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安高新醫院整頓說起,問題出在哪


土豆說:人民至上不僅僅是使命與信仰,還是一種能力。

壞土豆作品

首發於微信號一個壞土豆

陪我的國一起逆襲

文章開始前,留言板很多朋友讓我聊聊任澤平的話題,其實我昨天聊的就是這個話題啊。

我根據昨天的思路舉個栗子。

你是一個公司總經理,公司規模一千人,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大公司好,有規模效應,那你怎麼才能做大公司呢,你的公司怎麼才能到一萬人呢?

你要做的是新產品研發「科技興國」、強化品牌「文化出海」、設備改造「產業升級」、制定合理的薪酬體系「共同富裕」、整合供應鏈「RCEP」等等等等……

等你的公司實力不斷增強,你發現你的公司自然的會人越來越多,因為需要的崗位也越來越多,但是這一切是基於你的公司業務擴張了,效率提升了。

你會不會上來就直接不管公司業務,先從1000人招募到10000人再說,沒錢咋辦?沒錢就找銀行貸款,貸款發工資,先不管有沒有合適的工作安排,先把公司搞大。

或者說你是一個家長,你怎樣才願意多生孩子,是不是你先得有一個稱心如意的工作,能保證自己的發展,接下來才考慮生二胎的事情,你會不會先找銀行貸款去生孩子?

印錢搞通脹鼓勵生孩子不就和貸款生孩子一個樣子嗎?

任澤平就提的是這個思路,你說他是蠢還是壞?

以下今天正文:

最新的消息,因為西安高新醫院未能貫徹「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現在對兩所醫院停業整頓3個月,責成西安高新醫院追究醫院負責人責任,總經理停職,免去門診部主任、產科主任、醫務部副主任職務…..

但是消息出來後,很多網友並不買帳,主要是因為如下原因:

第一、現在疫情尚未結束,就讓兩所醫院停業整頓,是不是會導致醫療資源更加緊張,尤其高新區就這麼一個大醫院,以後看病不是更難了嗎?

第二、這兩個醫院好歹接診了,結果被處罰了,那前面拒收的是不是行為更惡劣,他們應該怎麼處分,如果這樣,以後醫院是不是拒收就沒事了?

其實我一個感覺,就是西安現在挺不容易的,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特別緊張,特別想把事情做好,特別想服務好人民,結果越緊張,越進退失據,彷彿怎麼做都不對。

比如上次因為隔離的買菜難問題,處理了一批企業,結果好像事情又沒有搞好,因為盒馬沒有清洗雞蛋,於是把盒馬給處理了,結果又搞了個烏龍,頂上了熱搜。

其實我在上次寫西安問題的時候,提到過一句說因為城市的行政效率、工作能力問題,每個城市處理疫情上是有差異的,很多人看了不認可,想必他們認為某些地方就是漠視生命、甚至恨不得說他們草菅人命才過癮。

推薦文章  芯龍技術週四科創板首發上會:三年營收複合增長率24.38%

其實現在的疫情問題,沒有哪個地方政府糊塗到不想從根本上去解決問題,但是很多事情,真的不是想解決就可以解決的。

這就好比你做銷售,你真想一個月幹到銷售額100億,但是你想就能幹到嗎?你把命豁出去也未必能幹成。

人民至上不僅僅是使命,還是一種能力。

疫情來了大家都覺得上海搞得好,我覺得深圳才是低調做事的王者,看看人口密度就知道了。

深圳1756萬人口,1997平方公里,密度8793人/公里;

上海2487萬人口,6340平方公里,密度3922人/公里;

西安1295萬人口,10108平方公里,密度1281人/公里;

深圳的人口密度是上海的2.2倍,是西安的6.8倍,而且深圳的流動人口之多,遠超上海。

毗鄰香港,有著吞吐量極大的國際港口和國際機場,從去年疫情後對湖北人來者不拒「這點我記憶深刻,全國估計只有深圳有這份自信」,到現在為止楞是沒出事。

不是深圳運氣好,我到現在都做了7次核酸檢測,但最長的一次也就是20多分鐘搞定,現在深圳速度更快了,每次普查核酸的時候,監測點簡直隨處可見,一個棚子就搭好了,又簡單又快捷。

但是深圳疫情搞得這麼好,卻善戰者無赫赫之功,一直默默無聞,除了深小衛「深圳衛健委」上過兩次熱搜,沒人記得深圳。

其實和呆深圳的人一樣,大家都覺得:你深圳搞得好,是應該的,你要搞不好,才不應該。

為什麼深圳搞得好,當然,可能大家都覺得深圳有錢,隔離一個區域,政府全包了,吃得盒飯都特別好,但是我覺得這只是果而不是因。

今年因為我家中有事,9月份的時候到我老丈人家,北方城市呆了3個月,我最大的感受就是:

但凡你在深圳,你要辦個啥事情,就按照流程和規則去走,你覺得很自然。

只要你去了別的城市,比如尤其一些北方城市,你要你要辦個啥事情,就首先想自己有沒有熟人,有沒有關係,你也覺得很自然。

這種思維無縫切換,自然得很。

我在深圳呆了十多年,無論是辦戶口還是原來公司註冊納稅這些事情,我不得不說深圳政府部門真的是做到了服務心態,不僅是周末上班,辦事情你要交啥資料清單全部搞好,注意事項全部寫清楚,能讓你一次跑完絕對不然你跑兩次…..

其實深圳這樣搞,各個單位也開始卷,卷的就是怎麼服務的更好,比如我年初到銀行辦事,銀行不僅僅是把我手頭的事情辦完,還告訴我怎麼能把事情處理得更好,給我提出建議….我是個大公司嗎,不是啊,簡直是小微得不能再小微的企業,但是銀行就想服務好…..

但是在老家,只要你不問,就絕對不說,辦事情可能跑斷腿。

這就是我說的行政效率,同樣的行政效率在應對同樣的疫情的時候,必然會有不同的結果。

部分城市也想控制疫情,但是行政效率並沒有這樣的能力,於是就只能「一刀切」,一刀切能不能解決問題?能解決,但不足的地方就在於對於任何突發事件沒有應對和變通的能力,最終將防控疫情與救治急症給搞得對立起來,所有人心中只有一個目標,只要不出事就好了,只要自己沒責任就好了。

推薦文章  大寒節氣,明天會有重大變盤!小心誘多

當然,這是一種懶病,就是當醫院面對「防控疫情」和「救治急症」的時候,簡單的二選一,而不是考慮如何在防控疫情的前提之下,還能救治急症

有解決的方案嗎,當然有,比如前天深小衛分分鐘就把深圳產婦的問題處理好了,因為思維模式的不同,西安醫院想的是怎麼完成任務,不出事,而深圳醫院想的是怎麼把事情處理得更好。

當這些已經形成思維定式的時候,必定就會造成行為和結果的不同。

而這就是關係型城市和規則型城市的差異。

我們先不用否認關係一定是不好的,也千萬別說中國就喜歡講關係,事實上全球沒有哪個國家不拼關係,有時候關係也沒有錯。

美國不講關係嗎?美國比中國更講關係,上個大學都要推薦信,兩院的關係盤根錯節,麥克阿瑟兵敗如山倒就因為他爹的關係還被評為五星上將。

但是美國不叫關係,叫人脈,其實特馬的還不是一個意思?

人對關係的認知很正常,就好比你在大公司搞人力資源,你要招募一個人,如果你認識一個熟人或者同學,能力完全符合要求,你更偏向於找熟悉的人,而不是兩眼一抹黑的社會招聘陌生人,因為找熟人可信度更大。

但是一旦關係網絡板結,最終關係就會超越對能力的認知,導致效率的不斷下滑。

為啥南方城市關係顯得沒那麼重要?

從深圳來看是一個奇蹟,一開始就是一個小漁村建設出來的移民城市,所有人來了深圳都是「外地人」,所有人來了深圳人脈都是零,根本沒有關係可以拼,只能去拼能力,於是形成了規則型社會的雛形。

而這種規則型社會很快就帶來了良性循環,因為當B城市拼關係A城市拼能力的時候,所有弱關係強能力的人都會向A城市湧入,最終A城市匯集了拼能力的人,而B城市留下了拼關係的人。

伴隨時間的發展,A城市最後也會形成關係網,至少不如最早的移民城市那麼「純潔」了,但是A城市的優勢是每年依然有大量的「新鮮血液」湧入,而B城市顯然不具備A城市那樣的吸引力。

為什麼面對突發事件,深圳的行政效率明顯更高。

因為規則型社會,得到了一個工作崗位,是因為「能力」得到的工作,要想讓工作有更多人認可,就需要充分鍛鍊自己的「能力」;

而在關係型社會,得到了一個工作崗位,是因為「關係」得到的工作,要想讓工作有更多人認可,就需要更加鞏固自己的「關係」;

因為準則不一樣,同樣是政務公眾號,深圳衛健委的公眾號幾乎偏偏10萬+,甚至於絞盡腦汁的做「標題黨」,諸如「鑽進你體內的蟲子,究竟有多恐怖」、「男人在洗手間裡的秘密,究竟有多恐怖」、「男人女人都懂的生理反應現場」,是不是低俗博流量我們先不說,但是這個政務公眾號的第一準則一定是擴大影響力,繼而把工作做好。

而多數中小城市政務公眾號更明確的目標就是工作做完,絕對不多做,因為「做多就有可能錯多」……

但是把工作做好,和把工作做完,之間有巨大的鴻溝。

推薦文章  中航機電交流會議-會議紀要

所以,也就是在這樣的思維模式之下,部分地區的醫護人員認為反正抗疫是最高準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會被追責,自保的概念就會超過救治的概念

這種觀點的形成已經是長期固有的工作思維了。

你說這是心態問題,我更認為是城市文化與能力的問題。

而這次部分城市抗疫所折射出來的問題,我認為是未來小城市的困局。

因為一旦規則型城市和關係型城市涇渭分明的時候,就會形成聚攏效應,有想法有目標的人都會扎堆往規則型城市裡跑,而規則型城市本來就具備產業優勢,現在有具備了碾壓型的人才優勢;

有了人才優勢,城市的行政效率與服務能力更強,結果就更進一步吸引人才尤其年青人,最終循環一次次的下來,形成馬太效應,大城市更大,小城市更小……

最後的局面就形成了深圳的房價高到天上去了,結果年青人還是蜂擁而至,部分小城市的房價非常低,結果人越來越少。

最誇張的說法就是寧要深圳一張床,不要老家一套房。

部分北方城市要調整,但是事實上調整的狀態並不理想,因為最終走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沒有產業就沒有高端崗位;

沒有高端崗位就吸引不到人才;

沒有人才流入更加固化關係型社會;

關係型社會更加沒有產業願意過來投資;

沒人投資更沒有產業…….

所以,雖然國家一直在拿大城市的稅收補貼中小城市,但關鍵性的問題還是難以解決。

所以,疫情衝擊的時候,所有的地方都想「平安過關」,但是長期固化的服務體系與理念已經長期存在,怎麼可能能夠在突發事件的狀態下依然能夠讓城市高效運轉呢,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一刀切,以防疫為最高準則,在死命令與靈活性的雙選中犧牲掉了靈活性。

小城市的困局,最典型的就是如鶴崗,直接停止了公務員招聘,因為沒有錢了…..

產業流失帶來人才流失,人才流失加劇產業流失,最後沒有稅收,服務能力下降,服務能力下降進一步導致產業和人才流失。

很多人說這是因為北方人不行,北方更追求關係,我覺得真不是這樣,如果當年重工業基地放在深圳,出口外貿放在哈爾濱,兩邊的定位就會顛倒過來,尤其是深圳還是特殊中的特殊,是一個全新的移民城市,同時靠著香港。

最後的發展趨勢,不是因為北方城市因為認關係所以沒新產業,是因為沒新產業所以更認關係,這種循環一旦形成,擺脫的難度就會很大。

那未來針對小城市困局,還有辦法解決嗎?

對不起,我想了好久,我也沒有想出辦法來。

想了些方法,好像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要我這樣的都能想出辦法來,很多城市早就振興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