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靈甫身亡,蔣介石當眾讓湯恩伯下跪,並在他死後說:死了也好


「把湯恩伯立馬給我找來!」蔣介石發出獅子般的怒吼。

秘書跟著蔣介石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見蔣介石發這麼大的脾氣。

湯恩伯很快就來到了南京政府辦公室的門口,他站在門口踟躇了好久,最終深吸一口氣,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辦公室裡,所有國民黨將領都來了,氣氛冷得讓湯恩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跪下!」

蔣介石怒吼道。

湯恩伯頓時嚇得黯然失色,「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他額頭冒著細細地汗珠,大氣都不敢出。

湯恩伯

辦公室再次安靜得可怕。

當蔣介石把目光停留在辦公桌上的電報上時,

「張靈甫身亡,74師全滅」

的幾個大字,再次像一把利劍戳中了他的心。

他再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憤怒,拿起手邊的手杖,一陣風似的走向跪著的湯恩伯,狠狠地朝他砸了下去。

直到湯恩伯滿臉是血,蔣介石也沒有停手的意思,旁邊站著的國民黨將領們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勸阻。

湯恩伯做了什麼,讓蔣公如此氣憤?他和張靈甫的死有什麼關係?面對這樣的情況,蔣介石以後還會信任他,對他委以重任嗎?

明爭暗鬥

1947年3月,蔣軍集中24個整編師、60個旅,總計45萬兵力,對山東解放區實施重點進攻。

國民黨主力張靈甫帶領整編後的74師,大殺四方,迅速佔領了華東解放區的淮陰、淮南兩大中心地帶。接著,在張靈甫的帶領下,74師又迅速佔領了泗陽、宿遷、漣水等地。

一時間,張靈甫名聲大噪,國民黨上下都稱其為

「常勝將軍」。

蔣介石對其更是寵愛有加,經常對身邊人說:

「靈甫乃我心腹愛將!」

張靈甫

臨沂大捷後,張靈甫穿著黑色大氅,昂然站立在臨沂高大的城牆之上。他使勁揮動著右手,對著自己的屬下大喊:「活捉陳毅、粟裕,指日可待!」

戰無不勝的功績,再加上蔣介石的誇讚,讓張靈甫變得越發桀驁不馴。面對那個在他看來靠「關係」才當上司令的湯恩伯,他從來不放在眼裡。

很多時候,對於湯恩伯下達的命令,他也選擇無視。

兩人也總是因為意見不合,常常鬧得不愉快。

蔣介石把兩人的矛盾看在眼裡,但並沒有想過制止或從中調和。在他看來,兩人的明爭暗鬥剛好可以為他所用。

1947年5月,張靈甫帶領第74師與陳毅、粟裕帶領的華北野戰軍在山東孟良崮展開激戰。

當時的情況說起來有點兒蹊蹺,我軍的華北野戰軍以10萬兵力對戰國民黨軍的3萬兵力,只要張靈甫帶領74師向左或向右前進10公里左右,就能和自己的軍隊匯合。到時候,74師的危機自然就會解除。

然而,為了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張靈甫甘願充當

「誘餌」

,直接將自己帶領的74師拉上了孟良崮,為的就是將我軍的華北野戰軍全部引誘過去,實施一舉殲滅的計劃。

所以,在湯恩伯按照原計劃穩紮穩打時,他突然看到一支部隊開始漸漸脫離大部隊至少20裡遠。

他急忙派人去詢問,一位邱姓士兵被帶到了湯恩伯面前。

面對不服從指揮的士兵,湯恩伯可不像對張靈甫那樣有耐心,他破口向邱姓士兵大罵:

「你們是誰手下的兵?不聽指揮就滾回家種地。」

邱姓士兵義正言辭地說道:

「我們是師長張靈甫部下,隸屬整編第74師。張師長說了,誰要是第一個把軍旗插在孟良崮,誰就能官升一級!」

聽到邱姓士兵如此說,湯恩伯並沒有考慮張靈甫這樣做的真實用意,更沒有想過去問一問張靈甫。在他腦子裡,第一時間出現的,就是張靈甫想立軍功想瘋了。

對此,湯恩伯對這位士兵說:

「回去告訴你們師長,這樣急功近利無非找死!」

推薦文章  天津首富的孫女,反對父母包辦婚姻,嫁給趙四小姐的哥哥

真是誰帶的兵像誰,這位邱姓士兵並不以為意,甚至有些自負才高地說道:

「我們隸屬74師,只能頂頭上司的命令,我們師長沒發話,誰說都不好使!」

聽到這話,湯恩伯氣得愣了好一會兒,他深吸一口氣才說道:

「好!好!讓你們的師長帶著你們當炮灰去吧!」

這位邱姓士兵的話,無疑加重了湯恩伯和張靈甫之間的矛盾。從這位士兵對湯恩伯滿不在乎的態度來看,張靈甫私底下對湯恩伯不知道說過多少置喙之言。

蔣介石

坐鎮南京的蔣介石,得知張靈甫帶領第74師上了孟良崮,又驚又喜。

驚的是,張靈甫如若被困,隨時會有危險。

喜的是,張靈甫為國軍提供了一個將我軍殲滅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

其實,在蔣介石心裡,他與張靈甫的想法是不謀而合的。

在他看來,我軍的華北野戰軍要想吃掉74師這塊「肥肉」,必定集結部隊上孟良崮。當我軍的華北野戰軍圍困住74師之時,湯恩伯帶領的國民黨40萬大軍從外圍再來包裹華北野戰軍,對我軍包個「餃子」,與74師裡應外合,中心開花,消滅陳毅、粟裕當然「指日可待」!

除此之外,蔣介石認為有著

「國軍五大主力」

之稱的74師,陷入危險的可能性並不很大。 74師不僅裝備精良,用的都是美軍製造的武器,而且戰士戰鬥力也強。如若真的被圍困,以74師的能力,堅守一兩天也是完全可行的。

如此勝算之下,蔣介石彷彿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獲得蔣介石允許後,張靈甫迅速帶領74師上了孟良崮,他帶領部下在孟良崮與我軍激戰3天,眼看士兵就要斷水斷糧了,距離孟良崮只有大半天路程的國民黨援軍,卻遲遲未見動靜。

第4天時,張靈甫內心越發不安。他發出的電報如石沉大海般,毫無音訊。

這邊湯恩伯看著張靈甫發來的支援電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絲毫沒有前去救援的意思。他甚至有些幸災樂禍,對自己的部下說:

「急功近利有什麼好!被圍了吧!哼!這就是搶立軍功的後果!」

蔣介石和湯恩伯

得知這一情況的蔣介石,發了很大的脾氣,他立刻給湯恩伯發去急電,讓他率領部隊前去支援張靈甫。

蔣介石親自下的命令,湯恩伯不敢不從。

1947年5月15日,湯恩伯率領部隊前去孟良崮。

走到半路,卻遇見了從孟良崮前來報信的一名戰士。這名戰士3天水米未進,早已虛脫得不成樣子,他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湯恩伯說:

「孟良崮形勢嚴峻,陳毅、粟裕的軍隊隨時會掉頭南下,你們一定要加快速度,趕在他們之前到達孟良崮。」

聽到此話的湯恩伯,為了自保,不僅沒有加快速度前進,反而放棄了支援張靈甫的原始計劃,直接掉頭返回了臨沂。

沒有了湯恩伯的援助,

號稱蔣家王朝「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編第74師,全部被我軍殲滅於孟良崮。

1947年5月16日,師長張靈甫也身亡於孟良崮。

對於孟良崮戰敗的根源,蔣介石心知肚明。可他沒有想到的是,國民黨內部的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竟然會成為我軍致勝的關鍵。

面對湯恩伯的臨陣脫逃,他更加怒不可遏,將所有怨氣和怒氣都發洩在了他身上。

為獲信任,出賣恩師

面對「張靈甫身亡,74師全滅」的電報,蔣介石大發雷霆。他拿著手杖使勁摔打著跪在辦公室的湯恩伯。

看著滿臉是血、傷痕累累的湯恩伯,卻沒有一個人出來為其求情說話。

陳儀

眼看湯恩伯就要不行了,實在看不下去的

陳儀

站出來說:「蔣委員長,您累了吧!先休息一下,以後再辦他吧!」蔣介石這才放下了手中的手杖,對著湯恩伯大喊一聲「滾出去」。據說,當時湯恩伯雖然不是滾出去的,也是爬出去的。

事後,蔣介石撤銷了湯恩伯的所有職務,而被蔣介石痛打之後的湯恩伯,開始向陳儀不斷地抱怨,說他這麼多年來跟著蔣介石任勞任怨,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對他拳打腳踢,他以後還怎麼在國民黨軍中混下去?

對此,陳儀對湯恩伯多加勸導。

事實上,湯恩伯能坐到司令的位置,確實像張靈甫所說,靠的是「關係」。

這層關係就是陳儀。

推薦文章  乾隆不是長子,為何能被雍正皇帝立為儲君?關鍵是這個人

湯恩伯本是窮苦人家的孩子,原名叫湯克勤。

年少志不短的湯恩伯,為了能改變命運,四處借錢去日本留學。他希望自己東渡日本,能為自己鍍一層金。

湯恩伯和妻子王竟白一家合照

沒想到,這趟日本之旅真的改變了他的人生。到了日本後,他遇到了一個名叫

王竟白

的女子,王竟白自身並無過人之處,但她的義父卻是當時的國民黨元老――陳儀。

陳儀是蔣介石的同學,而且深得蔣介石重用。

得知這層關係的湯恩伯,開始對王竟白展開瘋狂的追求。俘獲美人芳心的湯恩伯,被王竟白介紹給了自己的義父陳儀。

陳儀對湯恩伯不安於現狀的奮鬥精神表示欣賞,開始在事業上極盡所能的幫助他。

1926年,湯恩伯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後回國,他與王竟白舉辦了婚禮。剛回國的湯恩伯除了一紙文憑,可以說是兩手空空。

於是,陳儀就將湯恩伯介紹緊了浙一師擔任少校參謀,又在陳儀的舉薦下,逐漸走進了蔣介石的視線。

為了感激陳儀,湯恩伯對其一直恭敬有加,以父子相稱。後來還將自己的原名「克勤」改為「恩伯」,

意思就是感恩像伯父一樣對待自己的陳儀。對陳儀的知遇之恩,湯恩伯永誌不忘。

後來,湯恩伯就憑藉著在抗日戰爭中的表現,一躍升任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的參謀,再由參謀升為師長,最後到集團軍總司令,成為蔣介石眼中不可或缺的一員大將。

湯恩伯

然而,自從74師全員被殲滅,張靈甫身亡後,湯恩伯被撤職,蔣介石對其也越來越淡漠。

這時,陳儀又向其伸出了援助之手。

1948年夏天,陳儀被任命為浙江省政府主席後,就鬥膽向蔣介石再次舉薦了湯恩伯。在陳儀的請求下,

蔣介石同意了讓湯恩伯任衢州綏靖公署主任的職位。

雖說湯恩伯又重新被委任了職位,但他覺得蔣介石對他不再像從前那樣信任了。為了再次獲得蔣介石信任,湯恩伯竟然不講情義,出賣了恩師陳儀。

自從被蔣介石痛打一頓後,湯恩伯每每與陳儀交談,都主動表示自己想要反蔣的意願。兩人經常在上海秘密會談,希望與中共取得聯絡,然後公開反蔣。

此時,蔣介石也發現了兩人之間的異常,派兒子

蔣經國

以安撫為重,去了湯恩伯處。畢竟當時的湯恩伯,時任京滬杭警備總司令,兵權在握。

面對蔣經國的突然來訪,湯恩伯知道來者不善,嚇得出了一身冷汗。然而,

當蔣經國表示會將上海庫存的20萬黃金交給他,並讓他全權代理上海物資的分配時,湯恩伯馬上換了表情,開始百般討好蔣經國。

就在這時,陳儀派人送來了與中共方面達成的浙江起義的協議,湯恩伯毫不猶豫將協議交給蔣經國,並對蔣經國說,陳儀是在對他「策反」。為了表示他的衷心,他還當著蔣經國的面在蔣介石的畫像面前鄭重宣誓,表示會誓死效忠。

陳儀

湯恩伯就這樣將恩師陳儀出賣,被出賣的陳儀剛開始還不相信,他與湯恩伯情同父子,湯恩伯怎麼也不會出賣自己。

直到30多名國軍特務包圍了陳儀的家,陳儀依然高喊著要見湯恩伯。前去抓捕他的國民特務毛森陰森森地笑著說;

「難道你不知道湯恩伯的人生信條嗎?就是要有菩薩心腸,要有屠夫手段。」

這下,陳儀徹底醒悟了,叫罵著:

「湯恩伯,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你也多活不了5年!」

隨後,陳儀就被押送到了台灣,於1950年6月18日英勇就義。

事實上,湯恩伯的歹毒心腸很早之前就能窺見一二。

抗日戰爭時期,湯恩伯因為在戰場上的傑出貢獻,他被委任為第一戰區副司令,兼豫魯皖蘇邊區總司令,駐守在河南。他為了徵集糧餉,對河南人民無所不用其極。當時的河南人民有句順口溜說:

「寧叫日軍來燒殺!不願湯軍來駐紮!」

由此可見,湯恩伯對河南百姓的剝削之深,壓迫之大!

湯恩伯

不僅如此,湯恩伯有了地位和權力後,性格也開始變得暴戾。

據時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回憶,有一次,他和湯恩伯一起乘船去某地視察,船老闆對湯恩伯說了幾句不太恭敬的話,湯恩伯竟然當著李宗仁的面,拔出手槍,抵在船老闆的腦門上,惡狠狠地吼道:

「你再說一句,看老子崩了你!」

推薦文章  為什麼說「玄武門之變」是關隴士族集團的一次重大失敗?

李宗仁以為湯恩伯只是隨便說說,嚇唬一下船老闆,

沒想到,他真的開了槍!

湯恩伯死後,蔣介石說:死了也好

湯恩伯以出賣恩師陳儀的代價,重獲了蔣介石的信任。只是這信任,就如曇花一現,太短暫了。

1948年12月,蔣介石任命湯恩伯為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抵抗由解放軍發動的渡江戰役和上海戰役。

蔣介石

然而,這一次,湯恩伯卻潰敗得格外狼狽。他先是帶領殘兵敗將去了廈門,後來廈門被我軍收復,他又去了金門。

國民黨全員潰敗至台灣後,湯恩伯隨後也去了台灣。

到了台灣後,蔣介石任命他為「戰略顧問」。這個職位只是個閒職,實際上並沒有任何實權。

其實,從張靈甫身亡開始,疑心重的蔣介石對湯恩伯早已心存芥蒂,即使後來他再怎麼彌補,都無濟於事。

而從湯恩伯出賣恩師陳儀開始,蔣氏父子就對他完全失去了信任,後來做的種種,無非是不想落人口舌罷了。

到台灣不久,湯恩伯的胃病就惡化了。

他給蔣介石打報告,要求去日本找一家醫療技術先進的醫院治病。

湯恩伯全家福

蔣介石看到湯恩伯的申請報告,面無表情地說:

「犯過大錯的人,還想去日本治病?送他去簡直就是浪費國幣。」

結果,湯恩伯後來就收到了蔣介石回復他的申請報告,上面赫然寫著四個字:

就地醫治。

此時的湯恩伯,不僅備受蔣氏父子排擠,生活上也是孑然一身,孤獨無依。因為出賣了恩師陳儀,妻子王竟白其怨恨不已,帶著孩子遠赴美國定居。

想著昔日與妻子相處的點點滴滴,兩個人恩愛有加,孩子們追逐打鬧的美好畫面,湯恩伯日漸消瘦,再加上胃病的纏繞,惶惶不可終日。

1954年4月的一天,湯恩伯突然腹痛不止,

被送往醫院救治後,醫生告知可能是癌症,建議他前去國外醫治。

湯恩伯再次向蔣介石遞交了申請,懇請蔣介石能夠同意他前去日本做手術。礙於情面,蔣介石終於同意了湯恩伯的請求。

也許一個人一生的好運氣是有限的,這一次,幸運之神沒有降臨在湯恩伯身上。

1956年6月29日,在日本做手術的過程中,湯恩伯因失血過多,死在了手術台上,終年56歲。

得知湯恩伯死在了手術台上,蔣介石只是淡淡地說了句:

「死了也好。」

這4個字,到底是對湯恩伯「大義滅親」出賣陳儀的憤恨,還是對其晚年妻離子散的淒涼感嘆,亦或是對當年湯恩伯不救張靈甫的怨念,箇中緣由,我們不得而知。

總之,湯恩伯只活了4年不到,就客死他鄉的事實,確實印證了其恩師陳儀生前所說「活不過5年」的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