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阿姨傾述:8年來拒絕跟老伴兒同床,現在他開始報復,扯平了


60歲阿姨傾述:8年來拒絕跟老伴兒同床,現在他開始報復,扯平了

巴法利·尼克斯曾經說過:「婚姻是一本書,第一章寫的是詩篇,而其餘則是平淡的散文。」

開始像詩篇的婚姻,是因為彼此都能做到包容與忍讓,可隨著生活中不斷出現的那些雞零狗碎,再想忍耐也沒有了那般耐性。於是,夫妻之間,爭吵不斷,感情也就漸漸淡了。

尤其是到了老年,這樣平淡如水的婚姻生活都覺得可有可無了,對身邊的那個人也處於漠然,熱情已不復存在,甚至已經厭倦。雖說誰也不曾提離婚,但兩人卻成了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最熟悉的陌生人,老死不相往來,記恨報復。

這位60歲阿姨這樣跟人傾述:8年來拒絕跟老伴兒同床,現在他開始報復,扯平了。

60歲阿姨傾述:8年來拒絕跟老伴兒同床,現在他開始報復,扯平了

60歲景阿姨的傾述

01

我是護士景慕思,已經60歲了,老伴兒高大琛跟我同歲,是一名小學老師,現在已經退休了。

35年前,經人介紹,我與高大琛相識,後來相戀結婚。當時就有人說,老師配護士是絕配,果真,婚後的生活真的算得上是「絕配」。

我和高大琛都來自農村,都是靠讀書出來的,可偏偏高大琛的家境要比我好。

他的父親在一家單位有一官半職,母親是村裡的幹部,加上他的老祖宗給他家留下了厚實的家底,自然就比我父母靠白手起家的要強很多倍。

高大琛之所以看上我,是因為我長得漂亮,性格溫和,還有一份穩定的職業。

走進了婚姻里的女人,不知是否都感覺到,那就是男人在婚前和婚後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我們結婚後,高大琛在我面前就抖起了大男子主義的威風,我在他面前基本沒有話語權,致使在這個家也沒有地位。

有時候吵架了,公婆也站出來替高大琛說話,我的滿腹委屈化作傷心淚,哭紅了眼睛依舊無人心疼。

隨著兒子的長大,我也變得堅強起來,不再流淚,用沉默代替反抗。

60歲阿姨傾述:8年來拒絕跟老伴兒同床,現在他開始報復,扯平了

02

誰都知道,夫妻之間是需要溝通與交流的,可我們除了說事,基本無交流。

後來,兒子上大學了,我也是40多歲的人了,領導給我換了崗位,不再上夜班。工作輕鬆了,可我的心卻更累了。

相關文章  優雅說「不」,讓你不再難堪

高大琛是家中老大,下面有三個妹妹,公婆跟我們住在一起。他孝敬父母是美德,可就是每次我跟公婆有點小矛盾時,他都要對我大打出手,非讓我特別傷心不可。

我只想搬出去住,也想過離婚,這些都只能是想想而已。因為高大琛不會同意,他也曾說過,他這輩子只有喪偶,不會離婚,我的父母也不會答應。

高大琛和公婆不在意我也就算了,在他的三個妹妹眼裡,我同樣沒有地位。他們一家人沒有一個人記得我的生日,倒是他們每個人過生日都要在家裡大搓一頓,勞累的就是我。

這麼多年來,我忍氣吞聲,直到公婆過世後,我再也不跟以前那樣招呼他們了。

為此,高大琛對我怨恨在心,我也不再委曲求全,逆來順受了。

60歲阿姨傾述:8年來拒絕跟老伴兒同床,現在他開始報復,扯平了

03

記得我52歲生日那天,高大琛要請朋友來家裡聚餐,我以為他靈魂開竅,記起我的生日了。我一天忙下來,他依舊跟往常一樣,沒有任何表示,還嫌我的飯餐做得沒有以前好吃。

我徹底冷心了,兒子還沒有結婚,這個家不能散,心裡感到特別壓抑。

這天晚上,我決定不再跟高大琛睡一張床。

高大琛晚上喝了酒,借著酒氣,堅決不允許我這樣做。我家是兩層樓的私房,我也顧不了那麼多,搬到了樓上了房間,將門反鎖。

那一晚,是在高大琛的敲門聲中度過的。

每天晚上,我忙完事情就上樓了,天天不忘將門反鎖。高大琛每隔幾日就上樓敲門,無論他怎麼敲,我反正都給他一個不理。

對我來說,高大琛已經在我心裡是一塊冰了,沒有絲毫的熱度,更沒有需求,加上自己到了更年期,跟他分床睡算是一種解脫。

高大琛不同,他頻繁上樓找我,有時候竟然早一步上樓睡在房裡,遇到這個時候,我就睡其它房間,反正多的是地方睡。

他好面子,從來不說我跟他分床睡的事,我不同,經常跟閨蜜傾訴,以此得到寬慰。

直到兒子結婚生子,我也退休了,就住到了兒子家裡幫著帶孩子,徹底跟高大琛分居。

60歲阿姨傾述:8年來拒絕跟老伴兒同床,現在他開始報復,扯平了

04

帶孫子雖然很辛苦,但我感到身心是前所未有的輕鬆。

相關文章  61歲鐘楚紅凍齡有術,素顏好似少女,丈夫離開14年仍獨自一人,網友:美的舒服

那年夏天,我騎摩托車出去買菜,一不小心翻了車,兩條小腿都骨折了。

兒子就要在家度暑假的高大琛來醫院照顧我,他的回答是要出去旅行。

在醫院住院的日子裡,我請了護工,出院後,我請了保姆,高大琛一直未出現,也沒有電話和信息問候。

朋友問我傷不傷心,我回答不傷心,兩人算是扯平了。

高大琛這個人,早就不在我心裡。既然心裡沒有這個人,怎麼會影響到我呢?

有時候,高大琛想看孫子,就叫兒子他們帶孩子回去,遇到過春節,還是要在一起吃團圓飯的,每到這天,我跟高大琛就能見上一面,沒有交流,只有陌生。

現在,高大琛也退休了,聽鄰居說,他每天就是「三個一」,一部手機,一台電視機,一根煙。有事就找兒子,我好歹不說,也不摻和。

跟高大琛結婚30多年來了,唯一感謝他的就是跟我一起生了一個好兒子,唯一讓我心安的就是還沒聽說他在外找女人。

幾十年的夫妻,現在比陌生人還陌生,就不知道後面的日子會是怎樣的。

60歲阿姨傾述:8年來拒絕跟老伴兒同床,現在他開始報復,扯平了

寫在最後

經常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句話:所有的婚姻都是湊合,所有的感情都是將就。

是啊,哪有那麼多美滿幸福的婚姻呢?可是,像景阿姨這樣的夫妻還是少數。夫妻年輕時再不和睦,在沒有離婚的狀況下,到了老年也會將心中的積怨化解,在一起度晚年。

景阿姨這樣的婚姻,就是一種受罪。想起這樣一句話:曾以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獨終老。其實不是,最糟糕的是與那些讓你感到孤獨的人一起終老。

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