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雨夜屠夫」-變態殺手羅樹標(一)


廣州「雨夜屠夫」變態殺手羅樹標(一)

(本文版權屬於原創作者謝煙客X,轉載、引用請註明出處)

前言

1990年2月至1994年9月,廣州市陸續有19名女青年被害,其中有18人被碎屍並丟棄在野外,受害者多為站街妓女。這是建國以來廣東省從未有過的惡性案件,在全國也實屬罕見。國內外傳媒大加報導,互相炒作,傳說廣州市區「魔鬼殺人」,謠言四起,嚴重危害社會穩定。

當年不像今天滿大街的攝像頭和人臉識別系統,那個年代偵察技術手段有限,全靠辦案民警走訪排查,人工比對證據。儘管警方投入大量警力全力偵查,但是4年多時間,犯罪不斷升級,作案更加隱蔽,手法愈發嫻熟,這更加大了警方的破案難度,因此一直沒能破案。一時間,廣州警方壓力山大。

所幸的是,廣東警方沒有放棄,經過不斷努力,這個喪心病狂的惡魔終於伏法。

今天,我們來聊廣州往事:「雨夜屠夫」羅樹標變態連環殺人碎屍案。聊得比較細,篇幅太長,因此我會用兩期來細聊這個廣州史上最兇殘的連環殺手。

在講解案件過程中,很多優秀的作者都是倒敘,先拋出案件現場,製造懸疑氣氛,最後引出犯罪嫌疑人。我想,既然案件已經偵破,大家都知道罪犯是誰了,我就不賣關子了,直接以時間線的形式來順敘案件經過。如果您覺得按時間正敘讓您讀起來更舒服,請在評論區告訴我。如果您在閱讀過程中發現錯誤或者不適之處,也請在評論區提醒我,我會在後面的作品中作出適當調整。

一、羅樹標是誰?

先來看看這貨長什麼樣子:

羅樹標

羅樹標生於1954年8月20日,廣東省廣州市人,出身工人家庭。那個年代的家庭都不那麼富裕,羅家是雙職工家庭,日子過的不寬裕,不過吃穿也不是太窘迫,從他的文化程度就可以佐證。他是高中畢業,在那個年代能讀到高中的,說明家裡並不缺他這個勞動力,有實力供他上完高中。但是年少的羅樹標卻染上了偷盜的惡習,多次被發現。那個年代有條件讀書是很可貴的,對知識分子很看重,而且犯案時他還未成年,本著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的理念,每次都只是對他進行批評教育,沒有進行實質性的懲戒。

至於年少時期染上偷盜惡習的深層次原因,我沒查到相關的心理分析資料。

高中畢業後,羅樹標去學了木匠手藝。那個年代基本都是這個思路,不上學就去學個手藝,至少能養家餬口。據說羅樹標的木匠手藝還可以,街坊鄰居家裡有個木匠活兒,也都是他承攬,備受好評。日子按部就班地過著,但是羅樹標偷竊這個毛病,一直沒能改正。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終於,羅樹標出事了。

二、小型犯罪不斷

相關文章  她將自己麻醉6個小時,期間任由路人處置,揭露出人性的醜陋

1974年,羅樹標20歲

羅樹標因盜竊被送勞動教養二年,具體偷了什麼,我沒查到。從懲戒手段來看,應該不是太嚴重,不然就應該判入獄了。

1977年,羅樹標23歲

勞動教養結束後不久,偷竊癮又犯了。某天,他潛入廣州市家電研究所家屬樓盜竊,被女事主馮麗雲發現,羅樹標殘忍地殺害了馮麗雲。由於那個年代沒有監控攝像頭,沒有目擊者,也沒有成熟的DNA檢測和足跡檢測技術,現場留下來的可用信息太少,根本無法精準的確定嫌疑人,因此羅樹標僥倖的逃過法網。

1979年,羅樹標25歲

他又因盜竊被送去勞動教養3年。

1982年,羅樹標28歲

勞教結束釋放。這一年,他結婚了,並生了一兒一女。我沒查到他妻子的姓名和出身信息,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她文化程度不高。嫁給羅樹標,也算是個苦命人。

1983年,羅樹標29歲

這年2月他又因盜竊被判有期徒刑5年。

1987年,羅樹標33歲

刑滿釋放後,他的名聲徹底臭了,街坊鄰居有木匠活兒也不敢找他幹了,誰知道他幹完活之後順點什麼東西走呢?木匠活兒是不能再幹了,為了生計,他買了輛0.6噸小汽車,轉行從事個體運輸行業。

由於從事的是個體運輸業,他的工作有兩個特點。

第一,流動性,廣州哪兒都跑,自己開的又是個小型汽車,犄角旮旯都可以去。

相關文章  「我單身多年,月薪4萬,早已買好重疾險」

第二,接觸的人多,運輸業也是個生意,長年跟客戶打交道,也鍛鍊了交際技巧。說得直白點,鍛鍊了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的能力。

這兩個特點為他後面的犯罪活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如果說偷竊還只能算是癖的話,那麼接下來他的行徑,就只能用變態來形容了。

三、獸慾膨脹,偷內衣、自製充氣娃娃,嫖娼

出獄後,他又添毛病了,開始偷竊女性內衣,並且經常看著這些內衣,幻想跟物主進行不可描述的互動,並且,拿這些內衣手淫,發洩獸慾。現在我們知道,這是戀物癖,是可以通過心理幹預來治療的。但是當時的羅樹標並不清楚自己這是心理疾病,只是覺得自己有這個衝動,並且很過癮。

很快,他越陷越深,只看著內衣已經不夠過癮了。

他把服裝店扔掉的展示模特撿回來修好,然後給模特假人穿上偷來的內衣和他覺得性感的裙子,然後跟模特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也就是類似於現在的充氣娃娃,超低配的。我懷疑他後面有姦屍的癖好,也跟這個模特有關。因為模特不會反抗,對他無條件服從,任他折騰,而活人會反抗。那麼怎麼才能讓活人不反抗呢?很簡單,殺了她。

羅樹標的模特就是類似這樣的

奇怪的癮越來越大,他已經不滿足於已有的那麼幾件內衣了,他開始頻繁的偷新鮮內衣。據後來警方繳獲的羅樹標的筆記本,記載了208次偷盜女性內衣的過程和心理活動,這個變態,不僅猥瑣的偷內衣,還繪聲繪色的記下當時的心理活動。有時候他看到某個女性好看或者令他有獸慾的衝動,就跟蹤她,摸清住處,然後擇機偷她的內衣褲或其他貼身衣物,帶回去給模特穿上,幻想躺在身邊的就是他看到的那個令他神往的女人,這讓他變態的心理感覺更滿足。

隨著時間推移,冰冷的模特和偷來的內衣已經不能滿足他的獸慾了,他開始嫖娼。根據他的筆記本記載,1989年至1994年9月被捕前,羅樹標夜間駕駛0.6噸貨車到天河區大街一帶將260多名在路邊招嫖的暗娼載到黃埔區附近的野外,進行嫖宿。也就是在嫖娼的過程中,他開始犯下一系列令人髮指的罪行。

最後一次刑滿釋放後,妻子本以為他可以回歸家庭,老老實實幹活掙錢。妻子是個老實本分的婦女,根本沒有那個想像力滿足羅樹標各種詭異的性癖好,羅樹標那些愛好,她根本不知道,甚至不知道這事兒還可以這麼玩。羅樹標被捕後交代,正是刑滿釋放後這段時間,他經常看色情、暴力的錄像帶。其中一套錄像帶是以香港殺人割屍的計程車司機林過雲為原型的,名字是「霧夜屠夫」,講述一個殺人狂司機如何姦殺女青年,割外陰和乳房。這部錄像帶對他的影響最大、最深刻。他認為很刺激,很有挑戰性,加之他自己也是司機,潛移默化的產生了一種身份認同感,並逐步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模仿慾望。

說乾就幹,他真的開始殺人了。

四、姦殺、碎屍、拋屍,喪盡天良

1990年,羅樹標36歲

2月7日晚,他強姦、殺人的慾望達到頂峰,終於按捺不住開始行動了。這天晚上他盯上了番禺市(現在的廣州市番禺區)的一名女青年,這是一個從鄉下返回城裡上班的良家女孩。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尾隨,在新洲路段以順便搭載為由將其騙上車載至琶洲乳牛場強姦,過程中遭到該女青年的強烈反抗。於是,羅樹標將她扼殺後姦屍,這次由於沒有合適的分屍場地,他只是將屍體拋在敦和路邊。可憐的女孩子就為省一點車費而命喪毒手。

第一次作案,羅樹標心裡非常害怕,第二天上午他還去拋屍現場察看動靜,現場很多警察和圍觀群眾,但是沒有任何人懷疑他,他有種騙過了所有人的快感。一段時間後,發現警察並未查到他的頭上來,他終於放心了,膽子也大起來。他甚至總結經驗,認為警察只會偵破有因果關係的案件,如果我與事主素不相識,警察就沒有辦法查到我了。

他想,如果每次都在街邊隨機選擇作案目標的話,成功率太低,因為很多人有很強的戒備心。如果失敗次數太多的話,日後在警察走訪的時候會被發現。那麼哪些人跟我生活上沒有交集,還能乖乖跟我走呢?他想到了妓女。選擇妓女作案,還有其他好處。那個年代,妓女大多是外地人,她們離鄉背井來到廣州通過出租肉體賺錢討生活,這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所以很多妓女不會告訴家裡她們在哪裡、從事什麼工作,跟同事的關係也不會那麼親密,因為今天在這個店,明天可能就離開了。因此突然不見了,店裡也不會尋找,因為這樣的事情太常見了。

不得不說,他腦子好用,分析得很有道理。警方偵破案件後,有部分受害者根本找不到相關身份信息。甚至警方查明了受害者身份信息後,向受害者家人通報消息時,受害者家屬還生氣的不認這個丟人的女兒。

他經常選擇跨區作案,這樣可以更大限度的迷惑警方,比如在天河區選擇目標,跟站街女談好,然後帶上車。騙上車之後,把妓女帶到海珠區或黃浦區的郊外或者河邊、樹林邊,在車裡做運動。為什麼選擇暗娼呢?一是因為便宜,二是因為她們一般是流動接客,沒有固定的場所,因此也樂於在車上交易,這能讓她們省去租工作場地的費用。

這樣經過幾次激情後,他又覺得不夠刺激了。光運動有什麼意思呢?前文說的香港錄像裡姦屍、割屍的場面,不斷在他腦海裡浮現,一次又一次的衝擊他僅存的一點理智。另外上次他姦屍的番禺區的那個女青年,在他的記憶裡,那是一段美好的回憶。他越想越興奮,決定再試一試。

羅樹標的車與這個類似,應該比這個小

要順利作案,就得有個方便的場所,不能在車裡作案。他想到了家裡,你沒看錯,就是他和妻子、兩個孩子居住的家裡。他以前幹過裝修,有簡單改造房屋的手藝,於是把家裡的閣樓做了改造,改造之後,他晚上回來後不用開家裡大門,從外面就可以通過樓梯上到閣樓上,這樣他就可以在半夜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任何東西帶回閣樓,任何人都不會發現。謹慎起見,他把閣樓鎖的很嚴實,並勒令妻兒不准上閣樓,那裡只能他進去,誰去就打斷誰的腿。平時羅樹標在家裡說一不二,暴虐至極,妻兒不敢反駁,更不敢去那個閣樓。直到後來案發,他們都不知道那個閣樓裡有什麼,只知道羅樹標每天晚上回來後會住在閣樓裡。

作案思路有了,作案場地也有了,只欠東風。

1991年,羅樹標37歲

2月,此時距上次拋屍女青年案件已經一年了,警方雖然掌握了一些證據,但是苦於沒有更多線索,案子一直沒有實質性進展。羅樹標按捺了許久的心又躁動了。

他要去犯罪,只有犯罪,他才能得到滿足感和成就感。

2月的一天,羅樹標按照既定思路,在天河區某城中村的巷子裡,鎖定了一個目標,這是個暗娼,我稱之為2號女。談妥價格後,2號女上了羅樹標的車。她不知道,這是個死亡貨車。到了海珠區某條河邊,在車上跟2號女做完了運動之後,拒付勞動報酬。這一行不僅出賣尊嚴,還是個體力活,是典型的辛苦錢,幾乎很少有人會幹出提褲子不認帳的事。 2號女當然不肯,跟他爭吵起來。羅樹標本來今晚就是衝著殺人來的而不是單純的運動,爭吵中他乾脆掐死了2號女,並在深夜將屍體帶回了那個恐怖的閣樓。

在閣樓裡,他先是連續姦屍數次,發洩完了之後,她看著躺著的尚有餘溫的屍體,錄像裡的場景一幕幕浮現。他模仿著錄像帶中割屍的情節,用刀把乳房、外陰割下來,烘乾後繼續玩弄發洩。玩弄膩了之後,趁深夜把屍體斬碎,裝進油布包、麻袋、木桶、木箱裡,開車扔到人跡罕至的樹林裡、河邊。

然後某天,某個路人發現這些碎屍,隨即報案。看到不那麼鮮活但是極具視覺衝擊力的碎屍,給發現屍塊的人留下此生難以磨滅的心理陰影。

查閱資料的時候看到這裡,我有點看不下去了,太噁心太變態了!

如果你以為這算是變態,那你太小看羅樹標這個超級變態了,更變態的還在後面。

請關注下集「雨夜屠夫」變態殺手羅樹標(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