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1997年10月23日,一輛駛往重慶江北機場的小轎車不幸發生車禍,導致車上一位老人不治身亡。

這位老人,正是剛剛90大壽的郭汝瑰。

郭汝瑰,曾經我黨打入國民黨內部最高等級的紅色特工,官至國民黨第三作戰廳廳長,中將軍銜。

這樣一位曾闖過龍潭虎穴的傳奇人物,最終卻慘遭橫禍,時人聞之無不扼腕嘆。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郭汝瑰

在郭汝瑰的追悼會上,中央軍委對他的一生所做貢獻給出了這樣的評價:

郭汝瑰的一生,是驚險曲折、豐富深刻的一生。他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和人民的解放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

其中「重大貢獻」這四個字在我黨史上,大多只有在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追悼會上才會出現,中央軍委對郭汝瑰給出這樣高的評價,可謂是殊榮之至了。

據說郭汝瑰曾經的諜戰經歷相當傳奇,有一次他都感覺自己要暴露了,準備撤離,沒想到卻突然得到蔣介石的信任,命他當軍長,使得他得以為我黨再建奇功。

智勇雙全,國軍悍將

歷史上,郭汝瑰曾被稱為陳誠最忠實的門徒。誠然,郭汝瑰之所以能夠一路在國民黨內平步青雲,陳誠的賞識確實起了極大作用。

當初中日淞滬會戰時,郭汝瑰任第14師42旅代旅長一職,奉命拱衛南北塘口一線。

作戰時,敵人極其兇猛,軍中陸續有「堅持不住」想要臨陣脫逃的聲音,這時候身為旅長的郭汝瑰第一個衝出旅指揮部,親在前線與戰士並肩作戰,後來打到戰局危急關口,他已經做好了視死如歸的準備,帶領著將士們,冒著敵人飛機的轟炸與傾瀉的炮彈,奮不顧身地沖在最前面與敵拼殺,整整打了七天七夜,陣地一寸未丟,部隊直接減員四分之三。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淞滬會戰日軍炮兵

此戰之後,郭汝瑰一戰成名,國民黨內那些桀驁不馴的將軍再也不敢嘲笑他是「文弱書生」,都將他視為敢打敢拼的悍將,輕易不敢招惹。

沒多久,陳誠就直接將郭汝瑰提拔為54軍參謀長。

後來武漢會戰,郭汝瑰又大膽建言,國軍當據險而守,做好且戰且退的打算,而非背水一戰,步曾經南京守衛戰之後塵。

經過一番據理力爭,郭汝瑰頗具戰略眼光的軍事部署,得到了陳誠的首肯,並最終經過後來戰局的演繹證明確實正確有效,頗具戰略水準,郭汝瑰一下子在國民黨高級將領中樹立起了「有勇有謀」,不可多得的戰將形象。

此次戰役之後,陳誠更加認為郭汝瑰才堪大用,很快就向蔣介石推薦他為第20集團軍的參謀長,同時兼任暫5師師長的職位。

從歷史來看,整體來說,郭汝瑰在抗日戰爭期間,還是有大功於人民的。

比如在後來第三次長沙保衛戰中,郭汝瑰所轄暫5師就屢次以不過3000餘人的部隊,以少勝多,數次取得了不小的勝利,連當時的司令長官薛岳都直夸「郭矮子會打仗!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國民黨陸軍上將薛岳

這是寫進歷史,也是有目共睹的。

在郭汝瑰為陳誠所謀期間,也多有建樹,屢見奇效,屢次把陳誠樂得直拍大腿道:「這個郭矮子,還真有兩把刷子!」(郭汝瑰個子矮,故被人稱為郭矮子)

願為人民而戰鬥

抗日戰爭之後,郭汝瑰也得以憑藉自己在國民黨內部打拼十幾年,看清了蔣介石政府腐敗獨裁的嘴臉,深感為人民爭取民主無望,報國無門,漸漸地對國民黨生出了厭倦之心。

相關文章  英國年輕媽媽分享分娩痛苦經歷,幾乎沒用任何麻藥就接受了剖腹產

他根據多年來的觀察判斷,只有共產黨才能擔當民族未來的重任,這使得他更加迫切地想要找到黨組織,恢復自己的組織關係,願為人民而戰鬥。

[1945年,在我黨同志任廉儒的引薦下,郭汝瑰終於得以和我延安五老之一的董必武碰上了頭。

剛碰頭時,郭汝瑰就開誠布公地說了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歷與所見所感,並提出了自己想要恢復組織關係,到延安去的願望。

但是由於他脫離黨組織太久,因此董必武暫未答應他的請求,表示需要考察一段時間。

交談時董必武問郭汝瑰:「關於國民黨,最近他們打算讓你做什麼呢?

郭汝瑰答:「最近何應欽想讓我和他一起去美國,但我對此興趣不大,我意還是想去延安。

董必武意味深長地道:「我覺得你可以去美國看看,多了解下美國的歷史,同時和我們保持聯繫,革命就是要要看長遠些嘛!

此次談話後不久,董必武又托人給郭汝瑰帶來了黨組織的聲音: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郭汝瑰欣然接受,從此搖身一變成為我黨扎入國民黨內部的紅色特工。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董必武

從美國回來之後,陳誠走馬上任國防部參謀總長,為鞏固自己的職權與位置,很快就把自己的親信提拔到了各部要職之位,其中就包括把郭汝瑰提拔到國防部第三作戰廳的位置,不久又向蔣介石建議調派郭汝瑰至徐州,在顧祝同手下任職,使得郭汝瑰搭上了顧祝同這條線。

郭汝瑰任國民黨作戰廳廳長之後,巨大的作用,一下子就發揮了出來,比如比較典型的就有「孟良崮戰役」。

1947年5月12日晚,蔣介石親自主持了針對我山東陳毅粟裕所部解放軍的軍事部署會議,並當場決定了由湯恩伯、歐震、王敬久等兵團的軍事部署。

回去之後,郭汝瑰就把這次國民黨的軍事部署情報,悉數滕寫下來,交給單線聯絡的任廉儒同志,並千叮萬囑地說:「這一次國民黨來襲的有一個整編74師,師長是張靈甫,號稱蔣介石御林軍,清一色美械裝備,十分棘手,請同志們一定要小心。

最終,也正是郭汝瑰的這個情報,讓我軍得以提前識破了張靈甫妄圖「中間開花,里外夾擊」的軍事企圖,將整編74師圍殲,擊斃張靈甫,扭轉了整個華東戰局。

在1948年的淮海戰役中,郭汝瑰不僅將國民黨「徐蚌會戰」的軍事部署情報傳遞給了我黨,他還憑藉著自己在國民黨內部深得信任與重用,通過一番辯論,誘使得軍事才華堪堪的蔣介石最終變換部署,決定放棄撤至蚌埠,而是在徐州外圍誓與我解放軍決一死戰

恰恰是這個決定,直接導致在雙堆集被我解放軍包圍的黃維兵團被悉數殲滅,黃維被俘。

負責任的說,整個淮海戰役,我黨因為有郭汝瑰這位隱蔽戰線的同志,大大促成了戰爭的勝利。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淮海戰役我軍繳獲敵人的重機槍

從這點來看,郭汝瑰於黨和國家有功,於人民有大功。

相關文章  英國人花1.6萬元買到倆右半邊沙發好沮喪,沙發搞笑換貨太難

危機來臨,面臨暴露

三大戰役後,國民黨大勢已去,蔣介石政府也已分崩離析,註定了覆敗的結局。

這時候的郭汝瑰再次向組織請求終止潛伏任務,回到黨組織。

對於撤回延安,他有三個理由:

一、蔣介石的遷怒即將襲來。

憑藉多年與蔣介石打交道,郭汝瑰清醒地認識到,蔣介石在政治上是一把好手,在軍事上卻是一個庸才,且此人軍事才華平庸,又好軍事獨裁,在戰敗後又缺乏擔當,一貫就是把戰敗的責任,歸咎於他人,以挽回其總裁的形象。

因此,三大戰役失敗後,郭汝瑰認識到,接下來蔣介石就該一個一個地清算國民黨內的高級將領了,自己作為作戰廳廳長,絕對倖免不了。

與其等著被清算革職,還不如去延安,發揮餘熱。

二、國民黨內已有「明眼人」開始猜疑自己。

當時,郭汝瑰所認為的這個明眼人,就是杜律明。

確實,後來杜律明曾經就在《淮海戰役始末》一文中直言不諱,自己曾一度極其懷疑蔣介石與顧祝同,中了郭汝瑰的迷魂計,任他擺布,這才導致大潰敗的糟糕局面。

在一次蔣介石主持的軍事會議上,杜律明就準備向蔣介石建議放棄徐州,堅守蚌埠,但是因為這個計劃與郭汝瑰的意見大相逕庭,杜律明當時已經懷疑郭汝瑰,所以沒有提出來,而是在會後,偷偷向蔣介石建言,但最終還是沒有得到蔣介石的首肯。

除此之外,杜律明還特意向蔣介石建議,要當心郭汝瑰這個人,懷疑他是共產黨安插在國民黨內的紅色特工。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蔣介石與杜律明

當蔣介石問他證據時,杜律明說:「郭汝瑰財色不粘,太像共產黨了。

這不說不要緊,一說反倒引起蔣介石勃然大怒:「你是說我黨的官員,都得撈銀子才對麼?

這一下,杜律明再不敢說話,只能對郭汝瑰加大提防,但凡大的軍事情報,只要有郭汝瑰在的地方,都不說。

而另一面有趣的是,蔣介石自己都犯迷糊,郭汝瑰廉潔得讓他都有點不敢相信是自己的部下,於是讓兒子蔣經國去查。

結果蔣經國看到的確實是兩袖清風,廉潔為政的郭汝瑰。去時他正在吃飯,桌子上就幾盤青菜,看得蔣經國淚眼朦朧。

蔣介石聽說後,十分感動,更加引郭汝瑰為不可多得的黨國將才,委以重任。

三、國民黨特務手段狠辣。

郭汝瑰曾回憶,對於國民黨特務的兇殘手段,他是早有耳聞,也比較忌憚的,因此還是早日離開為妙。

總之這段時期的郭汝瑰感覺,種種跡象表明,自己極有可能就要暴露了,理智上來說還是「三十六計走為妙」。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卻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到西南去

1948年10月之後,郭汝瑰多次向黨組織請求從國民黨內部撤離出去,返回延安,但當時我黨認為其回到延安,發揮的作用不大,不如想辦法調到西南去,因為接下來國共兩黨在那裡將有大的戰事,如果我們能夠在西南爭取一股或者多股國民黨部隊的起義,那於我西南戰局來說,不僅能加速我軍再西南戰局的勝利,更能大大地打擊國民黨軍隊的信心,以實現對國民黨軍隊的摧枯拉朽。

郭汝瑰聽說後,也覺得黨組織高瞻遠矚,這是個不錯的計劃,開始謀划起來。

當時,郭汝瑰與顧祝同的關係頗好,深受顧祝同的信任與重用,所以郭汝瑰特意去找顧祝同,請他想辦法為自己謀一個到西南去的職位。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顧祝同

由於顧祝同與郭汝瑰交好,因此郭汝瑰提出去西南,他是不贊同的,因為當時的大勢,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國民黨在西南的潰敗也是遲早的事,去西南帶兵,最終也不過是吃炮灰,回來又被蔣介石罵「作戰不利」,顯然是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

相關文章  自己的本土,也被中方自由航行後,美軍講了一句場面話,極不情願

但這時候,顧祝同哪裡知道郭汝瑰的真實想法,為了西南解放,西南他是一定要去的,於是郭汝瑰以「時窮節乃見」和「黨國大義」的名義,向顧祝同慷慨陳詞,使得顧祝同感動不已,當場表示願意去蔣介石那裡為他力爭一個位置。

1949年元旦過後沒多久,郭汝瑰就通過朋友傅亞夫的關係知道,蔣介石並沒有批准自己到西南任職軍長的建議,同一天肖毅肅又告訴郭汝瑰,原本總統早就有讓他任軍長的打算的,顧祝同一提,總統反倒取消了這一任命。

這樣一來,郭汝瑰十分緊張,因為這極有可能代表著蔣介石開始懷疑他,才同意調他離開機要崗位去西南任職軍長。結果顧祝同一說,蔣介石連軍長都不想讓他幹了。

還有什麼比這更加危險呢?

惶恐之餘,郭汝瑰甚至已經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蔣介石在舉行軍事會議

沒過幾天,閩浙贛邊區的司令官胡璉又來南京,胡璉在聽說郭汝瑰想要去西南軍中效力後,極力勸挽他並邀請他到其所轄的王牌部隊十八軍任軍長,郭汝瑰本就不想去十八軍,加之出於老蔣對自己的猜疑,因此婉言拒絕,結果大大出乎他預料的是,11日胡璉就特意來找他說蔣介石已經任命他為十八軍軍長。

蔣介石的反反覆覆,搞得郭汝瑰都有點迷糊了,頓時疑心有詐。

同時,郭汝瑰只盼望蔣介石這個委任命令是假的,或者趁早出爾反爾,早點取消。

原因有二:

一、十八軍是蔣介石王牌軍,它不僅不會開到西南去當炮灰,相反蔣介石此後必定會讓它充當御林軍的角色,後續極有可能隨蔣撤往福建,退守台灣。

二、作為王牌軍,十八軍是國民黨精銳骨幹最多的部隊,不僅將官死忠擁護蔣介石,還有很多特務在暗中隱秘蟄伏。想要把這支部隊,帶到西南,再發動起義,理智上來說是不可能的。

因此,這段時間,郭汝瑰是滿懷心緒,相當惆悵啊!

然而,任十八軍軍長,也不儘是壞事,比如胡璉為了儘快讓郭汝瑰走馬上任,很快就給撥給他一大筆軍資用作十八軍用度,這筆錢在後來郭汝瑰在西南謀求起義,發揮了大作用。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國民黨部隊

撤離不成,反立奇功

沒想到的是等到11月21日事情再度有了極大的反轉,老蔣果然出爾反爾,又免去了郭汝瑰十八軍軍長一職,反倒將他改任為七十二軍軍長。

更加有趣的是,七十二軍在淮海戰役後,建制潰散,如今蔣介石讓郭汝瑰重組七十八軍,恰恰是讓他去四川。

很顯然,蔣介石對西南戰局也不看好,特意讓郭汝瑰帶著七十八軍,開赴四川稍稍為他所謂「固守大西南」做做樣子。

這樣一來,可真是瞌睡來了繡花枕,剛剛好。

最終,郭汝瑰正是拿著胡璉撥的那一大筆款,又到四川找到國民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及重慶補給區要兵、要糧、要裝備,組建起了七十八軍。

1949年12月11日,郭汝瑰率部13000餘人於宜賓起義,遠在台灣的蔣介石知道後氣得跳腳大罵「娘希匹,沒想到郭矮子才是我黨內最大的紅色特工!」。

紅色特工以為要暴露,蔣介石反手讓他當軍長,結果大快人心

國民黨部隊起義投誠

文章最後,筆者借用美國報紙的話來歌頌一下郭汝瑰的偉大功績:

為國府『運籌帷幄』之中,讓中共決勝千里之外!

致敬偉大的紅色特工,郭汝瑰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