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選》之《反對本本主義》筆記


這篇文章都是精華,摘錄部分原文如下:

一、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

  • 你對於某個問題沒有調查,就停止你對於某個問題的發言權。這不太野蠻了嗎?一點也不野蠻。你對那個問題的現實情況和歷史情況既然沒有調查,不知底里,對那個問題的發言便是瞎說一頓。瞎說一頓之不能解決問題是大家明了的,那末,停止你的發言權有什麼不公道呢?許多的同志都成天地閉著眼睛在那裡瞎說,這是共產黨員的恥辱,豈有共產黨員而可以閉著眼睛瞎說一頓的嗎?

要不得!

要不得!

注重調查!

反對瞎說!

二、調查就是解決問題

  • 你對於那個問題不能解決嗎?那末,你就去調查那個問題的現狀和它的歷史吧!你完完全全調查明白了,你對那個問題就有解決辦法了。一切結論產生於調查情況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開頭。只有蠢人,才是他一個人,或者邀集一堆人,不做調查,而只是冥思苦想地「想辦法」,「打主意」。須知這是一定不能想出什麼好辦法,打出什麼好主意的。換一句話說,他一定要產生錯辦法和錯主意。

  • 許多巡視員,許多遊擊隊的領導者,許多新接任的工作幹部,喜歡一到就宣布政見,看到一點表面,一個枝節,就指手畫腳地說這也不對,那也錯誤。這種純主觀的「瞎說一頓」,實在是最可惡沒有的。他一定要弄壞事情,一定要失掉群眾,一定不能解決問題。
  • 許多做領導工作的人,遇到困難問題,只是嘆氣,不能解決。他惱火,請求調動工作,理由是「才力小,幹不下」。這是懦夫講的話。邁開你的兩腳,到你的工作範圍的各部分各地方去走走,學個孔夫子的「每事問」,任憑什麼才力小也能解決問題,因為你未出門時腦子是空的,歸來時腦子已經不是空的了,已經載來了解決問題的各種必要材料,問題就是這樣子解決了。一定要出門嗎?也不一定,可以召集那些明了情況的人來開個調查會,把你所謂困難問題的「來源」找到手,「現狀」弄明白,你的這個問題也就容易解決了。調查就像「十月懷胎」,解決問題就像「一朝分娩」。調查就是解決問題。

三、反對本本主義

  • 以為上了書的就是對的,文化落後的中國農民至今還存在著這種心理。不謂共產黨內討論問題,也還有人開口閉口「拿本本來」。我們說上級領導機關的指示是正確的,決不單是因為它出於「上級領導機關」,而是因為它的內容是適合於鬥爭中客觀和主觀情勢的,是鬥爭所需要的。不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討論和審查,一味盲目執行,這種單純建立在「上級」觀念上的形式主義的態度是很不對的。為什麼黨的策略路線總是不能深入群眾,就是這種形式主義在那裡作怪。盲目地表面上完全無異議地執行上級的指示,這不是真正在執行上級的指示,而是反對上級指示或者對上級指示怠工的最妙方法。

  • 本本主義的社會科學研究法也同樣是最危險的,甚至可能走上反革命的道路,中國有許多專門從書本上討生活的從事社會科學研究的共產黨員,不是一批一批地成了反革命嗎?就是明顯的證據。我們說馬克思主義是對的,決不是因為馬克思這個人是什麼「先哲」,而是因為他的理論,在我們的實踐中,在我們的鬥爭中,證明了是對的。我們的鬥爭需要馬克思主義。我們歡迎這個理論,絲毫不存什麼「先哲」一類的形式的甚至神秘的念頭在裡面。讀過馬克思主義「本本」的許多人,成了革命叛徒,那些不識字的工人常常能夠很好地掌握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本本」是要學習的,但是必須同我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我們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糾正脫離實際情況的本本主義。
  • 怎樣糾正這種本本主義?只有向實際情況做調查。

四、離開實際調查就要產生唯心的階級估量和唯心的工作指導,那末,它的結果,不是機會主義,便是盲動主義

  • 你不相信這個結論嗎?事實要強迫你信。你試試離開實際調查去估量政治形勢,去指導鬥爭工作,是不是空洞的唯心的呢?這種空洞的唯心的政治估量和工作指導,是不是要產生機會主義錯誤,或者盲動主義錯誤呢?一定要弄出錯誤。這並不是他在行動之前不留心於計劃,而是他於計劃之前不留心了解社會實際情況,這是紅軍遊擊隊裡時常遇見的。那些李逵式的官長,看見弟兄們犯事,就懵懵懂懂地亂處置一頓。結果,犯事人不服,鬧出許多糾紛,領導者的威信也喪失乾淨,這不是紅軍裡常見的嗎?必須洗刷唯心精神,防止一切機會主義盲動主義錯誤出現,才能完成爭取群眾戰勝敵人的任務。必須努力做實際調查,才能徹底洗刷唯心精神。

五、社會經濟調查,是為了得到正確的階級估量,接著定出正確的鬥爭策略

六、中國革命鬥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誌了解中國情況

七、調查的技術

(1)要開調查會做討論式的調查

相關文章  驅車1600多公里來杭州偷電纜,本打算一路偷回去,沒想到第一站就被KO了…

(2)調查會到些什麼人?

(3)開調查會人多好還是人少好?

(4)要定調查綱目

(5)要親身出馬

(6)要深入

(7)要自己做記錄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