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娛樂化的受眾心理分析

新聞娛樂化的受眾心理分析 1


樹立正確的新聞價值觀。新鮮性、重要性、顯著性、趣味性、接近性、是新聞價值的基本要素。無論是計劃經濟還是市場經濟時代,網路媒體從業者都要遵循客觀性、真實性、社會責任論、正確引導公眾輿論等新聞意識,應該牢記媒體是政府的喉舌,加強對自己對社會的責任感。而且傳媒從業人員應該謹記自己的社會公德以及身上承擔的重任,恪守在新聞報道中的職業操守,樹立正確的新聞價值觀。
提高新聞從業人員及受眾的自身素質。對於網路媒體從業人員來說,入行門檻高低不齊,人員素質也是參差不齊;由於網路新聞的雙向互動性,受眾可以對一則新聞進行評論,因此有必要加強網路新聞從業人員的專業理論培訓和受眾的媒介素養。此外,網路娛樂新聞從業人員要堅定自己的價值取向。在文化多元化的時代,任何多樣的文化始終以健康向上為主導方向,因此新聞從業人員要肩負起輿論導向與審美導向的職責。要不斷地學習相關的知識,拓寬自己的知識領域,加強相關的職業能力培訓,加強自身的道德素質;通過對新聞的正確把關,積極有效地引導受眾。同時通過媒體正確的影響、教育和其他方面的引導,提高受眾的媒介素養,形成良好的網路新聞輿論。
完善法規,充分發揮政府職能,加強網路新聞輿論的監督。雖然相關的新聞行業規定有很多,但我國至今未出台《新聞法》,新興網路媒體發展迅速,但相關的法規卻不是很健全。因此要不斷完善有關網路媒體的法規,這樣才能使網路新聞媒介生態環境更加法制化。另外,由於網路的雙向互動性,網路的大容量性,新聞信息的及時發布優於傳統媒體,網路媒體實行新聞輿論監督代表的是公共利益,應用理性思維和批判精神去引導新聞的走向。因此有必要從宏觀上充分發揮政府的職能,加強對網路新聞媒體的輿論監督,這樣不僅有利於防止因過度娛樂化而造成的理性缺位,更對提高整個社會的精神文明建設具有重大意義。

新聞娛樂化的受眾心理分析


  大眾化時代,娛樂產品最容易成為暢銷品,在這種消費邏輯引導之下的媒介表現出越來越明顯的娛樂化傾向:最初是純娛樂性節目和內容大幅上升,最後則發展到離娛樂性最遠的那部分媒介內容———新聞向娛樂強行拉近,使新聞與娛樂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即所謂的新聞娛樂化。

新聞娛樂化具體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大眾新聞的流行,即減少嚴肅新聞的比例,而將名人趣事及各種有煽情性、刺激性的犯罪新聞、災害事件、花邊新聞等軟性內容作為新聞的重點,官兵捉強盜和兩性關係成了每天新聞節目中不可或缺的題材。

一、新聞娛樂化不能捨本逐末

新聞作為一種信息傳播工具,具有多種功能,儘管有一部分新聞可以因其趣味性的內容而產生一定的娛樂效應,但並不能因此將新聞的主要功能定位為娛樂工具。新聞娛樂化做法誇大了新聞的娛樂功能,為了追求刺激將新聞作為一種娛樂工具,而非傳播交流信息的工具,實質上是一種本末倒置的做法。在當前人們對娛樂需求膨脹的背景下,傳播者應將大眾媒體的娛樂功能更多地體現在適合的傳播形式上,如電視遊戲節目、報刊娛樂版等。若讓新聞這一傳播形式過多地承載媒體的娛樂功能,必將損害新聞的基本傳播特性,造成新聞傳播形式與功能的錯位。新聞面對的是大眾,如果純粹地為了追求娛樂效果,任色情、醜聞充斥媒體,媒體的教育功能也就無從談起。

二、新的娛樂化不是庸俗化

大眾文化時代,需要通俗的新聞,通俗的報紙,通俗的傳媒,但是我們要看到,通俗與庸俗之間只有一紙之隔,一捅即破,新聞娛樂化不是庸俗化更不是低俗化。面對市場競爭,為了爭取受眾的最大化,首先要尊重受眾的消費心理,在內容選擇上要選取大多數人感興趣的東西。哪些是最大多數受眾,記者感興趣的新聞呢?2000年我國城市社會接受大眾傳媒狀況的調查報告顯示,”反映群眾的呼聲”、”客觀地報道新聞發生的重大事件”、”幫助人民了解黨和政府的決策”、”幫助人們實現輿論監督”分別成為媒介報道題材中受眾需求的熱點。這樣的需求熱點並不娛樂,既無名人趣事,也無花邊新聞,但是它同樣能引起受眾的興趣。我們講平民化的視角,是要放棄傳播者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以增強可視性。在講”娛樂化”的時候,則必須尊重新聞基本規律。遵守新聞傳播的基本原則,不誇大,不縮小,維護新聞的真實性原則。
求採納為滿意回答。


  大眾化時代,娛樂產品最容易成為暢銷品,在這種消費邏輯引導之下的媒介表現出越來越明顯的娛樂化傾向:最初是純娛樂性節目和內容大幅上升,最後則發展到離娛樂性最遠的那部分媒介內容———新聞向娛樂強行拉近,使新聞與娛樂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即所謂的新聞娛樂化。

新聞娛樂化具體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大眾新聞的流行,即減少嚴肅新聞的比例,而將名人趣事及各種有煽情性、刺激性的犯罪新聞、災害事件、花邊新聞等軟性內容作為新聞的重點,官兵捉強盜和兩性關係成了每天新聞節目中不可或缺的題材。

一、新聞娛樂化不能捨本逐末

新聞作為一種信息傳播工具,具有多種功能,儘管有一部分新聞可以因其趣味性的內容而產生一定的娛樂效應,但並不能因此將新聞的主要功能定位為娛樂工具。新聞娛樂化做法誇大了新聞的娛樂功能,為了追求刺激將新聞作為一種娛樂工具,而非傳播交流信息的工具,實質上是一種本末倒置的做法。在當前人們對娛樂需求膨脹的背景下,傳播者應將大眾媒體的娛樂功能更多地體現在適合的傳播形式上,如電視遊戲節目、報刊娛樂版等。若讓新聞這一傳播形式過多地承載媒體的娛樂功能,必將損害新聞的基本傳播特性,造成新聞傳播形式與功能的錯位。新聞面對的是大眾,如果純粹地為了追求娛樂效果,任色情、醜聞充斥媒體,媒體的教育功能也就無從談起。

二、新的娛樂化不是庸俗化

大眾文化時代,需要通俗的新聞,通俗的報紙,通俗的傳媒,但是我們要看到,通俗與庸俗之間只有一紙之隔,一捅即破,新聞娛樂化不是庸俗化更不是低俗化。面對市場競爭,為了爭取受眾的最大化,首先要尊重受眾的消費心理,在內容選擇上要選取大多數人感興趣的東西。哪些是最大多數受眾,記者感興趣的新聞呢?2000年我國城市社會接受大眾傳媒狀況的調查報告顯示,”反映群眾的呼聲”、”客觀地報道新聞發生的重大事件”、”幫助人民了解黨和政府的決策”、”幫助人們實現輿論監督”分別成為媒介報道題材中受眾需求的熱點。這樣的需求熱點並不娛樂,既無名人趣事,也無花邊新聞,但是它同樣能引起受眾的興趣。我們講平民化的視角,是要放棄傳播者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以增強可視性。在講”娛樂化”的時候,則必須尊重新聞基本規律。遵守新聞傳播的基本原則,不誇大,不縮小,維護新聞的真實性原則。
求採納為滿意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