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聽松風,畫骨詩致遠


春夜聽松風,畫骨詩致遠

——關於《古風:春夜聽松》的背景故事

文/三峽劉星

春夜料峭,在松林人家隔窗聽松,別是一番情趣。

是夜初黎明,皎潔的明月還東山頭上念念不捨。而霧氣漫捲中莽莽林海,有霧氣漫捲。偶爾墾荒的貧瘠的山樑坡地上有青澀的莊稼,偶爾一片抹黃的油菜花已經渲染著春天的到來。

在這樣的環境裡品讀古典詩歌也別是一番情趣。然後,吟誦幾番,三峽劉星終於寫出這樣一首不倫不類的古風來,題目是《古風:春夜聽松》。詩句潦草如下:

高唐虛聞巉岩生,子安為君起松聲。太白高歌空望月,濤急浪遠江湖震。靈澈無意化外事,月下皎然空無痕。彩雲陽下不老意,靜聽風歌催山春。

「日落山水靜,為君起松聲。」想來王勃傾述的對像大氣豪邁,既然太陽不能兼顧晝夜,那麼請先生聽松吧。唯有大胸襟才可以有這樣大氣的作品。世人只知道詩的美,殊不知成就詩人的絕不僅僅是詩的言語,而是詩意內涵裡最無私的「空靈」。這就是「初唐四傑」的傑也。 「空歌望雲月,曲盡長松聲。」詩仙李白是一如既往的荒誕而神奇,為了讚美你的高昂的氣勢,那久遠綿長的氣息氣概長虹,宏達無邊、為了你,那久遠的聲音具有無與倫比的龐然的穿透力,連松濤林響都無法與之媲美。有「飛流直下三千尺」的綿長,有「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敏捷。詩之仙名不虛傳也。 「不見其底,虛聞松聲。」《高唐賦》裡宋玉的不能不談到「松聲」,儘管只是「虛聞」,但是無比瑰麗。其辭藻和內容永遠讓俗人無法解構。在巫山高台之上,所有的一切都被洞悉,所有的故事都已演繹。輪廓大河細微無處不見的曼妙,所以才有「不見之見」之遠、才有「虛聞松聲」之遙。 「外物寂中誰似我,松聲草色共無機。」皎然之對靈澈,這兩大僧人正如他們的馬甲一樣是那樣的「皎然」和「靈澈」。那是一種油然而生的敬意,那樣的坦蕩,那是知音之共識——無話可說,也不能不說的禪。猶如粉絲面對明星的打卡。無以言表的衷曲,不語兩相知的共鳴,全然放在自然之中了。

如上的解讀大致可以闡明拙作了。

筆墨未乾,詩意闌珊。翻開詩集,恍惚間一陣松風穿神而來,赫然是王安石的詩意。

「一弄鬆聲悲急管,吹夢斷……」這是唐宋八大家的王安石「翻車」現場了;舞台劇的效果,交響樂的感動。王安石胸襟居然這樣單薄,容不下一星半點兒的「風聲」了。我擔心自己未必真切地展現了「松聲」來。

這「松」是不容懈怠的。 「風泉兩部樂,松竹三益友」蘇東坡曾經是這樣歸納。

對於松,翻遍古籍,詩人大致如不畫家那麼鍾情;三言兩語的詩句難以表述對鬆的那一番情懷。對於禪意之人來說,鬆成為一種意象;說什麼竹清松瘦、鶴骨鬆筋、鶴髮松姿、玉潔松貞……到是歷代畫家們對松情有獨鍾。現世存的名畫佳作裡很多就是這樣命名的。比如五代畫家荊浩名之曰《松壑會琴圖》,南宋畫家李唐有《萬壑松風圖》,清代畫家鄭板橋有《雙松圖》等等不一而足。

如果說「無酒不成宴,無茶不講禪,無水不弄墨,無伊不手談」,那麼「無香不近書,無松不成圖」倒是實實在在。即使沒有標註「松」,但是「松之風」綿延不絕,總是以清爽的方式為我們帶來不一樣的墨寶山林、松風勁吹。比如清代弘仁的《黃海松石圖》,以絕巘倒掛之鬆而傳奇;石與松個性鮮明,而鬆枝枯瘦而貼實。再比如郭熙的《雙松圖》,描繪的參天兩顆古松:枝幹龍鍾,葉茂蔭濃,插入雲表。岩轉溪遠,霧重景闊,峻拔之慨,氣宇不凡。尤其是當代的傅抱石《松蔭飛瀑》以氣馭取皴法取勢,渲染處的巴山蜀水,讓峽江的三峽松韻更充滿了與古典韻味不一樣的張力,彰顯出厚重蒼茫、浩蕩宏遠的意境……

中國的山水畫大地如此,初讀歷代名家畫松作品我們可以看到,從五代到北宋的李成、郭熙;從宋代的李唐、馬遠、範寬到元代的王蒙、趙孟頫;從的清代的弘仁、石濤乃至現代的張大千、李可染、徐悲鴻等,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畫家,因為審美情趣的不同,鬆的畫法以及筆墨、構圖呈現出各異的形態。也正是如此「松聲」才入骨了。

2021年3月3日星期三

相關文章  雨雪來襲!未來三天最強冷空氣將至陝西

作者簡介:

劉星,三峽劉星。世居住三峽,執教鄉村,中師學歷,純粹草根;酷好文學,偏愛圍棋,遨遊網絡,弘揚國學。曾經先後擔任中國圍棋棋院「圍棋論壇」、棋魂網「圍棋論壇「版主,新浪網「讀書沙龍」論壇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娛樂圈」管理員、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訪談訪」、新浪網「天下行棋博客圈「「圍棋名博訪談」等網絡文化職務。素以倡導圍棋和文化兩面旗幟的文化交流活動。先後接受過一起寫論壇在線訪談,《名匯》雜誌的專題訪談,三峽都市報,雲陽網,騰訊網,新浪網,弈城網等線上線下文化訪談。組織過中華文化義工聯合會的文化活動、天下行棋圍棋文化活動組織、新浪讀書沙龍讀書、書香雲陽文化義工讀書活動等。撰寫的各類文章先後發表在《北京晚報》《重慶晚報》《圍棋天地》《秋興(夔州杜甫研究會)》《棋藝》《重慶旅遊》《收藏之聲》《長河》《夔州文藝》等報刊雜誌,部分作品入選《中國棋文化》《網與人生》《文濤拍案》《換個角度看與寫》《圍棋文化演講錄》等。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