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靖國神社是什麼地方?那是供奉日本戰犯的靈堂,惡鬼的道場。在我們看來,這些十惡不赦之徒沒有資格被供奉於廟堂,享受後人香火,只可惜這是日本國的「家務事」,我國無權干涉。但是一個中國人,如此恬不知恥,靠無底線的炒作賺取流量,被封殺都算是輕了。

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那些侵華戰爭中犯下累累罪行的日本戰犯,大多都得到了應有的制裁,被處以極刑,而唯獨日軍侵華派遣軍的總司令,雙手沾滿中國人鮮血的歷史罪人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得享天年,足足活到了82歲才死。就像一個犯罪團伙接受審判,小弟們都被判了死刑,幕後操縱一切的黑老大居然「出淤泥而不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岡村寧次令人髮指的「侵華履歷」

1917年1月,日本派青木宣純中將來到中國北平,擔任黎元洪大總統的軍事顧問,時年24歲的岡村寧次作為青木宣純的秘書隨行。在北平期間,岡村寧次主要負責為大日本國收集情報,在他的運作下,建立了日本反華諜報網。

1923年12月,岡村寧次擔任日軍參謀本部派駐上海的諜報武官,他充分發揮自己在情報收集方面的天賦,不但收集上海本地黨政軍的一手情報,還能夠獲取朝鮮、印度、菲律賓等國革命組織以及中共在上海革命的活動情報,使上海成為日本軍部侵略中國的情報基地。不僅如此,岡村寧次還煽動當地軍閥混戰,為日本從上海登陸掃清障礙。

1925年,岡村寧次接受孫傳芳聘任,擔任其軍事顧問。他暗中撮合孫傳芳和國民黨的右派分子,排擠打壓共產黨,製造白色恐怖,阻撓國共聯合北伐的進程。

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1933年5月31日,時任日本關東軍副參謀長的岡村寧次與中方停戰代表熊斌簽署了《塘沽協定》。協定的簽署,等於中方默認了日本侵占東北三省和熱河地區的合法性。

1938年,岡村寧次被日本天皇敕命為第11軍司令,在他的直接指揮下,日軍於10月27日攻占武漢。1939年4月,岡村寧次發起南昌會戰,僅用7天時間就占領了南昌。

1941年7月,岡村寧次升任華北方面日軍司令官。1942年,又是在他的直接命令下,日軍在華北地區開展了全面的「治安強化運動」。具體措施就是將華北地區分為「治安區」、「准治安區」和「非治安區」,其中對「非治安區」採取的正是臭名昭著的「殺光、燒光、搶光」三光政策,岡村寧次美其名曰「燼滅戰術」。

1941年8月,岡村寧次調派10萬日偽軍,在晉察冀邊區進行了一次規模空前的大掃蕩:殘害抗日軍民4500多人,燒毀民房15萬間,搶奪糧食5800多萬斤、牲畜一萬多頭。同年的潘家峪大屠殺中,全村幾乎被岡村寧次屠戮殆盡,650多名手無寸鐵的婦女兒童也未能倖免於難。

1944年8月25日,日本為了發動桂柳戰役,安排岡村寧次做第六方面軍司令。11月24日,在日軍攻占南寧當日,岡村寧次又被日本天皇任命為中國派遣軍總司令。

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岡村寧次對華野心勃勃,在中國近30年的時間裡,他無所不用其極地侵占中國領土,殺掠中國百姓。他本人官位的步步高升,都是踩在無數國人的屍山血海上得來的,這等禽獸在我國抗日戰爭勝利後,本應千刀萬剮,以平民憤,可真實情況卻完全相反。

[1945年9月9日,岡村寧次代表戰敗的侵華日軍在投降書上簽字,國民黨政府不但沒有立即將其抓捕入獄,反而任命其為中國戰區日本官兵善後總聯絡部長官,讓他負責數百萬日俘日僑的遣返工作。最後還是在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的強烈要求下,岡村寧次才被迫停止一切外交活動,被國民黨軟禁起來。

蔣介石與岡村寧次「狼狽為奸」

1946年4月22日,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來到蔣介石的辦公室,他列舉出多條理由,明目張胆為岡村寧次做無罪辯護。蔣介石正有此意,只是考慮到影響,不好立即表態,他要求何應欽要注意政治策略和處理方法,從長計議。

蔣介石之所以對待岡村寧次問題態度如此曖昧,那是因為岡村寧次幫過他的大忙。抗戰勝利後,蔣希望利用還沒有撤走的日軍牽制共產黨的軍隊,幫助他完成統一全國的戰略藍圖。兵敗的岡村寧次也明白,現在唯一能夠保全自己的人就是蔣介石,他自然一口答應,並暗中下令延緩日軍撤出主要城市的進度,在解放軍的進軍路線上製造障礙。

相關文章  特斯拉Megapack 電池將幫助英國度過電力危機

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6月25日,在國民黨國防部召開的戰犯審理會上,有人提出推遲對岡村寧次的審理,還要把他任命為總聯絡組組長,留在南京。會上立即有人提出反對,可是「小諸葛」白崇禧力挺此方案,反對者只得偃旗息鼓。就這樣,岡村寧次不但逃過了審判,還做了南京聯絡組組長。

7月1日,蔣介石的親信陳誠又一次為岡村寧次歌功頌德,說他在日俘遣返工作方面功績卓著,足以「將功抵過」,可以寬大處理,也有利於中日友好。岡村寧次懸著的心終於落下,他知道國民黨和蔣介石會「力保」自己不死,自己一定可以全身而退,回到日本頤養天年。

1946年12月,東京國際軍事法庭要求岡村寧次作為人證,赴東京配合東條英機等戰犯的審理工作。盟軍總司令官麥克阿瑟專門就此事致電國民黨政府,蔣介石起初沒多想就回電同意了。

何應欽得到消息後,立即找到蔣介石,提醒蔣如果岡村寧次去日本,必定會被盟軍扣留,凶多吉少。蔣介石如夢初醒,趕緊給麥克阿瑟發電報改變主意,並讓《中央日報》做了更正報導,表示國防部不同意岡村寧次出庭作證。

國民黨一而再再而三地庇護侵華日軍總頭目岡村寧次,引起了全國人民的強烈不滿,也遭到了共產黨方面的口誅筆伐。在輿論的壓力下,蔣介石不得不「忍痛」把岡村寧次交付國民黨軍事法庭審理。

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金牌律師粉墨登場 力保岡村無罪釋放

1948年3月29日,岡村寧次絕望地被押上開赴上海的囚車,關進大牢,等待接受人民的審判。皇帝不急太監急,白崇禧坐不住了,他害怕岡村寧次自殺,專門派人向獄中傳遞口信,說審判就是走個過場,讓岡村寧次大人不要害怕。為了安撫岡村的緊張情緒,沒過多久白崇禧就在虹口附近尋找了一處安全屋,把岡村寧次秘密轉移了過去,好吃好喝伺候著。

1948年的7月12日和8月22日,軍事法庭對岡村寧次進行了兩次「小兒科」似的預審,最長的一次也僅僅只有1個小時,只是象徵性地提出了一些不痛不癢的「質問」。走出法庭時,監獄長孫介軍再次安慰岡村寧次:「先生從未做過對中國不利的措施,中國的有識之士對先生稱讚有加,政府也無意讓先生受審,只是考慮影響,不得已而為之。不過請你放心,絕對不會處以極刑,無論是無期徒刑還是有期徒刑,我們都有辦法讓你保外就醫,不會坐牢。」

醜陋至極,這些打著三民主義旗號的黨國軍人,無視國讎家恨,恬不知恥地巴結、討好一個罪大惡極的倭寇頭目,哪還有一丁點的民族氣節,居然有臉自稱中國軍人。對待一心救國的共產黨同胞,他們暗殺、迫害無所不用其極,對待一個日本戰犯,居然和顏悅色,極盡獻媚之能事,屬實令人作嘔。

如果說國民黨這幫人的舉動只是為了討蔣介石歡心,幫主子分憂,還情有可原,那麼選擇在公審大會替岡村寧次做無罪辯護的著名律師江一平就真的是不可理喻了。

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江一平,1898年生人,先後就讀上海聖約翰大學、復旦大學和東吳大學,獲得了文學和法學的雙學位。曾經在五卅運動中為愛國學生做辯護,1932年被復旦大學授予名譽法學博士學位,是上海律師界響噹噹的「金牌律師」。

客觀地講,律師就是拿錢辦事,替當事人消災,沒有什麼善惡之分。可也得分事吧,岡村寧次的罪行都是板上釘釘,不容置疑的,他傷害了多少家庭,多少國人。替他做無罪辯護,那不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嗎?

如果官司贏了,岡村寧次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自然成為「日本人的幫凶」,以後在中國的地界如何抬得起頭來;如果官司輸了,那也是丟人現眼,還不如當初就不要接。

因為這種考慮,上海的律師圈沒有人願意碰這個案子,可偏偏江一平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鐵了心要幫岡村寧次打贏官司。

1948年8月23日,軍事法庭對岡村寧次的首次公開審判大會開始。為表公正,國民黨發放了近千張旁聽券,邀請中外記者、外交使團和國內各界民眾到場旁聽。

好戲開場,只見江一平道貌岸然、大放厥詞,為岡村寧次侵華事實辯護。他不顧台下旁聽者的冷嘲熱諷、謾罵譏笑,繼續黃口白牙撒下岡村寧次多次為民請命、打擊奸商、愛民如子的滔天大謊,妄圖顛倒是非,混淆視聽。

相關文章  印度「疏遠」中國的結果令世界驚訝,輿論關注中印關係走向何方?

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更讓人氣憤的是,軍事法庭給岡村寧次安排了一個非常舒服的長背靠椅,比大多數中國人坐得舒服多了。岡村寧次就像一個局外人一樣,優哉游哉地聽著江一平為自己歌功頌德,公審大會差點開成了表彰大會。

法庭辯論結束後,並未當庭宣判,休庭5個月後,第二次「公審」開始。這次「公審」名不副實,對社會嚴格保密,一共只邀請了20多名新聞記者到場。

如此暗箱操作,結果可想而知。岡村寧次被江一平描繪成這麼一個人:他不想打仗,也不想殺人,只是軍人以服從命令天職,他不得不遵守天皇命令行事。至於他本人,一直是一個儘自己所能地幫助中國人渡過難關的「大善人」。之後,岡村寧次被當場宣判無罪釋放。

記者們里有幾個血性男兒,他們情緒激動地拷問石美瑜庭長:「日本侵華殺害中國人無罪,難道中國人民抗日就有罪嗎?」石美瑜啞口無言,宣布退庭,與江一平等人躲進了休息室。記者沖開憲兵的圍堵,準備到休息室繼續與石、江等人對質,就在此時,岡村寧次趁亂從後門溜走。4天後,返回日本。

江一平逃亡台灣客死他鄉

這是一場蔣介石搭台、白崇禧操辦、石美瑜領班、江一平主演的「人間鬧劇」,有這4人的力保,岡村寧次真是想死都難啊。江一平在為岡村寧次辯護過程中,倆人更是結下了深情厚誼,經常書信來往。

1949年,江一平跟隨蔣介石逃往台灣。1961年岡村寧次應邀去台北訪問,還專程去拜訪了自己這位「救命恩人」,對他當年的出色辯護表示感謝。

1971年,江一平病逝於台北。

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他的辯護律師是誰?

江一平為岡村寧次做無罪辯護的初衷,大抵不是為了錢。要知道早在1938年,也就是這次事件的10年前,江一平在上海就已經擁有了別墅和私家車,且在租界和華界都有號牌,暢行無阻。他會為了錢甘心身敗名裂,自絕於人民?可能性為零。

江一平這麼做,一定是為了討好蔣介石和國民黨政府。他看清了國內的局勢,知道大陸早晚是共產黨的,他害怕在共產党進行的「打土豪分田地」的過程中,自己成為被針對的對象,多年積累的財富不保,性命也會危在旦夕。於是他哪怕背上「賣國求榮」的罵名也要跟賭上一把,他認為只有蔣介石和國民黨能拯救他,保全他的身家性命。

生命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生命只有一次,但總有些人會為了信仰和使命,甘願犧牲一切,而也有類似江一平這樣的貪生怕死之徒,將自己的利益凌駕於一切,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對他的所作所為,你怎麼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