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時歷史背景下,吳敬中想除掉四個人,為啥不除掉餘則成李涯?


軍統(保密局)天津站站長吳敬中和他裡的歷史原型幾乎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僅有的些許不同,是其歷史原型叫吳景中,雖有一字之差,但念起來也差不多,要是用天津方言來叫,根本就沒什麼差別。

就連吳敬中最後的歸宿,電視劇也還原了歷史真相:此公果然是乘著飛機遠走高飛了,只不過電視劇演的是他接受了新的任務,而真實歷史中的這位站長大人,則是在預判天津守不住的情況下,帶著一幫兄弟,搶了一架飛機跑掉了。就連「砍甘蔗」這個梗也是根據真實歷史事件演變而來――毛人鳳想把吳站長抓起來送到島上去砍甘蔗,結果太子小蔣一個電話,吳同學(吳與小蔣在莫斯科中山大學是同班同學)就施施然地走出關押之地,帶著兩袖金風,過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生活。

無論是在真實的歷史中還是在電視劇《潛伏》裡,吳敬中都是一個成功者,他層出不窮的經典名言,有時候簡直可以當成官場座右銘而大書特書、擺在案頭、掛在牆上:

「蔣宋孔陳家裡有多少錢那,所以他們願意革命,咱革命是為什麼呀?要不為這點特權,誰願意做官啊。凝聚意志,保衛領袖!這八個字我研究了十五年哪,從復興社到現在。結果就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吳敬中認為「沒有人情味的政治是短命的」,他的見解,跟謝若林有些相似:

「將來和平了,就沒有信仰了,只有錢了。你看看現在那些為官的人,嘴上全是主義,心裡全是生意。現在兩根金條放在這兒,你告訴我哪一根是高尚的,哪一根是齷齪的?」

謝若林如果坐在吳敬中的位置上,估計敢像大阪商販松下浩二賣大砲一樣,把整個天津站打包賣了――這就是謝若林不如吳敬中的地方:吳敬中知道什麼錢可以賺、什麼錢不能賺,也知道怎麼賺錢更安全。

毫無疑問,無論是在真實的歷史中,還是在電視劇裡,吳敬中都是一個官場老油條和成功者,連沈醉在回憶錄中,也不止一次提到他與吳敬中的分工合作,以及怎樣一起到戴笠家蹭飯。

推薦文章  迪慶金沙江上有一座鐵索橋,承載長征路上一段驚心動魄的紅色歷史_德欽_奔子欄鎮_尼西鄉

吳敬中之所以能全身而退,是因為他名言俊語的背後,是對世事人心的洞察,對他真正構成威脅的人,他基本都不會放過,但是對臉上寫著「峨眉峰」三個字的餘則成、「不是省油燈」的李涯,他卻網開一面:吳敬中對餘則成明里暗裡至少保護了五次,對李涯也是訓得很兇,但卻從未動過殺機。

對吳敬中來說,李涯和余則成都是有用的:李涯是對天津站的工作有用,要是天津站一個幹活的都沒有,那他這個站長也當不成了;餘則成是對吳家有用,如果沒有餘則成「效忠黨國首先要效忠長官」,吳敬中的藏寶庫中就不會有夜明珠和玉座金佛,斯蒂龐克轎車也換不成七根金條和兩沓美鈔。

除了有用的李涯和余則成,我們熟悉的四個特工人員,如果不是死於非命,也會被吳敬中除掉:馬奎、陸橋山、盛鄉、謝若林,都在吳敬中的刀鋒槍口之下,如果吳敬中感到了致命的威脅,他就會毫不猶豫地對這四個人下手。

吳敬中授意陸橋山在押解途中除掉馬奎,是因為他已經知道馬奎不是峨眉峰,但是報告已經打上去了,吳敬中不能推翻結論打自己的臉,那就只能讓馬奎在「被解救」的時候中彈斃命。

吳敬中要除掉馬奎,跟他是不是峨眉峰沒有一毛錢關係,馬奎是背地裡表示了對吳敬中的不信任和不尊敬,好像還暗中進行了一番調查,這就自己找死了――吳敬中是軍統特訓班高級教官(一大隊二中隊指導員)出身,馬奎腦後的反骨,把帽子都快頂飛了,吳敬中還能不殺他?

其實細算下來,馬奎和吳敬中都屬於戴笠毛人鳳一派(與鄭介民的廣東派、唐縱的湖南派是對頭),但是在天津站,有一個「江山派(戴笠毛人鳳都是浙江江山人,他們的派係因此得名)」的將校就足夠了,馬奎屬於冗餘人員,自然也是吳敬中的眼中釘肉中刺。

吳敬中利用陸橋山間接除掉了「爭食者」馬奎,又利用李涯來修理鄭介民的心腹、廣東派安插進來的釘子陸橋山――不管陸橋山有沒有犯錯誤,吳敬中都不會放過他,這是派系之爭,無關對錯。

陸橋山是鄭介民的人,自然是吳敬中最大的敵人,有這麼一雙眼鏡片後面的眼睛盯著,吳敬中寢食難安,如果不把陸橋山搞垮搞死,吳敬中欣賞玉座金佛的時候,也得偷偷摸摸――他嘴上說鄭介民也拿他無可奈何,但心中的防範與牴觸,連餘則成都看出來了。

推薦文章  國民黨元老被蔣介石罵得狗血噴頭,氣不過吃了3粒安眠藥,卻死了

在吳敬中眼裡,陸橋山必須除掉,但卻決不能親自動手,最好是讓那個一根筋的李涯去栽贓,然後自己借刀殺人,沒想到餘則成和翠平搶先出手,替吳敬中除掉了這個心腹大患。如果吳敬中知道是餘則成和翠平動的手,也一定會十分欣慰:我這個學生,心狠手辣的樣子,頗有我年輕時候的風采!

吳敬中想除掉對自己有威脅的馬奎和陸橋山,這大家都能理解,但是他為什麼要除掉檔案股股長盛鄉呢?

吳敬中要除掉盛鄉,這是他公開的態度,李涯聽得明明白白:「一旦南京知道了,他們肯定要人。要是送回去由他們審,審不出個子丑寅卯來,失職的罪名還得由你頂著(接下來吳敬中嘴唇動,別人聽不見他說了什麼)……這關乎到我們天津站的臉面哪!」

吳敬中重重地拍了李涯手臂兩下,李涯心領神會,製造個機會,將盛鄉一槍擊斃,然後又掄起椅子把自己砸得頭破血流――吳敬中說對了:李涯果然不是個省油的燈!

吳敬中除掉盛鄉,可能是為了把錢思明失蹤的責任都推在這個倒霉蛋身上,但是這其中也許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為了保護餘則成,因為盛鄉的招供,已經威脅到了余則成,也威脅到了吳敬中:「黨通局有個敵情幹事叫謝若林,他說余副站長在他手裡買了不少情報,而且出手很大方。」

餘則成在替誰買情報?他買情報的時候出手大方,那些錢是哪來的?李涯不用把腦子從腳後跟拿出來也能想得到,吳敬中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事兒要壞:餘則成被抓,我的玉座金佛豈不是要不翼而飛?

李涯稀里糊塗地被吳敬中當槍使,他到最後也沒鬧明白:盛鄉只是做了特務常做的小生意,怎麼站長大人一定要滅了他?

吳敬中要除掉馬奎、陸橋山和盛鄉,好像都有足夠的理由,他對謝若林也動了殺機,這肯定不是情報生意場上的糾葛。

可能有人沒有註意到,在李涯和余則成因為錄音帶真偽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吳敬中並沒有把錄音帶送他所熟悉的「中美所」技術人員那裡去做鑑定,而是滿臉殺氣地下了一道命令:「秘密逮捕謝若林!」

推薦文章  唯一一個因起義遭槍決的國軍高級將領,他是誰,為何遭槍決?

讀者諸君可能已經從史料和余則成的話中知道軍統(保密局)和中統(黨通局)就是一對生死冤家,雖然都是一個陣營,但是「黨通局恨保密局勝過恨延安」,作為保密局少將站長,吳敬中自然比誰都清楚。

吳敬中要秘密逮捕謝若林,就是沒想讓他活著走出去――不管謝若林手裡掌握著什麼證據,吳敬中都會將他處理掉。

如果是公開逮捕,謝若林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但是謝若林介入了保密局天津站兩個中校的內鬥,就是為了保全顏面,吳敬中也必然要殺人滅口――謝若林這個情報販子終於算錯了一點:賣錯了西瓜,或者賣得太貴,還真有人殺你!

吳敬中老謀深算,他想除掉的四個人無一倖免,而餘則成則在他的保護下,再次洞房花燭。沒有了馬奎、陸橋山的掣肘和謝若林李涯的攪局,「青浦班」的師生二人高枕無憂,從此可以親密合作,不但賺得盆滿缽滿,而且還可以兩頭通吃,混得風生水起――這就是那個時代的真實寫照。

四塊絆腳石都被清除,吳敬中得償所願青雲直上,我們在佩服的同時,也不禁產生這樣的疑問:在當時歷史背景下,吳敬中想除掉馬奎、陸橋山、盛鄉、謝若林等四個人,為啥不想除掉餘則成李涯?他不對李涯餘則成下手,僅僅是因為這兩個人對自己有用嗎?吳敬中蓄意除掉這四個人,究竟是為了保護誰?該除掉的都除掉了,天津站千頃地就剩下餘則成這一根獨苗兒,吳敬中咋不問餘則成是不是峨眉峰?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