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毓祥:為保衛釣魚島而犧牲的第一人,他的壯舉感動了無數國人


1996年9月22日,時任「全球保釣華人聯盟」首領的陳毓祥在同友人商議後,帶領一眾與自己志同道合的「保釣者」們乘著一艘名為「保釣號」的貨輪向釣魚島進發。

他們這次的目標很明確:毀掉日本右翼分子前不久在釣魚島上豎起的燈塔,並在島上重新樹立中國的國旗,以示中國的主權。

我們都知道,釣魚島自古以來便是中國的固有領土,在自己的領土上豎起本國的旗幟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然而就是這樣看似簡單且理所應當的目標卻讓這些「保釣衛士」們一路上遭受了重重險阻,甚至最後還付出了血的代價。

陳毓祥等人的這次活動引起了國內外各界的廣泛關注,在貨輪剛出港時,還有成百上千的香港市民在港口為其助威送行。船上的勇士們見狀,心中信念愈發堅定:此行誓要挫日本銳氣,揚我國威。

然而,貨船剛駛不久,他們便遭遇了日本艦艇和戰機的圍追堵截,陳毓祥對此早有預料,雖然沿途數次遇險,但都沒能阻止「保釣號」行進。

26日凌晨,船成功駛達了釣魚島周邊不遠處。其實除了陳毓祥一行人,還有三批「保釣者」也準備在同一時間上島,不過迫於日本軍艦圍堵的壓力都只得半路返航,最終只餘下了「保釣號」上那十八人孤軍奮戰。

陳毓祥:為保衛釣魚島而犧牲的第一人,他的壯舉感動了無數國人

可就在「保釣號」上的人們眼看就要登島時,意外發生了。沒有人料到當天釣魚島周圍海域天氣極差,風浪險急,十分不利於登島,而「保釣號」偏偏還是艘老舊的貨船,出於安全起見,船上的工作人員建議陳毓祥等人放棄此行。

再三權衡後,陳毓祥還是捨不得放棄這次機會,決定率領五名勇士一起下海游到釣魚島上去。可惜的是,他才剛到海中便被繩索纏住了腳,頭部還撞上了船身,最終和另一名勇士方裕源被海水淹沒。等到人們將他們撈起時,方裕源經過搶救後勉強逃過一劫,而陳毓祥卻就此與世長辭,時年四十五歲。

陳毓祥:為保衛釣魚島而犧牲的第一人,他的壯舉感動了無數國人

陳毓祥生於廣東潮陽,自幼便勤奮好學,小學就讀於北角堡壘山官立小學,畢業後以優異成績考到了香港名校英皇書院,後又相繼獲得香港大學學士學位、香港中文大學碩士學位。

擁有高學歷的陳毓祥在工作上也算是順風順水,先後做過中學教師、電視節目主持人、編導、監製、電視部副總監、快報執行董事等工作,還在1985年成功被選為香港十大傑出青年之一。

在他去世前,家中尚有母親、妻子和一雙兒女,一家老小過得其樂融融。可以說,若是陳毓祥選擇不參與保釣運動的話,那麼他的人生應當是事業有成、家庭美滿的。那麼,這個所謂的保釣運動究竟是什麼,能讓陳毓祥等國人不惜犧牲性命也要參與呢?

陳毓祥:為保衛釣魚島而犧牲的第一人,他的壯舉感動了無數國人

保釣運動的興起

保釣運動,顧名思義就是為保衛釣魚島及南海島礁的愛國運動。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美日兩國就釣魚島問題私相授受,美國在駐日使館宣稱:「釣魚列島是琉球群島的一部分」,全然不顧釣魚島自古便歸屬中國,意圖縱容日本強占釣魚島。

而日本更是在國內製造釣魚島屬於日本的輿論,想要吞併中國領土,由此引得中國人民憤恨不已。於是,為抗議兩國對釣魚島的所作所為,海內外華人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保衛釣魚島運動。

1970年12月16日,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正式成立了「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保衛中國領土釣魚台行動委員會」,這是全美第一個保釣組織,而後來的保釣組織也大多引用了這個取名模式;「某保衛中國領土釣魚島行動委員會」。此後,這場以海外留學生為主的聲勢浩大的愛國運動終於拉開了序幕。

在保釣運動初期,保釣者們的目標便已明確,主要就是防止日本軍國主義再起,保衛中國領土主權,反對美國偏袒日本的作為。為達目的,保釣組織多次在國內外進行示威遊行,不過他們不僅引起了日本的不滿,同時也未獲得國內官方的支持。

相關文章  安德魯趕往巴爾莫勒爾與女王重逢,商討對策應付即將到來的官司

陳毓祥:為保衛釣魚島而犧牲的第一人,他的壯舉感動了無數國人

即便如此,保釣者們的愛國熱情也未被消磨,海外成了他們的「主戰場」,保釣運動儼然成為了海外版的「五四運動」,其中也體現了人們的愛國熱情和保衛國家主權、爭取民族利益的使命感。

不過,即便是在保釣運動在全球興起之時,日本仍是不願鬆口,後又恰逢中日建交,中國為長遠未來著想決定暫時不與日本交惡,釣魚島問題也被暫時擱置。

值得一提的是,在保釣運動前兩岸關係冷淡,因此台灣對大陸的印象多受當局者刻意引導,許多台灣留學生心目中大陸便是被妖魔化過後的形象。保釣運動興起後,大批海外留學生回國,他們當中有不少人已經接收過新中國的資訊,從而對新中國有了新的認知,並開始反思過去對大陸的刻板印象。

另外,在保釣運動風潮暫時告一段落後很多留學生依舊在為保釣事業努力,他們有的用文字記錄了那段轟轟烈烈的海外保釣歷史;有的積極投身於祖國建設,為提高中國綜合實力和國際威望而努力;還有的在做科研的時候不忘自己中國人的身份,頻繁來往於海內外,在推動國內科技發展的同時也加強了國內外的人文交流。

到了1996年,日本宣布實施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並專門派艦艇巡邏,釣魚島也被包括在內。隨後日本青年於7月在島上新設了一個燈塔,8月又在訪華時表示釣魚島是日本領土,此舉讓國人們都憤怒不已,保釣運動又迎來了新一輪高潮。

陳毓祥:為保衛釣魚島而犧牲的第一人,他的壯舉感動了無數國人

英雄永不朽

陳毓祥早在七十年代便積極參加保釣運動,1971年還擔任香港學聯保釣運動中學生組組長,積極參加當年保釣大行動,可以說是個「老保釣」了。

1996年得知日本所作所為後,陳毓祥當即決定組織登島除去日本燈塔,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他便已將生死置之度外,遺憾的是,他倒在了距目標僅剩一步之隔的地方。

陳毓祥的死訊震動全球華人,人們都為英雄的離去感到無比悲痛,而此後的保釣運動也愈演愈烈。1996年9月29日,超過五萬名香港市民齊聚在維多利亞廣場,參加由六大保釣組織舉辦的集會,追悼為護國家尊嚴而犧牲的英雄陳毓祥,這也是香港各大政治派別第一次聯手維護民族尊嚴。

10月6日陳毓祥出殯當天,台北縣金介壽議員和香港立法局的曾健成議員領導了新一輪保釣行動,他們租用了上千艘漁船出發駛往釣魚島。因為船隻眾多,日本難以完全攔截,最後有數位參與者於10月7日成功登陸釣魚島,並一同在島上揮舞五星紅旗,向世界宣告釣魚島的歸屬。

在往後的保釣運動中,陳毓祥仿佛成了一種精神,保釣者們一想到他便充滿了動力,熱情地繼續為維護國家主權而奮鬥。

陳毓祥:為保衛釣魚島而犧牲的第一人,他的壯舉感動了無數國人

2003年12月26日,「全球華人保釣論壇」在廈門召開,論壇通過的《保釣宣言》中稱,陳毓祥先生是中華保釣事業的烈士,未來我們必將完成他未能完成的遺願和事業。陳毓祥死在了1996年釣魚島旁的那片海域中,但他永遠活在了保釣者乃至全體中國人的心中,他的愛國精神永存世間。

事實證明,公平是相對的,維護正義也需要實力的加持,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的中國綜合實力得到了飛速提升,而日本也逐漸發覺自己在控制釣魚島時愈發力不從心。2012年,日本發出要購買釣魚島的荒謬言論,兩國就爭奪島嶼主權再起爭端。

不過這一次,中國的海軍實力早已今非昔比,日本再難占到任何便宜,之後中國也藉此機會逐步加強了對釣魚島的管控。

時至今日,中國已經有足夠的實力維護國家主權,我們不再需要民眾用血肉之軀換取民族的尊嚴,近幾年更是以強勁的海上實力告訴日本、告訴世界釣魚島是中國的,日本及其他對它有企圖的國家不可能奪走它。

不知不覺距陳毓祥先生離世已有二十五年,不知還有多少人記得他的名字,記得他曾用自己的生命告訴所有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陳毓祥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為維護國家尊嚴犧牲的烈士,我們要永遠銘記這些英雄曾做出的貢獻,學習烈士不屈無畏的精神,完成他們未能完成的遺志,用行動告訴他們:你們的犧牲沒有白費。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