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黃正誠被俘虜,半天憋出一句狠話,陳賡:胡宗南都不敢囂張


時任國民黨第一軍第一師第一旅旅長的黃正誠正在率部緊急前行,他的部隊正好在臨汾的一條公路上遇到國民黨第一軍軍長董釗的警衛部隊,董釗是黃正誠的長官,黃正誠甩了一下手中的馬鞭,然後就很大聲地喊道:「前面的部隊給我全部讓開,讓我們第一旅先走!」

影視劇中黃正誠的扮演者

這支董釗的警衛部隊立刻讓開一條道路,一個警衛連長說道:「黃正誠也太囂張了吧!我們可是董軍長的衛隊,他竟然敢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另一名警衛部隊的指揮員冷笑一聲說道:「能有什麼辦法?人家只聽胡宗南的,上面還有蔣介石為他撐腰,誰敢得罪他,就連董釗軍長對他說話都要客客氣氣!人比人,氣死人啊!」

黃正誠率領的這個旅被稱為「天下第一旅」,曾經是蔣介石的衛兵隊,也被世人稱之為「蔣家御林軍」,該旅的第一任旅長正是胡宗南,後來胡宗南一路升遷,他便推薦從德國軍事學校回來的黃正誠接替了旅長一職,而黃正誠上任後深得蔣介石的信任,因此黃正誠在國民黨第一軍中,除了給胡宗南面子以外,就連第一軍軍長董釗他也不買帳。

這個所謂的第一旅,整個部隊都是清一色的七八年的老兵,全旅都配備美式裝備,光是大口徑的美國山炮就有100多門,而該旅的士兵也是將頭仰到了天上,蠻橫無理,極其囂張。

這一年是1946年,黃正誠接到胡宗南的軍令,率領部隊從臨汾趕往浮山一帶,準備向我軍的太岳軍區發動進攻,而此時太岳軍區的司令員正是大名鼎鼎的陳賡,同時陳賡還擔任著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四縱隊的司令員,黃正誠一直想在戰場上和陳賡交手,他認為此戰是最好的機會。

黃正誠趾高氣揚,一路上策馬狂奔,臨行前他的老長官胡宗南特意致電提醒黃正誠說道:「我和陳賡是黃埔一期的同學,此人的實力我很清楚!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此時的黃正誠在國民黨軍界享有盛名,他哪裡還聽得進胡宗南的勸告,他被稱為「常勝將軍」,其實也就是盛名在外,其實難副罷了!黃正誠掛掉胡宗南的電話後,立刻對自己的參謀長說道:「人人都說陳賡厲害,我非不信這個邪!我已經做好慶祝勝利的準備了!」

可見黃正誠現在的態度是很囂張的,但是陳賡的實力絕對不是是黃正誠可以戰勝的,很顯然此時的他還沒有認清這個現實,不止是胡宗南,國民黨第一軍的軍長董釗也是黃埔一期畢業的,他雖然和陳賡的關係沒有那麼近,但是陳賡的實力他卻很清楚。

胡宗南致電不久後,董釗也打來電話提醒黃正誠要小心陳賡,董釗重複說道:「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側翼!」

黃正誠連胡宗南的話都聽不進去,何況是董釗的話呢?

陳賡這邊早早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別忘了陳賡不但是出色的指揮員,他還是搞情報的好手,胡宗南、董釗、黃正誠此時都沒想到的是:陳賡早就已經破解了他們的軍事電台,他們之間的對話,還有黃正誠部隊主力的動向都在陳賡的掌握之中!

陳賡將軍的軍裝照

這次戰役,國民黨共出動了五個旅的兵力,黃正誠的第一旅是絕對的主力,時任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十旅旅長的周希漢向陳賡建議說道:「我們不妨先將矛頭對準國民黨的第30師,這支敵人部隊戰鬥力不強,我們很容易得手!」

陳賡聽到周希漢的建議後笑著說道:「打雜牌部隊有什麼意思!就算全殲國民黨第30師也不會有什麼震懾效果!不如直接集中兵力殲滅黃正誠的第一旅,一旦成功必定能攪亂胡宗南的整體部署!」

推薦文章  日本說三個月滅亡中國,不到一年完成大半,為何再也沒有進展了?

從陳賡做出這個決定後,他便一直守在電台旁邊,無論黃正誠和誰聯繫,所有的內容全部被陳賡獲知,狂妄自大的黃正誠不知道的是,此戰從一開始就註定了陳賡才是勝利者。

周希漢也是我軍的一位智將,從抗戰時期他就是386旅的參謀長,時常提出一些精妙戰術的構想,所以陳賡一向很重視他的意見。

周希漢繼續說道:「敵人來勢洶洶,敵人的第27旅已經進佔了浮山,而黃正誠的第一旅也沿著臨汾公路向東開進,一旦讓他們形成犄角之勢,我軍就很難打開局面了!」

陳賡點頭說道:「你說得很對!不過這只是其中一個情況,閻錫山的晉綏軍最近也有異動,他的四個旅已經從平遙和介休兩地出發南下,企圖和黃正誠等人的部隊配合起來進攻我軍,但是晉綏軍的戰鬥力不強,我們不用顧慮太多,只要能殲滅黃正誠的第一旅,那麼我們就能打開整個局面!」

周希漢哈哈大笑起來,陳賡不解,問他為什麼笑,周希漢回答道:「只要我們的陳大司令沒有閒著,我們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我相信你心裡一定已經有錦囊妙計了吧!」

陳賡笑著看了周希漢一眼說道:「你小子真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啊!果然我沒有心思能瞞得住你!我已經命令謝富治率一部分隊伍秘密出發了!」

其實已經洞察全局的陳賡心裡早就有了戰術安排,他了解胡宗南和董釗,從電報裡攔截的各類信息分析下來,陳賡也確定了黃正誠是一個狂妄無比的人,董釗提醒黃正誠要小心自己的側翼,當時陳賡攔截到此話時說道:「董釗倒是眼光精準!但是我料定以黃正誠的性格,他一定不會聽董釗的話!」

從這件事上能看出,陳賡已經將黃正誠的性格摸得清清楚楚,面對敵人的大舉進攻,陳賡早就制定好了精妙的戰術,我簡單將陳賡的戰術總結為三點:

面對閻錫山的晉綏軍南下的情況,陳賡早在三天前就讓第四縱隊的政委謝富治率領我軍第24旅前往靈石地區布防,阻擊晉綏軍的進攻,陳賡下達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價將晉綏軍阻擊在靈石以北地區。

由於黃正誠的第一旅周圍有多支敵人部隊協防,因此陳賡採用了聲東擊西的戰術調集敵人的部隊四處奔走,陳賡下令讓我軍的第13旅的部分兵力佯攻浮山的敵人第27旅,造成浮山局勢緊張的假象,然後調動敵人的多支部隊前往浮山支援。

只要敵人的部隊被調動,那麼黃正誠的第一旅的側翼一定會兵力空虛,他下令周希漢的第10旅加上第11旅,依舊13旅剩餘的主力在官雀村和陳堰村包圍黃正誠的第一旅,圍殲敵人所部主力。

從這份作戰計劃的各個細節來看,陳賡的戰術絕對是天衣無縫,而黃正誠也即將一步步踏進陳賡事先安排的包圍圈。

陳賡(左)和周希漢(右)的合影

謝富治率領的第24旅早早在靈石北邊構建了堅固的阻擊陣地,晉綏軍連續打了兩天都沒有能突破謝富治的第一道防線。

我軍第13旅的一部集中了部分火砲開始對浮山的敵人進行狂轟濫炸,所營造出來的氣勢很足,敵人果然上當,敵人的第27旅死守浮山,並發電求援,圍繞在黃正誠第一旅周圍的敵人部隊立刻趕赴浮山支援。

敵人的幾支部隊一動身,陳賡立刻下令周希漢率領三個旅的兵力從側翼向黃正誠的第一旅發起進攻,此戰共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我軍的第11旅在官雀村包圍了黃正誠的先頭部隊,國民黨第一旅第2團,數個小時的戰鬥後,我軍全殲了敵人的第二團。

首戰告捷後,我軍士氣大振,陳賡立刻下令周希漢乘勝追擊,當黃正誠得知自己的第2團被全殲後,他張大了嘴巴表示不相信,黃正誠氣急敗壞地吼道:「這怎麼可能!陳賡的主力不是正在攻打浮山嗎?他哪來的這麼多人馬?」

此時的黃正誠想起了胡宗南和董釗提醒自己的話,他大喊一聲:「不好!趕快部署兩個營到兩翼構建阻擊陣地!」

推薦文章  三眼花翎到底多珍貴? 清朝兩百多年來只有7人獲得, 和珅都沒資格

黃正誠倒是有點明白陳賡的作戰意圖了,但是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周希漢的三個旅已經從官雀村突進,將黃正誠所在的人馬全部包圍在陳堰村地區。

等我軍的各個部隊都進入指定位置後,陳賡站在一處高地上說道:「黃正誠已經完蛋了,給我同志周希漢,一定要全殲敵人的第一旅,最好是能活捉黃正誠!」

隨著陳賡的一聲令下,我軍各部隊在當天晚上發起總攻,陳賡此前將整個縱隊的重武器全部調給了這三個旅使用,因為我軍的攻勢很猛,僅僅一夜的時間就全殲了黃正誠所有人馬,其中一大半人直接被我軍俘虜,而黃正誠連續幾次嘗試突圍,都被我軍打回去了。

此戰得勝後,臨汾和浮山周圍的敵軍陣腳大亂,失去了黃正誠的第一旅,此戰已經無法繼續下去,當胡宗南得知黃正誠被陳賡殲滅的消息後,他憤怒地說道:「這個黃正誠不聽我和董釗的勸告,自以為是,輕視陳賡,現在造成這樣的局面,我該如何向校長交待呢?」

黃正誠的真實照片

周希漢記住了陳賡的命令,他要活捉黃正誠,但是當周希漢盤問俘虜時,很多人都聲稱他們的旅長黃正誠已經被炮彈炸死了。

很顯然,周希漢並不相信這些俘虜說的話,他仔細盤問每一個俘虜,人群中有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人引起了周希漢的注意,周希漢招招手讓此人到自己的面前來,周希漢沉著臉問道:「你在部隊是什麼職務,最好坦白交待!」

此人回答說:「我是第一旅的書記官!是一個文職工作者!」

周希漢抓住他的手說道:「文職?你手指上的老繭已經證明你的話是在撒謊,再不交待直接拉出去槍斃!」

此人只好滿臉通紅地說道:「鄙人正是你們要找的黃正誠!」

周希漢仔細端詳了他一番後說道:「什麼狗屁『天下第一旅』,打起仗來也不過如此!」

黃正誠臉紅得更厲害了,他被周希漢的話氣得發抖,黃正誠大聲說道:「我要見你們的司令員陳賡!」

周希漢一拍桌子大聲說道:「我們司令員哪裡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你腦子被驢踢了嗎?」

儘管周希漢拒絕了黃正誠的要求,但是陳賡聽說此事後,他還是去見了黃正誠,當陳賡出現在黃正誠的面前時,黃正誠憋著氣,始終不發一言,陳賡站在他面前老半天,黃正誠始終不肯說話。

陳賡笑著說道:「你不是要求見我嗎?怎麼見到我又不說話了!」

黃正誠不敢正視陳賡,他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憋出一句狠話:「貴軍不等我擺開駕駛,直接就從背後發起進攻,實在是不能讓人服氣,我的100多門山炮還沒拉開架勢,有本事我們正面交戰,真刀真槍地干一場!」

黃正誠幼稚的話讓陳賡實在忍不住了,陳賡哈哈大笑起來,在場的所有戰士也跟著哈哈大笑,陳賡說道:「我本來以為你黃正誠也是一個人物,沒想到竟然是一個虛有其表的庸才!胡宗南真是沒有眼光,怎麼就提拔了你當旅長呢?此時此刻你還敢囂張,就算當年在黃埔時,胡宗南也不敢在我面前這麼囂張!」

陳賡的話讓黃正誠羞愧難當,陳賡繼續說道:「胡宗南和董釗不是已經提醒你要小心自己的側翼嗎?你怎麼就不聽他們的話呢?」

推薦文章  1858+15=5000? 萬裡長城的存在, 讓如此等式成為可能

黃正誠睜大了眼睛,他心中大感詫異,黃正誠滿肚子的狐疑,他心裡在想:「我和胡宗南、董釗的對話,陳賡是怎麼知道的呢?」

陳賡彷彿看破了黃正誠的心思,他笑著說道:「胡宗南就沒有教過你什麼叫兵不厭詐嗎?我這位老同學此時應該在罵你黃正誠吧!」

黃正誠此時才不得不服軟,他只好說道:「胡宗南長官的話果然不假!我敗給你陳賡並不丟人!他確實提醒過我要小心你!」

此時的胡宗南在指揮所已經徘徊了幾十分鐘,他想起了自己在黃埔時和陳賡相處的日子,胡宗南對身邊的董釗說道:「我這位老同學實力不減當年!陳賡打仗越來越厲害了!他已經成為我們的勁敵了!」

胡宗南的照片

董釗始終低著頭沒有說話,過來很久董釗突然說道:「胡長官!現在我們面臨的難題是如何向校長交待!」

胡宗南聽聞此話也是低頭不語,他知道自己肯定逃不過一頓臭罵,但是臨浮戰役的失利對各部隊的影響太大了,今後的戰局如何開展,胡宗南的心裡也沒有了方向。

黃正誠的運氣也夠差的,他在解放戰爭中的首戰便遇到了陳賡,陳賡是何許人也?他可是我軍未來的大將,也是牽制胡宗南和閻錫山大軍的重要人物。

臨浮戰役的勝利很大程度上鼓舞了晉冀魯豫野戰軍的士氣,劉伯承和鄧小平聽說陳賡俘虜了黃正誠,他們輪流發來電報嘉獎陳賡,劉伯承感慨道:「陳賡打仗是越來越厲害了!此戰更是用兵如神!」

陳賡率部全殲黃正誠「天下第一旅」的事情很快傳遍了天下,蔣介石那邊自然是暴跳如雷,他致電訓斥了胡宗南和董釗,同時極力調兵準備再次向太岳軍區發動進攻。

毛主席這邊也發電報嘉獎了陳賡,為了宣傳此事,毛主席還特意寫了一篇文章發表在新華社的報刊上,毛主席在文章中寫道:「胡宗南的個黃埔學生不如陳賡這個黃埔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