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叫咱是黨員呢(長篇記實節選)


水位不斷上漲,眼看著街道上的水,進各家的屋裡了。

葛老大立即喊兒子。

大悶和天成,重樓,還有攀繩一夥年輕人全都圍上來。

葛老大吼:「保村子要緊,抄傢伙,趕快把村東大路掘開。」

「爸呀……咱池塘岸……」麥蘭嚇哭了,緊緊地拉住葛老大的手。她知道,大路像一堵高牆堵著水,一旦掘開,大水會瞬間湧向他們池塘岸。

葛老大眼圈紅了,咬著牙說:「放水吧,為了保村子,誰叫咱是黨里人呢!」

大悶立即吆喝人,朝村外奔去。

村東出村大道,一米多高的路基,正好把水擋在村子東南。洪水己經淹到了包穀棒子。大悶領著人,選一段最窄處,立即動手,很快就掘開一個大豁口。洪水頃刻間象脫韁的野馬,朝全村最低處的池塘岸湧去。很快淹沒了魚塘,朝房子周圍蔓延。

胖老婆摟著兩個孫子,婆孫仨早已嚇得哭做一團。

麥蘭急了,瘋了似的撲過去,把兩個孩子抱到高處,回頭再去拉婆婆時,大水己經漫過了胖老婆的膝蓋。隔壁麻婆娘,一看此情景,爬到土牆上,嚇得聲都嘶啞了。

洪水越過池塘岸,發瘋似的朝北衝去。

村子保住了。池塘岸的房子,豬圈,牛棚,全都泡在大水中。池塘里的魚,打著漂兒遊走了。幾個柴禾堆,在水面上漂著,打著旋兒。一條大黑狗站在柴禾堆上旺旺地叫著。雞上樹了,豬也在水裡哼哧著。那輛一個榬朝天,一個榬朝地的架子車,不用人拉,自個兒順著水流跑走了。

人們的眼光四處尋葛老大。

這時,葛老大坐在遠處的土坎上,終於放聲地哭了。啊,我的房,我的魚……老漢心疼啊,老漢難過啊!那一聲聲嘶啞的哭聲,撕裂著一個個鄉親們的心肺……這聲親象招魂一樣,一下子把那曾經的精神,傳統的鄉情,遠去的信念,連同雷電,風雨,衝擊淹沒的道德,良心,呼啦啦招回來了。鄉親們一個個,一堆堆,肅然地佇立在泥水中。

河堤雖然被洪水衝垮了,而此時,葛老大身後矗起一道人牆。

相關文章  呼倫貝爾市領導調研督導生態、環保等重點工作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