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快遞員消亡史:每單派件費只掙0.25元,每年幾十萬人為「月入過萬」而來!


作者:電商君

來源:電商報(ID:kandianshang)

每單派件費只掙兩毛五!

快遞員這個職業,已經到了史上最危險的時候!

近年來,隨著電商巨頭紛紛搶灘下沉市場,負責電商件運輸的快遞公司之間的價格戰也打得地動山搖,快遞派送費沒有最低,只有更低,處於快遞最末端的快遞員正在經歷著生死時刻。

有報道稱,在一些地方,快遞員送一件快遞只能掙到兩毛五!

送一件快遞只能掙到兩毛五?這也太誇張了吧?我們平時叫個順豐一單都給了10幾塊的運費啊?

沒錯,我們平時叫快遞時也沒少給快遞公司運費。比如說,散客用戶付給順豐的一單快遞費用通常在18元左右,付給通達系的快遞費也在10元左右。

快遞員消亡史:每單派件費只掙0.25元,每年幾十萬人為「月入過萬」而來!

但是,如果你了解到快遞行業的「層層收費」機制后,就能理解為什麼最後分到快遞員手裡的只有可以忽視不計的兩毛五的利潤了。

我要告訴你們的第一個常識是:完整的快遞業務不是只有送件這一個環節,而是最少包括攬件、中轉、派送和信息服務四個環節。

我要告訴你們的第二個常識是:這四個環節又可以細化為七個更細的分配環節。

理想狀況下,用戶付出的一單10元費用,這七個環節的費用佔比情況如下:3元給攬件方(網點),1.6元給收件快遞員,城市內分撥費用0.6元,運到分撥中心運費0.3元,總部收到面單費1元、中轉費2元,還有就是派件費1.5元。

快遞員消亡史:每單派件費只掙0.25元,每年幾十萬人為「月入過萬」而來!

但是,在現實生活中,以上理想狀況基本是不存在的,為什麼?價格戰無時不在!

價格戰啟動后,以上配比就會發生改變,其中,面單收入、中轉費、運輸費用這幾塊是基本固定的,減少的部分,只能來自加盟網點和快遞員的利潤來源。

據了解,由於派費下降, 今年7月,安徽某地快遞員的到手派件費降到一單4毛錢,扣除簡訊費和電話費后,平均一單隻能賺0.25元。

一單隻能賺0.25元是什麼概念?就算快遞員一天可以派件1000件,一天的收入最高也只有250元,一個月到手工資最高為7500元。

當然,一天派件1000件只是一種理論數值:就按一天工作10小時,一小時需派100件,平均每分鐘派件1.67次!就算是分身有術的神仙也不可能有這麼高的效率。

快遞不送上門,

通知到指定地點取件會越來越常見!

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快遞行業不僅沒有朝著健康、正規的方向挺進,反而成為貧富分化最極端的行業,這是很多人沒有想起的。

一方面,近幾年來因為快遞業務量的激增,很多快遞公司的市場份額不斷高漲,公司的估值或市值一路上揚,主要股東的身價不斷高漲。

2019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國內有6位從事快遞業務的人榜上有名,也創下了近年來快遞公司富豪進入全球富豪榜的新高。其中,順豐王衛的身家超過了1000億,其他「四通一達」創始人也一個個身價不菲,萬級級的快遞行業,就是一座挖不完的金礦!

快遞員消亡史:每單派件費只掙0.25元,每年幾十萬人為「月入過萬」而來!

另一方面,對很多底層快遞員而言,這卻是一個真正利潤薄如紙的行業。

事實上, 因為快遞員的利潤一降再降,現在已經影響到快遞行業的業務布局,而且已經衝擊到快遞服務品質的穩定了。

比如說,如今,很多快遞公司的快遞員在送快遞時都不會事先通知用戶,就直接把快遞塞到快遞櫃,或者發一個通知用戶到指定地方取件的簡訊就算結束派件工作了。

如果驛站就在你家樓下,對你的影響可能還不是很大。但是,有的驛站距用戶有幾百米遠,去取個件中間要穿越好幾個紅綠燈,碰上炎熱的天氣,寄過來的又是重量不輕的東西,取件就一下子變成了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

很多人期待的,肯定不是這種給我們生活帶到困擾的快遞服務體驗!

快遞員消亡史:每單派件費只掙0.25元,每年幾十萬人為「月入過萬」而來!

那麼,如今的快遞公司為什麼都不約而同的採取了這種直接放快遞櫃或通知用戶到指定地點取件的方式?目的也只有一個: 提高快遞行業效率,能方便自己,就管不了給別人帶來更差的服務體驗。

就像上文說的,如今有些地方快遞員派送一單快遞只能掙0.25元,這時候要努力維持快遞員的利潤不至於下降太快,只能提高派件數量了。如果這時候還讓快遞員上門送件,又是打電話和用戶溝通派件時間又得忍受一次次敲門也不見有客戶回應,這一天下來還能送幾件快遞?

長此以往,快遞員一個個都不得餓死了?快遞員也不得一個個從快遞行業逃離了?

每年有幾十萬人為了「月入過萬」而來!

但現實情況是,儘管基層快遞員的利潤越來越少,快遞員逃離快遞行業的情況卻並不普遍, 相反,每年還有高達幾十萬的人不斷湧進這個行業。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9年快遞市場監管報告》顯示:2019年,快遞業務量超600億件,增量再次突破100億件,對世界快遞業增長貢獻率超過50%。快遞業務收入超7000億元,佔GDP比重達7.6‰,收入增速是GDP增速的4倍,為穩增長做出積極貢獻。

快遞員消亡史:每單派件費只掙0.25元,每年幾十萬人為「月入過萬」而來!

當然更讓人無奈的是:整個2019年,快遞行業新增20萬工作崗位!

造成這種結果,除了上面說的不送件上門提高了行業效率,至少還有以下兩種因素。

首先,這幾年的經濟整體情況並不樂觀,對很多人而言,「成為快遞員」是不得不面臨的選擇。

電視劇《小歡喜》中,黃磊飾演的方言原本是公司骨幹,但是他終究還是沒有逃過「35歲職場法則」,人到中年的他被公司很合理地開掉了。離開原來的公司后,找工作無門的方言第一個想的就是送外賣。其實,方言的這種經歷很有代表性,特別是今年疫情發生以來,預計會有更多的大學生、高知分子也會被擠到外賣、快遞員、的士司機等這些比較基層的塞道上來。

快遞員消亡史:每單派件費只掙0.25元,每年幾十萬人為「月入過萬」而來!

其次,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他們還以為快遞行業是按勞分配的工種,付出多少,就有多少回報,以至於現在,每年都有幾十萬人懷著「月入過萬」的夢想衝進這個行業。

就像上面算的那筆賬,不管你有一顆多麼吃苦的心,也不管你的身體有多健壯,隨著派件費用的不斷下降,能靠著派件勉強養活自己現在都不容易了,通過派件「月入過萬」更是一種奢望。

所以,就算是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如今想通過送快遞月入上萬,基本上是痴人說夢。

快遞行業狀況已然如此,你,還想進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