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部隊》中的越軍為何很難打?陳賡曾手把手教他們如何打仗


最近熱播的軍旅題材電視劇《王牌部隊》將1984年的對越「兩山」輪戰展現給觀眾,劇中男主顧一野(肖戰飾)所在的九連更是以幾乎陣亡的代價抵抗敵軍。在整個對越反擊戰中,我軍付出了很大的犧牲與鮮血才將越南擊敗,為何一個被法國殖民上百年,在日本侵略者面前毫無抵抗之力的越南軍隊戰鬥力在短短三十年裡飛速發展,能夠發展到能與我軍有了一戰之力,越南軍隊的底氣其實因為他一身本事是來源於他的師父是人民解放軍。

幾乎被消滅的越南人民軍

朱棣死後,越南地區發生叛亂,明宣宗認為越南地區偏遠濕熱,民風彪悍,不可降服,於是在明軍打了敗仗後撤軍,越南地區從此獨立再也不受華夏中原王朝的直接管轄,從漢朝開始越南地區1100餘年由中原王朝管理的歷史也宣告終結,到了清朝越南成為清政府的藩屬國家,稱臣納貢,宗主國提供保護。

工業革命後,英法等西方工業國家發展壯大,東南亞地區物資豐富,自然成為了他們剝削的第一選擇,越南被法國侵略者看重,1883年法國大舉入侵越南,清朝派遣遠徵軍和黑旗軍一道援助越南,卻被打敗,從此清政府失去了對於越南的宗主國權力,越南從這時起成為了法國的殖民地。

法國扶持傀儡政權,方便他們統治越南,越南民間有誌之士組建抗法復國軍和法國侵略者對抗,可惜沒有武器裝備,難成氣候。

1940年日本入侵越南,法國和日本商議共治越南,日本是實際統治者而管理工作仍由法國和其傀儡人員負責,這樣能使日本更好的利用越南的資源,日本大為滿意,法國駐越南部隊向日軍投降,隨後像無事發生一樣,依然做著這片土地上的主人,只是頭上多了「東洋爸爸」,這種行為真的很法國。

在很多像胡志明那樣的有誌之士的努力下,在中越邊境越南的高平省原平縣的山區之中組建了越南抗日救國軍,起初建立時也不過才33人,

經過兩年發展到了1945年日軍投降之時這支部隊已經發展到了5萬人,只可惜人數不少,武器卻少得可憐他們中大部分是利用砍刀,弓箭,長矛作戰,難以形成戰鬥力,因為胡志明和八路軍領導關係很好,所以他長期學習了八路軍的戰鬥戰法,他把這套戰術教給了手下所以遊擊作戰依然是這支軍隊的主要方式。

日軍投降後,胡志明本以為能夠解放國土,建立國家,卻沒想到,法國和英美交易,以不小的代價,換來英美海軍軍艦運輸10萬法國遠徵軍,進入越南南部,法國想要重新奪回這塊他們經營許久的東南亞寶地。

越南位於中南半島東部,北與中國接壤,西與寮國、柬埔寨交界,東面和南面臨南海。海岸線長3260多公里。

可以說掌握了這裡就等於掌握了歐洲和亞洲海運的主動權,這塊肥肉法國是無論如何不會放棄。

經過毫無誠意的幾輪談判後,1946年12月19日法國遠徵軍炮轟河內,胡志明和他率領的越南衛國軍無力抵抗,被法國遠徵軍步步侵蝕,退守到中越邊境的山林之中,缺少武器彈藥,官兵戰鬥力差,指揮系統混亂,此時的越南軍隊,情況極差,即便是這樣,法國軍隊依然無法全殲越南衛國軍,只能將其驅逐,法國遠徵軍和其傀儡政權保大,佔領了越南70%的城市,主要交通線路也被其掌握,越南軍隊缺衣少糧,但是依然堅持抵抗,並且在與法軍的戰鬥中小勝不斷,只可惜難以擴大戰果。

此時的越南軍隊,雖然和法國,日本交戰多年,但是只限於遊擊作戰,缺少系統培訓,沒有戰略戰術思想,很難稱之為一個有戰鬥力的軍隊,然就是這支軍隊,在發展20年之後,就敢公然喧囂自己是世界第三軍事強國,並且戰力強悍,差點就統一整個中南半島。

能造就日後越南軍隊強大的因素最為重要的原因是,越南軍隊所拜的師父名為人民解放軍。

胡志明徒步16日到達中國,從此越南軍隊拜師中國,戰神陳賡更是將自己畢生經驗細心傳授,解放軍抽取2野,3野,4野精銳軍官組成慰問團對越南軍隊進行改造。

1950年以前越軍和法軍在越南北部廝殺,互有勝負,法軍雖然佔領了大片城市,可是也不得不分兵駐守,沒有了主動出擊的兵力優勢,越軍雖然小勝不斷,卻也不痛不癢,難以取得戰略上的優勢。法軍背靠法國和美國的支持,不怕消耗,越南卻受不了和敵人打仗沒有子彈可以用大刀長矛,可是和飢餓打仗,沒有吃的卻沒有別的可以代替。

1949年10月新中國成立,偉大的人民解放軍擊敗了國民黨部隊,人民終可以當家做主,此時高興得不只有新中國的人民們,還有遠在越南北部叢林裡的胡志明和他所代表的越南勞動黨,胡志敏知道自己的靠山可以來幫自己了。

推薦文章  1架堪比5架戰鬥力, 快到連飛彈都追不上, 卻因叛徒的出賣心血白費

由於越南北部通往中國的道路被法國炸斷,胡志明從1950年1月開始徒步16日抵達中國廣西,在當時廣西軍區司令部的安排下,在金山大酒店下榻,當晚作為第二野戰軍第四兵團司令員的陳賡和廣西省委書記張雲逸一起設宴款待了旅途勞頓的胡志明,胡志明對於陳賡早有耳聞,其戰略指揮造詣極深,胡志明一直希望能有一個解放軍高級將領進入越南指揮越軍打一場真正意義上的勝仗,顯然此時接待自己的陳賡就是最好的選擇,胡志明此時已經把點將陳賡進入越南的想法構思好,就等在合適的時候請求毛主席能讓他過來幫忙。

胡志明被安排秘密乘坐火車前往北京在武漢等車時,胡志明居然向負責接待的何偉借錢,何偉和胡志明在抗日戰爭時期就在桂林相識,胡志敏突然向他借錢,何偉很驚訝,你要錢幹什麼呀,何偉驚訝的問,胡志明說:「給鄧穎超買點小禮物」何偉聽聞後開懷大笑。

胡志明的火車在去北京時,路過天津,胡志明在天津買了一包糖炒栗子,作為禮物送給了鄧穎超。

胡志明的設想是,由蘇聯提供武器設備,由解放軍派部隊進入越南援越,此時毛主席正在蘇聯訪談,胡志明隨後也乘坐飛機前往蘇聯,面見史達林希望得到蘇聯的軍事援助,當時蘇聯「輸出革命」的思想依然存在對於社會主義陣營依然有著方便資助的態度,可是史達林卻十分猶豫,因為已經有一個南斯拉夫在前,他不想在培養出一個不聽話的「小弟」。

當時史達林是這樣和毛主席說的「中國革命的勝利證明,中國已經成為亞洲革命的中心,我們認為,支援和幫助越南的工作,主要由中國來承擔為好。」

毛主席對於史達林的說法沒有拒絕也沒有同意他和史達林說,越南有很多需求不只有武器彈藥,中國恐怕無法全部滿足,經過協商後,史達林決定蘇聯負責援助中國,中國在能力之內援助越南,不得不說蘇聯的算盤敲打的真是「明明白白」。

毛主席回京後開會決定,除了對於越南援助武器設備外,組建一個軍事顧問團,進行軍事上的培訓和援助,並同意越南派遣軍隊送達中國境內在廣西由中國負責軍事訓練,武裝。

決定由韋國清擔任中國援越軍事顧問團團長,並由他進行團員的選拔,韋國清是紅軍老將曾參加過兩萬五千里長徵,擁有十分豐富的戰鬥經驗,他是廣西壯族人,和越南人民民風相近,有著先天優勢。

韋國清將軍

1950年4月17日,中共中央軍委命令:二、三、四野戰軍各抽調一個師的全套幹部參加赴越軍事顧問團。同時確定,由第3野戰軍調集幹部組成顧問團團部班子,由第4野戰軍抽調一個軍事學校的班子擔任越軍軍事學校的顧問。 4月26日,中共中央軍委再次指示西北、西南、華東、中南軍區和軍委砲兵司令部,要求增調營以上幹部13名,參加軍事顧問團,準備擔任越軍高級指揮機關和部隊的顧問或助理顧問。

可以說我軍的精銳基層軍官,中高級軍官全部被抽調而來成為越南軍隊各級指揮機關的顧問負責,軍事上戰術戰法上的幫助。

並由開國中將周希漢將軍負責訓練越南人民軍第一個主力師第308師,這支部隊到達雲南硯山集結整編訓練,我方提供308師全部美式裝備,並完全按照我軍的訓練標準進行培訓。

周希漢參加了黃麻起義、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第一至第四次反「圍剿」鬥爭、川陝革命根據地反三路圍攻和反六路圍攻、長徵、百團大戰、神頭嶺戰鬥、林南戰役、同蒲戰役、臨浮戰役、汾孝戰役、洛陽戰役、豫東戰役、挺進中原、淮海戰役、渡江戰役、解放大西南等。

為了讓越南軍隊更快成長,周希漢將軍親自參與講課,他從中國革命戰爭的三種武裝力量開始的:遊擊隊、地方武裝、正規兵團。戰鬥方式也主要有三種:遊擊戰、運動戰、攻堅戰。最後,逐步過渡到以攻堅戰為主。周希漢的主導思想十分明確:要讓越軍了解和掌握打殲滅戰的戰法。周希漢的第13軍還抽出一部分連、營幹部訓練越軍的戰鬥技能,主要內容是班、排、連、營規模的進攻戰術訓練,單兵技、戰術訓練,還有抵近爆破、掃雷、設障,以及用迫擊炮拋射炸藥包摧毀敵工事的戰鬥方法等。越軍對迫擊炮拋射炸藥包特別感興趣,認為適宜在越南戰場廣泛使用,後來他們果然發展了這一戰法,使它成為摧毀敵軍機場飛機和一些非永固性目標的常用戰法。

越軍總司令武元甲在回憶錄裡寫到了越軍精銳部隊進入中國境內接受裝備和整訓的事情: 到中國的部隊,除了重新裝備武器外,友方還幫助訓練攻堅技術,特別是爆破技術,這以前由於沒有炸藥,我們還沒有使用過這一技術。經過3個月的訓練,可以實彈射擊,戰士們進步很快。

可以說當時的解放軍是地表最強陸軍,在林總的三三製戰法為主的六大戰術原則加持下,戰力在朝鮮戰場上暴打聯合國軍。

這些寶貴的作戰經驗全都通過培訓教給了當時的越南軍隊,此時越南還需要一個戰略級別的指揮思路,當時中國援助越南的主要交通線高平還在法軍的掌控之下,越南沒有自信能夠在高平打贏法國軍隊,於是胡志明希望中方能派遣一名將領指揮越南軍隊,打贏邊界之戰,打開中越交通要道,為日後的戰略物資進入越南開通便利。

陳賡與胡志明

1950年6月中旬,陳賡接到命令,秘密前往越南,負責指揮高平之戰。當時給與陳賡的電報是這樣說的:「你去越南,除與越南方面商談和解決若干具體問題外,主要任務應根據越南各方面的情況(包括軍事、政治、經濟、地形、交通等項情況在內)及我們可能的援助(特別注意物資的運輸條件)擬定一個大體切實可行的軍事計劃,以便根據這個計劃,給予各種援助,分別先後運輸各種物資,並訓練幹部,整編部隊,擴大兵員,組織後勤,進行作戰。這個計劃必須切合實際。」

可見陳賡此次去除了要打贏戰爭,更是要為越南製作一個學習計劃,要讓越南腳踏實地的進步,成長。

陳賡在達到越南軍隊在雲南硯山的訓練基地時還聽到負責培訓的周希漢說,雖然整體上和越南軍隊的幹部士兵相處得不錯,但是越南軍官中很多人認為,我軍的套路是土套路,在對戰現代化軍隊的法國就不靈了,換句話說就是瞧不起我們的土方法,陳賡聽聞後知道,有時候師傅想要教徒弟真本事,也要看徒弟知道不知道這本是究竟有多厲害,他要不覺得厲害,就不認真學,陳賡知道要在越南打贏一場大勝仗才能服眾,不然好心真的就會被當成驢肝肺。

陳賡妻子傅涯為了了解陳賡外出打仗工作的生活情況,就要求陳賡每日寫日記,兩人分別後,陳賡妻子就通過閱讀陳賡的日記寄託思念,陳賡過世後,傅涯女士將陳賡的日記整理編輯,做成書籍《陳賡的日記》,成為了了解陳賡作戰生活的重要歷史文獻,陳賡援越抗法的經歷也被他寫入日記之中。

1950年7月19日,陳賡踏上了越南國土。這天的陳賡日記寫得十分生動有趣:

天氣炎熱,山高路窄,泥滑難行,有馬不能乘,下山至清水河,已精疲力竭。今天算是付出了一點國際主義的代價。清水河為中越交界處,河上架有鐵索橋,河岸法人築有堡壘。過橋,越共派專員設亭招待,備有各種飲料及水果,饑渴至此,狼吞虎咽,也顧不得國際禮貌了。越共備有馬車十餘輛,把我們帶到距清水河16里之小鄉村宿營。此為越方專門設以招待我們的地方,招待甚週。吃喝均不同於我國,饒有趣味。稍事休息,即令代表團同志開展調查活動。一夜大雨。牙痛甚劇。

越南方面為了保障陳賡的飲食還指派了三位青年婦女趕著兩輛水果車隨行款待。陳賡天性幽默,把這番招待稱作「五小時一小宴,十小時一大宴,上馬香蕉,下馬檸檬,飯後咖啡,睡前菠蘿」。他和大家一起贈雅號給三位女性,把她們分別叫作「檸檬小姐」「菠蘿姑娘」和「咖啡大嫂」

然而這份有趣並沒有維持多久,陳賡想過越南軍隊的戰鬥力會很差,但他們沒想到會這麼差,並且他還直接找到了問題原因所在,越南軍隊的戰士都是很好的,可是越軍的軍官戰鬥意識,態度都很差。

陳賡初到越南就對越南軍隊的未來成長,發展做出了戰略性的規劃,

越軍主力一部經滇、桂整訓裝備後,情緒甚高,但營以上幹部實戰指揮經驗較少。據此,目前越北作戰方針,應爭取於野戰中殲敵之機動部隊,首先拔除一些較小的孤立據點,取得首戰勝利,積累經驗,提高與鞏固部隊情緒,爭取完全主動,逐步轉入大規模作戰。對於越方決定打高平,建議採取圍城打援,先奪取外圍孤立據點,取得經驗,再奪取高平,並利於吸引諒山之敵,集中業經整訓的部隊,選擇戰場,殲滅諒山方向出援的法軍機動部隊。若諒山機動部隊三至五個營被殲,則高平及諒山附近之若干據點均將便於攻占,越東北及越北敵我形勢亦可大為變化。越軍主力一部經滇、桂整訓裝備後,情緒甚高,擔任營以上幹部實戰指會經驗不多,據此,目前越北作戰方針,應爭取於野戰中殲敵之機動部隊,首先拔除一些較小的孤立據點,取得首戰勝利,積累經驗,提高與鞏固部隊情緒,爭取完全主動,逐步轉入大規模作戰。對於越方決定打高平,建議採取圍城打援,先奪取外圍孤立據點,取得經驗,再奪取高平,並利於吸引諒山之敵,集中業經整訓的部隊,選擇戰場,殲滅諒山方向出援的法軍機動部隊。若諒山機動部隊三至五個營被殲,則高平及諒山附近之若干據點均將便於攻占,越東北及越北敵我形勢亦可大為變化。

在指揮高平之戰時,陳賡在日記裡這樣寫道:

越南與法帝真是一對絕妙的對手,兩方面的戰鬥力都不相上下。法帝從未主動衝過鋒,每次都是擺著挨打的架子。越南部隊行動之遲緩,動作之不積極,均出乎我的意料。因此,每次戰鬥,幾乎都形成相持。假若越方戰鬥力提高一步,法帝必遭驅逐無疑。目前提高越方戰鬥力,成為非常急需。 」

在對潰逃的法國軍隊進行追擊的時候,武元甲突然命令主力第308師暫定攻擊,他打電話和陳賡說:「判斷兩股敵人即將會合,力量得到增強。谷社山崎嶇難行,越軍戰士連打了四天,已經十分疲勞,看樣子難以全殲敵人,是不是把部隊撤下來?」

陳賡震怒了,立刻答道:「這樣的仗再不打,就無仗可打了。」 這是陳賡入越以來少見的激動時刻,略一停頓,他又說:「如果這樣的仗不打,我就捲起鋪蓋走了!」 陳賡對武元甲說,在此關鍵時刻,司令部動搖,會葬送戰役勝利的大好時機!

在他看來這就是一種畏戰行為,隨後陳賡為了了解第308師的情況還電話詢問該部中我軍顧問,得到的消息是,越軍傷亡並不大,之所以畏戰是幹部的作風問題,士兵的鬥志依然很高。

這也是日後胡志明在詢問陳賡對於越南軍隊建設有什麼意見時,陳賡回答:「選拔幹部要從基層士兵中,挑選作戰勇猛地選拔」

可見陳賡對於越南軍隊當時的軍隊幹部的不滿。

推薦文章  AR15新配件!彈殼收集器,這是什麼黑科技?

高平之戰,全殲法國軍隊8000多人是是越南軍隊單次戰役殲滅法國軍隊最多的一次,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也讓越南軍隊中對於「中方土方法不靈論」閉上了嘴巴。

雖然越南軍隊打贏了一場大勝仗,但是陳賡很清醒,在他給毛主席的電報中,他是這樣說的:「此次戰役獲得如此戰果,除越軍之努力外,主要是敵人太弱了,此次戰役對越軍已有很大的提高,但並不能以此證明越軍之戰鬥力很強。我們正在說服越方戒驕戒躁,並切實幫助進行總結工作,努力在組織與訓練等方面提高越軍戰鬥力。」

隨後他給胡志明的報告中是這樣說的,陳賡建議:「加強砲兵的組織訓練。根據目前情況(部隊集中和道路條件等),以集中總司令部直接領導,作戰時再適當配屬為宜。目前,除加強已經組成的山炮中團外,還可逐步組織一個重砲中團。此次作戰繳獲的各種重砲,應加以修理使用(越南如不能修理,則運中國修理)。戰役繳獲的汽車應急修理,成立一個汽車輸送大隊;並組織一個以現有工兵為基礎的工程部隊,修築道路。

1950年10月27日至30日,在高平以西20公里的南山,陳賡為越軍營以上幹部做了四天的戰役總結報告。他談了中國革命戰爭的經驗,談了越軍在戰鬥中暴露出來的弱點,談了官兵關係、軍民關係、軍隊紀律……他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和盤托出,供越軍指揮員思考。多年來,陳賡在國內也沒有做過這樣長、準備這樣精細的講話。

這四天對於越南軍隊來說可以說是十分重要的,陳賡在自己親手準備的講稿上端正地寫下14個大字:「國際主義精神,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一位傳奇戰神的,傾心教導,從偉人的肩膀上看事物總會更清楚,這些幹部日後無不成為越南軍界的棟樑之才,歷史證明陳賡的這次總結大會對於越南軍隊的影響遠遠超出他的想像,是陳賡手把手教導越軍營級幹部們如何打好仗,打大仗。

這也是為何30年後,對越反擊戰中,我軍在對戰越南軍隊時感覺很難打的原因,雖然過去了三十年可是軍隊的傳承依然存在,越南方面謹記我軍顧問團的教誨,並在於美軍的對戰中,加強自己,這是一場越南軍隊對我們知彼的戰爭,雖然十分難打,可是事實證明師父還是師父,徒弟的大逆不道,只會給師父帶來麻煩,並不會帶來妥協。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