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快報

無人機送快遞?這種未來科技 農村已經領先城市


“您好,我是XX快遞(快遞員),您的快遞已經到達小區門口,麻煩出來拿一下?”

疫情之下,大量小區封閉或半封閉,此前送貨上門的快遞員,如今也只能在小區門口碼開攤位,挨個打電話,催促下樓取件,甚至設在小區內的快遞櫃也隨著小區的封閉失去了應有的作用。

作為快遞業務最發達的國家,因疫情防控踩的這腳剎車,讓習慣網上購物的90後、00後略感不適,同時也讓「無接觸配送」在這一特殊時期成為“剛需”。

美團、肯德基等提供的外賣服務在新年後分別推出了“無接觸配送”服務,京東馳援武漢的無人配送機器人已經上崗運行,迅蟻“抗疫應急物資無人機”也已經完成從新昌縣(隸屬紹興市)人民醫院到縣疾控中心首次飛行運輸……

你的快遞卻還是要你自己穿好大衣、戴上口罩,到小區門口親自去取,現在為你送快遞的也並非無人機。

因為首先享受到無人機送快遞服務的並非一線、二線城市,而是農村和偏遠山區。

無人機送快遞,農村網購軍“嘗第一口鮮”

毫無例外,在開展無人機快遞配送這一項目時,各大電商、物流公司均將農村選為主戰場。

毗鄰淮安、居於長三角北冀的宿遷(隸屬於江蘇省),如今已經成為京東無人機的運營調度中心。作為京東智慧物流全國運營調度中心,也是其全國無人機運營調度中心,2017年“618”期間,京東宣佈在宿遷實現無人機常態化運營後,宿遷周邊部分村莊也已經開始用無人機配送快遞。

無人機送快遞?這種未來科技 農村已經領先城市

不過,即使現在已經在用無人機送快遞的村莊,無人機也並不是將快遞直接送到用戶手上。

京東物流X事業部無人機研發負責人巴航告訴雷鋒網,京東的無人機在日常配送中,所有配送航線都是事先勘察好的固定航線,由配送站裝好貨物以後(根據貨物體積和重量,一般一個架次配送5到6單貨,最多的時候能到十幾單),直接飛到村莊固定的收貨點,無人機在收貨點降低高度到距離地面30厘米時拋下貨物後自動返航,再由收貨點的專人負責將收到的貨物分發到用戶手中。

就無人機配送站的工作方式,京東物流X事業部張志統補充介紹稱,“在無人機的智能配送站裡,實際上相當於有一個mini無人倉,所有貨物的流轉過程都是由站點裡的皮帶機進行傳送,然後再由自動裝貨機械結構將貨物裝到無人機上。所以這些環節都是完全自動化,我們只需要通過後台進行管理。”

或許,很多用戶無法感受到無人機將自家快遞從天而降的快感,但卻能感受到快遞更快了,快遞配送所需要的時間更短了。

與諸如共享單車、無人超市、生鮮即時配送等共享經濟、新零售技術轉換生產力首先在一線城市試點運營不同,物流無人機的第一波應用落地在農村,農村網購軍也得以率先“嚐鮮”無人機送快遞。

為何大家都喜歡在農村用無人機送快遞?

其實原因很簡單:成本低、安全係數高。

在發達地區的陸運交通成本已經很低廉的情況下,無人機配送常規消費品的成本顯然沒有任何優勢,且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使用無人機配送存在太多不確定的安全因素。

雷鋒網向業內人士了解到,“相對於陸路交通四通八達的一、二線城市,山區或村落由於陸路交通不便,行車可能要1個小時左右的路程,如果用無人機直飛配送,就可以完全忽略複雜地形,通常8-10分鐘就可以送達。”

疫情封村後,無人機派上了大用處

河北省雄安新區白洋淀附近有一個劉李莊鎮,這個鎮的地理環境特殊,位於白洋淀的半島上。

據張志統介紹,平時從市區到這個鎮上有兩種方法:

一種是先在保定坐十幾公里的車,到白洋淀邊上的碼頭,碼頭上有輪渡,但是輪渡一般要湊齊8輛車才開,如果你要去不同的村,可能還需要換成不同的輪渡;

如果你不想坐輪渡也可以,就需要開車繞行半島100多公里。

疫情封村後,由於當地物資匱乏,京東在當地搭建了一條無人機航線,用Y3-max無人機為劉李莊鎮楊劉莊村送去了77公斤生活物資。

無人機送快遞?這種未來科技 農村已經領先城市

疫情發生後,白洋淀附近地區的各個村莊其實都已經封閉了,這個鎮上的村子物流也隨之中斷了。由於是地處半島,物資匱乏,京東物流的工程師去那邊去考察的時候發現,那邊其實要求戴口罩,但是很多家裡是沒有口罩的,他們也沒有地方去買。

在了解到需求後,我們的工程師們就帶著無人機到了白洋淀邊上,用一天多時間進行了地形勘測,在摸清楚當地需求情況下,建立了一條航線,這條航線是橫跨白洋淀的一條航線,距離只有兩公里,單次配送過程只需要不到10分鐘的時間,在完成正常訂單配送的同時,京東物流還將村民自發捐贈的77公斤物資分5架次運送到了村里。

以前在正常情況下,配送員也會往村里去配送,通常來說一單的成本要幾十塊錢,但用無人機的話,平均每單成本就非常低了。

無人機送快遞?這種未來科技 農村已經領先城市

據京東官方統計數據,截止2019年12月,京東已在陝西、江蘇、海南、青海等11省建立了超過160條航線,累計飛行總里程超過20萬公里,末端物流無人機進入常態化運行。

不過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向業內專家了解到,一般來說,空域審批都不會是特別長期的,審批一個月或三個月都有可能,能批一年其實已經算是很長的了。

農村物流無人機的配送大戰

2017年5月22日,京東集團與西安航天基地簽訂了京東全球物流總部、京東無人系統產業中心、京東雲運營中心合作協議,五年內計劃投資205億元;6月,京東無人機項目在西安正式進入常態化運營,西安也成為京東物流無人機常態化運營的第二個城市,京東甚至隨後也獲得了陝西省建立首個省域無人機物流配送國家級試點。

在相應政策支持下,同樣在農村進行物流無人機佈局的還有諸如蘇寧、菜鳥等電商玩家,以及順豐、中通等物流公司。

在諸多物流公司中,順豐算是推動物流無人機最為積極的一個玩家了。

2017年7月,順豐宣佈在成都雙流自貿試驗區建立大型物流無人機總部基地,並在次年3月拿到了民航華東地區管理局頒發的國內首張無人機航空(試點)運營許可證。

其實,早在2017年6月,順豐與贛州市南康區聯合申報的物流無人機示范運行區的空域申請,得到了東部戰區的正式批復後,開始在南康區下鄉鎮進行物流無人機試點運營。其物流無人機試點運營具體服務範圍為南康區北部5個鄉鎮、90個自然村、20萬人口。

在南康區成為順豐物流無人機的首塊試驗田後,順豐在該地區進行了大規模的試驗,包括順豐隨後研發的無人機接駁櫃,也於2018年11月率先在南康區落地應用。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7月,經民航管理局審批,順豐在江西贛州南康區開展的“無人機物流配送應用試點”範圍擴大到民航西南局轄區內四川、雲南等地的部分地區,助力扶貧攻堅工作。

而在此次疫情中心武漢,順豐也將其方舟無人機拿來用於防疫大戰。

無人機送快遞?這種未來科技 農村已經領先城市

據順豐集團官微披露:2月12日,順豐共安排了3架無人機執行順豐速運湖北區將軍路點部至金銀潭醫院的防疫物資運輸投送,無人機貨物運輸18架次(往返),總載重70kg,件數27件,所運輸物資均為緊急醫療物資。

物流無人機常態化運營中的重重問題

各大玩家已經紛紛在農村進行物流無人機的試點運營、甚至常態化運營,然而,即使在飛行環境相對簡單的農村,目前物流無人機在實際應用中仍然面臨重重難題。

首先,是無人機動力問題。

當下物流無人機受限於能源技術,現在的電池能量密度比,在諸如無人機等飛行器領域應用依然不樂觀,且進展較為緩慢。

雷鋒網也向多位業內人士了解到,目前物流無人機在配送過程中,低電情況下如需更換電池,主要仍是由人工來更換。

其次,是無人機飛行前空域申請、報備複雜。

物流無人機需要嚴格依照《通用航空飛行管制條例》、《通用航空飛行任務審批與管理規定》等相關規定進行空域申請、報備工作;報備流程需要確認此次飛行的時間、地點、機型、任務性質等信息,一般情況下,申請臨時空域需要至少提前7個工作日向有關飛行管制部門提出申請。

據雷鋒網了解,即使已有航線,物流無人機在使用過程中仍需嚴格遵守“三級報備”的原則:飛行前一天報備、當天飛行前報備、當天飛行結束報備。

然後,是目前無人機能夠配送的貨物有限。

末端物流無人機目前主要配送中小型訂單,每台無人機日均配送單量可達數十單,對於大體積、大重量的包裹,仍需要人工來配送。而且目前仍只能通過點對點的航線來進行覆蓋。

此次京東在白洋淀臨時搭建航線,用無人機為村民送生活物資的報導中,雷鋒網了解到,有網友也表示“買一袋米啥的還是送不了”。

無人機送快遞?這種未來科技 農村已經領先城市

巴航告訴雷鋒網,京東末端物流無人機目前主要配送中小型訂單,每台無人機日均配送單量可達數十單,對於農村或偏遠地區來說,每天的單量並不大,完全能夠滿足農村配送需求。

目前京東物流無人機仍主要應用在農村和偏遠山區的物流配送中。

以現階段的情況來看,無人機還不具備在城市開展常規業務的條件。

物流無人機的“進城難”

誠如京東X事業部無人機項目負責人巴航所言,物流無人機在成本、技術、政策方面仍存在著重重困境,使其至今仍面臨“進城難”的難題。

大部分物流無人機,現在上的仍是“農村戶口”。

儘管如此,仍有不少挑戰者在力求將物流無人機從農村帶到城市,諸如順豐物流無人機配送陽澄湖大閘蟹、億航為超級物種配送生鮮、迅蟻配送肯德基……

無人機送快遞?這種未來科技 農村已經領先城市

直到去年10月,杭州迅蟻科技才為他們的無人機上了第一個城市戶口。

據中國民航網報導,2019年10月15日,民航局呂爾學副局長向迅蟻公司所屬的杭州送吧物流科技有限公司CEO章磊頒發《特定類無人機試運行批准函》和《無人機物流配送經營許可》,這也是全球首個獲得城市場景無人機物流試運行批准的項目。

在城市中運營物流無人機存在哪些挑戰?迅蟻CEO章磊將其總結為以下兩點:

技術方面,主要面臨的是城市復雜環境的精准定位問題和空中交通管理問題。

此前大部分無人機廠商在降落到一定區域內,都會用到RTK差分GPS技術做精准定位,應用這一技術不僅需要在地面建設基準站,而且在無人機實際應用中仍難做到高精度定位,一般在10m x 10m區域內,而且一旦出現信號丟失,定位精度就會下降,很可能會出現事故。

法規方面,面臨如何證明安全合規的問題。

例如,你的六旋翼無人機斷了一個旋翼或受到諸如乾擾槍發射的干擾信號,如何保證其接下來穩定飛行?

面對這樣的挑戰,章磊和他的團隊將計算機視覺技術應用到無人機導航定位系統中。

通過計算機視覺+GPS定位,我們的無人機可以在高密度城市場景中實現1m x 1m的起降台上準確起降;與此同時,我們的無人機在過去幾年裡,飛行了有6萬公里,通過積累大量的無人機飛行數據和經驗,來產生一個魯棒性更強的視覺算法。

迅蟻成立於2015年,2016研發出第一代物流無人機TR7,並開始與郵政合作,在農村嘗試將無人機應用到物流配送中;2017年12月,迅蟻又在城市面向C端提供無人機速運服務“迅蟻速運”(後更名為“迅蟻送吧”)。據官方公佈數據顯示,2018年6月,“迅蟻送吧”完成單季度無人機外賣配送7000單。

2019年2月14日,坐落在杭州市餘杭區倉前街道的夢想小鎮多了一座小型“航站樓”,這座“航站樓”正是迅蟻與肯德基合作,為肯德基配送外賣的物流無人機所建的無人站。

情人節那天是我們第一次用「無人機+無人站」方式為夢想小鎮肯德基配送外賣。用戶下單後,肯德基工作人員將外賣打包好,放到無人站中,無人機會自動將外賣通過提前規劃好的路線送到研創園的無人站中,用戶只需到無人站掃碼取出外賣。

章磊告訴雷鋒網。

2018年年底,肯德基就已經開始嘗試應用迅蟻無人機做餐飲配送,當時應用的還是沒有配無人站的TR7S,自2019年年初開始應用RA3(無人機)+RH1(無人站)後,目前在杭州已有部署兩個無人站,第三個無人站正在籌備中。

我們與肯德基合作建無人站的速度比較慢,只是在夢想小鎮這樣離市區比較偏遠或尚未開通外賣服務的地方需求比較大,通過設置無人站可以為肯德基增加一些訂單量。

儘管在餐飲配送領域幹得風生水起,不過就像此前在農村進行快遞配送一樣,餐飲配送並不是迅蟻的目標商業領域。

在餐飲配送領域應用無人機,不是我們的商業模式,我們更多是為了做測試。

餐飲外賣的配送距離通常在5公里以內,並不算遠。這個場景很符合我們當時為了測試物流無人機城市高密度運行的需求。在這一城市高密度配送場景中,我們可以很好地測試我們技術能力,以及物流無人機配送的安全性、可靠性。

但是這麼短的距離,無人機無法做到比陸路交通更省錢,如果商家不提供補貼,也沒有多少消費者為了快5分鐘或10分鐘,多付幾十塊錢選擇由無人機配送。這一場景也並非我們的商業模式,但卻是最容易獲取無人機測試數據的場景。

所以,早在2018年Q2之後,我們就不再在包括餐飲在內的短距離配送領域大規模推廣我們的無人機。

顯然,無人機在城市開展配送業務更艱難。

章磊告訴雷鋒網,雖然無人機在農村和在城市開展配送業務的物流無人機在產品設計上可能航程、載重上有些差別,但設計理念是一樣的,沒有太大差別,二者差異主要體現在對安全的要求上。

兩個場景對安全的要求有很大的差別。

在農村,無人機飛行的區域都是人口稀少的地方。相對來說,安全風險低、起降要求也低;在城市,地形比較複雜,而且信號質量也會有很多干擾因素,相較農村而言也沒有那麼大的起降場地。

城市無人機的出路究竟在哪裡?

章磊和他的團隊將目標指向了有高價值的即時配送業務。

目前我們的即時配送業務只做醫療配送。

物流無人機尋求高價值配送業務

1月27日,大年初三,章磊和他的團隊還未來得及過完新年就已經緊急復工,奔赴新昌縣。

新昌縣人民醫院的項目是我們之前就已經談好的,我們原計劃年後先開始另一個項目,後來因為疫情原因,我們大年初三就開始上班了。

這一項目中,迅蟻用無人機RA3、TR7S和無人站RH1搭建飛行運輸方案,來解決新昌縣人民醫院——新昌縣疾控中心、大市聚分院——新昌縣人民醫院之間的醫療樣品與物資的運送。

2月6日,章磊和他的團隊完成了這一項目搭建工作,新昌縣人民醫院抗疫應急物資及標本順利通過無人機完成全流程飛行運輸。

現在用無人機做城市即時配送,快遞費用有多高?

肯定比你平常的普通快遞貴一些,但是會比一個幾十塊錢的閃送便宜一些。

城市物流無人機,現在在5公里以上的即時配送會有一定需求。

也因此,城市物流無人機需要尋找高價值即時配送業務。

這種配送業務一定不是普適性的,不是面向C端的,而是面向B端的業務,最開始會是一些特殊場景,例如醫療場景,醫療標本價值很高,通常需要專人送,而相對於你開一趟車十幾公里去送的話,人力成本和時間成本遠比用無人機配送要高。

我們現在已有十餘家醫療領域客戶,此次在新昌的項目已經常態化運行運送過多次醫療物資。

面向B端的無人機不同於諸多電商、物流公司自研自用、可以由專門技術團隊做運營的無人機,除了對實用性有高要求外,對易用性要求也很高。要讓普通用戶能夠無障礙應用無人機這一科技新鮮事物,就要提高產品自動化、無人化能力。

2017年,我們在為郵政做農村物流配送的無人機,在起降時候就已經可以由郵政員工進行操作了。當時主要解決了起降之前的自檢問題,當時的無人機在起降過程中出現一些異常問題,已經可以自行處理,保證安全運行。

無人機何時才能在城市為你送快遞?

截止目前,國內主流物流企業進軍物流無人機市場已有五年之久,順豐、京東、迅蟻等也已先後拿到無人機物流配送經營許可證,並隨後開啟了商業化運營或試運營。

拿到首張城市物流無人機經營許可證的迅蟻也表示,開始在城市面向B端提供即時配送(目前主要在醫療領域)服務,要做城市物流無人機的運營商。

物流無人機何時才能在城市中進行快遞配送?

張志統告訴雷鋒網,“基於對安全性、實際效率和成本的考慮,目前這這一階段內,京東都不太會去嘗試開展城市快遞配送業務。”

章磊則表示,“未來即使是城市無人機即時配送真正普及後,無人機也還是會面向B端配送一些對時效性要求較高的高價值物品,而不太可能會在C端真正普及開來,就像民航不會用來拉煤一樣。”

不過,雷鋒網也了解到,目前部分電商和物流公司也在嘗試無人機+快遞櫃的方式,巴航告訴雷鋒網,“早在2018年,京東無人機+快遞櫃的第一代產品就已投入試運營,在去年底又完成了無人機+快遞櫃+無人車的新一代產品發布。”

技術發展和商業機遇往往會成為顛覆現有商業理念或商業模式的一個未知因素,你覺得,若干年後,物流無人機會加入到城市快遞配送體系中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