能夠實現富裕。


以下是錢洪金的演講內容:

華朋是一家以電力變壓器為核心的製造型企業,產品品種在千種以上,去年被工信部認定為「製造業單項冠軍產品」。作為變壓器行業排頭兵企業,自2001年改制為民營企業後,華朋已經向全球65個國家和地區客戶提供了110kV及以上產品超萬台,被《華爾街日報》稱為當今世界上品種最全、質量最好、規模最大的變壓器製造企業之一。

變壓器是高度定製化的產品,所以我經常把做變壓器比喻是寫字。與印刷不同的是,寫字是要一筆一劃精益求精的,要被稱為書法藝術作品的話,我的變壓器必須是精品。

不造假、不上市、不招空降兵

華朋五十多年的成長,靠的是品質、服務和誠信。這麼多年來,我可以自豪地說,我們做到了「三個不」,就是不造假、不上市、不招空降兵。

不造假就是嚴把質量關,不作假,不造假,這是我的經營理念。前段時間我們的一家國外客戶找到我們,提出了不合理的技術要求,我們的技術人員予以指出並駁回。客戶表示可以通過修改數據來滿足協議要求,我們斷然拒絕了,堅持按照國際IEC標準提供可靠的產品。當然,事後該客戶還是找到我們。一個企業走到國際的舞台上,就代表了自己的國家,我們要給國家爭光,不能給國家抹黑。作為黨員,我認為應該有這樣的高度和氣度。

所謂不上市就是華朋堅持不上市,保持長遠發展戰略,堅持研發投入,保證企業穩定的現金流,華朋每年的技術研發投入約佔銷售的百分之五,雷打不動。正如任正非說的:「資本市場都是貪婪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不上市成就了華為的成功。」我堅持華朋必須牢牢掌握在全心全意為公司發展的奮鬥者手中。

不招空降兵說的是華朋是全球少有的原生態企業。所謂原生態,是指華朋沒有挖來的員工,都是企業自己培養的。華朋有54個班組,8個車間,9個主任,沒有一個員工是外來的。如果一個企業在生產產品的時候,不能產生自己需要的人才,本身就是一個根本性的失敗。我們原生態的人相互在一起,可以少一些猜忌,多一些理解。我們有專家組給我們支招,但專家組不和我們的員工爭位置,這就最大限度的保證了自己員工的成長空間。


相關文章  國慶保電雲在線,智慧調度正青春

實業興國撐起民族脊樑


2020年,華朋變壓器被美國「截走」一事曝光後,有很多人關注華朋的發展。同時,去年由於受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特別是當時的特朗普政府頒布13920政令,禁止從中國進口66kV以上大型變壓器,使得華朋每年至少損失美國市場1億美元以上的訂單。當時,我寫給全體員工一封內部信,我這樣寫道:「請全體同仁放心,大家齊心合力,助推華朋再上一個新台階!」無論是疫情,還是外部環境的變化,企業家都要明白,「偉大夢想不是等得來、喊得來的,而是拼出來、幹出來的。」企業的道路是真刀真槍幹出來的。

為什麼我說「實業興國撐起民族脊樑」?這裡的實業不僅僅局限於製造業,借用習總書記的話「做企業、做事業不是僅僅賺幾個錢的問題。實實在在、心無旁騖做實業,這是本分。」

華朋的發展是波浪式前進、螺旋式上升的過程,不是一帆風順的,始終處於不斷地改變、轉變、裂變當中。近幾年,華朋將「質量第一」調整為「質量唯一」,將過程中的反覆求證調整為「一次性把事情做好」,這就是在探索更高品質道路上的「迎變之道」。

做企業,特別是做實業,我個人的體會就是沒有「工匠精神」不行,沒有平常心不行。即使沒有被「截」的事件,華朋也會一直沉住氣、謀發展。

面對複雜形勢,我們迎難而上、愈挫愈勇。在重大項目方面,華朋今年也取得了一些成績:出口愛爾蘭460MVA 230kV升壓變壓器由於完成度高、生產週期短、質量可靠,公司額外獲得客戶14萬歐元獎勵;斬獲西歐項目全部4個標段總金額1800萬歐元訂單;7月22日,「中廣核興安盟革命老區300萬千瓦風電扶貧項目」暨中國首個風電大基地項目1000MVA 500kV變壓器順利下線交付,該變壓器是中國新能源行業首台該容量三相一體主變壓器。


惟有奮鬥才能實現共同富裕


企業的發展和取得的成績離不開政府各級領導的關心,離不開海內外客戶、各界朋友們的支持。華朋也始終謹記「追求卓越,回報社會」的建企初心。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強調「紮實推動共同富裕」,在描繪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時,明確提出「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人民群眾的共同期盼。這裡的「富裕」,我個人理解不僅僅是物質上的富足,精神上同樣要感到幸福。

企業家作為社會建設的參與者,更有義不容辭的責任。這個責任首先是對全體員工的,一個員工就是一個家庭,華朋從創建初始就向全體員工承諾要實現大家的「安全、健康、快樂、富有」,我始終認為「資源是社會的,我沒有資格浪費」。去年華朋的平均收入突破11萬元,距離理想目標尚有差距,但每年都能夠有所提升這是我很驕傲的事。


與此同時,如何實現富裕?惟有奮鬥。說到底我們分配製度還是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幸福是奮鬥出來的,奮鬥本身就是一種幸福」。去年,華朋的一線操作工裡面收入最高的接近20萬元,同樣的崗位、同樣的工種,由於工作的質量、效率、創新能力不同,收入差距甚大。客觀地講,華朋的很多員工都是草根出身,沒有很高的學歷,都是靠爭分奪秒、精益求精做出來的。

從去年開始,我們全面推行ABCD等級管理,評為A類不僅僅月度工資可以提升10%,在年終獎及其他福利待遇上也是優先考慮。而評為D類那就只能拿基本工資,獎罰分明、按勞分配。我們有個高管說到過「變壓器不一定是最好的行業,但華朋是最好的選擇」,只要想幹事、能幹事,就有用武之地,就能夠實現富裕。

相關文章  管理應當說成理管

健身也是一種生產力

這兩年華朋形成了健身文化。已故領袖毛澤東主席早在1917年就提出「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去年以來,我在我們的車間、辦公樓都建設了健身房,鼓勵員工鍛鍊身體。對所有參加鍛鍊的員工,我們單獨發放健身補貼,錢不多,目的就是讓大家產生關於健康、關於身體管理的話題,提醒你得跟上去。我跟員工打了個「賭」,只要能超過我的健身成果,就獎勵你兩萬元。對我們的高層管理獎勵的標準更大,有5萬元。目前看效果比我預期的好,我努力爭取不輸給他們,但如果全年能輸出去30萬、50萬,我也會很開心。

習總書記說:「社會主義是乾出來的,新時代是奮鬥出來的。」確實是這樣,我又自己加了一句「強健的身體是練出來的」,健身也是一種生產力。

作為一名黨員,我很慶幸能夠成長在這樣偉大的時代。新時期有新的使命,革命雖已成功,同志仍須努力,未來是屬於奮鬥者的。最後送給大家一句話:「要做起而行之的行動者、不做坐而論道的清談客,當攻堅克難的奮鬥者、不當怕見風雨的泥菩薩,在摸爬滾打中增長才幹,在層層歷練中積累經驗。」謝謝大家!

大會期間,蘇商全媒體對錢洪金進行了採訪,以下是採訪實錄:

1. 您是第幾次參加蘇商發展大會,此次來到淮安有何感受?

答:作為蘇商會聯席會長,每年的蘇商大會我都會參加。我以前也經常來淮安,但這次來到給我的印象最為深刻。會上,史志軍市長通過數字、畫面、規劃全面地介紹淮安,對我而言,這次大會讓我真正看到淮安的全景,也說明淮安在奮鬥的路上確確實實是超前的、領先的。

2. 蘇商發展大會在淮安舉辦,帶來怎樣的意義?

答:對企業而言,能夠深刻理解淮安的發展方向和優勢,戰略和規劃,某種意義上,為企業發展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也是新的機遇。對淮安而言,讓企業家對淮安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淮安不僅是江蘇南北交匯之地,還是台資發展的高地,特別高鐵等交通的發展對未來淮安的工業經濟的發展起到很大的推動和促進作用。相互加深了解,也是為雙方提供合作與發展的機遇。

3. 當前,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已上升為國家戰略、江蘇南北聯動、跨江融合發展等區域協同發展成為大勢所趨,蘇商在區域融合發展上是否有更大的作為?

答:從蘇商會的角度來說,會內企業本就分佈在全省,有在蘇南的,也有在蘇北的。這些企業同在一個商會內,首先企業之間可以相互學習,取長補短;其次,同屬在一個產業鏈上的或是企業上下游的企業,尤其是分佈在江蘇南北的企業,蘇商會可以不斷搭建交流平台,為雙方尋找接洽合作的機會。

4. 企業「傳幫帶」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對於新一代年輕企業家的成長,您有什麼樣的建議?

答:現在年輕一代的企業家還是有些浮躁,因此他們要腳踏實地向前輩學習,尤其是張謇先生。作為新生代企業家,要不折不扣把實業做好,對中國來說,虛擬經濟不能太多,更不能太強,目前中國在世界經濟水平的能力並不高,但中國有很好的產業鏈基礎,像冶金、紡織、化纖、化工等。中國要崛起,年輕一代就必須肩負實業強國的責任。

相關文章  美元技術分析:DXY 指數標誌;美元/日元接近關鍵斐波那契回撤位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