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這家店,撐起了南鐵燒烤的「半邊天」


本文作者/ 淼淼

寫於2020年9月19日

探店體會:燒烤雖然難登大雅之堂,但是卻充滿了人情味。

南鐵這一塊迭代了南寧幾代人記憶的地方,吸引著一個又一個從白蒼嶺地鐵站A出口的人進來覓食。

南鐵文化宮在其中就像是一塊聖地,被一家家美食館子圍在中心裡「供奉」著。

奶茶、酸嘢、燒烤、甜品、粉店……商戶如雲,接地氣的美食遍佈在一條條巷子裡,什麼都不缺。

住在附近的人就算愛做飯,估計也會因此變得懶惰起來。

在這裡的老店,大多數都歷經了一個年代有餘,而現在來看,卻還是有一種歷久彌新的感覺,阿盧燒烤,便是其中一家。

和大部分老店一樣,阿盧燒烤也是經歷過從小攤到店鋪的升級。

01

來阿盧吃燒烤的人

為的都是那個「她」

//

在南鐵這生活過的人,對阿盧燒烤都不會過於陌生。

早在十幾年前,阿盧燒烤只是樓下的燒烤攤,靠著一臺烤架和幾張摺疊桌椅,就圈住了附近居民的胃。

隨著時間變遷,阿盧燒烤也從往日的小攤更新成了街邊小店。

大多數老客人為此開心了許久:以後吃燒烤再不用看天氣了。

店裡的阿盧,對於從未去過的人來說無疑是一個神祕的人物。而親自去到店裡拜訪之後發現。這麼多前來的食客們,原來為的全都是那個「她」。

烤了十餘年的盧姨談吐文雅舉止大方,完全不像是在燒烤攤裡混了十幾年的大廚,更像是和藹可親的「媽媽」。

脾氣溫和手藝了得的盧姨,在南鐵裡是倍有名氣的。幾張桌椅完全容納不下前來覓食的客人。

和很多夜宵的燒烤店一般,掌勺的老闆才是真正的大牌。在這裡,一直都是客人等著老闆開門,而不是老闆提前營業坐等客人。

而盧姨則是大牌中的大牌,客人要點單,全讓客人自己對著選單手寫,可謂是任性。

02

經典的炭火燒烤

沉澱十幾年的味道

//

沒有什麼花裡胡哨的做法,忠於經典的炭火燒烤就是盧姨的信念。

烤架前一站就是一晚上,本來就文靜的盧姨在烤起燒烤之後就更是沉默寡言,除了烤架上的烤串被盧姨盯在眼中,其他的事情盧姨都置之不理。

把眼前的烤串烤好,才是盧姨面前的首要任務。

種類雖然不算多,但選單上寫著的都能烤。

火候的把握是烤串味道的決定性門檻,怎樣判斷火候是否到位,這種細膩的手法只有烤了十多年的盧姨可以心領神會。

身為主廚的盧姨同時也身兼著服務員,一邊招呼客人一邊忙著烤串,處理起來利索得很,完全不會慌亂。

在阿盧燒烤裡是什麼讓附近的居民忘記了減肥,連睡衣都不換就飛身下樓擼串?

「點烤魚腩啊,那個我超喜歡的!」

「烤魚腩」

愛吃燒烤的人都清楚,燒烤要趁熱吃才能吃出好滋味。而盧姨會在把烤魚腩端上桌時再著重強調一次趁熱吃,那你就不能再顧著拍照聊天了。

魚身上又軟又嫩的部位,在烤炙之後表皮竟變得有點酥脆,大口一吃還會「爆」在嘴裡,滿口油脂香,這鮮味足夠回憶一晚上。

再配上一口啤酒,味道還會進一步在嘴裡發酵。

「烤肥牛」

無論到哪一家燒烤攤,肥牛都成了必點的一道菜,沒有牛肉的燒烤總感覺不完整。

刷上一層層醬汁的肥牛,鹹香嫩辣,越吃越上癮。

「烤豆腐皮」

比手機還大的豆腐皮一串就能讓人過夠癮。厚厚的外表下藏著想不到的鬆軟,一到兩口就吃完了一串。

「烤韭菜花」

阿盧燒烤裡大多數偏幹,而烤韭菜花則是又水又嫩,和其他的種類比起來特別反常。

我原來是個愛吃烤韭菜的人,直到嘗過一次烤韭菜花之後,我果斷愛上了這更綠的韭菜花。

把韭菜花從烤串上取下,直接上筷子吃得會更爽。

03

南鐵裡的犄裡旮旯

煙火氣與人情味並存

//

在餐桌上吃燒烤,沒人會講究矜持。大塊吃肉大口喝酒是在這吃燒烤的正確食用方式。

「等你回來之後我們再來吃!」

一旁的食客在給朋友送行,他們沒有選擇酒店或是餐館,而是一家燒烤攤。「燒烤雖然難登大雅之堂,但是人情味卻濃郁得很」,或許這就是原因。

不論在白天的生活中是當了一天的老闆,還是做了一天的社畜。

晚上到燒烤攤裡一坐,面子、架子、偽裝在這頃刻之間都會消失,大家都放任自流地做回了飲食男女。

燒烤的餐桌上,不論是男是女都吃得奔放,順著三五杯酒落肚,整體的氛圍、情緒、煙火氣都和酒勁上頭似的順著脖子爬上臉龐。

燒烤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大同小異,永遠都是自己心裡認同的那家香。

跟了盧姨十多年的客人也是一樣,在他們心裡,永遠都會記得在南鐵的這個角落裡吃著燒烤笑說人間百態和自己家常的一個又一個夜晚。

阿盧燒烤

人均:豐儉由人時間:20:00-次日02:00地址:西鄉塘區 南鐵四街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