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十記——《拈花灣記》


——人生最好的旅行,就是放鬆心情,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收穫不一樣的感動。

汽車開進禪意小鎮,透過車窗一眼看見道路兩邊樹上開滿了小花。粉的、紅的,如同胭脂。仲春四月,太陽像是有意躲了起來,天空中飄浮著幾片薄雲,不遠處的湖面上升騰起一團輕霧。搖下車窗,一股新鮮的夾雜著涼絲絲的空氣撲面而來。拈花灣到了!

有一位朋友上午因在黿頭渚櫻花谷沒能看見櫻花盛開的景象,頗為失望。聽說這個拈花灣,覺得花期可能也錯過了,就沒有多大興趣。他真是太天真了,拈花灣怎麼可能跟花有關係呢? 「拈花」一詞,在漢語詞彙中釋義是繡花,意境很美。古代詩人用「拈花」做詩的也很多,比如:「閒拈花片貼紗窗,繡幕斜飛燕子雙」,「手拈花草弄春愁,兒女安知稼千秋」,「拈花摘葉兒女痴,弛卻蠶絲牽藕絲」,「倚竹評詩句,拈花泛酒杯」等等。拈花一笑、拈花摘艷、拈花弄月、拈花微笑、拈花弄柳、拈花惹草都是現代漢語中的詞彙,但多數與男女之情有關,比喻挑逗、勾引異性,到處留情的意思。元·楊立齋在《哨遍》中寫道:「三國志無過說些戰伐,也不希吒,終少些團香弄玉,惹草粘花。」紅樓夢故事中也有一段:賈璉的女兒生病,他離開王熙鳳獨居,但寂寞難奈。突然想起酒頭廚子多官的媳婦美貌無比、生性輕浮、拈花惹草,就打發小廝去與那娘子一說,她恰好也傾心於賈璉,於是賈璉就去相會,兩人像乾柴烈火一般熱烈,從此勾搭上了。

可見,「拈花」與風月有關,「拈花灣」大概也不會是一個清凈之地吧。

我們剛在一個叫「無相」的客棧放下行李,心急的旅友就喊著要出去逛街。拈花灣其實並不算大,一條香月花街可以貫穿小鎮的南北。行走在青花石板上,看著兩旁的仿古建築彷彿讓人有一種穿越的感覺。前些年,我幾次造訪過日本,感覺這裡的整體建築風格偏日式,與日本奈良的建築有異曲同工之處。從整個小鎮的總體佈局來看,拈花灣通過三條主要交通道路和水系組織,規劃了「五穀」、「一街」、「一堂」的主體功能佈局,並配以禪意的命名體系,形成以「五瓣佛蓮」為原型的總平面。其中,「五穀」分別為雲門谷、竹溪谷、銀杏谷、禪心谷、鹿鳴谷,形似五瓣花瓣,主體功能為涵蓋會議、酒店、度假房產;「一街」即香月花街,位於花心,是拈花灣的核心商業街區;「一堂」即胥山大禪堂,位於花幹,既是大型禪修體驗場所,也是拈花灣的大型景區標誌物。 「拈花灣」的命名,聽說是源於靈山會上佛祖拈花而迦葉微笑的經典故事拈花一笑,同時緣於它所在的地塊,形似五葉蓮花的神奇山水。

拈花灣,每個客棧裡都有一位細心、耐心的管家,從早餐的定製搭配,到晚上「回來了」的問候,讓客人感覺像到家一樣的溫馨;迎接、問候,到一句「您需要什麼?」就像是一個貼心的老朋友。下午的閒暇時光到了,管家特意來告訴我們,小鎮上每日都有節目表演,聽經、抄經、打坐,你可以參與進去,感受飽含深意的禪文化。他還說:「無相」是這個小鎮最普通的客棧,如果想深入了解拈花灣的特點,還應該到別處的禪意客棧去看看。我索要了地圖,尋找著這些客棧的所在:一花一世界、喫茶去、棒喝、一池荷葉、半窗疏影、門前一棵松、螢火小墅、蘆花宿、百尺竿、雲半間、一輪明月、無門關、無塵。

光看這些名字,就讓人有一種浮在半空中的感覺,彷彿自己已經在另一個世界裡了。好奇心驅動,我決定到幾處客棧探訪一下,看看它們與「無相」有什麼不同。

「一花一世界」是一個獨棟四合小庭院,客棧名得於「佛土生五色莖,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門前花團錦簇,陽光恰好經過,留下花影斑斕。不經意走進,會誤以為進了誰家的花園。現代中式家居,一麵糰扇、一顆旗袍紐扣、一把藤椅、一盞古燈,一把金鎖……淡淡的中國風,詮釋著生活的愜意雅緻。

「棒喝交馳,照用齊行」。 「棒喝」之名緣於此。德山棒,臨濟喝,加起來便成了臨濟宗的獨特禪風。棒喝客棧很小,也很精緻。禪鈴、匾額、戒尺、移門,客棧靜而威嚴:沿街門前一組「訓誡」銅像,不由起肅;庭院的鐘板懸掛一角,戒尺可用可拿、擲地有聲,心生敬意。碎石、青板、竹燈、草鞋,客棧閒而禪雅:庭院綠意漸進,斗笠、禪石放置隨意,戒尺的規範之外是生活的閒散;一些小型構築借用「佛龕」和「維摩龕」之意,化佛禪於實境。廳堂裡小茶室,幾人席地而坐,品滋味,話人生。房間清一色墨褐實木家具,藤編的床頭吊燈,柔和的光線映襯原色老木。床頭掛著竹匾,夾帶青葉幾片,散發著輕鬆的禪意。

推薦文章  氣血好不好?自測就知道。如果氣血不好,自己搞定

「喫茶去」客棧的顏色從淺綠、深綠到墨綠,在這樣的清幽之境,細品裊裊茶香,放空雜念,返璞歸真。喫茶去的兩個庭院,放著老茶桌椅,腳邊是細細茸茸的青苔,不遠處還有綠草叢叢;房間淺淡綠色與深色棕木相互映襯,不沉重卻能讓人安駐;茶具華麗典雅又朦朧婉約;最愛這裡布藝床品,旗袍排扣別出心裁。

「流螢斷續光,一明一滅一尺間,寂寞何以堪」,螢火小墅的名字,出自這幾行俳句。光點散落在螢火小墅,總能讓人不經意地回到小時候在鄉間,那些夏夜裡一閃一閃的螢火蟲,輕盈飛過的日子。屋頂、牆上、桌上的燈火,或明或暗布滿整個客棧。從門廳到庭院,落入凡塵的月光、星光、螢光,隨意閃爍,生活簡單而純粹。庭院裡一尺之地,錯落精緻的玻璃球吊燈,流光溢彩。最適合小憩,靠在角落裡看看書、聊聊天、伸伸腰、打打盹,房間裡,充滿異域風情的花磚鑲嵌在床頭,玻璃器皿反射出的世界色彩繽紛,散發懷舊氣息的清新感,許是要住一晚,才體會得到。

「一池荷葉」的院落,碧水環繞,荷花搖曳,幾顆露水滴落,清亮明媚。微風輕拂,漣漪在心底漾開,它有著恬靜美好的性格。客棧裡滿是可愛的彩色,深綠的大朵荷葉跳上牆面,亮色頭髮誇張有趣,深淺錯落的布藝俏皮地躺著,紙制荷花燈更顯輕盈……以「荷葉」為主題的玻璃陽光房,早餐、下午茶於其中,外是陽光與清荷,內是晴朗的荷製品,一靜一動,竟也有種塵世外的素雅。客房有如荷葉般青綠,溫馨可愛。

「醉眠醒臥不歸家,一身流落在天涯。祖佛位中留不住,夜來依舊宿蘆花」。客棧外的蘆花,輕撫淺水漣漪,花束搖曳,滿是詩意。蘆花客棧的線條簡約利落,色彩純潔得單一,最靈動的大概就是點點蘆花飄了。客房內棉麻質地的空間,一束束蘆花勾勒出生命本該簡單的延續感。時間愈久,愈讓人覺出這份「簡單淳樸」中藏著的含蓄與渾然天成。

「百尺竿頭須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這便是「百尺竿」的緣起。竹林深處,獨有修竹蔥翠嫻雅。在「百尺竿」,最愜意的是竹之質樸綠韻。一根根竹竿攜著淡淡竹香,小院到房間。心不靜,無法得其中之意。房間內含竹蘊,並不單調,每間都有別致的竹器。或盛放茶器,搖動活潑,或印於枕,清新微涼。不是刻意造景,只是恰到好處。半拉竹簾,感竹清韻,彷若「竹搖輕影罩幽窗」的水墨丹青,盡顯生活的悠然雅緻。

「禪門有好風,吹折門前一棵松」。不是想像那麼古樸沉重,門前一棵松反而是所有禪意客棧中最有田園風格的一家。碎石短木的矮牆夾著綠植,陽光帶著木色爬上白牆,廳堂以沉穩的中性木色打底,搭配一些米白、青綠色的淺色,讓人心安。這裡的主角除了松,還有貓頭鷹,一開一閉的眼睛打著暗語,十分逸趣。

「一杯晴雪早茶香,午睡初醒春晝長。拶著通身都是眼,半窗疏影對斜陽」,閒居無事的生活便是半窗疏影想要講述的。客棧內,多是古典雕花木格窗,光與影在黑灰色原木上,映下了別致的靈動。燈火翩然,影影綽綽。從窗欞、燈具到茶盞,半窗疏影無不透著簡約。綠葉粉花相錯而生,一草一木剪得歲月斑駁。從庭院到門廳,無不疏朗通透,等待的是光的自然灑落,這裡別具風雅。客棧房間古色古香,特有禪意的雅緻。當陽光照進落地窗,飄散在精緻亞麻色地板上,襯著溫馨暖色燈光,簡單至美,自然蘊藉著無上的妙道,隨心隨性,隨著時間流轉,慢慢生活。在這裡,就放心地睡去,待得自然醒時,斜陽晚照,看窗前的草木燈火,剪影恰如夢境。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裡無雲萬里天」,這句禪詩潛於一輪明月之中。圓月最簡,意蘊卻深。在一輪明月中,多的是清澈澄凈的明月和兔子形狀的石礫。庭院中的月,落入凡間,坐在竹藤上,最適合等涼風來,等夜色深;餐廳牆面,掛著滿月形的禪畫,柔光散溢,投射出青灰色的夜空。桌椅、擺件、燈飾、瓷器……色彩素淺,原色的柔和淡雅,能讓人舒服休息,明月清風,靜意小坐。

推薦文章  充滿實力的偶像派試駕長安UNI-V

「大道無門,千差有路。透得此關,乾坤獨步」。哪一扇門通往你心之牽盼?無門關,關得一方靜謐舒適。在無門關,各色門扇是門,也不是門。進進出出、虛虛實實,變幻出各種無形卻有意,或有形卻無實……面對各色門板渲染的前廳牆面,讓人不禁想探探虛實。這裡一點兒也不乏味,亞麻的清淡和淺木的清朗的,點綴藍綠的活潑,化開了一點點溫馨。牆上錯落有致的洞口,象徵內院之門,庭院竹木蔥蘢,一看便知。若有門可入,入的是小門,不是大門;有門可悟,悟,不是一悟永悟。這便是無門關的禪意所在。房間風格懷舊,老門板、門框圍成了溫合質樸的意境。這裡也更生活化,天、牆、地一材貫穿,不知哪個無意,便能開啟一扇通往心路之門。

「禪心不歇,一世清凈」,是無塵所追求的境界。原本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無塵,還原最真實的自然之美,無塵,算得上最淡雅最悠然的禪意客棧了。設計無多,講求「空」與「無」。牆面純白,看似毫無修飾,卻給人沉靜質感。家居擺放極近簡潔,讓人心境明澈。這裡風格滄桑古樸,幾座唐風老宅,粉牆墨瓦里蘊著江南味道。庭院清泉水岸,是無塵最美的地方。於中間高地,流繞身,與青苔相連,與枝丫成趣,內心純凈。秀苒無塵,取一片空闊安寧,不去在意因緣,心凈無塵不染,禪心如雪晶瑩。此中,自有大道,通向三千。無塵的房間,素雅禪境,美得很純粹。沒有濃墨重彩的勾勒,純色牆面淺白暖光,亞麻灰色混著淡淡原木香氣。在這樣一個簡居里,心便自然安靜了。來無塵,在簡潔的線條和純凈的文字中,放下執念,境由心生。

「千峰頂上一間屋,老僧半間雲半間」,生活閒淡不問世事,山顛唯有白雲作伴。青草、陽光、背包、旅行,「雲半間」,拈花灣裡的一間青年旅舍。雲半間,一間能讓時光倒回讀書時代的客棧,那是一群人的你笑我鬧。陽光鋪灑客棧庭院,微風撥弄木葉。讓人熱血的夢想,和總是不怕輸的小執拗,不經意就溢滿了這間,愜意又溫馨的客棧。前廳一張長長的桌子,像極了學校的討論桌;大遊戲區奇葩的「池子」裡可以彈琴說笑刷時光;庭院有不大但很特別的廊廳,能讓人偶爾回到紙質時代,翻翻書看看字。聊天、遊戲、追憶似水年華,品茶、彈琴、相遇不期而至。真是太美了,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忘了回去的路。

晚飯後,我躺在「無相」客棧的床上,久久無法入睡,窗戶外面,竹樹蕭然,極為幽靜。天空中一輪變幻著顏色的人造月亮,照射在床前。將月請入內,一輪明月掛床頭,皎潔了眠之夢;將月擁入懷,滿月輪廓繡床品,縹緲了月之影。安眠,在青蘭的月夜裡,皎白的月光下,如夢沉沉……

清晨起來,夢境全無,提筆寫下幾行詩句:

移舟黿頭渚,

日暮拈花灣。

太湖絕佳處,

竹影月近人。

做了一日「拈花」人,臨去,我看見小鎮上幾處禪意表演還在繼續,來喝茶、聽經、抄經、打坐的遊人仍在不斷湧入。 「無相」門前的那塊石頭,還靜靜的立在那兒。

作者謝明正

作者簡介:

退役海軍上校,擅長運用寫實手法創作小說、散文、遊記、趣話、雜談。主要著作有:《歲月就像個撕書人》、《疫行漫記》、《江南十記》、《親近愛琴海和西西里》、《時間何往》、《脫落的紐帶》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