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的殺人狂,這高分劇真·殺瘋了


今天給大家聊一部高能燒腦的懸疑劇。

劇集根據同名暢銷書改編,由《使女的故事》女主伊麗莎白·莫斯參與執導和主演,豆瓣穩定在8.6的高分——《閃亮女孩》。

雖然片名被翻譯成“閃亮女孩”,但結合劇集詭異精分的畫風,說是“閃靈女孩”也不為過。女主角柯比是一起兇案的倖存者。

5年前,她出門遛狗時被匪徒襲擊,對方不僅想殺她,還用利刃將她的腹部剖開,並將部分內臟掏了出來。在彌留之際,她感覺到匪徒往她腹腔裡放了一個東西——一個印著“快活蜂酒吧”字樣的火柴盒,後來她在證物裡看到了。

雖然她幸運地撿回一條命,但真正的噩夢才剛剛開始。因為精神受創,柯比患上了嚴重的ptsd,症狀包括不限於躁狂、失憶以及頻繁出現幻覺,她不得不進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療,無法為警方提供破案線索。

在出院之後,她隱姓埋名,換了“柯比”這個名字,想要重新開始生活。警方則出於保護目的,對外隱瞞了“受害者”生還的消息。第一集開場時,柯比在一家報社實習。她已經在這里工作了一段時間,但因為失憶症的困擾,始終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她的生活狀態,很像《困在時間裡的父親》裡那個患上阿茲海默綜合症的父親,轉眼間就會忘了自己在哪、要幹什麼。因此,她隨身攜帶的本子上記著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就連工位是哪個、寵物叫什麼名字、母親是什麼職業這些常識,她也不得不用筆寫下來,以防自己哪天忘掉。

即便如此,奇怪的事還是時常發生。比如她本子上記了自己的貓叫格倫戴爾,但有一天回家後卻發現自己沒養貓,格倫戴爾是條狗;

比如她詳細地記錄了自己的工位長什麼樣、桌上放了哪些物品,但有一天上班卻發現那張桌子變成了同事的座位……

這些事讓柯比本就脆弱的神經瀕臨崩潰,完全找不到生活的錨點,只能隨波逐流地活一天是一天。直到當年負責案件的警察突然找到她,讓她去警局裡指認兇手。

原來,最近又發生了一起謀殺案,死者茱莉亞腹部的“十字形”傷口與她當年十分相似,內臟也同樣有被移出的跡象。目前警方鎖定了幾名嫌疑人,如果柯比能想起些什麼,那麼警方或許不僅能破案,還能抓到一名連環殺人犯。

推薦文章  張碧晨疑醉酒深夜被男子扶著進公寓,未再出門

更巧的是,報社的同事丹就負責這起案件的報導。柯比偷看了他的文件,得知嫌疑最大的是個名叫帕維爾的男人,茱莉亞死前曾報警懷疑他跟踪。這讓柯比想到,當年案發前她也總覺得有人在跟踪自己。於是她自告奮勇,決定和丹一塊查案,並向他坦白了自己的經歷。雖然他們後來發現帕維爾並不是兇手,但男女主角算是完成了組隊。

其他受害者的出現,也讓柯比認識到只有抓住兇手,自己才能徹底擺脫過去的陰影。但就在她重新振作的時候,更可怕的事發生了——一天下班回家,她發現自己的鑰匙居然打不開家門。

她的記憶再次出現錯亂。這次她不僅記錯了門牌號,而且找回家後,開門迎接她的也不是住在一塊的母親,而是報社里的另一名同事。

同事一臉疑惑地稱呼她“妻子”,牆上還掛著兩人的結婚照……她向周圍人“打聽”才知道,自己已經和這人結婚多時。

為了不被大家當成神經病,她不得不一次次扮演著突然降臨的人設。柯比時常覺得自己生活在幻覺中,但實際上,她經歷的一切都是真的。

這就要說到劇中採用的多線敘事。在柯比和丹攜手查案的主線之餘,還有一條兇手的故事線。編劇從一開始就給觀眾揭露了真正的兇手——哈伯,殺死茱莉亞的全過程。

這段劇情從茱莉亞的視角給出,完全是恐怖片的拍法。一天,單身獨居的茱莉亞被陌生男子哈伯搭訕,對方表現出一副認識她已久的樣子。但當她詢問兩人是不是在哪見過,哈伯又諱莫如深地表示“還沒有”。到了晚上,茱莉亞接到哈伯的電話,疑惑對方怎麼會有自己的號碼,哈伯卻依然自顧自地說著令人細思極恐的話。

在他的引導下,茱莉亞找到幾張自己的照片,她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拍過這些照片,但上帝視角的觀眾卻發現,她每次剛看到照片內容,就抬起頭露出了和照片中一模一樣的驚恐表情。

沒錯,此刻的哈伯其實就躲在屋內。而這些照片,對茱莉亞而言,全都來自幾秒鐘後的未來。

哈伯之所以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地殺死“被選中的女孩”,正是因為他擁有時空穿越的能力,既能預判他人的行為,又能通過跟踪、監視、假意交友等方式接觸受害者,最後回到不曾與她們相識的過去殺死她們。他已經用這樣的方式連續殺掉了8個人。

推薦文章  懸疑劇《通天塔》開播,演員演技在線,劇情成最大硬傷!

對於這麼一個殺人狂裡的開掛玩家來說,計劃本不會有任何破綻。直到女主柯比死裡逃生,還因此獲得了某種能感知時空躍遷的能力……

事實上,柯比每一次發現記憶與現實產生偏差,都是因為她被拉扯進了新的平行世界,似乎哈伯在產生殺意或進行穿越時,她都能有所感應。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柯比也以為自己是精神失常。但隨著調查深入,她不得不相信這一切真的和時空穿越有關。

一方面,她和丹循著連環殺手的思路,翻閱了當地幾十年來的兇殺懸案,果然找到另外7名腹部擁有相同傷口的女性受害者。且每名死者的身體裡,都放有一個不屬於那個年份的物件。比如她見過的那個火柴盒,上面印著“快活蜂酒吧”的字樣和地址,但當她按照地址找過去時才發現,那裡根本不是個酒吧——過去也沒開過。

她還在一名20年前死者的證物裡,看到一副阿德勒天文館的員工鑰匙。但等她去到天文館,卻發現鑰匙的主人吉妮還活得好好的——據她所說,自己在上周剛把鑰匙弄丟。這些匪夷所思的事件,全都指向了兇手是個時空穿越者。

而就在柯比為此驚訝時,她發現身邊的路燈燈光不知何時換了個顏色,玻璃鏡面中的自己也突然從短髮變成長發——時空再次發生了躍遷。眼前的吉妮也將在不久後,成為哈伯手下的另一個亡魂……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劇不僅採用多線敘事,還刻意打亂了時間順序,將吉妮、茱莉亞的故事和女主的調查過程以碎片化呈現。因此,近60分鐘的第一集略顯混亂,說好聽是燒腦,說直白點就是“勸退”。或許正因如此,TV+一次首播3集。只要熬過了第一集,後面的節奏非常上頭,情節展開也是高潮迭起。

兩名主角要如何對付一個能夠時空穿越、預知未來的反派呢?柯比的技能又能派上什麼用場?在核心主線之外,劇中對這個高能設定還埋下了相當多的懸疑點。比如,哈伯為什麼要殺死這些被他稱為“閃亮女孩”的受害者?柯比的能力是與生俱來,還是因為哈伯的襲擊而意外獲得?

還比如,哈伯在一次喝咖啡時,拿起放下之間,發現杯子的樣式變了,對此他司空見慣地點了點頭。這是否意味著,他也是被動地在平行世界間穿越,而以儀式般的殘忍手法殺死女孩們,並非殺人取樂,而是為了達到什麼特殊目的?

​以前三集劇情呈現的巨大信息密度來說,或許不少問題的答案,早已藏在了看似混亂的細節中。喜歡這種硬核燒腦劇的小伙伴,可以入坑了!我就不在這裡給你們更多地劇透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