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分三種,一看就懂,看注釋才懂,以為懂其實未必懂


前言

隨著傳統文化的復甦,越來越多的朋友喜歡上古詩詞。不過,我們欣賞古詩詞的時候,經常會遇到一些費解的地方。

老街認為,古詩詞按照理解度的不同,大致可以分為三種。第一種,一看就懂;第二種,看了注釋才懂;第三種,以為一看就懂,其實另有玄機。

一、一看就懂的古詩詞

白居易有個老嫗能解的故事。據說他每作詩一首,都要給一個老婦人看一下,如果她看不懂,白居易就會修改到他能看懂為止。

在古詩中,的確有很多作品一看就懂。例如我們從小學習的駱賓王《詠鵝》:

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又如李白的《靜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又如白居易的七律《錢塘湖春行》:

孤山寺北賈亭西,水面初平雲腳低。
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
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里白沙堤。

這些淺顯易懂的詩歌,不需要看什麼注釋。和我們今天的語言表達方式沒有太大的不同,一看就懂。

詞也是如此,有很多非常好理解的作品,例如李清照的《如夢令》: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長一點的詞,也同樣有很多明白如話的作品,例如蘇軾的《水調歌頭》,這首詞蘇軾還寫了一個小序,講了創作背景: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其詞雲:

相關文章  弄巧成拙!不顧百姓安危被逼下台?莫迪強國夢「淪為笑柄」?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二、需要看注釋的古詩詞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提出了隔與不隔的問題。

1、典故與人物

很多詩人掉書袋,大量用典,假如不看注釋,你根本搞不清他在說什麼。例如辛棄疾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孫仲謀、廉頗大多數人知道,但是寄奴是誰?佛狸是誰?元嘉草草又是什麼意思呢?

這首詞中用了這麼多人物的典故,但是有些人物,並不像孫權和廉頗那麼有名,大多數讀者需要看注釋才能了解這些人物故事的背景。

佛狸, bì lí,北魏拓跋燾(太武帝)的小字。暗指南下侵宋的金國國主。

寄奴,南朝宋的開國皇帝劉裕小名。當年北伐所向披靡。

元嘉草草,指劉裕的兒子宋文帝劉義隆,在元嘉時期北伐失敗的故事。引得拓跋燾南下差點渡過長江。

2、修辭方式

還有一些,是修辭方式造成費解。例如林逋的兩句詩:

相關文章  重點人群防護指南(2):售貨員篇

草泥行郭索,雲木叫鉤輈。

郭索是姿態,螃蟹爬行的樣子。鉤輈是聲音,鷓鴣名叫的聲音。這是一種借代方式,用象聲詞和狀貌詞代指動物。

這種形容螃蟹和鷓鴣的詞彙,我們今天已經不使用了,這是語言表達方式的不同,造成的隔閡。

又如白居易《問劉十九》: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這首詩,在古代一定很好理解,因為綠蟻代表酒在當時人人盡知。但是現代人沒有這種代稱的習慣了。我可能會用青島或者燕京來代指啤酒,用茅台、五糧液代指白酒。

三、以為懂,其實未必懂

還有一種現象,我們以為淺顯易懂的作品,其實另有玄機。不了解當時的創作背景、當時的語言和社會環境,就很難理解作者的真實意思。

例如, 唐代李商隱的《龍池》

龍池賜酒敞雲屏,羯鼓聲高眾樂停。
夜半宴歸宮漏永,薛王沉醉壽王醒。

薛王沉醉壽王醒,最後一句看似簡單明白,但是深藏諷刺之意。為什麼薛王沉醉,而壽王卻清醒呢?

因為剛才龍池宴會上,風光無限的女主人楊玉環曾經是壽王王妃,如今卻成了壽王的後媽了。你說他在喝酒的時候,還能和薛王一個心情嗎?

知道這一段歷史的人,自然一看就懂。不了解這個背景的人,可能只是停留在這首詩的表面意思上,以為李商隱就是寫了一場平常的夜宴散會而已。

還有一種情況,詩人作品中用暗典。古人說:作詩用事,要如禪家語:水中著鹽不知,飲水乃知鹽味。

相關文章  為發財轉入教培行業的我,又失業了

用明典時,讀者不理解典故,就如面前樹立一堵牆,不推倒是過不去的。用暗典的話,不知有典,路還是可以走的,似乎也能按照自己的理解欣賞這首詩。

例如南宋宰相週必大,曾經作詩寄朱熹,《連年視聽不明有耳雨空花之對今歲尤甚戲成小詩》:

夜雨稀聞聞耳雨,春花微見見空華。自矜他日盲宰相,今復痴聾作富家。

週必大表示自己年老以後耳聾眼花,因此自稱是一個又痴又聾的盲宰相。似乎是老人對於自己身體狀況的一種自嘲。

但是這個盲宰相,其實用了唐朝宰相關播的典故。關播推薦笨蛋李元平抵禦叛將李希烈,結果被李希烈認為是一種侮辱,因此大罵關播是個瞎眼宰相。

當時週必大所欣賞或者舉薦的很多人,都被韓侂冑迫害打壓,因此週必大自嘲為盲宰相。

這首詩表面是說自己年老了,實際上暗諷當時的朝政。

又如朱慶餘近試上張籍水部》、張籍《節婦吟·寄東平李司空師道》、王沂孫《水龍吟·白蓮》等詩詞,字面一種意思,實際說的是另一種意思。

結束語

老街總結的以上三種古詩詞,是不是有點道理呢?

從小學一直到大學課本中的古詩詞,其實都是從淺顯到深奧來選錄的。小學課本的古詩詞大多是第一種情況,以後漸漸地增加難度。

很多詩詞的閱讀理解,不僅要了解典故,還需要結合歷史環境、創作背景才能真正明白作者的意圖。

@老街味道

戰罷玉龍三百萬,敗鱗殘甲滿天飛,說說幾個惹不起的落榜生

舉報/反饋

回到頂端