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張震兒子求見粟裕,遭警衛阻攔後他掏出“血衣”,成功通行


1968年5月25日深夜,一名年輕人焦急地在馬路上奔跑,突然他停在了一個軍區大院的門口,火急火燎地對門口站崗的警衛員們說:“請讓我見見粟裕將軍,我有十分緊急的事情找他!”

警衛們疑惑地看著這名年輕人,對於這樣一個既沒有通行證,也沒有領導特別指示的陌生男子,大家都不得不懷疑他的身份。見到這幾名警衛不願意放自己進去,年輕人也只能著急地從自己挎著的布袋子裡掏出了一件“血衣”,表明自己的來意。

警衛們看到後,覺得這件事情不是自己所能控制得了的,於是便去向將軍匯報情況。粟裕一聽到後,也是一頭霧水,指示讓年輕人進來。年輕人剛急忙地趕進屋里後,看到粟裕將軍的那一刻,直接跪在了地上,哭訴道:“您就是粟伯伯吧,求求您救救我的父親!”

粟裕趕緊上前把他扶起來,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是誰家的孩子?”年輕人只是回答了一句:“我父親姓張。”粟裕聽到後,心裡突然一緊,似乎得知了年輕人的身份,再看看那件“血衣”,瞬間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這位年輕人實際上是張震的兒子,為何他會拿著一件“血衣”來見粟裕呢?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戰爭時期的情誼

和許多開國將帥之間的交往經歷相比,張震與粟裕相識算是比較晚的。 1927年,粟裕加入中國共產黨,三年後,也就是1930年,張震加入中國共產黨,當時二人還完全不相識。當粟裕已經參加指揮了南昌起義等著名戰役,在軍隊也赫赫有名的時候,張震還是一個小小的宣傳員,極少參加戰鬥。

張震很早就听說了粟裕的經歷和戰績,所以一直在心裡都很崇拜這位傳奇將軍,而粟裕對這位普通的共產黨員則幾乎沒什麼印象。

在中央蘇區期間,張震屬於紅三軍團,粟裕則在紅一軍團、紅七軍團等部隊工作。抗戰時期,張震長期在彭雪楓部擔任參謀長。在彭雪楓部時,張震也多次聽到了一些關於大名鼎鼎的粟裕指揮黃橋戰役、車橋戰役等等功績。

但由於當時新四軍各師分散在各個根據地,張震任新四軍第四師參謀長時,粟裕任新四軍第一師師長等職,他們仍舊一直無緣相見。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了1946年解放戰爭的全面爆發之後,才有所改變。

張震與粟裕的初識是在解放戰爭初期的華中戰場上,1946年6月,為了應對國民黨軍即將發動的全面進攻,粟裕向中央提出,讓華中野戰軍主力先集中在蘇中內線作戰鬥部署。中央採納他的意見後,分別成立了華中軍區和華中野戰軍,陸續整編了所屬部隊。

在新成立的華中軍區中,粟裕任副司令員兼華中野戰軍司令員,此時張震被派遣加入華中野戰軍,擔任第九縱隊的司令員兼政委一職。也就是這次的機緣巧合之下,張震成為了自己仰慕已久的粟裕的部下。

不久後,張震來到華中軍區匯報工作,第一次見到了他聞名已久的粟裕將軍。在張震過去的想像中,粟裕應該是一個威嚴勇猛的指揮員。但在見面之後才發現,原來粟裕身材並不高大,而且性格也十分沉靜,衣著樸素、和藹可親,談吐也很文雅,頗有儒將的風範。

而讓粟裕沒有想到的是,當他聽到張震匯報完部隊的情況,又詳細地詢問了當時第九縱隊的軍事鬥爭情況之後,發現自己的這個新部下,在很多作戰戰略中的想法和自己一致,逐漸對他關注了起來。

粟裕也向張震介紹了許多組織、指揮戰役的經驗,他淵博的軍事知識,對當時戰爭形勢的分析,都給張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雙方似乎都在心裡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之後,粟裕組織了七戰七捷的蘇中戰役,又負責指揮華東野戰軍,進行了宿北戰役、魯南戰役、萊蕪戰役、孟良崮戰役等一系列戰役。在此期間,張震對粟裕在指揮這些戰役中表現出來的非凡軍事才能深為敬佩。

不過,他對粟裕的戰略眼光和戰略才能的認識,則是在1948年春天,在粟裕直接領導下一起工作時,才有了進一步深刻的體會。 1948年1月下旬,粟裕任東南野戰軍第一兵團司令員兼政委,準備率部挺進江南。

粟裕當時向中央軍委建議,將張震調來任參謀長。張震得知這件事後,既感動又深感機會難得,同時他也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便懷著複雜的心情來到兵團部駐地報導。

再次見到粟裕時,張震向他表達了自己能力不足,不能勝任的想法,而粟裕卻對他說了一句話:“重擔子大家一起挑嘛!”給了張震熱情的鼓勵和支持。隨後,粟裕向張震詳細談了當前形勢和任務,二人又一起研究了下一步的作戰行動。很快,他們就逐漸成為了在戰場上的一對百戰百勝的最佳搭檔。

在作戰過程中,張震積極參與粟裕給中央的建議書的謀劃,協助粟裕指揮了豫東、濟南等戰役。在後來的淮海決戰中,66個日日夜夜裡,粟裕運籌帷幄,出奇制勝,創造了戰爭史上以少勝多的奇蹟。期間,張震作為粟裕的助手,嘔心瀝血,單單在兵力調整、敵情通報、後勤保障等方面的文電就有數10份,為淮海決戰的最後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人民解放戰爭中,粟裕在華東戰場上立下了卓越功勳,而張震在輔助粟裕期間,參與指揮的一系列重大戰役中,也練就了組織大兵團作戰的出色指揮藝術,成為了我軍歷史上最優秀的參謀長之一。

和平年代的情真意切

推薦文章  周星馳新戲要來了?林允艾倫重聚,開心麻花升級魷魚游戲

1949年6月,正在召開兵團負責同志會議時,張震突然肚子劇烈疼痛,疼到了在地上打滾的程度。隨即被送去醫院,一番檢查後確診為闌尾炎,同時還發現他患有陳舊性的肺結核,所以必須住院。

病榻之上,粟裕來看望了他,並且表示了毛澤東兩次發電報讓研究台灣的問題。這一消息使張震感到安慰,也讓他急於去進行工作。無奈病情較重,在上海養病的張震便找來了一些有關台灣的書籍,同時用一部收音機來聽取一個個解放的勝利音訊。

在這些勝利的消息當中,他終於也聽到了自己家鄉解放的捷報。 4個多月的病榻生活過去了,張震在這年的10月重返崗位。

1949年年底到1950年年初,軍事教育會議結束時,張震作了總結講話,那時的他還擔任著華東軍區兼第三野戰軍參謀長。 1950年5月中旬,張震第一次來到北京,出席了全軍參謀會議。他給毛澤東寫信匯報了攻台作戰的準備。

結果一個月之後,朝鮮戰爭卻爆發了,於是攻台行動就此被擱置了下來。對於這次被擱置的作戰計劃制定中,張震可以說是出力頗多。為了這場戰役,他費了不少的心思。

粟裕和張震,在戰爭時期一直共同戰鬥,幾經生死,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友誼也越來越深厚。而在新中國成立後的和平年代中,這兩位多年戰友雖然分隔了兩地,粟裕前往北京,前後擔任許多重要的職位;張震則曾遠赴東南沿海地區,後又歷任軍委作戰部部長。但是每當張震工作上又到什麼問題時,他還是會第一時間想起自己的這位老領導,並寫信向他求助。

1953年下半年,張震因劇烈頭痛再次住進了醫院。醫生給他作了全面檢查後,發現他的右肩胛裡竟還存在著一顆子彈頭。經過手術取出之後,望著這顆子彈頭,張震彷彿又回到了豫皖蘇抗日戰場上。

他在回憶錄中寫道:“這顆子彈留在我身上十個年頭,伴隨我度過了整個解放戰爭。我想,這是留給孩子們最好的’遺產’。”

1954年,張震被調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最高學府、南京軍事學院學習,這是他嚮往已久的一個心願。 1955年,他被授予中將軍銜,成為“開國中將”。也是在這一年,他轉入了學院的本科學習兩年,1957年畢業之後,9月正式任命擔任南京軍事學院副院長,專職從事軍事教育工作。

劉伯承當時已經是軍事學院的院長兼政委了,所以張震專程拜訪劉帥向他請教。劉伯承告訴他:“以教學為中心”、“教學與科研相結合”、“練多於訓”等原則,都讓張震深受教益。

隨後,張震對學院付出了很多精力,認真備課、反复閱讀毛澤東所寫的軍事著作、寫講授提綱,並對所擬講稿作進一步的修改。

但沒過多久,在1958年的軍委擴大會議上,粟裕遭受到了批評,隨即被免去解放軍總參謀長的職務,調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這件事傳達至軍內團以上乾部之後,對老首長粟裕,張震深感痛心,也很不理解。

1959年的一天,張震在給學員講授時,把講稿發給了學員,結果卻沒想到給自己引來了“麻煩”。因為講稿不慎流傳到了院外,有的軍區還翻印下發部隊。沒過多久,工作組到學院檢査工作,批評張震把講稿大量引發到全軍是不對的。但調查之後,發現是學員自行帶回部隊的,也就不好再追究了。

後來在那段特殊時期裡,粟裕的處境相比之下要好很多。 1967年3月,經毛澤東同意,周恩來特意安排粟裕主管面臨困境的國防工業系統,並對他說:“主席說過,你過去有戰功。”就這樣,粟裕被特殊的方式一直保護著。

但張震的處境就沒有那麼平靜了,他不僅受到了嚴重迫害,還差點丟了性命。

危險中的解救

1967年11月下旬,張震從北京回到軍事學院,卻突然被一行人抓了起來。此後,他就被關在了學院汽車連的一處簡陋平房裡。

1968年5月22日清晨,幾人趁著張震上廁所,將繩子套住他的脖子,張震頓時昏死過去,很長時間才甦醒過來。隨後,幾人還繼續用鐵棍猛打,致使他全身多處出血,一時間沾滿了衣褲。在隨後的一段時間裡,他們也依舊繼續進行著毆打。這件事當時也轟動了全院,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在張震的生命面臨危險的緊急情況下,他的夫人馬齡松立即派二兒子張連陽,帶著父親沾著血蹟的衣服,直奔北京,去找老首長粟裕。雖然一開始被秘書阻攔了見面的機會。但當粟裕看到張震的衣服之後,狠狠地批評了秘書一頓。

知道了張震所遭遇的事情之後,粟裕心中十分憤懣,連夜給周總理辦公室打去了電話,報告情況。電話響起時已經是凌晨11點多了,周恩來剛處理完一天繁重的工作,就接到了電話。

推薦文章  如果瑪格麗特公主還在世,梅根·馬克爾的皇室生活會有所不同?

電話那邊,粟裕急迫的聲音問道:“週總理,老張你還記得不?就是以前經常跟我在一塊的參謀長老張,他出事了,您想想辦法一定要救他!”周恩來聽了他的話之後,眉頭緊蹙,連忙打通了江蘇省革委會主任、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的電話,命他快速派人前往保護張震,並確保他的安全。

在南京軍區的安排下,張震住進了軍區總醫院。從5月26日起,張震又連續嘔吐,10多天不能進食。如果沒有周恩來及粟裕等人的關心,張震的處境將不敢想像。

半年後,張震康復出院,被調任至武漢鋼鐵公司,後來又任武漢軍區副司令員。 1975年8月下旬,正在武漢軍區組織演習的張震,突然接到中央軍委的通知,要他去北京一趟。

到京後,時任中央軍委常委的粟裕,代表軍委和他談話。一見面,粟裕就直奔主題,對他說:“軍委考慮,要你到總後勤部當副部長,有什麼意見?”聽到這個消息,張震有些吃驚,說道:“我思想準備不足,從來沒有專門做過後勤工作,擔心做不好。”

見張震有些顧慮,粟裕便繼續對他說:“這次工作調動,是小平同志點的將。現在周總理病重,我們要按小平同志的指示去做!”

隨後二人在談話過程中,粟裕還對張震講了當時的國內形勢,還有周恩來總理的病情等情況。張震當時還是很清醒的,後來他回憶當時的情形時說:“我在軍區工作,雖對全局了解不多,但在談話間,我們的心情都很沉重,對時局的發展很擔憂。”

一番互相誠懇的談話之後,張震決定接受任命,對粟裕說:“既然軍委和小平同誌已經確定了,我服從組織決定,一定盡力把工作做好。”張震調到北京工作後,和粟裕的交往也進一步增多。隨後,他歷任多個重要職務,而粟裕則繼續擔任著中央軍委常委。

二人經常一起參與軍委決策,共同致力於開創新時期軍隊建設的新局面。尤其在張震主持總後勤部工作期間,粟裕給予了他不少的大力支持。

1981年2月1日,粟裕突發腦溢血,此後便頻繁發作腦血栓,於是開始了住院修養。這期間,粟裕躺在病床上也不忘繼續工作,關注外面的情況。沒過多久,他就向醫院提出了出院返鄉的請求,但當時醫院認為粟裕的身體不適合遠行,就將這一情況報告給了中央。

中央便派專人到醫院來看望粟裕,還安排張震、粟裕的秘書朱楹等幾人,利用調研的機會去粟裕的老家探望。最後,他們在粟裕的老家,楓木村舊居拍了不少照片。粟裕在病房看到這些後,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但粟裕的病情還是在不斷惡化,張震幾次到醫院看望他,並一直盼望他能戰勝病魔,恢復健康。但是最終還是回天乏術,1984年2月5日,粟裕在北京病逝。此後,張震對粟裕一直都十分懷念。

每年逢他的忌日,張震都要和夫人一起去看望粟裕的夫人楚青。 1987年4月,恰逢粟裕八十大壽。粟裕的家鄉舉行了一場粟裕紀念碑揭幕儀式。當時的張震也不顧軍務繁忙,親自和一些老戰友們一起,陪楚青參加儀式。儀式上,張震發表了一番講話,寄託了對老首長的不盡哀思。

後來,粟裕的軍事功績逐漸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這期間張震也積極參與,做了大量的宣傳工作。 1994年12月25日,劉華清、張震兩位中央軍委副主席聯合署名的《追憶粟裕同志》一文終於發表了。作為粟裕的老戰友、老部下,張震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他因此倍感欣慰。

晚年時光仍肩負重任

長沙市有一將軍幹休所,1977年初夏,張震受老戰友鄭貴卿等人的邀請,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並看中了一套房子,準備退休後回這里安度晚年。鄭貴卿隨後就在這套房子外加蓋了一間小房子,張震當時看了很滿意,說要在這里當陶淵明。

但沒想到不久後,張震就被召回了北京,通知擔任總後勤部部長的事宜。 1980年1月,張震又被任命為解放軍副總參謀長。所以,他想要在這個乾休所里安度晚年的心願一直被擱置了下來。

1985年3月,年逾古稀的張震被免去副總參謀長職務。 4月,正當張震高興地交接工作的時候,又突然接到中央軍委決定:由他來負責籌建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的工作。就這樣,老將軍又一次錯過了做陶淵明的時機。

張震在國防大學工作一待就是7年,張震曾多次向組織表示想要退休的願望,並一直做好了準備。但沒想到在1992年的10月19日,黨的十四屆一中全會上,張震將軍被再次選舉為軍委副主席。

第二天,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代表時,當他走到張震面前,突然停住了腳步,緊緊地拉著他的手,詢問張震的年齡和身體情況。張震回答:“今年78歲。”

推薦文章  白敬亭,果然藏不住了

鄧小平神情莊重,又有些幽默地說道:“你比我小10 歲,還可以乾一屆!”停了一會兒之後,他又語重心長地囑咐:“用3年左右時間把我軍各級領導班子調整好、建設好,保證全軍各級領導權掌握在忠於黨的路線的同志手中。”

張震後來回憶這次的談話時說:“小平同志深謀遠慮、字字千鈞,使我深切領悟到自己肩負的使命重大。為了不辱使命,我給自己立定了’幹實事,少出面,不越權’的’約法三章’。在之後的5年時間裡一直以此為戒。”78歲的張震,就此肩負起了一生中最高的職務重托。

1997年5月,張震將軍到廣州軍區某部視察,部隊特意為將軍安排了一場軍事演習。張震非常清楚,這種演習都是提前準備好的,所以看了個開頭之後,就站起來向陪同的領導說道:“你們繼續演習,我到連隊去看看!”說完就離場而去,直奔基層連隊。

視察時,張震將軍最喜歡問保衛幹部三個字:“忙不忙?”如果對方回答“忙”,他就會有些不高興,相反,他則會面露喜色。有人不理解,就問他原因,他便回答:“保衛幹部若忙,這個部隊肯定問題多,不忙,就說明問題少。”

他還曾明令要求保證士兵一天吃一個雞蛋,並規定必須是煮雞蛋,炒、蒸、煎都不行。當時有人覺得這樣的規定有些過於死板了,將軍就回答他們:“一、煮雞蛋營養價值高;二、可防止幹部偷工減料,剋扣士兵的雞蛋,多吃多佔。”

到軍區視察時,將軍也經常會聽取集體匯報。匯報結束之後,他有時會問司令員、政委:“你們有否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對方都會回答:“經常開展。”但將軍再問他們:“你說說司令員/政委有什麼缺點?”的時候,對方卻支吾了。此時,張震將軍就會嚴厲地對他們說道:“你們要講真話啊!”

本該在安享晚年的時候,張震依舊在自己的職務上盡職盡責,背負重任,可以說他為國家為人民貢獻了自己的一生。

2015年9月3日,張震將軍逝世,享年101歲。我軍共授開國中將177名,張震將軍是其中最後一位逝者。

轉自談歷史說名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