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長鎖信任讓山東重獲新生,劉維偉東施效顰學杜峰掙扎在冠軍邊緣


所謂的精誠合作金石為開,對於昨晚山東隊最終1分逆轉浙江隊再合適不過了作為老兵新秀的徐長鎖來說無論其技戰術調整能力和臨場應變能力也許都不如鞏曉彬指導,尤其是在CBA聯賽執教經驗以及和裁判的溝通上更遜一籌;但作為處子秀的徐長鎖教練在自己首秀中沒有刻意把自己的技戰術強加在隊員身上,而且選擇默默地支持和信任也許這才是最終山東隊能夠拿下比賽的最強武器;反觀浙江隊的劉維偉指導無論是在上賽季半決賽上還是在全運會遇到遼寧隊時的打法,似乎都有一種東施效顰的感覺,正是因為這樣的模仿一直讓這支具有最強全華班之稱的浙江隊一次次面臨失敗的尷尬境地,與總冠軍一次次失之交臂

雖然是季前賽,大部分球隊都是抱著磨合陣容為主,不以勝敗為重點來對待比賽;但是季前賽正是考驗球隊和教練團隊最好的時機;尤其是具有爭冠實力的球隊,無論是任何比賽,都不能以任何藉口來掩蓋球隊的不足。山東隊在休賽期可以說是最悲催的一支球隊,前期受到欠薪影響使得球員在全運會顯得毫無鬥志,未戰先怯的打法更是讓人氣憤隨之主教練鞏曉彬的下課再次讓山東隊危機陡生,徐長鎖雖然在山東隊幕後一直也是教書育人,但畢竟執教CBA聯賽是第一遭,和隊員及團隊都需要時間磨合;尤其在這種動盪不安的階段更需要英明果敢威嚴冷酷的教練鎮壓,但是山東隊沒有選擇鞏曉彬這種威儀四方的硬漢,而是選擇了面像和藹而又彬彬有禮的徐長鎖;多數人也許不看好這樣的選擇,甚至認為新賽季山東隊徹底完了。別說保持上賽季的四強只要能打進季後賽也許就是最大的成功,由此可見徐長鎖的壓力有多大。

以不變應萬變是最穩妥也是最強大的應對之策,季前賽面對強大的浙江隊估計所有球迷都不會看好山東隊,畢竟沒有外援全華班兩隊實力高下立見;尤其是浙江內線余嘉豪的加入進一步提升,而山東隊馬鑫鑫由於沒有通過體測暫時無法出戰,所以山東隊內線顯得有點孱弱;作為主教練最難的就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尤其是處子教練徐長鎖在面對各種質疑和不看好山東隊的情況下如何放手一搏才能使得山東隊贏下比賽或者說輸的更好看一點;徐長鎖教練就用一個戰術和一個心理暗示,圍繞陶漢林展開攻擊,所有後衛群就是和陶漢林來打擋拆配合;王文宇高詩岩還是陳培東只要陶漢林在場,就利用擋拆順下來衝擊浙江隊的內線畢竟山東隊外線投射能力一般,尤其是高強度對抗中三分命中率更是低的嚇人;浙江隊張大宇有身高力量上不敵陶漢林,劉澤一有力量身高不足,余嘉豪有身高有力量經驗上不如陶漢林;因此,徐長鎖教練就抓住這一點來狠狠地打。失誤也許是山東隊最大的痛,全場24次失誤,但無論是陳培東擊地傳球給陶漢林失誤還是高詩岩球打在陶漢林臉上失誤,徐長鎖教練都沒有換下他們,甚至連暫停都沒有叫,直接選擇信任,相信隊員在場上有足夠的調整能力,尤其是對於年輕人的失誤甚至都沒有表現出嚴厲的眼神,這給山東隊全體球員增加了強大的信心,最終能夠在鐵血防守中完成搶斷就是最好的證明。

浙江隊論實力最不該輸掉比賽的,畢竟全華班實力在山東隊之上但是這就是劉維偉指導最大的癥結–一直想學習杜峰指導的跑轟戰術和快速輪轉球員;連續兩個賽季折戟半決賽也許是浙江隊最大的遺憾,但CBA聯賽中畢竟有外援的決定因素,全運會金牌的爭奪中浙江隊再次折戟半決賽就不是球員實力的問題了。全運會都是全華班參賽,浙江隊是一支球員最熟悉自己的球隊,基本都是聯賽陣容,除了朱俊龍之外清一色的浙江球員;多年在一起打球彼此更熟悉配合起來更默契,但是就是這樣一支球隊最終無論是和廣東隊還是遼寧隊交手都差那麼一點;季前賽雖然不重要但是作為實力差距明顯的浙江隊輸掉比賽真的應該好好反思一下了。劉維偉指導在技戰術調整上越來越像杜峰了,從最開始的砲轟戰術到現在的几上幾下;但是要有針對性啊!看看多次比賽都是一直緊咬比分,甚至反超比分的情況下最終輸掉比賽,尤其是和強隊比賽,最後關鍵時刻沒有頂住,這才是浙江隊輸球的真因

浙江隊打球人多是好事,但也不能一直處在幸福的煩惱之中,尤其是後衛線人才濟濟;但是看看昨晚的比賽浙江隊的助攻14次,真的讓人懷疑這是否是一個強大的後衛群貢獻的數據,後衛力量薄弱的山東隊都貢獻了18次助攻,難道浙江隊看到這樣的數據不汗顏嗎?浙江隊看似一直在打團隊籃球,但是實際上是各自為戰,王奕博的速度和突破能力讓人驚嘆,但是也僅此而已;吳前的三分刀刀致命,但穩定性不足,助攻上更是起伏不定;程帥鵬在防守上是一名拚命三郎,進攻上除了自己持球進攻之外真的很難發現其他優勢;朱續航和賴俊豪實力都不俗,有籃板有三分,但是傳球上更是乏善可陳;尤其是到最後關鍵時刻更是打得沒有著重點,到底是誰作為最後的終結者更合適似乎沒有看出來,本來作為球隊核心的吳前是可以成為最後的發起點的,但是吳前也是最容易被針對的球員,即使這樣在最後關頭也需要站出來,但是劉維偉指導的戰術核心似乎一直不太明確,看看郭艾倫和胡明軒趙睿就知道,在關鍵時刻沒有核心是沒辦法取勝的;所以,浙江隊看似強大卻一直在冠軍邊緣徘徊,尤其是輸給山東隊更證明東施效顰的失敗。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