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抗戰將結束 中共連發七條命令 瘋狂搶佔地盤 蓄意顛覆民國政府


抗戰將結束 中共連發七條命令 瘋狂搶佔地盤 蓄意顛覆民國政府

國民政府代表張群,調停使馬歇爾,中共代表周恩來

綏靖時期

抗日戰爭的終止,就是共黨叛亂的開端,但在三十六年(一九四七)七月十八日政府頒布「動員戡亂綱要」之前,政府對於共黨的叛亂,因受馬帥的牽制,只採取被動應戰的態度,以維持中美的友誼,所以我們管這一段時期,叫做綏靖時期。

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八月十日,共酋朱德以「總司令」名義,發布受降第一號命令,大意說:

一、各解放區任何抗日武裝部隊,均得依據波茨坦宣言規定,令敵人部隊繳出全部武裝。

二、各解放區任何抗日武裝部隊,均得令附近一切偽軍反正,解除武裝,聽候編遣。

三、各解放區所有抗日武裝部隊,如遇敵偽抗拒,即予以堅決消滅。

四、我軍對任何敵偽所佔城鎮交通要道,都有全權派兵接受。

盟邦接受日本投降,約定在三十四年八月華盛頓時間十四日下午七時,即重慶十五日晨七時,同時公布。而共黨在八月十日即已迫不及待,要單獨接受投降。他們不但目無政府,而且也目無盟邦,其橫行無忌情態,可謂暴露無餘。接著在八月十一日,朱德仍以「總司令」名義,連續發布第二、三、四、五、六、七號命令,這幾號命令包括以下各要點:

一、令原東北軍呂正操所部由山西、綏遠現地,向察哈爾、熱河進發;原東北軍張學詩部由河北、察哈爾現地,向熱河、遼寧進發;原東北軍萬毅所部由山東、河北現地,向遼寧進發;現駐河北、熱河、遼寧邊境之李運昌所部,即日向遼寧、吉林進發。

二、令賀龍所部由綏遠現地向北行動;聶榮臻所部由察哈爾、熱河現地向北行動。

三、為肅清同蒲路沿線、汾河流域及準備進入太原受降,令賀龍統一指揮山西解放軍。

四、為肅清中國境內交通要道之敵偽軍隊,並準備受降,令所有沿北寧路、平綏路、平漢路、同蒲路、滄石路、正太路、白晉路、道清路、津浦路、隴海路、粵漢路、滬寧路、京蕪路、滬杭路、廣九路、潮汕路等鐵路線之解放區抗日軍隊,統應積極舉行進攻,迫敵偽無條件投降。

五、令華北對日作戰之朝鮮義勇隊司令歲人,副司令朴孩三、朴一禹,立即統率所部,隨同八路軍及原東北軍各部向東北進兵,消滅敵偽,以便達成解放朝鮮之任務。

六、令進入城鎮要塞之各部隊司令員負責實施十項軍事管制:㈠規定管制區域,指定警戒部隊,委任衛戍司令,實施軍事戒嚴;㈡略;㈢略;㈣控制一切軍事性質的機關、倉庫、工廠、學校、兵營及要塞;㈤控制一切輪船、火車、軍用汽車、水陸碼頭及郵政、電話、電報、無線電機關,實施嚴格軍事檢查;㈥控制一切軍用和商用的飛機場及其倉庫。(其餘從略)以後還陸續發出給岡村寧次,及我最高統帥蔣委員長爭取受降權的電報多通。其措詞之狂悖,態度之蠻橫,無所不用其極。回憶八年前共黨承認在政權統一軍權統一的條件之下「共赴國難」的時候,豈僅前卑后倨而已,簡直是「盜憎主人」了。

共黨這七道受降命令,無異就是他們蓄意推翻政府奪取政權的宣言,這不必等「明眼人」才看得出,任何人都不難一望而知。

自是以後,各地共黨即紛紛蠢動起來。大規模的叛亂,在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內,有八月至十月的上黨之戰,十月至十一月的漳河之戰,十月至十二月的包綏之戰,十一月問的北寧路臨錦之戰,十二月至翌年一月的熱遼邊區之戰,戰鬥均甚劇烈。上黨與漳河之戰,我軍均不利,其餘各戰役,我軍均稱得手,但未能捕捉敵軍主力而殲滅之,誠屬遺憾。然在魏德邁將軍協助之下,我軍得適時進駐京、滬、平、津等名城,並使有力部隊得在秦皇島登陸,進而收復臨錦,也尚屬不失機宜。

軍事三人小組隨著三十五年度以俱來,上半年共黨在關內的騷動,較為緩和,但在俄軍掩護之下,全力爭奪東北,深植其軍政勢力於廣大的東北鄉間,成為後來奪取大陸的堅強基礎。

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五月,國防最高委員會決議成立國防部,六月一日我奉命出任第一任參謀總長。當此烽火彌天之際,我因身體多病實在不敢當此重任,但軍人以服從為天職,只得以慄慄危懼的心情,勉強應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八月二十九日,我復奉命兼任東北行轅主任,參謀總長的任務,事實上無法兼顧。計自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六月,至三十六年八月,我濫竽了一年零三個月的參謀總長,大陸雖不是在我任內淪陷的,但第一任參謀總長的謀划不臧,未能樹立整軍建軍的基礎,總是咎無可辭的。現在想起來,猶覺深負統帥的知遇和國民的付託,而有無地自容之感。

我在參謀總長任內,致力最多的是建立各種制度,諸如人事制度、兵役制度、補給制度、訓練制度、預算財務制度等,都花過很大的氣力。再就是出發戰地撫循士卒,傳達統帥意旨,與各地區高級將領策劃剿共部署,也還收到一些激勵士氣的效果,一年間我曾到過的地區及時間如下:第一次出發:日期:三十五年八月十九日至二十二日地點:鄭州、徐州、濟南、青島第二次出發:日期:三十五年九月十五日至二十日地點:北平、瀋陽、歸綏、太原第三次出發:日期:三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地點:蘇北第四次出發:日期:三十五年十月四日至七日地點:北平第五次出發:日期:三十五年十月十一日至二十日地點:張家口第六次出發:日期:三十六年一月十六日至二月十七日地點:鄭州、徐州及魯南前線各地第七次出發:日期:三十六年三月三日至十七日地點:徐州、濟南、青島第八次出發:日期:三十六年四月二十四日至五月十一日地點:徐州及魯中前線各地第九次出發:日期:三十六年五月十七日至二十五日地點:徐州這一年來我幾乎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各戰地往來奔走,對於全盤軍政軍令的策劃,顧慮難免疏失,自不待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