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先烈,獨臂將軍劉疇西遺墨


原創:洪榮昌

劉疇西(1897—1935),湖南望城人;中國共產黨早期軍事領導人之一。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生;軍校畢業後任黃埔軍校教導團第一團第三連黨代表;在第一次東徵光榮負傷,失去左臂;1929年初赴莫斯科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1930年8月回國到中央蘇區工作,任紅一軍團第三軍第八師師長;在多次反「圍剿」作戰中屢立戰功,被譽為「獨臂將軍」;1933年2月任福建軍區總指揮,閩浙贛軍區司令員兼紅十軍軍長;1934年8月被授予二級紅星軍功章,11月任紅十軍團軍團長;之後,在譚家橋戰鬥中,遭王耀武重創,轉移至懷玉山。 1935年1月,在懷玉山區被國民黨重兵包圍被俘,8月6日在南昌與方誌敏烈士一同英勇就義。

1934年8月1日,紅7軍團進入閩浙贛蘇區的重溪地區和方誌敏部的地方遊擊隊會合,編成紅第10軍團,並改組原閩浙贛軍區,方誌敏任司令,曾洪易任政委,粟裕任參謀長;原軍區司令劉疇西任紅10軍團軍團長;後又建立「皖浙贛邊新蘇區」,方誌敏任主席,粟裕則改任第10軍團參謀長。

1934年11月24日,方誌敏帶領紅10軍團和紅20師向皖南前進。 12月初抵達安徽休寧一帶,18日在湯口與尋淮洲的紅19師會師。國民黨組織第7師、49師、補充第一旅和浙江保安第二縱隊共11個團進行圍剿。同時令趙觀濤部堵擊浙西、贛東,安徽省主席劉鎮華堵擊皖南,預圍殲方誌敏部。王耀武的補充第一旅與49師在飛機偵察轟炸配合下,12月24日在譚家橋630高地與紅軍激戰。紅軍團終因寡不敵眾而敗。尋淮洲犧牲,紅7軍團政委樂少華、政治部主任劉英等8名師以上幹部負傷。

630高地戰鬥後,國民黨軍各部接踵而至,12月28日,為擺脫追兵,紅軍轉移到黟縣柯村,改組了皖南特委。 22日被迫再次轉移,繞道績溪再次回到譚家橋地區。此時已進寒冬,天降大雪,由於給養日益困難,通訊中斷。除200餘紅軍在粟裕帶領下突圍成功外,方誌敏、劉疇西等紅軍高級將領被捕,紅10軍團全軍覆沒。

在皖南譚家橋伏擊中國工農紅軍第10軍團的國民黨軍旅長王耀武,戰後晉升為51師師長,並且從此飛黃騰達,成為中國國民黨高級將領,國民黨中央執委會委員、山東省主席、山東省黨政軍統一指揮部主任、山東省保安司令、山東軍管區司令。

誰曾想14年後,王耀武會被當年譚家橋戰鬥突圍出來的紅10軍團參謀長粟裕俘虜。這真是應驗了那句古話:「一報還一報」啊!

圖1

幾年前,我有幸得到一張當年劉疇西寫給江西省興國縣沙溪區政府的公函,內容是興國縣步哨抓到一個原來在21軍特務連工作的朱興方,用假路條「開小差」,要求送當地政府處理。落款是江西軍區政治部主任劉疇西。蓋有「中國工農紅軍江西軍區政治部」圓形公章和劉疇西方形私章各一枚。公函使用「中國工農紅軍江西軍區政治部」便箋,毛筆書法具有及其深厚的功底,似行雲流水揮灑自如,看得出非一般等閒之輩所能。

劉疇西是有名的「獨臂將軍」,1897年3月28日生於湖南省望城縣;1918年考取長沙長郡中學。 1920年秋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同年冬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 1922年夏,加入中國共產黨。經黨組織推薦,於1924年5月考入黃埔軍校第1期第1隊。曾參加平定廣州商團叛亂的戰鬥。 1925年月2月,隨軍參加東徵,討伐叛逆陳炯明。 3月12日,劉疇西所在的第1教導團與叛軍林虎部主力,在棉湖西北山地展開一場惡戰。雙方陣地彼此交錯,你爭我奪,激戰8小時,陣地更換了十餘處。劉疇西與戰友們堅守陣地,連續打退叛軍的5次進攻。他在率領連隊反擊時,左手被流彈擊中。鮮血泉湧,他稍事包紮,又投入戰鬥。戰後,他被轉入廣州東山博愛醫院治療,因靜脈破裂,血管潰爛,割掉左臂。

推薦文章  秦趙是死敵, 趙國北擊匈奴, 為什麼秦國主動出兵相助?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劉疇西奉命去賀龍所率領的國民革命第20軍工作。同年夏轉入國民革命軍第11軍24師,任參謀。 8月,隨部參加南昌起義,先後在24師任營長、團參謀長。 1929年初,被派往蘇聯莫斯科,入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 1930年8月回國後由中共中央派往中央革命根據地,任紅一軍團3軍8師師長。率部參加第1、2、3次反「圍剿」作戰,功勳卓著,特別在第3次反「圍剿」中,取得了殲敵一個旅的重大勝利。

1931年冬,劉疇西調任中央軍事政治學校軍事教員。後任紅21軍軍長,江西軍區政治部主任,率部轉戰贛南蘇區。 1933年3月,奉命前往閩浙贛蘇區工作,並在閩浙贛蘇區第二次工農兵代表大會上,當選為省蘇維埃執行委員。同年10月,調任閩浙贛軍區司令員兼新紅10軍代軍長、軍長,與方誌敏率部參加中央蘇區第5次反「圍剿」作戰。

1934年初,出席中華蘇維埃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並被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同年8月1日,榮獲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授予的嘉獎狀和二級紅星獎章。 11月,被任命為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總指揮、紅10軍團軍團長兼20師師長,並被選為閩浙贛軍政委員會委員。 12月,在安徽太平縣譚家橋附近遭到國民黨王耀武軍的伏擊,未能突出重圍而被俘。

圖2

1935年1月下旬,與方誌敏等一同被國民黨軍押往南昌。蔣介石並未忘記曾是黃埔一期畢業生的劉疇西,他也了解在決定黨軍生死的棉湖之役中那個英勇的教導第1團第3連黨代表劉疇西,還曾擔任黃埔同學會總務科長的劉疇西;蔣介石於是特別囑咐駐贛綏靖公署主任顧祝同,一定要將劉疇西「爭取」過來;於是在國民革命軍中擔任要職的黃埔老同學紛紛前往獄中探望、勸降,曾任黃埔教官的顧祝同也親自來了3次;劉疇西面對死亡和友情、爵祿毫不為之所動。他對戰友們說:「死是不可避免的,至於什麼時候死,我不知道,因為生命已經握在最兇惡的敵人的掌心。」

1935年8月6日凌晨,被押往南昌市百花洲下沙窩刑場,他拖著沉重的鐵鐐,昂首挺胸,與被難的戰友連聲高呼:「中國蘇維埃萬歲!」、「紅軍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英勇就義,時年38歲。

劉疇西出任江西軍區政治部主任的歷史鮮為人知。江西軍區是人民軍隊歷史上第一個軍區。 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誕生,同時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簡稱中革軍委)也宣告成立。為了加強對各革命根據地的地方部隊和群眾武裝的統一指揮,中革軍委決定,自1932年起在紅軍裡建立軍區一級的機構。 1932年1月9日,中革軍委發布訓令,取消江西省蘇維埃政府軍事部,成立江西軍區,陳毅任軍區總指揮兼政治委員(後為蔡會文、李錫凡),政委李富春、彭雪楓、曾山,參謀長周子昆、陳奇涵、郭天民、薛子正、魏赤,政治部主任蔡會文、劉疇西、鄧小平、羅榮桓、甘渭漢、黃志超。

之後,中革軍委又建立了閩西、湘鄂贛、閩浙贛等十來個省級軍區。

江西軍區是個大軍區,轄中央蘇區的大部分地區,紅都瑞金也在其境內。江西軍區指揮部初駐興國縣五里亭鄉筲窩村,1933年1月遷往寧都縣劉坑鄉李園村,直至1934年10月紅軍主力長徵。江西軍區總指揮部最初直屬中革軍委,1932年底隸屬紅一方面軍總部,1934年1月後復隸屬中革軍委。第二次反「圍剿」勝利後,江西蘇區先後組建了紅軍獨立第2、3、4、5、6師和新編第3、4、5、6、7獨立師以及第21、22、23等軍,皆歸江西軍區指揮。從1932年7月起,江西軍區又下設5個分區,指揮轄區各縣軍事部和各縣地方武裝

圖3

1932年7月,江西軍區配合主力紅軍取得了南雄、水口戰役的勝利,打擊了入贛粵軍的氣焰,基本穩定了中央蘇區的南翼。 8月,江西軍區協助紅一方面軍在樂安、宜黃戰鬥中取得了殲敵3個旅、俘敵5000餘人的勝利。 1933年2月至3月,江西軍區協助紅一方面軍,在黃陂、草台崗戰鬥中取得了殲敵3個師、俘敵1萬餘人的重大勝利,基本上打破了敵人的第四次「圍剿」。朱德當時撰文稱讚江西軍區部隊在「破壞敵人交通、橋樑、輜重,迷惑敵人,恐嚇敵人等方面,均有相當成績」,對東陂、黃陂戰役「起的作用很好」。

在擴紅運動中,江西軍區所轄十餘縣僅1933年的「紅五月」一個月就突破25000人。興國縣更是一馬當先,5500人的興國模範師集體加入紅軍,編為紅3軍團第6師,這是中央蘇區唯一一支整師從地方武裝上升為紅軍主力師的部隊。為此,朱德、周恩來、王稼祥致電江西軍區,表彰江西軍區興國模範師「是蘇區模範中的模範」,創造了「第一等的工作」,號召全中央蘇區向其學習。

第5次反「圍剿」中,1933年12月,江西軍區部隊在新幹縣七琴圩殲滅國民黨江西保安2師,活捉師長李向榮。反「圍剿」失利後,中央決定,江西軍區的獨立第1、第2、第3、第4團與其他紅軍部隊共計1.6萬人留在中央蘇區,接替主力紅軍阻擊國民黨軍隊的進攻。 1934年12月,江西軍區留守隊伍在寧都縣洛口鎮金竹村被國民黨第14師霍揆彰部包圍。 1935年1月,部隊突圍至寧都縣小布鄉樹陂村,總指揮李賜凡犧牲,軍區機構解體。

今天能夠親眼目睹這張獨臂將軍遺墨,實在是一種幸運。看到它,猶如看到紅軍戰士英勇殺敵的壯烈場景;看到它,讓人想起劉疇西將軍當年一馬當先的威武雄姿;看到它,彷彿感到那些為革命犧牲的紅軍烈士還仍然活在人間!

方誌敏留下了著名散文《可愛的中國》,激勵了中國一代又一代人不屈不撓、堅持真理、愛國愛家的精神。默默無聞的劉疇西血灑疆場、為國捐軀的偉大壯舉同樣永遠值得我們紀念與傳頌!

作者簡介:

洪榮昌,筆名:紅歌,中國收藏家協會紅色收藏委員會副主任、秘書長,《中國紅色收藏》雜誌主編,《中國錢幣》雜誌特聘審稿專家,龍巖學院中央蘇區研究院特聘研究員,龍巖市檔案館榮譽研究館員,武平縣博物館特聘研究員,武平縣慈善總會終身榮譽會長,中國紅色收藏鑑定師,評估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