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快報

天降大鍋!定位數據被 Google 提供給警方 無辜路人變成重點嫌疑犯


車在路上騎,鍋從天上來。

一位遵紀守法的自行車愛好者,因為在騎行中使用了智能手機的位置服務,無端被警察找上門來,質疑自己是一件盜竊案的重點嫌疑人——而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不得不花一筆來自父母的錢來請律師,來幫自己撇清嫌疑。

天降大鍋!定位數據被 Google 提供給警方 無辜路人變成重點嫌疑犯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雖然並不是發生在中國。

一個從天而降的麻煩

故事的主人公是 Zachary McCoy,一位居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男子。

2020 年1 月份的某個星期二,Zachary McCoy 正準備去餐廳工作,突然間收到一封來自Google 法律調查支持小組的郵件,該郵件通知他:當地警察要求提供與其Google 帳戶相關的信息,除非McCoy在7 天時間內去法庭進行申訴來進行阻止,否則Google 將向警察提供上述信息。

對此,30 歲的 McCoy 表示,自己內心深感恐懼,儘管他實在想不出自己做錯了什麼。

天降大鍋!定位數據被 Google 提供給警方 無辜路人變成重點嫌疑犯
圖自 NBC News

實際上,McCoy 有一個與他的Google 帳戶相關聯的Android 手機,並且與其他美國人一樣,他使用了多種Google 產品,包括Gmail 和YouTube——但他並不知道Google 為什麼要將自己的信息提供給警察。

不過,Google 發出的通知中有一個案件編號,McCoy 在當地警察局的網站上進行了搜索,並找到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告稱,一名老婦的家在10 個月前被入室盜竊,而這起犯罪就發生在離McCoy 住處不到一英里的地方。

這讓他變得更加恐慌和困惑——他與這起犯罪沒有任何關係,他甚至從未去過受害者的住所,而且不認識與之相關的任何人。

無奈之中,McCoy 來到父母家中並藉了他們的一筆積蓄來支付律師費用——而在律師Caleb Kenyon 的幫助下,McCoy 終於得知,Google 的上述通知是由“地理圍欄授權(Geofence Warrant )” 提示的。

“地理圍欄授權” 是一種可以幫助來警察來進行調查的工具,它可以在犯罪現場上投射虛擬的拉網,從而獲取Google 的位置數據,這些數據來自用戶設備中的GPS、藍牙、Wi- Fi 和蜂窩網絡連接——它可以來自附近的每個人。

據美國 NBC News 報導,在過去的兩年之中,上述的這種授權急劇增加,從而幫助警察在沒有線索的情況下找到潛在的犯罪嫌疑人。但是,警察還常常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從與犯罪無關的人那裡蒐集數據——而 Google 本身將其描述為 “嚴重侵犯隱私權”。

McCoy 在檢查了他的電話之後終於發現了端倪。

原來,作為自行車愛好者的McCoy,使用了一個運動追踪應用程序RunKeeper 來記錄自己的騎行動作;這一應用程序需要使用他的手機定位服務,但同時,該服務將他的動向反饋給了Google 。

他還發現,入室盜竊案發生的那一天,也就是 2019 年 3 月 29 日,自己在一小時內路過受害者家三次——但路過鄰居家也正是他日常騎行路線的一部分。

McCoy 表示:

這真是一場噩夢,我當時只是使用一個應用程序來查看騎自行車有多遠,但現在它使我處於犯罪嫌疑之中。而且我是主要嫌疑人。

這場噩夢是如何醒來的?

McCoy 之所以莫名背鍋,跟美國警察與 Google 有關。

原來,受害者報案之後,警方在尋找線索的過程中獲得法官授權,從而從Google 那裡獲取了與案件發生相關的Google 服務設備的記錄——第一批數據是匿名的,不包含任何設備標識信息。而在審查了第一批匿名數據之後,警方瞄準了 McCoy 的設備,從而向 Google 要求獲取更多信息。

正是這一要求,觸發了上述發給McCoy 的通知郵件——這一通知基於Google 通知用戶有關政府要求獲取其信息的一般政策,也是在警方想要獲取McCoy 信息的時候,McCoy 所能獲得的唯一通知。

當然,美國法院對 Google 地理圍欄授權的質疑也很少——這也是警察能夠輕易向 Google 要求獲取 CoCoy 個人信息的原因。

天降大鍋!定位數據被 Google 提供給警方 無辜路人變成重點嫌疑犯
圖自 NBC News

不過,作為CoCoy 的代理律師,Caleb Kenyon 向法院提出動議,要求宣布地理圍欄授權無效,並要求停止發布McCoy 的任何其他信息,並將其標識為John Doe——Kenyon 表示,這一授權是違反憲法的,因為它允許警察對不計其數的人進行電話數據的全面搜索,以便找到一個嫌疑人。

最終,在檢察官的干預之下,CoCoy 艱難地洗脫了嫌疑。

但 CoCoy 的代理律師 Kenyon 仍要確保警方對麥考伊(McCoy)不會有持續的懷疑,而警方也只是稱他為 John Doe。 Kenyon 表示:

當執法人員關起來門做事時,你並不知道他們會如何處理這些數據。並不是說我不信任他們,只是我不相信他們不會逮捕某人。

Kenyon 還特別指出,實際上,在另外一宗發生於美國亞利桑那州的案件中,一名男子因謀殺被誤捕併入獄,主要依據的就是從地理圍欄授權獲得的 Google 數據。

他還說,如果 CoCoy 沒有從父母那裡獲得幾千美元的律師費來僱傭律師,那麼 CoCoy 很有可能面臨類似的遭遇。

技術到底是不是無辜的?

上述情況,不僅僅會發生在 McCoy 身上——它適用於每一個美國人。

在美國,儘管有隱私權和公民自由倡導者一直擔心地理圍欄令違反了憲法保護,但執法當局表示,這些擔憂已被過分誇大了——執法當局還宣稱,警察在找到引起懷疑的設備之前不會獲得有關Google 用戶的任何識別信息,而且僅靠信息還不足以證明有人犯罪。

實際上,據 NBC News 報導,Google 地理圍欄授權已被包括 FBI 在內的美國各地警察機構使用。就在 2019 年,Google 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美國各州和聯邦執法機構的請求正在迅速增加,從 2017 年到 2018 年增加了 1500% 以上,從 2018 年到 2019 年增加了 500%。

一位曾經負責地理圍欄授權、但已經退休的美國警官 Kevin Armbruster 表示:

這是一種出色的工具,也是一項偉大的技術。實際上,警方已經利用 Google 地理圍欄授權解決了一系列犯罪,包括兇殺,槍擊、一系列搶劫和綁架以及涉及綁架的性侵犯。我認為世界上大多數公民都會希望我們將暴力犯罪分子繩之以法的事實。

由此,美國執法部門對地理圍欄技術的態度可見一斑。

儘管如此,作為被執法對象的普通美國公民,依舊有理由保持擔憂——這種擔憂不僅僅與警方的態度有關,也同時指向了另外一個對象:Google。

實際上,由 Google 引發的個人隱私問題正在引起越來越大的關注,尤其是在對用戶位置信息的獲取和使用方面,Google 已經不是第一次收到指責。

早在2018 年5 月,就有來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一名博士生髮現(參見雷鋒網此前報導),即使是在主動關閉Google Location History 的情況下,Google 方面依然向自己的Android 設備主動推送了不少基於地理位置的相關內容,比如說餐廳評價等。

當時,這一發現讓 Google 置於強大的輿論旋渦之中。

而如今,在 Google 對全球最大的移動操作系統——Android 操作系統——已經有絕對掌控權的情況下,人們更有理由對這位巨頭在用戶隱私權方面的作為有所憂慮。

當然,在終極意義上,CoCoy 的遭遇也指向了另外一個問題:

在人類處心積慮地推動技術向前發展、並享受技​​術帶來的便利的時候,是否會在某些時候、某些層面意識到自己原來也正同時處於技術發展所帶來的某些桎梏之中?

或者說,技術真的是無辜的嗎?

本文參考資料:

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google-tracked-his-bike-ride-past-burglarized-home-made-him-n11517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