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影: 悲情三部曲, 宿命與暗黑, 杜琪峰的漸進式探索與轉型


在文字中證道。 ——唐淚

杜琪峰名頭極大。

其一手創建的銀河映像,幾乎可稱香港影壇最顯著的標籤之一。

以宿命、懸疑與奇巧佈局風格著稱。

但凡港片迷,大致都能隨口說出幾部作品名字。

而在風格成型之前。

在五年內有三部電影,可稱之為悲情三部曲。

值得單列。

第一部是上映於1989年的《阿郎的故事》。

合作演員是周潤發和張艾嘉。

在這部電影之前,杜琪峰拍過武俠、喜劇、鬼片等不同類型作品,還執導過《射鵰英雄傳》。

而就拿《射鵰英雄傳》來講,除卻黃日華和翁美玲、苗僑偉、曾江、劉丹等演員出色之外,杜琪峰確實功不可沒,也堪稱能力非凡。

這部《阿郎的故事》,可以算作杜琪峰對於宿命表達的一種初探。

推薦文章  千萬網紅掀起網絡暴力,同名女主持被問候家人,20多歲還自稱孩子

年輕時候的阿郎,是個典型的浪子,而且渾身缺點。

女友波波對他一往情深,卻因他的無情不羈而遍體鱗傷、身心皆疲,以為孩子夭折的波波去了美國,坐牢出獄的阿郎從孤兒院領回兒子,以開貨車為生。

再見面已是十年之後。

為了挽回昔年感情,阿郎浪子回頭,對波波表示了懺悔,但波波難以原諒過去,二人短暫重逢就即將離別,但波波提出要求想將兒子帶走,阿郎因對波波的愧疚和為了兒子有更好前程,狠心將兒子趕走。

阿郎決定出山,重操賽車舊業。

而兒子不捨父親,波波也難以割捨親情,在開賽前,一家人團聚。

最終阿郎因舊傷復發,倒在賽道終點前,隨後被火海吞沒。

週潤發對角色的掌控精準入微。

年少的輕狂、浪子的不羈、舐犢之情與浪子回頭,尤其是父子親情的溫暖與想要挽回愛情的那份決絕,令人動容,阿郎的人生,與賽車的結局疊合,咫尺之遙的距離,卻就是註定悲情的宿命,再也不見。

他也憑這部電影,打敗了《賭神》裡的高進,拿到了自己的第三個金像獎影帝。

巔峰期的發哥,確實很無解。

第二部是1991年的《至尊無上Ⅱ之永霸天下》。

這部電影掛著王晶作品《至尊無上》的名字,但除了繼續有劉德華主演之外,兩部電影並沒有什麼真正的延續與關聯。

推薦文章  白舉綱詮釋了不一樣版本的《我懷念的》, 娓娓道來, 感人至深

故事其實也頗為俗套,無非賭徒、賭局、兄弟情和江湖仇殺。

但在正邪之下,先有亞洲第一快手仇傑入獄歸來,面對年幼女兒被鐵鏈捆縛的難忍之痛,後有雞翼眼睜睜看著女友在眼前慘死,那首《一起走過的日子》,放在這裡簡直太虐。

而片末仇傑中槍強撐著上車,其處理方式被數年後的邱禮濤借用,一出《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片末,身中數刀的洪飛,強撐著見女友阿彤最後一面的場面,令人悲痛莫名。

劉德華和吳倩蓮、王傑和陳法蓉,都表現極好。

另外的《天若有情》系列的前兩部,系陳木勝導演、杜琪峰監製,與《阿郎的故事》和這部《至尊無上Ⅱ之永霸天下》非常相似,男主華弟和阿富都以死亡結局,其悲情風格簡直如出一轍,而另外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是吳倩蓮角色的英文名,在《天若有情》和《都市情緣》裡都叫JOJO。

那幾年的吳倩蓮,在香港影壇真的是大受歡迎。

第三部則是1993年的《赤腳小子》。

拍完這部作品之後,杜琪峰開始正式轉向江湖、黑幫和暗黑、奇巧的風格。

這次從現代跳回古武江湖。

陣容也頗為強大,有郭富城、張曼玉、狄龍及吳倩蓮,還有曾江和秦沛兩位老戲骨撐場。

自幼家貧的關豐曜,去省城投靠父親故友段青雲,恰逢喀和布的「天龍坊」欲吞併白筱君的「四季織」,其後卻因不知江湖險惡而被喀和布網羅,自此誤入歧途,後在好友父親及段青雲慘死後幡然醒悟,與喀和布及其黨羽決一死戰。

演員表現都很強。

郭富城將關豐曜的純良秉性表現得淋漓盡致,張曼玉和狄龍氣度從容,吳倩蓮則精靈古怪,段青雲「臨終授藝」一場戲盪氣迴腸,關豐曜追殺喀和布所面臨的陰謀、變局也令人揪心不已。

最終被一柄鐵叉釘在門廊的關豐曜,怒殺喀和布,而後掙扎著去穿那隻布鞋而未果,適時響起的片尾曲《留下句號的面容》,更加強了悲情意境的渲染。

推薦文章  57歲的他迎娶小25歲女學生,60歲突然喜得雙胞胎,如今怎麼樣了?

這段長鏡表演,從眼神變化,到微表情和肢體語言的配合,一氣呵成而毫無阻滯。

其實僅就此而論。

那種認為「早期的郭富城毫無演技」的言論,就顯得來歷莫名。

這部電影應算杜琪峰個人風格成型之作。

過去的杜琪峰確實很強。

經典作品極多,對演員的表演調教能力也可謂極強。

但隨著香港電影的日漸衰微。

無論是銀河映像,還是杜琪峰,似乎都失去了曾經的光芒。

尤其在《毒戰》之後。

創造力大幅退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