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大媽北京店關門了


1月6日,位於北京通州的錢大媽珠江逸景店關店。此前錢大媽富力尚悅居店已悄然關閉,改做其他生鮮品牌。錢大媽一名員工稱「北京區域門店少,供應鏈跟不上」。

錢大媽2020年底進駐北京,距今剛滿1年光景,其發展備受關注。 1月13日,錢大媽方面回應新京報記者表示,2020年底錢大媽在北京試水直營店,同時引入部分加盟店,以探索適合北方市場的運營模式。由於南北方生活習慣和消費行為存在區域性差異,疊加疫情影響,當地市場目前的發展狀況未能達到預期,經過和加盟商的共同探討與評估,決定先暫停北京當地門店的業務。現階段將先聚焦深耕成熟市場,打造成功畫像以探討未來成功發展模式。

在商業專家賴陽看來,錢大媽「不賣隔夜肉」的模式更適合廣州等沿海地區,各地消費理念和生活方式不同,因此企業市場拓展應做好因地制宜。

1

北京多家門店關閉

1月4日18時,新京報記者來到位於北京南六環的錢大媽珠江逸景店探訪。店內多個蔬菜類貨架已空,肉類櫃也空置了一大半。店內未出現打折清倉宣傳語,工作人員稱「價格與平時一樣,19時以後開始打折」。從18時至19時,不時有顧客進店,但人並不多。由於店內貨品所剩無幾,不少顧客空手離開。有人購買了兩三樣蔬菜,客單價並不高,「早上貨還挺多,這會兒啥都沒有了。」一位顧客說。

1月4日晚,北京南六環的錢大媽珠江逸景店,多個貨架已售空。新京報記者秦勝南攝

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之前在(買菜)群裡發了關店通知」。有顧客詢問關店原因,對方稱「公司讓我們關店,後續開不開不清楚」。

而位於北京通州的錢大媽富力尚悅居店已於1月3日關店。當晚,新京報記者以消費者身份致電該門店,工作人員稱「今天是最後一天營業,這會兒門店已經沒貨了」。

新京報記者又接連致電多家北京錢大媽門店,其中錢大媽千鶴家園店與彩虹新城店的原工作人員均稱兩個月前已關店,惠生園店的原工作人員稱於1個月前關店,「目前轉做別的生鮮品牌。」錢大媽珠江國際店則稱閉店放假,門店負責人稱「員工都放假了,春節後再營業,現在也招不到人,都走了好幾個了」。據介紹,此前充值未消費的金額,消費者可在錢大媽小程序上聯繫客服退款。

1月6日,新京報記者以加盟需求致電錢大媽客服,客服人員稱目前北京有7家門店,但「系統不能顯示是否正常營業」。新京報記者註意到,在該工作人員提到的7家門店中包括已關店的富力尚悅居店、珠江逸景店、珠江國際店。

2

錢大媽回應稱北方市場未達預期

據錢大媽官方信息顯示,錢大媽社區生鮮(連鎖)品牌成立於2012年,是廣州市錢大媽農產品有限公司旗下社區生鮮連鎖品牌,首創「不賣隔夜肉」經營理念。 2013年4月,首家標準社區門店福田口岸店營業,隨後在廣州、深圳、珠海、上海、武漢等地實現門店拓展,至2019年12月,錢大媽完成D輪融資,全國門店總數突破1700家。 2020年,錢大媽繼續向全國市場拓展,先後在長沙、成都、重慶、北京、合肥、鄭州、天津等地拓店。截至2021年7月,門店數量超過3500家。這也意味著,僅1年半左右的時間,錢大媽門店總數增加約1800家。

推薦文章  這次的藍籌行情不一般

對於北京區域的關店,新京報記者了解到,有錢大媽原門店員工認為,「南北方消費理念不同,這讓『不賣隔夜肉』賣點吸引力不強。此外,北京區域1年開設門店數量少,這也意味著,規模起不來,面臨成本問題,而北京等一線城市租金、人力成本等相對高,外部競爭又激烈,再加上團隊不夠給力等各種原因,導致這個區域沒有做起來。」還有員工說,北京區域門店數量少,供應鏈就會出現跟不上的情況。

事實上,錢大媽也意識到北上開拓市場存在的挑戰,所以選擇在北京朝陽、通州、大興以及河北燕郊等地開設直營店,「探路」北方市場與華南市場的差異性,並尋找更適合北方市場的運營模式。探索過程中,也有部分加盟商選擇在北京開設加盟門店。

不過,北方市場的消費者在生活習慣和消費行為上跟南方市場的消費者存在許多區域性差異。 1月13日,錢大媽方面相關負責人回應新京報記者稱,「比如冬天的北方市場,天黑時間比南方早,室外天氣寒冷,消費者更習慣一次性購入數日的生鮮、蔬菜等產品,而我們的日清模式需要每天有足夠的客流才能保障門店正常運轉,生鮮行業毛利率偏低,在人流不足的情況下,運營成本給我們和加盟商都造成了很大壓力,影響著門店盈利狀況。再加上疫情的反覆,影響部分門店正常運營,也造成了壓力。」

「我們通過各種幫扶措施,與加盟商共同努力,但短期之內要改變北方市場消費者的習慣比較困難,當地市場目前的發展狀況未能達到預期。經過和加盟商的共同探討與評估,我們決定先暫停當地門店的業務。」上述相關責任人說。

錢大媽方面稱,作為一家從華南區域起家的企業,在全國市場拓展過程中遇到的挫折將成為今後拓展的寶貴經驗。現階段將先聚焦深耕成熟市場,打造成功畫像以探討未來成功發展模式。

圖/新京報記者秦勝南攝

3

「不賣隔夜肉」模式擴張應因地制宜

新京報記者從大眾點評搜索「錢大媽」看到,有網友認為錢大媽作為社區菜店,與其他普通菜店相比優勢並不明顯。對於上班族而言,主打日清模式的「不賣隔夜肉」,存在備貨量有限,導致晚上下班進店選購時餘下品類已不多,「有時候還要跟大爺大媽排隊搶打折菜,體驗感一般。」

此前央視財經報導,上海「錢大媽」多家加盟商虧損轉店鋪,加盟商認為每天19時後全場從九折打到一折甚至免費送的模式儘管吸引了客流,但也導致門店賣得越多、虧得越多。錢大媽當時發表聲明回應稱,「加盟商經營不善」並非普遍現象,新開門店前面3-6個月通常有「爬坡期」。度過「爬坡期」的門店,華南區盈利率超過90%,其他區域超過80%。

北京財貿職業學院研究員、中國商業聯合會專家委員會委員賴陽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企業跨地區發展要有適合跨地區的模式設計。 「不賣隔夜肉」在廣東地區接受度更高,北方地區有冰箱儲存肉類的習慣,而江西、湖南、湖北等地愛吃臘肉,消費需求不同也會影響該模式的拓展,「不賣隔夜肉」的概念或不具備廣泛性擴張潛質,因而在部分地區盈利難,可持續性不強。

和君諮詢合夥人、連鎖經營負責人文志宏稱,在錢大媽進駐北京開店時自己曾預判,消費習慣差異下其經營模式面臨挑戰。在他看來,北京生鮮市場競爭激烈,錢大媽進入北京市場的時間不長,從門店數量和佈局看,規模和影響力不夠,如果前端沒有足夠規模支撐,後端的供應鏈要發揮優勢就不那麼容易。

推薦文章  最高50億強力護盤! A股逼近破發,中國移動實控人拋增持計劃

4

佈局預製菜賽道能否突圍?

2021年下半年以來,生鮮行業經歷一輪洗牌。 7月,同程生活因經營不善申請破產;8月,寶能生鮮多地門店關閉;10月,呆蘿蔔破產重整失敗停業。此外,部分社區團購平台也採取戰略收縮。錢大媽也在不斷尋找生存路徑,包括試水裝修設備費用比標準店減少近一半的爭鮮小店,以及探索推出預製菜等。

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與華興資本日前聯合發布的《2021年中國連鎖餐飲行業報告》,到2025年預製菜行業規模有望增長至6000億元左右。 2021年12月底,錢大媽總經理馮衛華也對媒體透露,錢大媽將持續佈局預製菜賽道,「預製菜潛力非常巨大,將迎來一個高速增長的時期,如果按每年20%的複合增長速度估算,未來六七年,這個市場將成長為萬億元規模的產業。」

錢大媽認為,搶佔預製菜賽道,自己擁有的供應鏈系統、冷鏈配送系統等可以滿足短保類預製菜運送需求。此外,結合日清模式,可通過其門店、電商、菜吧無人櫃等渠道銷售。

目前多家生鮮類企業都已經在預製菜方面發力。其中,每日優鮮2020年初就發起「共贏行動」,邀請全國線下餐飲品牌加入,開拓成品、半成品和速食產品。 2022年元旦期間,每日優鮮平台上的預製菜餚銷售額增長1.3倍。叮咚買菜近日啟動的年貨節上,快手菜相關的食品同比去年增長超過400%。而早已佈局預製菜的盒馬近日也「定製」了全套預製年菜。

還有不少企業與餐飲品牌、老字號等開展預製菜方面的合作,生鮮類企業未來可能面臨預製菜同質化嚴重的情況。此時入局的錢大媽能否借預製菜搶奪市場?

賴陽認為,隨著消費者越來越注重便捷、品質和口味,預製菜前景廣闊,將成為新的增長點,目前相當多企業已與餐飲企業合作開展這項服務,也積累了相應的經驗和生產加工的能力。對錢大媽來說,如果不能形成獨特價值,不易形成商業壁壘。 「錢大媽的出路,根本還在於調整運營思路,對店鋪的盈利模式重新全面規劃梳理。」

在文志宏看來,錢大媽有幾千家門店規模,是其發展預製菜的優勢,從全國市場來看,能夠覆蓋更多社區家庭消費者,而其「日清」模式也會凸顯產品新鮮度。他認為預製菜市場競爭激烈,但也可以實現差異化競爭,入局時的選擇很重要,「以基礎性產品還是特色產品為主,是進入預製菜領域企業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選擇。」(來源:新京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