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黃公略犧牲後,毛主席連下三道命令,親自主持追悼大會


圖丨黃公略舊照

前言

「贛水那邊紅一角,偏師借重黃公略。」

這是毛主席在《蝶戀花· 從汀州向長沙》一詞中對戰友黃公略的盛讚。土地革命時期,著名紅軍將領黃公略和毛主席、朱德、彭德懷並稱為「朱毛彭黃」,成為中國工農紅軍的象徵。黃公略的英勇善戰、雄才大略深受毛主席的器重。非常不幸的是,這樣一位前途無量的紅軍將領,卻在第三次反「圍剿」的轉移途中不幸犧牲,年僅33歲。

「鄙人以為你黃公略長有三頭六臂」

1915年秋天,湖南軍閥打著統一中國的旗號,與北洋軍閥開始爭奪地盤。黃公略抱著尋找出路的願望,投筆從戎進入湖南陸軍,由於他在書法和繪畫方面有所長,深得營長的賞識,不久就被調任營部書記。

圖丨黃公略在湘軍時期

次年彭德懷參軍入伍,在訓練隊當學員,黃公略由於有些文化,被任命為訓練隊的國文教員,彭德懷當時寫下的兩篇作文引起了黃公略的注意,對彭德懷的見解和遠大抱負所折服,不但將彭德懷的兩篇作為打了百分,同時還向營長和團長做了推薦。

很快彭德懷就受到上級領導的賞識,在軍中的職位也不斷晉升,一度超過了黃公略,但這些並沒有影響兩個人的感情,共同的理想和追求將兩人緊緊連接在一起,很快就成了摯友。 1922年黃公略不滿於湘軍的內部矛盾,投考湖南陸軍講武堂,並約彭德懷一起投考。

當時彭德懷由於殺害地主歐盛欽遭到逮捕,在押解士兵的幫助下順利逃脫,四處流亡之後回到家鄉種地,收到黃公略的信之後猶豫不決,沒有給其回信。後來黃公略派人親自勸說,彭德懷才答應下來。

圖丨年輕時期的彭德懷

講武堂畢業之後他們都回到了原部隊,北伐戰爭開始,黃公略在國民革命軍中擔任連長,攻打武昌城的戰役中,黃公略身先士卒率部進攻,搭上雲梯爬上城牆,幫助攻城部隊順利衝上城頭。他在戰鬥中的英勇表現受到嘉獎,不久便被提成為營長。

當時北伐軍中有不少的共產黨員,黃公略和彭德懷就是從那時開始接觸到共產黨。 1926年年底,黃公略考入黃埔軍校高級班,臨行前將自己使用的一支駁殼槍送給了彭德懷。在黃埔軍校中派系鬥爭日趨激烈,黃公略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後,積極擁護共產黨的主張。

1927年蔣介石公開叛變革命,大肆殘害共產黨人,黃公略看清了國民黨的本質,在廣州起義失敗之後,黃公略在革命最艱難、最危險的時候,毅然加入了共產黨。次年黃公略與彭德懷、滕代遠一起領導了著名的平江起義,成立了工農紅軍第五軍。

圖丨蔣介石大肆殘害共產黨人

贛西特委和湘贛邊特委根據革命形勢的發展,決定合二為一,同時將手下的地方武裝整編為工農紅軍第六軍,黃公略擔任第六軍軍長。由於兩特委之間產生分歧,不得已找到毛主席,請求毛主席幫助解決兩特委之間的問題。

毛主席在吉安陂頭舉行聯席會議,黃公略以第六軍軍委代表和第五軍軍委代表的身份出席參加,也就是在這一次會議上,黃公略第一次見到了毛主席。兩人初次見面沒有絲毫的生疏感,反而像老朋友一樣。

當他人向毛主席介紹黃公略時候,毛主席當即笑了起來,幽默地說:「鄙人以為你黃公略長有三頭六臂,誰知道你其貌不揚,真是『君子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哦!」黃公略被毛主席的幽默隨和和博學多識所折服。

見面之後毛主席將古田會議決議拿給黃公略看,黃公略看後表示非常贊同,對於毛主席的思想水平充滿了敬意,在會上,黃公略多次表示支持毛主席的觀點。為了適應鬥爭需要,會議決定擴大紅四軍前委為湘贛蘇區的指導機關,四五六軍受總前委指揮,從此之後黃公略在毛主席的領導下,成為毛主席堅定的擁護者和追隨者。

這次會議之後,黃公略受到毛主席的指引和啟發,工作中的很多問題都豁然開朗,特別是毛主席解決黨內分歧的方法更是給黃公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為了加強軍隊的政治思想工作,紅六軍成立了以黃公略、陳毅等人為首的軍委,發布了第六軍司令部佈告,明確了部隊應當執行的政策和遵守的紀律,在贛西南地區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圖丨「二七會議」劇照

毛主席和彭德懷看過這份佈告之後,給予紅六軍軍委高度讚揚。由於黃公略堅持貫徹毛主席的主張,紅六軍的思想工作很快就上升到了一個新的水平,逐漸從遊擊武裝轉變為集團正規軍。後來紅六軍改稱為紅三軍,黃公略擔任軍長,陳毅擔任政治委員。在後來的幾次戰鬥中,紅三軍戰無不勝,屢建奇功。

毛主席的三道命令

第一次反「圍剿」前夕,江西省委少部分人堅持打南昌的錯誤主張,反對毛主席的正確方針,甚至還偽造毛主席的信件,企圖挑撥朱德、毛主席、彭德懷和黃公略四人之間的關係。有一次黃公略收到了偽造的信件,拆開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黃公略感到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便去找朱德詢問他的態度,朱德表示自己堅決擁護毛主席。隨後黃公略又奔襲三十多公里找到彭德懷,彭德懷說公開宣傳擁護「朱彭黃」是一個陰謀,是挑撥他們四人之間的關係,了解了朱德和彭德懷的態度,黃公略才放下心來。

圖丨中央蘇區第一次反「圍剿」路線

在黨和紅軍面臨分裂的重要時刻,黃公略首先向毛主席報告了情況,表明了他們四人的態度,同時和朱德、彭德懷聯名發表公開信,斥責破壞黨的團結這一錯誤行為,號召革命同志要團結在總前委的領導下,共同消滅敵人。

黃公略公開維護以毛主席為首的總前委的領導和紅一方面軍的團結,徹底打破了分裂黨和紅軍的陰謀,為第一次反「圍剿」的勝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紅軍第三次反「圍剿」勝利之後,黃公略率部前往瑞金、寧都等地區,清掃根據地殘存的白色據點,促使根據地連成一片。 9月15日,黃公略率部抵達東固六渡坳,由於偵查到國民黨的飛機即將到來,黃公略迅速隱蔽起來,值班參謀不大一會跑來報告,說七師的隊伍正在向東固行進。

黃公略立刻跳出隱蔽的洞口,不顧警衛員的阻攔,迅速跳下山坡命令七師隱蔽,他舉起望遠鏡觀察敵機,指揮機槍對國民黨的飛機掃射,七師的隊伍很快就隱蔽起來,只剩下黃公略帶領著三挺機槍,暴露在山坡上吸引國民黨飛機的注意。

圖丨第三次反「圍剿」示意圖

面對敵機的瘋狂掃射,黃公略指揮機槍手射擊,見射擊無效,黃公略一個箭步衝上去準備親自射擊,就在這時敵機又一輪掃射來襲,黃公略來不及臥倒隱蔽,被子彈擊中了胸膛。正在前往興國的毛主席聽說之後,立刻調頭趕來,囑咐醫生要想盡辦法搶救。但由於傷勢過重,黃公略因醫治無效犧牲了。

黃公略在紅軍和蘇區的威望很高,當他犧牲的噩耗傳開之後,各地指戰員和群眾無不放聲痛哭。在黃公略犧牲之後,毛主席親自主持追悼大會,在主席台兩側懸掛著毛主席親自寫下的輓聯:

廣州暴動不死,平江暴動不死,而今竟犧牲,堪恨大禍從天落;

革命戰爭有功,遊擊戰爭有功,畢生何奮勇,好教後世繼君來。

黃公略的犧牲令毛主席悲痛不已,不止一次地對他人說:「黃公略同志政治、軍事都很強,死得太可惜了。」彭德懷聞訊之後,幾天夜不能眠,為失去了一位忠誠的戰友而悲傷不已。

為了紀念這位英年早逝的優秀將領,同年毛主席在就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主席之後,連續下了三道命令:在黃公略犧牲的地方修建「公略亭」;將紅一方面軍步兵學校命名為「公略步兵學校」;將吉安、吉水兩縣的紅色區域合併,命名為「公略縣」。彭德懷後來親自為「公略亭」題字悼念。

黃公略犧牲之後,毛主席對黃公略留在家鄉的妻子和女兒的安全十分擔心,多次派人到湖南老家尋找,但始終沒有結果。 1939年徐特立到八路軍駐湘通訊處工作的時候,毛主席再一次想起了黃公略的遺孀,要求徐特立他們要設法找到黃公略的妻子劉玉英和女兒黃歲新。

徐特立抵達衡陽之後,給劉玉英寫了一封信,請她帶著女兒一起到衡陽會面。在徐特立去信之前,週總理到衡陽視察的時候也給劉玉英寫過一封信,不到半年的時間,劉玉英接連收到兩封黨的來信,她激動地將信讀了一遍又一遍,想著一定得趕緊去會面,給大家報個平安。

圖丨公略亭

由於劉玉英是小腳,走路十分不方便,她還特地雇了一頂轎子到衡陽和徐特立見面,見到徐特立之後劉玉英泣不成聲,將自己這些年的情況通通傾訴出去。原本徐特立想將劉玉英母女接到延安去,結果劉玉英沒有帶女兒來,家中還有婆婆要侍奉。徐特立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囑咐劉玉英好好照顧家裡,等革命勝利之後再來接她們。

從衡陽回去之後,劉玉英仍舊住在老屋中,這一住就又住了十多年。

「做半個女兒吧」

1949年8月湖南解放之後,正在北京開會的彭德懷擔心白崇禧退守衡陽後殘害我黨的幹部家屬,在開會間隙找來在中央警衛團工作的侄子彭起超,要求他隨軍南下,到湖南湘鄉尋找黃公略的妻子和女兒,並再三叮囑:

「這不僅僅是我個人和黃公略的私人關係,而是體現了黨的關懷,十幾年前毛主席就派人尋找過,你找到後立刻將劉玉英母女護送到北京。」

圖丨徐特立舊照

彭起超剛一到長沙安頓下來,就向兵團司令肖勁光作了匯報,希望可以立刻到湘鄉尋找黃公略的妻女。考慮到當時複雜的環境,為了保證彭起超的安全,組織上給他指派了一名幹部和一名戰士,陪同他一起前往湘鄉。

三個人化裝成生意人的模樣,在黃公略的家鄉四處尋找,在群眾的指點下,終於找到了黃公略的家,可惜家中大門緊閉空無一人,彭起超感到有些失望,在向周圍村民打聽之後,得知黃公略妻女還活著時,彭起超的心裡踏實下來。

由於白崇禧部隊當時盤踞湘鄉一帶管控很嚴,不時還有戰事發生,彭起超一行人不宜久留,遺憾地離開了湘鄉返回長沙,稍作停留之後,彭起超返回北京向彭德懷復命。肖勁光和湖南省政府主席王首道在彭起超離開之後,主動承擔起尋找黃公略妻女下落的重任。

圖丨彭德懷侄子彭起超

兩人經過商量之後,認為派一個不熟悉的人去尋找確實困難,王首道提出請地下黨的同志出面尋找。對於這個提議肖勁光欣然同意,找到湖南省地下黨書記週禮一同商量。週禮告訴他們湘鄉縣工委副書記胡開炯知道黃公略妻女的一些情況,三人頓時喜笑顏開。

肖勁光給駐紮在湘潭的鐘偉軍長打電話,請他與胡開炯取得聯繫,胡開炯聽說尋找黃公略的妻女,當即答應下來,給鍾偉提供了一個名叫黃定平的地下黨員。黃定平負責黃公略家鄉一帶的地下黨工作,對於黃公略妻女的情況非常清楚,尋找黃公略妻女的重任就落在了他的肩上。

事不宜遲,黃定平找來地下黨的其他成員,一同商榷尋找黃公略妻女和護送的方案。經過一番尋找之後,在劉玉英的姐夫家終於找到了她們。黃定平的叔叔黃祖培趕到之後,向劉玉英母女說明來意,當即帶著她們前往指定的地點。

圖丨黃公略妻子劉玉英

在途中劉玉英請求回老屋一趟,除了帶上一些衣物之外,還從深藏在自家菜地中,找到了當年周總理和徐特立寫給自己的兩封信以及黃公略的照片。一路上在黃定平等人的護送下,他們先躲開了白崇禧的部隊,在進入湘潭的時候又遭到了解放軍的盤查,在劉玉英拿出當年周總理的信件和黃公略的照片之後,他們順利地通過了解放軍的哨卡。

劉玉英母女抵達湘潭之後,受到了鍾偉的親自接見,第二天在鍾偉的安排下,由黃定平護送她們母女二人前往長沙。王首道讓工作人員給劉玉英母女二人置辦了些衣物和日用品,可劉玉英無論如何也不肯收下:

「找到了親人,比什麼都好。」

由於黃定平工作繁忙無法脫身,便推薦黃公略的族侄黃祖禹護送劉玉英母女前往北京。黃祖禹在湖南革大讀書,思想比較進步。 9月黃祖禹護送劉玉英母女,從長沙輾轉到上海,最後順利抵達北京。

從劉玉英母女抵達北京開始,彭德懷就將她們母女二人視為親人,更是將黃公略的女兒黃歲新視為自己的親生孩子,主動承擔起撫養烈士遺孤的責任,為國家分憂。彭德懷初次見到劉玉英母女,親切地對黃歲新說:

「小同志,到了北京就是到了自己家,需要什麼,和伯伯說就行了。」

彭德懷的一席話令黃歲新的心裡頓時暖暖的,從此之後「小同志」就成了彭德懷對黃歲新的愛稱。彭德懷不但送給黃歲新一些學習資料,還給劉玉英也準備了一些生活用品。1950年彭德懷即將趕赴朝鮮指揮戰鬥,臨行前再次與劉玉英母女見面。

劉玉英得知彭德懷的情況之後,提議說讓黃歲新給彭德懷當女兒,彭德懷笑著對劉玉英說:

「你只有一個女兒,哪捨得,做半個女兒吧!」

圖丨彭德懷與家人合影

隨後彭德懷又對黃歲新囑咐說,她作為革命的後代,現在黨和人民還送她上學,她一定要努力學習,不能辜負黨和人民的期望。1954年黃歲新考到了平原農學院,但她不想離開北京這樣的大城市,便去找彭德懷「求情」。

當時正好朱德也在場,兩位長輩便一起開導黃歲新。朱德勸黃歲新說,革命的後代要服從組織分配,可不能鬧情緒。彭德懷接過朱德的話說,想北京的話就等放假了來晚,自己這裡就是她的家。

後來黃歲新想通了這個道理,愉快地服從了組織的分配,彭德懷得知後非常高興,還拿出40元錢交給她,囑咐她不要給組織添麻煩,拿上自己給的錢,就不要再到中組部要錢了。後來院校調整,黃歲新只在外地讀了一年大學就回到了北京。

圖丨彭德懷舊照

彭德懷搬出中南海之後,黃歲新始終相信彭德懷的為人,不顧勸告堅持去看望彭德懷,也一直將彭德懷當做父親一樣看待。每當想起毛主席、朱德和彭伯伯對自己和母親的牽掛和照顧,黃歲新總是熱淚盈眶,在心底默默地感謝他們。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