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小額訴訟程序救濟方式的反思與重構


《小額訴訟程序救濟方式的反思與重構》

作者:李浩

本文發表於《法學》2021年第12期

文章摘要

我國的小額訴訟程序長期處於法官不敢用、當事人不願用的狀態,一審終審後敗訴方只能以申請再審的方式尋求救濟是造成該程序被虛置的主要緣由。在民事訴訟程序繁簡分流改革試點中,小額案件的標的額標準大幅度提高,小額訴訟程序的適用率大為提升,以判決方式處理小額案件的數量明顯增多。為解除法官與當事人對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後顧之憂,使該程序真正得到這兩種訴訟主體的認同,有必要在本輪《民事訴訟法》修改中調整該程序的救濟方式。宜將申請再審的救濟方式改為賦予不服裁判的當事人向原審法院提出異議的權利。在當事人提出異議後,由原審法院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對案件重新審理並作出裁判。

文章結構

由於小額程序的適用率極低,且法官在少量適用小額程序的案件中也儘量採用各種方式迴避判決,因而作出判決的案件為數甚少。法律的生命在於實施。小額程序過低的適用率意味著其並未發揮應有作用,為解決此問題,始於2020 年1 月的民事訴訟程序繁簡分流改革試點(以下簡稱「繁簡分流改革試點」)將完善小額程序作為主要內容之一。在此項改革試點中,不僅小額案件的標的額標準有了大幅度提升,小額程序的適用率與判決率也有了顯著提高。在目前已經啟動的《民事訴訟法》修改中,較大幅度提高小額案件的標的額標準是大機率事件。同時,隨著對小額程序重視程度的提高,未參與改革試點的基層法院小額程序適用率低的現像也會得到改觀。而一旦其適用率與判決率處於正常狀態,對敗訴方救濟不足的問題就會凸顯出來。鑒於此,有必要藉此次《民事訴訟法》修改之機增強對敗訴方當事人的救濟。

一、限制小額案件上訴的法理基礎

上訴雖然具有多重功能和重要作用,但如同任何程序制度一樣,它也是有成本的,當事人、其他訴訟參與人與司法機關均需要為上訴付出時間、精力與金錢。上訴案件越多,審級越多,各方面投入訴訟的成本就越高,訴訟過程會由此變得漫長。因此,如何安排上訴制度,是一個事關一國司法制度的政策考量問題。小額訴訟的出現對上訴制度提出了挑戰。只有當訴至法院的案件是真正的小額糾紛時,限制乃至取消上訴才具有正當性。從社會公共利益視角看,讓小額案件如同其他案件一樣佔用司法資源也不具有合理性。如果為小額案件的當事人提供與非小額案件同樣的程序保障和救濟方式,就需要設立更多的法院、任命更多的法官,從而增加社會成本。對小額案件的上訴進行限制,還可以從法律經濟學方面找到理由。當法律經濟學學者用成本與收益的理論分析上訴制度時,可以得出上訴制度一方面具有降低裁判的錯誤成本的功效,但另一方面卻增加了訴訟的直接成本的結論。因而,對爭議標的額很小(如500 美元以下)的案件,減少訴訟的直接成本是合理的,即便這樣可能增加訴訟的錯誤成本。

既然訴訟標的額小是可以採用包括限制上訴在內的一系列程序簡速化措施的理由與依據,如何設定小額案件的標的額標準便成為構建小額程序的一個前提性、基礎性問題。人們對「小額」的認識和判斷並不是固定不變的,小額案件的標的額標準也不會一成不變。儘管小額案件的標的額標準在不斷提升,但一些國家和地區仍然將此類案件金額的上限控制在一個相對比較低的限度內。

二、小額案件救濟方式的多樣探索

即使是小額案件也存在敗訴方不服的問題,也需要認真對待為敗訴方提供適當的救濟途徑與方式的問題。關於簡單民事案件的識別標準,我國目前對小額案件與適用簡易程序的案件採用同樣的標準,兩者皆為「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係明確,爭議不大」。儘管我國採用兩要件界定小額案件,但仍然存在對不服判決的當事人的救濟需要。各國在構建小額程序時設置的常規救濟方式主要包括如下四種。

(一)符合例外情形允許上訴。上訴不可避免地會導致訴訟成本的增加,所以「在大多數情況下,只有當被聲明不服的判決給上訴人造成了並非微不足道的不利時,才允許提出上訴。否則,其為了自己而變更判決的利益應當服從於保護上級法院不受小額案件訟累並且不值得為此付出高昂代價的更高利益」。

(二)另一法官或者法院重新審理。美國有聯邦和州兩套法院系統,小額案件的訴訟程序是由各州的法律規定的,而各州在規定該程序時存在較大的差異。在有的州,例如麻薩諸塞州,如果第一次審理是由治安法官作出的,原訴的被告與反訴的被告均有權提出上訴,由法官或者6 人組成的陪審團進行審理。但是,「在有些州法院系統,一方當事人可以將初審法院判決『上訴』至另外一個初審法院。此類案件通常涉及的基本為小額索賠法院。

(三)異議+ 原審法院適用通常程序繼續審理。所謂原審法院重審,是指對於審理小額案件的法官作出的判決,當事人如果不服可提出異議,在異議提出後,程序退回到辯論終結前的狀態,由原審法院審理該案件的法官適用通常程序繼續審理。

推薦文章  春節前雨水不斷陽光難覓

(四)異議+ 原審法院對裁判是否存在錯誤進行審查。這是我國進行小額速裁改革試點時的做法。小額速裁案件實行一審終審,不服判決的當事人可以向原審法院提出異議。在異議提出後,由原審法院指定另外的審判員對異議進行審查,審查後認為異議不成立的,裁定駁回;認為異議成立的,裁定撤銷原判決,適用普通程序進行審理。

三、爭議中形成的小額程序一審終審與非常規的再審救濟

文獻梳理

四、調整小額程序救濟方式之必要性

(一)標的額標準的提升

根據程序適配性原理,對案件的程序保障應當隨著其重要性提升而增強,而民事案件的標的額是衡量其重要性的一項重要指標。對小額案件之所以有理由縮限當事人的程序權利,給予包括限制上訴在內的較弱的程序保障,正是因為其金額小。但是在案件標的額已經大幅度提升後,即使其仍在小額案件的限度內,也應當對不服判決的當事人的救濟方式進行調整,以增強其獲得救濟的權利。

(二)適用率明顯提升

2012 年《民事訴訟法》實施後,小額程序的適用長期處於低迷狀態,遠未達到當初的預期。作為繁簡分流改革試點對象的20 個城市的基層法院,其在參與改革試點之前的小額程序平均適用率僅為5.7%,這說明大量符合法定條件的小額案件並未適用小額程序審理。將完善小額程序納入2020年年初開始的繁簡分流改革試點,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通過改革試點提高該程序的適用率。小額程序的適用率提升意味著適用一審終審的案件數量也隨之增加。如果說在小額程序適用率相當低的情況下還不至於對當事人的救濟權產生多少實際影響的話,那麼在適用率大幅提升的情況下,一審終審的規定對敗訴方當事人的救濟權就難免會產生重大影響。

(三)判決率明顯提升

在《民事訴訟法》的新一輪修訂中,小額程序將得到完善,法院也會重視該程序的適用。在全國基層法院適用小額程序常態化後,小額案件的判決率會有相當大的提升,而隨著判決案件的增多,一審終審的小額程序會對當事人的救濟權造成損害就不再是一個偽命題,對敗訴方當事人的救濟不足也就成為一個需要認真對待的現實問題。

(四)申請再審難以提供有效的救濟

從司法實務看,儘管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案件數量相當多,但真正能夠進入對本案再審的案件數量是相當少的,大多數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救濟止步於再審審查階段,法院經過審查後,以再審申請不具備再審事由或者不符合再審的其他條件為由裁定駁回。極其簡約的判決書無疑會給敗訴方當事人申請再審造成困難,因為判決書越簡單,當事人就越難從判決書中找到再審事由。

(五)救濟方式不足成為小額程序適用率低的主要原因

如果說小額程序的法定適用率不高是由於法官不願意用,那麼選擇適用率低的原因就需要從當事人方面查找,而一審終審的規定同樣成為當事人不願意選擇該程序的主要原因。

五、調整與強化小額程序救濟方式的路徑

在一審終審的製度框架內強化救濟,有兩種方案可以選擇。第一種是類似於上訴的救濟,也就是允許不服裁判的當事人提出異議,由原審法院指定另一名法官進行審查,重點是審查原來法官作出的裁判是否存在錯誤。第二種是不設前置的審查程序,在當事人提出異議後直接由原審法院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但審理的對像不再是已作出的裁判在事實認定與法律適用上是否正確,而是對該案件適用普通程序重新進行審理。

上述第一種方案實際上是最高人民法院在2011 年小額速裁改革試點期間採用的做法。對當事人提出的異議採用的是兩階段的審查方式,在第一階段先由一名法官審查原裁判是否有錯誤,經審查確有錯誤的才能夠進入由合議庭依普通程序審理的第二階段。由於再審程序也是採用兩階段的構造,第一種方案採用的救濟方式除了不需要主張再審事由外,與申請再審幾乎沒有差別,而與上訴存在明顯的區別。在上訴中,當事人無需經過法院事先的實質審查就可以使案件進入上訴審理程序。此外,第一種方案存在的更大問題在於,它與小額程序判決書極其簡化的特點存在難以調和的衝突。

推薦文章  馬斯克為何不追風口?

與第一種方案相比較,「異議+ 重審」的方案既符合小額程序的內在要求,又能夠兼容該程序的其他簡速化措施。考慮到已經以重審的方式充分保障了當事人獲得救濟的權利,重審後作出的裁判為終審裁判,宣告或送達後即發生法律效力。重新審理後的裁判結果即使與被提出異議的裁判結果相同,也會因為增強了程序保障的緣故使敗訴方更容易接受,基於同樣的原因,這樣的裁判結果也更能夠得到社會公眾的認同。

在不服小額程序裁判的案件中,也可能存在對統一法律適用有意義的案件,或者對法律發展有促進作用的案件,對此類案件僅因為標的額小就實行一審終審是不合適的。鑒於此類案件的上訴不僅關涉當事人自身的利益,而且關涉社會公共利益,因而應當作為例外允許當事人提起上訴。對此可藉鑑域外的許可上訴制度,即對當事人提出的上訴由法院進行審查,確實屬於上述類型案件的才可以上訴到上一級法院。

六、結語

可以預見在我國新一輪的《民事訴訟法》修改中,小額案件的標的額標準可能會得到提升,在司法實務中小額程序的適用率和判決率也會有較大幅度的提高。針對即將到來的上述變化,唯有未雨綢繆地及時調整和強化小額程序中當事人的救濟權,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法官不敢用且當事人不願用的問題,才能避免重蹈小額程序長期「休眠」的覆轍,小額程序才能夠真正成為法官樂於適用、當事人願意選擇適用的程序。

文獻支撐

引註數量:71

文獻分析:對訴訟制度的研究文獻引用較多,對國外製度的梳理引用較多,也有對很多實證數據的引用。本文最核心的觀點難以找到直接的支撐文獻。

亮點總結

選題

分析

今日小評

本文的文獻綜述放在中間,還挺難得一見的。本文的論證邏輯是,目前小額訴訟程序存在問題——小額訴訟程序容易詬病的限制上訴權合理——有哪些可參考路徑以供選擇——學者們大多是什麼意見——提出自己的兩種方案並予以論證。

可以說本文行雲流水般,閱讀體驗非常好。

本文線索明了,將小額訴訟程序分析的極為透徹。但大量的筆墨實際是梳理性的工作,文中很多實證性研究令人眼前一亮,但總體來說本文核心觀點論證得篇幅不夠。

作者簡介

李浩,1951年11月生,江蘇吳江人,中共黨員。 1985年畢業於西南政法學院,獲法學碩士學位。現任南京師範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中國法學會民事訴訟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中國行為法學會強制執行法研究會副會長,江蘇省法學會民事訴訟法研究會會長,南京市法學會副會長。

推薦文章  電商的速度發展策略

責任編輯

洪玉。

文章詳情

本文發表於《法學》2021年第12期

文章類別:訴訟法與司法制度

發文時間:2021-12-20

被引量:0

下載量:564

課題:無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