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孝陵內話洪武—談談洪武時期瓷器特點


秋高氣爽,今天的南京一掃前幾日的陰霾,透露出久違的太陽,許久沒有那麼藍的天空了,白雲也舒朗,心情格外舒暢,藍天白雲一如元代創始的青花瓷一樣。然而,明朝推翻元朝之後,朱元璋一改蒙古包似的青花配色,轉而追求純白色、純紅色,純藍色以及釉裡紅等,一時風氣為之一新。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朱元璋是個草根皇帝,他比漢高祖劉邦更加的草根,他是要飯出身,而劉邦好歹也是個亭長。然而,就是這個要飯出身(後來當和尚)的朱元璋,登基之後,創造了一系列的新制度,改變了元朝的就有製度和風俗,可以說憑一己之力,開創了一個漢族的嶄新王朝。當然,論審美,北宋的巔峰無人能及,即便是清朝,也是站在明朝基礎之上的生髮和拓展。作為最後一個漢民族建立的王朝,朱元璋作為開國皇帝居功至偉。他用自己使不完的旺盛精力,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帝國。

明孝陵遠望

朱元璋在位30年(公元1368—1398年),死後與馬皇后葬於南京鐘山,名為明孝陵。明孝陵有著名的神道,今天我得償所願,去了一趟。下面,開始介紹乾貨。

墓道拾級而上,孝陵需要仰望

明代建國後不久,朱元璋就在景德鎮珠山設立禦窯廠,成為明代景德鎮最早的官窯。

正在修繕

南京博物院曾於明故宮玉帶河遺址發現了青花雲紋殘盤和其他一些青花殘片,製作非常精細,應為洪武官窯器。此外,南京等地也出土了大量民窯實物標本,這些標本證明,洪武朝的青花瓷各方面都繼承了元代器型粗大、胎體厚重、青花色澤偏灰、圖案裝飾線條粗疏豪放等特點。但是,明青花改變元代層次多,花紋滿的風格,趨向多留白,應該是漢民族的審美起了重要作用。

洪武青花瓷的胎體比較厚重,胎質受淘洗程度不同而有粗有細。釉層肥厚光潤,白中泛青,晚期釉色趨淡,有極淡的卵白色。釉質玻化程度較高,釉面極少有開片現象。玉壺春瓶、執壺和大碗的底足多刷白釉漿,薄處泛黃,厚處呈乳白色或青色。其他器物多是砂底,刷上洪武特有的赭紅色漿,可見刷漿痕跡,露胎處均有火石紅。

相關文章  清朝唯一一個出逃的皇帝,內憂外患交集,縱觀古今也是前所未有

盤、碗等圈足挖足較淺,足壁較厚,足跟平切,部分底足中心仍有雞心點,有些裡心留有澀圈,呈淺紅色。明初圈足常見的有圓渦形厚底足、高足、內壁斜削外傾斜式圈足等。

洪武官窯青花主要使用含鐵量低、含錳量高且淘煉欠精的國產青料,呈色青中帶有灰色調,偏淺灰色,有部分鐵鏽斑深入胎骨。

洪武青花不同於元青花的背翠艷麗,也不同於典型永樂、宣德青花的濃艷色譯而有自己的特點。洪武青花料若不罩在釉下燒出後則為黑色,如果罩在釉下燒制,成品則為灰藍色。

在造型上多少繼承了元代樞府瓷古樸敦厚的風格,官窯器則有所創新,著意於擺脫元瓷風格,為秀美飄逸的永樂瓷的出現打下了基礎。

洪武青花瓷以繪製為主,輔以堆貼工藝。洪武青花瓷紋飾繪製佈局疏朗,簡練流暢。官窯器畫風多精細清秀,畫法工整,民窯器的則更加自然寫實,簡練豪放,創造了明代早期的「一筆點劃」。

洪武青花的主體紋飾有龍紋、山石紋、牡丹紋、梅花紋、竹紋、松樹紋、菊花紋、山茶紋、月季紋、蓮紋、芭蕉紋、海水紋等。輔助紋飾有捲草紋、纏枝靈芝紋、雙層蓮瓣紋、忍冬草紋、回紋、如意雲紋、寶相團花紋等。

洪武青花有著自己的獨特時代特徵,比如紋飾層次減少,茶花葉片和蕉葉中莖留白不填色,西番蓮葉和牡丹葉片普遍縮小,有的葉片明顯出尖,菊紋多繪成扁橢圓形,折枝或者纏枝蓮紋大都呈螺絲狀等。洪武時葉型改元代大花大葉之風,圖案的佈局漸趨疏朗。洪武青花官窯器暫未見年款。

釉裡紅瓷器多為大盤、大碗、大罐、玉壺春瓶、梅瓶、執壺等大件器物,此時期的釉裡紅髮色不甚鮮艷,多為紅中偏灰黑的色調,但不是沒有發色艷麗的。

今天去拜謁了明孝陵,配合手裡的那件洪武年製釉裡紅纏枝牡丹紋雙耳玉壺春瓶,寫下這一段文字,也算自己給自己準備了學習資料。明天計劃去鄭和紀念館,找一找關於永樂紅釉盤的資料。南京這方面資源豐富,希望可以有所收穫。明天見。

以上部分圖片與文字來源於網絡,其餘部分為個人拍攝和撰寫。如有侵權,請聯繫刪帖,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我是壽山石痴的茶葉罐,一個喜歡挖掘瓷器背後歷史和文化的愛瓷人。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