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野人生活在哪裡?野人到底存在不存在呢


野人到底在在哪裡?

世界上關於”野人”的傳說很多,例如在北美洲西部傳說有一種叫做「沙斯誇支」的,意思為「大腳野人」或者「大腳怪」;

在我國的喜馬拉雅山地區和帕米爾高原傳說有一種叫做「葉蒂怪」的,意思為「雪人」;

在俄羅斯的高加索和蒙古一帶也有一種叫做「阿爾瑪斯人」、「克什吉克人」等的「野人」。

無論那種「野人」,都是用雙腳行走,身上長著淡棕色或淡灰色的長毛,長胳膊短腿,寬面缺額,身高、體形均與人相似等等。在我國,關於”野人”的傳說,已有-年的歷史,在許多古籍中都有豐富而生動的記載,如「羆」、「山鬼」、「毛人」、「巨人」等等。

近10-30年來,在我國一些高山原始林區,此類傳聞更是愈演愈烈,不時傳來有「野人」活動的消息。由於世人對於「野人」確實有很強的好奇心,這種大眾喜聞樂道的題材又很富於「新聞性」,能吸引人們的興趣,而且往往帶上「科學」的面紗,所以新聞媒體也樂於宣傳報導,經常使人真假難辯。深圳某報和海外的幾家報紙都報導了一個令人迷惑不解的事:湖南捕獲了一個活的雄性「野人」,世人矚目的「野人」之謎揭開在即,而且這件「震驚世界」的事件是中國「野人」考察研究會透露的。報導說:這隻雄性「野人」是在湖南省新寧縣水頭鄉平栗山村由30多位農民捕獲的,當時,它正在對一個穿著紅花罩衣的姑娘進行挑逗,所以被人們當「長毛鬼」捕獲。這隻「野人」在湖南土話中被稱為「毛公」,它正像過去人們描述的「野人」那樣,頭臉與人酷似,身高厘米,體重20多千克。全身長著細軟的、放射狀的棕褐色毛髮和大鬍鬚,長度近10厘米,上肢和腹部略呈灰白色,有一條5厘米長的尾巴,整個身體不像猩猩,也不像猴子。在灰色額頭下面,長著一雙酷似人的眼睛,黃眼珠,雙眼皮,有眼角,嘴平有人中,能發出像老年人一樣的聲音。鼻子上有苔狀斑痕。牙齒、舌頭都像人。特別是藏在毛髮中的那對約四厘米長的耳朵,幾乎與人的耳朵一樣。它的雙腳比湖北神農架發現的”野人”腳印略小、略窄。上肢很像人手,長著棕色指甲,而且很靈巧,可以拾起丟在稻草中的葵花籽吃,會用勺飲水喝。這隻「毛公」還能喜能怒,喜歡吃雞蛋、牛奶,也喜歡吃甜食,如甘蔗、蘋果和梨等。吃東西很利索,吃甘蔗先用嘴剝盡皮,再吃芯,然後吸汁吐渣;吃雞蛋不吃蛋清,而是剝開蛋殼,去掉蛋清,再吃蛋黃;吃糖果要先剝去紙,要是有一點紙在糖果上,也要吐出除凈再吃。 「毛公」很喜歡人多熱鬧,通人性,喜歡挑逗穿花衣長發的婦女。現在這隻「毛公」正住在武漢一所有暖氣的水上宮殿裡。中國「野人」考察研究會在有關部門的支持下,已著手邀請全國著名靈長類、古人類、動物、生物各方面專家教授聚集武漢鑑定研究,不久將揭開我國湖南相傳的「毛公」這一千年之謎的謎底,為祖國科學事業的新發展寫下新的一頁。但是,後來的鑑定結果卻使人啼笑皆非,這只在湖南被稱為「毛公」的「野人」,其實就是一隻藏酋猴。事實上,宣傳有「野人」存在的很多人,不僅使用的是一些充滿了似是而非的、偽科學的論點和論據,而且公然塞進了許多宣揚迷信的東西。

為了蒙蔽不明真相的人,他們還打著「科學」的幌子,編造一些引人入勝的情節,甚至認為地製造出來許多關於「野人」的所謂「證據」。例如在神農架海拔米處曾經發現過48厘米長的「野人腳印」,還做成了石膏模型,這比北美洲發現的「大腳怪」的42厘米長的腳印還要大一些,而「大腳怪」的腳印已經有人承認是他偽造出來的惡作劇。關於「雪人」腳印的解釋則是由於雪融的原因可以使雪猴(即喜馬拉雅葉猴)或雪熊(即棕熊)的腳印變形,並且變大?此外,那個被喜馬拉雅山某寺院的喇嘛所珍藏的一個作為「雪人」的唯一實證的一塊頭皮,後來被證明不過是一塊馬熊的皮。年10月初,湖北某報又披露一條「石破天驚」的消息:「湖北發現世界首例活體『雜交野人’,總部設在武昌的中國「野人」研究會播放的錄象展示了這一世界奇觀。

螢幕上出現的『雜交野人’系雄性活體,初看上去與常人幾乎無甚差異,細觀之下,則見其頭部尖小,長有明顯的’矢狀嵴’,據說這是猿與現代人的主要區別,另外它的耳朵的位置很高,身高約2米,赤身裸體,步幅很大,肩胛骨、鎖骨、胯骨都有猿的特徵,四肢長,四肢及形體特徵均似『野人’,但沒有其他『野人’那樣的長毛,也沒有語言。據介紹,該錄象資料是年由野考會員在神農架毗鄰地區拍攝的。當時『雜交野人’已經33歲,其母還健在。該婦女早年喪夫後一直守寡,對雜交孩子一事羞辱萬分,生前始終不肯對調查者透露半點細節。 」後來經過有關專家鑑定,這個所謂「雜交野人」不過是一個患有先天性腦垂體疾病的愚型人,其四肢過長是由於腦垂體巨大症引起的促生長激素分泌過多,而使骨骼發育產生巨大的變化,病人的四肢和軀幹都可能比正常人增長一倍,頭骨變形、過小也是由於頭骨早期癒合和腦發育不全所致,再加上甲狀腺機能異常而引起的癡呆症,所以不會說話,這樣的病例在我國各地並不罕見,將其與「野人」聯繫在一起純屬無稽之談。迄今為止,世界上有不少人前往深山密林中去探索「野人」的蹤跡,但至今也沒有獲得任何確實的證據,認為有「野人」存在的根據最廣泛的是都是所謂有人親眼看到,另外就是一些毛髮、腳印和糞便等等。

世界上所有的動物都是千百萬年來漫長進化史的產物,人類也不例外。如果真有「野人」的話,當然也是如此。既然都是進化的產物,就必然有根源,有祖先,有遺蹟,也必然與其他生物有著各種聯繫,決不可能完全孤立於生態系統之外。根據最基本的生物學原理,任何一個能夠在自然界繁衍生存的物種,必須擁有一定的種群數量,達不到一個最低基數的種群,或者雖然能達到這個最低的基數,但過於孤立分散而不能相互接觸,這個無種就必然要滅絕。至今沒有人目擊過所謂「雪人」或「野人」的種群或家族,沒有見到過哺乳幼仔的雌性,也沒有發現過他們的「巢穴」,這些也是否認它們存在的一個原因。基於上述的原因,很多有造詣、有影響、有卓見的動物學家、古生物學家、古人類學家等,都對「野人」發表了看法,認為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野人」。

也有人認為世界上是否有「野人」現在既否定不了,也肯定不了,這是一個有待揭開的科學之謎,對它們進行考察和研究也是必要的,但考察和研究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要標新立異,企圖一鳴驚人,而只是從科學的立場出發,以科學的方法來證實這類傳聞的真與偽,從而得出正確的結論。

相關文章  1953年,少將帶夫人回鄉探親,另一婦女哭著說:我才是你妻子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