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昆、周子昆,一樣的開局,不一樣的結局


周昆是湖南平江人,周子昆是廣西桂林人。周昆生於1902年,周子昆生於1901年。

周昆參加的是秋收起義,周子昆參加的是南昌起義。紅軍時期,周昆先後擔任過6個主力師師長,幾乎把蘇區主力師師長當了個遍。周昆和毛委員相識較早,毛委員領導秋收起義去三團駐地銅鼓找團長蘇先駿時,就是周昆在站崗放哨,他首先接待的毛委員。因偉人的證件丟失,沒法證明身份,所以周昆盤查一番後押著偉人去團駐地,結果受到蘇先駿的嚴厲批評,蘇先駿忙給偉人賠不是,「罵」周昆有眼不識泰山,而毛委員卻誇獎周昆警惕性高,值得表揚。這時候,朱老總、陳老總、林彪、張子清、羅帥、譚大將、粟大將、王爾琢、黃公略等紅軍名將,還不認識毛委員呢!

這張照片裡有林帥、聶帥、王良、陳光、周昆、周子昆等人

周昆在井岡山斬頭露角,大放異彩,軍事才華被展露得淋漓盡致,先後轉任多個師師長,是林彪的得力部下,也是紅四軍、紅一軍團、紅一方面軍中的卓越戰將,高級軍事將領。後來張子清、黃公略、伍中豪等將領犧牲後,周昆與陳光、王良等人成為井岡山紅軍中的重要將領。當時有句口語叫:林彪手下三桿槍,陳光、周昆和王良。可見周昆在井岡山的歷史地位。

林彪手下的三桿槍——周昆、王良和陳光

周子昆參加南昌起義,後又跟著朱老總轉戰閩、湘、贛,參加湘南起義,後來隨朱德、陳毅上了井岡山。

周子昆原是葉挺部下,參加過北伐,在汀泗橋、賀勝橋、攻打武昌戰役中,都立下戰功,先後任連長、營長、教導隊大隊長,他曾任孫中山大元帥府鐵甲隊班長,1925年入黨,是葉挺獨立團中的一名基層指揮員。湘南起義後任28團一營營長。井岡山會師後任紅四軍教導隊副隊長。紅六軍二支隊支隊長,紅三軍參謀長、軍長,紅五軍團參謀長,江西軍區參謀長,福建軍區總指揮,獨立第22師師長。參加了井岡山及瑞金蘇區根據地數次反圍剿戰役,戰功赫赫。但他的職務變動很頻繁,不像周昆那樣穩定。一、四方面軍會師後,周子昆被混編到張國燾的左路軍中,任紅四方面軍紅軍大學指揮科科長,總司令部第一局局長。從軍區總指揮、22師師長變成了科長,落差不可謂不大,但他從無怨言,任勞任怨。

左:新四軍副參謀長周子昆

由此可見,在紅軍時期,周昆與周子昆不管是出身、資歷及職務都非常像,一個參加秋收起義,一個參加南昌起義,殊途同歸,二人都上了井岡山。在井岡山都能獨當一面,分別擔任師級指揮員。戰功與職務都相差不大,年齡相差一歲,都是紅軍中冉冉升起的將星,後來同時參加長徵,同時到達陝北。

新四軍副參謀長周子昆

抗戰開始後,周昆任八路軍115師參謀長,周子昆任新四軍副參謀長,還是相差不大。周昆和陳光,還是跟著林彪,是林彪的鐵桿部下,周昆代理過紅一軍團軍團長,陳光也代理過,陳光任115師353旅旅長,是八路軍中的精銳中的精銳,343旅就是原紅一方面軍改編而來。林彪負傷後,陳光代理115師師長。周昆比陳光稍微差點,任115師參謀長,但級別跟陳光相同。

周子昆和夫人何子友

從抗戰開始,周昆與周子昆的人生道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結局截然不同。周昆在1938年3月1日竟然攜款出逃,落了一個下落不明。堂堂八路軍115師參謀長竟然攜款出逃,震驚八路軍總部和延安。周昆最終去了哪裡,結局到底如何,至今還是一個謎。僅僅因為6萬元法幣,周昆帶走一半,留下一半。他帶著這3萬元隱姓埋名了還是被歹徒圖財害命了,都不得而知。八路軍當時也下了功夫調查,結果都暫無信息。

周昆的失蹤,是人民軍隊史上一個很大的謎!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裡,他的結局如何,是隱姓埋名終老他鄉還是出了意外,都不得而知。假設一下,如果周昆沒潛逃,那麼在接下來的抗戰和解放戰爭中,功勞必定會不小。到55年授銜時,周昆至少也是上將,大將也有可能。要知道八路軍的團長,絕大部分都是上將,比如三楊、李天佑等。有人說他貪生怕死,開小差了,這也說不通,紅軍時期那麼苦,條件那麼惡劣,敵情那麼嚴重,他不也是堅持下來了嗎?抗戰時期國共已經合作了,條件要比紅軍時期強多了。再說了,周昆當時已經身居高位了,根本就用不著親臨前線了,危險性大大降低,他又怎麼可能是因為貪生怕死呢!有人說他愛財,見錢眼開,但他不是一般普通士兵,幾萬元的世面還是見過的,遠不至於被3萬元法幣蒙蔽了雙眼。

八路軍115師參謀長周昆

周子昆參加了新四軍的組建,任新四軍副參謀長,跟葉挺、項英、袁國平搭班子,是新四軍六巨頭之一。皖南事變後,部隊被打散,葉挺下山談判被扣押,周子昆、項英、黃誠等突圍出去,輾轉藏身於涇縣赤坑山半山腰的蜜蜂洞裡,1941年3月13日深夜被叛徒劉厚總殺害。

新四軍領導人合影

項英、周子昆、黃誠遇害的經過是這樣的:13日晚,蜜蜂洞裡點著一根蠟燭,項英與周子昆在下棋,棋盤是在地上劃的,棋子用的石子。 10點左右,警衛員黃誠催促大家休息,說:「時間不早了,首長早點休息吧!」周子昆說:「小黃,你先睡吧,我們等一下再睡。」於是,黃誠和衣躺在最裡面睡下。因為蜜蜂洞很小,只能容納四五個人,且外高內低,最裡面還滲水,洞壁「嘀嗒、嘀嗒」地掉水珠。黃誠入睡前,還聽到項英與周子昆在說話,那一晚,他們的心情似乎很好,話也比平時多的多。二人邊下棋邊聊天,不知不覺間,黃誠就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紅軍長徵到陝北時的一張照片

夜漸漸深了,山風從洞口吹過,帶來一絲寒意。洞內靜極了,一切都靜悄悄的,偶爾落下來的水珠聲顯得格外清晰,蠟燭已經燃燒到了最根部,快熄滅了。項英和周子昆也躺倒睡下了。從外到內,分別是劉厚總、項英、周子昆和黃誠。

八路軍敵後武工隊

凌晨3點鐘左右,突然幾聲沉悶的槍聲劃破了黎明前的寧靜。出於職業敏感,黃誠驚醒後伸手就去枕頭下摸20響快慢機,突然一道手電光照在他臉上,強烈的光刺得他睜不開眼,接著就是一聲槍響,擊中了他的右胳膊,再一聲槍響,黃誠只感覺到頭「轟」的一下,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了。叛徒劉厚總以為三人已死,就翻走了項英帶在身上的新四軍軍費——黃金、大洋,還有鋼筆、懷表等物資,急匆匆地下山而去。其實,黃誠沒有死,他被打成了重傷,後經搶救活了過來。但項英和周子昆卻當場遇難。

左起:周子昆、張雲逸、葉挺、項英、曾山

周子昆和周昆,當年紅軍的兩員猛將,任誰也沒想到是這樣的結局。周昆攜款出逃,下落不明。周子昆被叛徒殺害,成為革命烈士。周子昆假如沒遇難,建國後評軍銜時,最低也是上將。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