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罪自殺」,「罪」從何定?


今天晚上看到最近轟動全國的福建莆田案的最新報導,10月18日15時許,在公安、武警圍捕下,犯罪嫌疑人歐某中於平海鎮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並畏罪自殺,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畏罪自殺」,這是官方的通報。案件算是塵埃落定,告一段落。

回顧全案過程,10月10日13時51分,莆田市秀嶼區平海鎮上林村發生一起故意殺人案件,造成二死三傷。經偵查,平海鎮上林村村民歐某中有重大作案嫌疑。 10月13日,平海鎮政府發布懸賞通告,對提供有價值線索者將獎勵,原文表述是:「發現線索獎勵2萬,發現屍體獎勵5萬」。這也引發了網上的爭議,包括發布懸賞通告的主體為什麼是鎮政府,以及為何屍體價格比線索高。鎮政府當時的回應是「絕不存在鼓勵或者慫恿不好行為」。

根據《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規定:為發現重大犯罪線索,追繳涉案財物、證據,查獲犯罪嫌疑人,必要時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准,可以發布懸賞通告。實踐中,刑事案件通常都是由公安機關發布懸賞通告,而此次案件的懸賞通告由鎮政府發布。加上前期媒體報導中,有反映當地政府部門不作為的情節,也難怪網友會有所疑慮:發現屍體比發現活人值錢,是不是在變相地鼓勵「不要活口」?

我不贊成陰謀論的解讀,寧可認為是鎮政府的某位工作人員好心辦了壞事,沒注意措辭,所以後來一刪了之。就算個別領導再壞,也不至於這麼明目張膽地買兇殺人,寫懸賞通告的只是蠢。細究起來,提供線索容易,發現屍體難度大一些,但生擒的難度更大,應該給「抓活的」更高的報酬,可這樣會置人民群眾生命財產於危險之中,也不妥。要我說,鎮政府根本沒有權力發布刑事案件的《懸賞通告》,主體只能是公安機關。

這份地方政府的懸賞通告,其實真實地反應出了基層的社會治理水準。在如此重大的社會影響下,這種公文的寫作,肯定應該是慎之又慎,怎麼會鬧出次生輿情?儘管網上有那麼多人給當地政府各種洗地,說政府沒有問題,我還是願意相信,歐某中在這種基層行政環境之中,五年訴求沒有解決,最後發生這種惡性案件,絕非偶然。這也是為什麼案發後,當地政府高調宣稱要追究基層不作為的原因。不要太高估了官僚的道德水平。

現在,歐某中果然死了,是「畏罪自殺」。藍底白字的通告是這樣寫的。他沒有選擇在作案後立即自殺,而是躲藏了一個多星期後自殺的,那他到底有沒有旺盛的求生欲呢? 「畏罪自殺」並不是一個法律術語,法律術語只有「犯罪嫌疑人死亡」。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不追究刑事責任,已經追究的,應當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或者終止審理,或者宣告無罪。」也就是說,人死了就不需要刑事追訴了,不存在判刑的問題。

那歐某中是否有罪? 《刑事訴訟法》第12條規定的「未經法院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這就是無罪推定。所以,在被法院判決有罪之前,即在偵查階段、審查起訴和審判階段(就是大家常說的公安階段、檢察院階段和法院階段),當事人都只能被稱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只有被判決有罪後,才能被稱作「罪犯」「犯罪分子」「人犯」。很顯然,歐某中現在的身份是「犯罪嫌疑人」,他在法律上依然是無罪的。那畏罪的「罪」從何而來?

有人認為,畏罪自殺,指犯罪後害怕定罪而自殺,或不能承受道德和良心的責備而自殺。那這個「罪」,不是名詞而是動詞了,即「被定罪」。但是,沒有經過審判,沒有法律程序,公安機關有權力認定一個公民的罪行嗎?是否存在著這樣一種可能,即犯罪嫌疑人在蒙冤的情況下,覺得伸冤無望而自殺,然後被認定「畏罪自殺」?我說的不是歐某中案,而是實踐中這樣的可能性。定罪的權力不應該在公安機關,而仍應該在法院。此外,在這種眾所矚目的案件中,認定歐某中是自殺身亡,最好是公佈當時執法記錄儀,以堵悠悠之口。

歐某中死了,但由此引發的社會基層的治理問題,就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嗎?

相關文章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的貨運擁堵終於有緩解跡象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