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德國最後一艘戰列艦–沙恩霍斯特


納粹德國最後一艘戰列艦--沙恩霍斯特

標準排水量(噸)31,053(*31,132)

滿載排水量(噸)37,224(*37,303)

艦全長(米) 229.8

梁(美國)30

吃水(米) 9.91

動力裝置 3x蒸氣輪機 12x鍋爐

軸數(軸) 3

動力輸出(馬力) 125,000

航速(節) 31

續航力(海里/節) 10,000/17

主炮 3座三聯裝283毫米

副炮 4座雙聯裝150毫米 4座單聯裝150毫米

相關文章  實拍韓國大胃王吃生蠔醮番茄醬,網友:這味道誰吃誰知道!

防空兵器 7座雙聯裝105毫米 8座雙聯裝37毫米 38門20毫米(*16門20毫米)

魚雷發射管口徑(毫米) 2座三聯裝533毫米

水上飛機 3架Ar-196水上偵察機

艦上編制人員1840人

1943年12月,第二次世界大戰進入了歷史性的轉折關頭。在東線戰場連遭敗績的德國法西斯孤注一擲,命令它的最後一艘戰列艦———「沙恩霍斯特」號前往挪威北部海區攔截英國商船隊。不料,「沙恩霍斯特」號在英國海軍護衛艦隊的頑強阻擊下受到重創,最終沉沒在挪威北部海域。

在1943年聖誕之夜爆發的北角海戰中,被英艦擊沉的「沙恩霍斯特」號艦上只有36人被盟軍艦船救起,其餘全部喪生。此次海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德英海軍進行的最後一次大規模海戰。與此同時,由於英軍破譯了納粹的通信密碼並及時掌握了敵艦的行蹤,因此,這一戰役也是世界歷史上第一次不是由裝甲和大炮口徑,而是由信息技術和電子戰決定勝負的大規模海戰。

  在北角海戰爆發之前,儘管「沙恩霍斯特」號常常躲在挪威北部的阿爾塔港內不肯輕易露頭,但英國方面通過當時較為先進的雷達搜索技術和跟蹤德軍往來電報,已經掌握了有關它的所有情況,而德艦的指揮官們則一直蒙在鼓裡。

  1943年冬季,希特勒的軍隊大勢已去。蘇聯紅軍的東線進攻取得節節勝利。為了支援東線戰役,盟軍準備動用大型商船隊,從北海經挪威海和巴倫支海駛往蘇聯的摩爾曼斯克和阿爾漢格爾斯克兩港,為蘇聯運送戰役所需的大批給養。

  12月22日,一架德軍的偵察機在北海上空發現了由英國艦隊護航的編號為JW .55B-19的商船隊。希特勒的海軍元帥鄧尼茨通過無線電報向前線指揮作戰的海軍少將埃里希·貝下達了作戰命令;「敵人試圖通過為俄國人提供糧食和武器的重要商船隊為我們的東線聖戰增加困難。為此,我們必須向我們的東線部隊提供幫助。我們寄希望於『沙恩霍斯特』號上的無敵重炮群。我相信你們的進攻意志。」此時的鄧尼茨元帥也實在不忍心讓他最後的這艘戰列艦去冒如此大的風險。他對埃里希·貝說:「一旦英軍主力出現,便立即撤出戰鬥。」

  聖誕之夜的惡戰

  英軍方面在挪威海域配備了以3艘巡洋艦為主力的「1號戰鬥編隊」,但它們對德艦構不成嚴重威脅。德艦真正的克星是沒有列入編隊、在目前的危急時刻不知去向的英國新式戰列艦「約克公爵」號。它配備的10門356毫米的火炮足以對付 「沙恩霍斯特」號上的9門280毫米的加農炮。對德國元帥鄧尼茨此次下賭注最不利的一個因素是,英國方面已經破獲了敵人的通信密碼。1941年5月,一支英國艦隊在格陵蘭島附近將德國的U110號潛艇逼出水面。英國人在潛艇的電報櫃中找到了密碼電報。英國幾百名數學專家利用這些電報順利破譯了德軍使用的「恩尼格馬」密碼系統。從此,英國人可以接收和破譯德軍總部發往艦船的大部分電報內容。

  「沙恩霍斯特」號剛一出動,英國方面就已獲得了準確的情報。英軍新式戰列艦「約克公爵」號和它的姊妹艦組成「2號戰鬥編隊」向挪威海域全速前進。艦上官兵都意識到,這是全殲德國海軍的重要一役,也許是二戰結束前與德軍進行的最後一次大規模海戰。此時,英國海軍已穩操勝券。

  德國旗艦「沙恩霍斯特」號上的二等兵費弗爾被分配在艦艉負責監視艦艙的滲漏情況,並負責接轉電話。當他被告知在這個聖誕之夜不准喝酒時,他感到了此次出航不同一般。他安慰同伴說:「『沙恩霍斯特』號不會沉的,絕對不會! 」

相關文章  美國為了安撫暴民,大象被施以絞刑

  德艦向北進入戰鬥海域,準備切斷英國商船隊前進的航線。然而,它不但沒有發現商船隊的蹤影,反而被英國「1號戰鬥編隊」攔住了去路,並遭到首次攻擊。此時,德艦指揮官犯了一個致命的判斷性錯誤。二戰史學家至今也不能理解,德軍指揮官為什麼誤認為英軍巡洋艦的炮火是從與德艦實力相當的一艘戰列艦上發出的。為保存實力,德軍指揮官埃里希·貝緊急下令撤出戰鬥。這是德艦犯下的第二個錯誤,因為以「約克公爵」號為旗艦的英軍「2號戰鬥編隊」的炮口正在迎接它的到來。

  英艦官兵看到德艦猶如無頭蒼蠅一樣狂馳過來,旗艦的3座炮塔均處於靜止狀態。這表明,敵艦完全沒有意識到前方英艦的存在。「約克公爵」號在較遠距離首先開炮。照明彈把敵艦的位置暴露無遺。在英軍炮火的轟擊下,「沙恩霍斯特 」號艦體多處中彈,所有炮塔均被擊中,已無還手之力。埃里希·貝向「元首」 發出了最後一封明碼電報:「我們將戰鬥到打完最後一發炮彈。」

  「殘骸里可能還有我的東西。」

  「沙恩霍斯特」號二等兵費弗爾回憶說:「當時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感到恐懼。當同伴衝進來拿他的救生衣時,我才意識到,『沙恩霍特號』完了。當我跑到一個鐵櫃後面準備取我的救生衣時,一發炮彈在我旁邊炸響,有20 多人當場被炸死。我僥倖躲過一劫,趕快衝出艙門跳入水中。回頭望去,『沙恩霍斯特」號的艦艉已經翹了起來,它正在下沉。」

  「英國的兩艘戰艦最後只救起了我們艦上1840人中的36人。英國士兵巴克森德爾順纜繩滑到我的面前把我拽上了甲板。他是我的再生父母。每當我想到這一切,我都會流淚。」現年77歲的費弗爾現住在德國漢堡的一所公寓裡,房間開闢出的海洋角中存放著有關「沙恩霍斯特」號的模型、圖片和書籍。

  戰爭結束後,沒有任何人知道「沙恩霍斯特」號沉沒的準確位置。挪威海洋考察船今年夏季首次探測這一海域時,聲納測位儀也沒有發現它的蹤跡。技術人員還計算過另外3個坐標,而且今年2001年7月9日進行的一次探測曾接收到一次異常回波,但因天氣惡劣,技術人員沒有進一步進行探測。

 2001年十月底,挪威海軍的考察船將一艘遠程遙控的潛艇放入水中。聲納裝置終於發現了「沙恩霍斯特」號的殘骸。在照明燈的照射下,技術人員看到,「艦艇損壞非常嚴重,看來德艦指揮官真是戰鬥到了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