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烏蘇啤酒:是年輕消費者心中的新貴?還是資本運作下的產物?


近些年來,中國的夜店消費觀念不斷更新,而作為其中主角的酒業也迎來爆發。據稅務機關公佈的數據,中國酒業一年的稅收高達546億元。許多啤酒品牌都在這一浪潮中賺得盆滿缽滿,最讓人直呼過癮的,無疑是來自新疆的烏蘇啤酒。然而,年輕人耳熟能詳的「奪命大烏蘇」卻早已是國外品牌旗下的全資公司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關注本帳號,讓我們一起來了解烏蘇啤酒的發家史和它不為人知的一面。

作為近年來最知名的一款啤酒,烏蘇憑藉超高的人氣和各大流量平台的推送,其銷量直逼百威、雪花、青島等老牌啤酒,一年賣出十億支,覆蓋面積多達數百個城市,在全國各地的夜店,團建,燒烤攤上都能看到烏蘇啤酒的身影。而烏蘇啤酒是如何在巨頭雲集的中國市場開闢出屬於自己的疆土的呢?那就離不開它自身的啤酒文化和外國資本的雙重加持了。

在1984年,新疆北部的一座城市中,一家不起眼的啤酒廠悄然而立,兩年之後的一天,第一批啤酒正式投產,是為烏蘇啤酒,一段品牌神話拉開了序幕。新疆民風淳樸彪悍,新疆人多為豁達爽快的人,而烏蘇啤酒酒精濃度高,酒精含量大的特點使之迅速風靡整個新疆地區,受到新疆人民的追捧。

烏蘇啤酒獨特的口感和含量在中國啤酒市場中可謂獨樹一幟,不久,便有很多啤酒經銷商發現了這款啤酒,在短短幾年時間裡,烏蘇啤酒的銷售地區便蔓延至全國各大中小城市,人們在嘗鮮、好奇的心理驅動下,紛紛嘗試,結果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烏蘇啤酒實在太上頭了,許多平常能吹一箱啤酒的人在遇上烏蘇以後,可能都走不過兩三瓶,這讓越來越多的人痴迷於這種上頭,易醉的味道,於是乎,「奪命大烏蘇」的名號不脛而走。

而烏蘇啤酒卻並不滿足於國內市場,早在1995年,便將啤酒出口至哈薩克斯坦,在中亞地區與我國西北邊疆打造出一個酒香四溢的新世界。烏蘇啤酒採用來自天山北麓腳下最乾淨的天然水和新鮮的稻穀,並與時俱進引進了無菌的發酵技術和釀造工藝,最大程度上保證了新鮮甘甜的口感,塑造了泡沫雪白細膩,酒液清澈明亮的特點。在烏蘇啤酒的發展過程中,始終把自身的口感與內容放在首位,這為今後的進一步擴大市場奠定了基礎。無疑,得益於品牌正確的定位和過硬的產品口感,烏蘇好評如潮,但除了自身建設,烏蘇的品牌文化也是其一步一步發展的重要因素。

注重宣傳正是烏蘇啤酒發展的一個重要手段,在新疆地區你可以看到巷尾街頭,路邊牆上到處可見的烏蘇海報,而人們的口口相傳也是烏蘇的無形力量。大大小小的啤酒攤,便利店都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烏蘇啤酒,可以說,正是在這種鋪天蓋地的情況下,烏蘇啤酒成為新疆人必不可少的生活習慣,與新疆人建立了密切的聯繫,正因如此,烏蘇啤酒作為新疆一張個性鮮明的名片讓新疆在全國的人民的心中存在感進一步增強。

進入新時代以來,烏蘇啤酒才迎來真正的黃金期,夜店文化的日益蓬勃,年輕群體對酒的熱捧,讓烏蘇成為啤酒界的新寵,不得不說,是這個時代造就了烏蘇的輝煌和燦爛。借著時代發展的東風,烏蘇在推向全國的航程上有著不可忽視的契機。可以看到,在全國各地各大酒吧,烏蘇是每一個酒局的必點酒水,男孩子喜歡這種上頭,夢幻的感覺,女孩子則對這種輕易產生微醺的感覺沒有抵抗,烏蘇甘甜醇厚的口感讓大家都心甘情願地為之瘋狂。

而流量的堆砌也在推波助瀾,無論是哪個短視頻平台,都一定有關於烏蘇啤酒的測評,而對於烏蘇相較於其他啤酒更容易讓人醉,量更大的特點也被人反覆提起,這種流量包裝下的烏蘇啤酒成為新潮時尚的代言詞,大家不再滿足於傳統啤酒只有麥香而無酒精的味道,也不再熱枕威士忌,伏特加這類洋酒高含量的工業酒精感,紛紛調整陣地,加入到烏蘇這個大家庭當中,我們無法用言語去描述烏蘇這幾年的熱度有多高,但我們都理解烏蘇的風靡與我們生活方式和消費觀念的改變息息相關。

而作為新疆本土推出的知名啤酒,烏蘇卻沒能最終留在我們中國。在2004年,因為烏蘇啤酒的大範圍推廣,讓許多國外品牌注意到了它,其中和它最終牽手的就是來自丹麥的世界馳名品牌嘉士伯啤酒,嘉士伯集團憑藉強有力的資本運作,完成了與烏蘇啤酒的深度合作,並帶領烏蘇啤酒打出了許多令人拍案叫絕的「戰役」。

相關文章  孫策「小霸王」的稱號如何而來?且見孫策與太史慈的不打不相識

在13年時,烏蘇啤酒作為新疆飛虎男籃官方唯一的啤酒品牌,而這一次押寶也在三年後得到了回報,2016年新疆男籃強勢奪冠,成為了CBA的新晉霸主,曝光度與關注度一夜飛漲,毫無疑問,烏蘇啤酒也在這一波全民狂歡中收穫了更多的粉絲,打了一個大大的廣告。而這一次投資新疆男籃可謂一舉兩得,不僅在國民心目中一舉奠定了硬核力量的形象,也徹底征服了嘉士伯集團,讓外資企業認識到烏蘇在中國市場的廣大前景。

水到渠成,恰如其分般的融合,烏蘇啤酒在2015年正式成為嘉士伯集團旗下的全資子公司,開啟了中外啤酒文化交融的嶄新時代,讓人們看到了中國啤酒文化走向世界新的可能!

嘉士伯時代的烏蘇啤酒正走得更穩更快。因為有了老牌資本的運作,烏蘇啤酒對於自身的定位有了更清晰的認知,不論是新品烏蘇小麥白的上市抑或是烏蘇純生的換新都在烏蘇原有基礎上加強了品牌文化的建設,使烏蘇啤酒所寄予的期望在消費者心中根深蒂固。

正如烏蘇啤酒的宗旨:激發人們憑藉最硬核的實力追尋心中的熱愛,充滿力量和勇氣。加入嘉士伯不是中國品牌對國外品牌的妥協,恰恰相反,是中國本土啤酒文化對國外啤酒文化的輸出與征服。嘉士伯通過技術升級改造,為烏蘇啤酒的生產工藝加入世界最新的KHS設備,在內容建設方面加大資金投入,過硬的品質才是最好的武器。正是這一轉變,讓烏蘇迅速重建了與全國三十多個省份的銷售網絡,在眾多的音樂節,旅遊節中都能看到烏蘇啤酒的品牌植入,這些活動吸睛和吸粉能力在很多方面都首屈一指。烏蘇的另闢蹊徑恰恰說明其眼光的獨到之處。

而將關注點和對標群體集中在年輕群體上也是很關鍵的一點。與地下rap文化的碰撞交流,冠名說唱節目,舞蹈節目,與頭部流量的合作,利用日益興起的直播帶貨,簽約MMA世界冠軍張偉麗……等等一系列新媒體運營,讓年輕人迅速關注到烏蘇啤酒,在營銷方面的投入遠超其他啤酒品牌,給烏蘇啤酒帶來了巨大的流量收益。正是在嘉士伯的帶領下,烏蘇啤酒成功蛻變,不止是一個簡單的啤酒品牌,更成為了一種新的商業價值符號!這種符號價值給當地的經濟文化都帶了極大的發展紅利。

如今的烏蘇啤酒,雖然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本土品牌,但卻依然代表著純正的本土文化。烏蘇啤酒起源於新疆,發展於新疆,訴說著新疆人民無盡的情愫,而這種情愫也在全國範圍的推廣中逐漸演變成中國人民共同的寄託。

相關文章  諸葛亮浪費了哪些人才?為何說他使用人才有弊病?

烏蘇啤酒的產地依然還在新疆,採用的原料依然是我們自己的天山雪水,可以說,對於這樣的品牌我們仍然抱著希望,希望它在更健康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烏蘇啤酒,為烏蘇當地創造了巨大的物質財富,培養了一大批有著企業管理經驗的人才,在烏蘇市場體制改革的道路中留下了深刻的影響,給烏蘇的工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底蘊。

可以說,烏蘇啤酒的發展正是我們當代本土品牌發展的縮影,它們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每一個問題,經歷的每一個階段都為中國將來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留下了寶貴的財富,也為後來者提供了更清晰和深刻的認識。我們應該慶幸和自豪,烏蘇啤酒在嘉士伯集團入主之後仍保留著原有的品牌形象,正是對於文化認同和認可的態度。

烏蘇啤酒的擴張之路顯得平和自然,先後收購合併了昌吉、天山、喀什等啤酒品牌,整合新疆地區的啤酒市場,然後迅速在全國的範圍內通過放大差異化,讓大家最大程度感受新疆地域的不同魅力。而這種堅挺的文化支持才是新烏蘇啤酒真正作為啤酒新貴的內核,僅在疫情期間就不難看出,在去年上半年全國啤酒產業下滑20%的大背景下,烏蘇啤酒卻實現了逆勢增長,全年銷售額突破五十億!

正是這點點滴滴的積累成就了今天的烏蘇啤酒。不管是作為什麼樣的企業,最重要的就是文化的支撐,沒有文化作為根本的企業是走不遠的,希望將來的烏蘇啤酒能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給中國的本土文化啤酒產業帶來新的突破!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